尔常

我相信有一曲比风更陌生的歌

【肖翔】万人非你(中)

 @又中二了…… 


正文↓

 


过山车于孙翔简直比鬼屋于肖时钦恐怖上十分,他是被肖时钦架着踩到地的,扶着身边的人干呕了半天,一张脸苍白成了白纸,连脸上的黑龙都失去了神采。

 

 

“小事情,我一睁开眼,哪哪都是转着的。”

 

 

肖时钦架着挂在自己身上半死不活的孙大队长,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他终于找到正当理由揉了揉孙翔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一顶头发,手感不错,心情也好了几分,说出口的话也跟着软了下去,“别睁眼了,那边有个凳子,过去坐会。”

 

 

好一个自觉的孙翔,刚坐上凳子就把脑袋放到了肖时钦肩膀上,肖时钦哭笑不得,只好挺直了腰杆让人靠得舒服点。

 

 

“小事情。”

 

 

“嗯?”

 

 

“你真是个好人。”

 

 

莫名其妙又被发了卡的肖时钦:“……”

 

 

“我以前就很害怕坐过山车。”他在肖时钦身上轻轻蹭了蹭,柔软的发丝拂过后者的脖颈,带起轻微的酥麻感。肖时钦突然读懂了那张好人卡的注解,这小子大男孩一个却害怕坐过山车,估计没少被自己的哥们朋友嘲笑。

 

 

“那你还逞强。”

 

 

“我不想丢了面子嘛。”

 

 

“孙翔。”肖时钦抬起头,阳光从头顶的绿叶中间漏下来,在地上形成了扎眼的光斑,他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们活着,不是为了争面子的,今天之前或许我们不熟,还要在彼此面前逞强,我说我不怕鬼屋,你说过山车不过是小火车而已,但今天之后,我们也算是原形毕露了,就做最坦诚的朋友、队友,带嘉世一起走向胜利好吗。”

 

 

肖时钦说完以后才觉得这番话说得不怎么高明,却没想到孙翔立马给了他回应:“小事情,你也跟其他人一样觉得我是个草包吗?”

 

 

肖时钦失笑,“这个联盟里,没有人会觉得你是个草包,相反,你有一往无前的冲劲,这是你的财富,也是我身上没有的,我很佩服你。”

 

 

敢打敢拼的才叫少年天才啊。

 

 

孙翔安静地靠着肖时钦的肩膀,片刻后,他说:“小事情,我们一起拿冠军。”

 

 

肖时钦说:“好。”


 

游乐园之行让嘉世新的双核心迅速地熟悉起来。

 


硬要比喻的话就是给孙翔这个随时都在烧着沸水的茶壶配了个壶盖。从前的孙翔因为队友的一点脱节都会扑哧扑哧往外冒蒸汽,恨不能把训练室的房顶揭了,眼下队员犯了错有肖时钦罩着,战术讲解肖时钦比孙翔和曾经的副队刘皓不知高明到哪里去。和风细雨的肖副队取代了狂风暴雨的孙队长,队员们日子好过不少,孙翔更不必说,温柔的一顶“壶盖”罩在他头上,这“烫手茶壶”连心情都是美滋滋的。

 

 

嘉世战队难得喜气洋洋,只有肖时钦格格不入地苦逼着——孙翔像个大型的牛皮糖,黏在身上甩都甩不掉,训练坐一起、吃饭要跟着、晚上还要赖在肖时钦卧室,美其名曰跟肖时钦一起复盘比赛,实则只是戳在肖时钦身边当背景板,还是个自带BGM的背景板——孙翔天赋异禀,狂吃不胖,平时别的爱好没有,就爱买网红零食,买了就往肖时钦屋子里搬,肖时钦坐在电脑前复盘比赛,孙翔就搬个凳子缩在他旁边“咔擦咔擦”吃东西,好在这家伙良心未泯,自己吃开心了也不忘投喂自家副队,不然肖时钦一定拿起扫帚把他扫出去。

 

 

“王杰希这里的技能衔接慢了吧。”电脑屏幕前突然伸出一根pocky指向王不留行一个一闪而过的操作,肖时钦被吓得不轻,本能地往后一缩,正在播放的比赛录像就被孙翔暂停,刚刚还在“指点江山”的那跟pocky被送到了肖时钦唇边。

 

 

肖时钦张口叼住到嘴的pocky,咬了一口之后拿在手里,顺势向后靠在椅背上,偏头问身边的孙翔:“如果是你,那里的技能衔接会慢吗?”

 

 

孙翔往前凑了凑,把那一小段录像反复看了两遍,最后胸有成竹地说:“当然不会,还能行云流水就是一套连招。”

 

 

肖时钦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伸手按下播放键,后面的画面是王不留行急速俯冲,露出身后的飞刀剑,飞刀剑甫一露面,就是一个三段斩位移追进,追魂锋锐无当的剑芒瞬间就照亮了对手的瞳孔,刘小别那是什么手速,瞬息之间剑锋斩落!本来就残血的对手血条空了。

 

 

孙翔看看屏幕,又看看肖时钦,肖时钦含笑等他说话,孙翔不确定道:“王不留行的技能……是故意慢的?”

 

 

“可以这么说,当时王不留行的蓝不够,没有一招击杀对手的条件,所以他利用魔道学者的技能特效遮挡了对手的视线,稍慢的技能衔接使第一个技能和第二个技能的特效时间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留,如果他技能衔接没有问题,那么对手极有可能在第二个技能结束的时候看到他身后快速支援而来的飞刀剑,至于你说的一套连招,王不留行那蓝量,也就是想想了。”

 

 

孙翔脸有些红,看似不服气地鼓了鼓腮帮子,又把录像拖回去看了两遍,被霸占了电脑的肖时钦安静地等在一边,知道孙翔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一定已经把领悟到的东西记在了心里。他看着灯光底下孙翔毛茸茸的脑袋,突然有着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感,他太清楚孙翔有多大的潜能,他是一块生于最高山川的璞玉,每一丝纹理都是自然慷慨的馈赠,而他有幸能拿着刻刀雕琢这块璞玉,要把他变成无往不利的刀刃,让他实现所有伟大的梦想。

 

 

肖时钦把最后的一截pocky塞进嘴里,从孙翔手中夺回鼠标,继续看录像,孙翔缩回自己的椅子里,又拆了一袋薯片,继续咔擦咔擦,时不时给肖时钦塞一片,间或打断一下他的思路,两个人都乐在其中。

 

 

电竞职业选手是个外人眼中风光无限的职业,似乎只要坐在电脑前动动手指就能月薪过万,然而外行人艳羡不来,半内行努力不来,唯有内行真正知道其中清苦,孙翔和肖时钦复制粘贴一般的日子过到了头,在春天的尾巴上,迎来了他们此役最大的Boss——叶修。

 

 

荣耀职业联赛第九赛季,挑战赛的总决赛,昔日豪门嘉世对阵草根新秀兴欣,四个全明星级别的选手在挑战赛的舞台上竞技,这简直是破天荒头一回,更有传奇队长叶修自建草根战队叫板十年老东家嘉世的噱头,可谓是看点十足,挑战赛的比赛场馆这还是第一次被观众填满。

 

 

然而,千万人齐聚见证的却不是孙翔预想的他和肖时钦一起重回职业联赛的画面。

 

 

孙翔还在网游里摸爬滚打的时候,就不屑于下线遁这种无异于投降的行为,但是比赛最后几分钟,当他满腔热血随着战斗格式的血线清零变成万古寒冰,只身一人面对兴欣的叶修和安文逸时,他还没有给自己放足烟雾弹,就被叶修一句“早告诉过你,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把所有的异想天开都击碎了。

 

 

孙翔因为紧张而挺直的脊背上全是汗水,他稍稍松了松一直紧握在手里的鼠标,垂下眼睫,那时候他的心里奇异地有些平静,铺天盖地的绝望过去以后,他只是觉得很遗憾,肖时钦在擂台赛一挑三,用机械师般准确而又高效的操作为嘉世赢得的完美开局、肖时钦在团队赛以一敌三拼命消耗兴欣的角色,最后留给孙翔和邱非一个转机无限的局面、肖时钦一句满怀信任的“看你们的了”、肖时钦在这过去的近一年里为他、为嘉世做的所有努力,都……付之东流了。

 

 

他想给肖时钦说声对不起,可广袤的地图上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叶之秋。

 

 

如果队伍频道里还能有人回应他,他绝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孙翔在千万观众面前,承认了那个他渴望超越却仿佛永远隔着天堑鸿沟的人,然后做了一件他在网游里都不曾做过的事,一叶之秋退出游戏,主动认输。

 

 

原来在网游里他是刀剑在手就可以万人莫当大杀四方的少年英雄,可是在职业比赛的赛场上,没有队友,他就什么都不是。

 

 

比赛结束时正值春末夏初,6月的暑气还没有完全钻进人的四肢百骸,嘉世战队先迎来了史上最大的公关危机,所有与荣耀有关的新闻版面几乎都被嘉世和叶修占据,昔日豪门遭遇无情淘汰,嘉世曾经的核心选手苏沐橙公然倒戈,孙翔和肖时钦两大腕儿绝无可能继续在挑战赛里消磨青春,那么嘉世还剩下什么?

 

 

叶修“引咎辞职”的真相浮出水面,职业圈一边倒地谴责嘉世过河拆桥的行为,随后叶修在兴欣网吧的生活环境也被媒体曝光,照片一出,几乎碎了所有迷妹迷弟的心。

 

 

嘉世这一次,恐怕是真的撑不过去了。

 

 

肖时钦将紧闭的窗帘拉开了一条缝儿,往下一望正好能看见嘉世的基地大门,此时已近深夜,仍有几个年轻小伙在基地门口转悠,距离太远,嘉世队徽红色的灯光又太扎眼,肖时钦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

 

 

他甚至不知道孙翔怎么样了,挑战赛失利的第二天他就请假回家了,嘉世从上到下忙得焦头烂额,没有人管他,然而毕竟还有合约在身,他请假一个星期以后又回来了,只是回来以后像变了一个人,他不缠着肖时钦了,每天自己窝在寝室也不知道在干嘛,说不缠着肖时钦不太准确,肖时钦觉得他简直是在躲着自己。

 

 

孙翔确实是在躲着肖时钦,甚至他请假回家的原因也是肖时钦。

 

 

说回挑战赛的决赛那天,比赛结束以后,崔立被记者的诘问逼得晕在了采访席上,本来就输懵了的嘉世一行正好找到理由返回基地,回基地的车上孙翔还是和肖时钦坐在一起,但俩人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双方的脑子里都是“输了比赛他一定很难过,是我做得不够好”。

 

 

肖时钦靠着车窗发呆,孙翔拿着手机刷微博逛论坛——不是他心大,他注册了小号,正在跟网上喷肖时钦的键盘侠战得痛快。

 

 

孙翔心思单纯,平时一心扑在训练上,未见得知道网上的喷子大多是墙头草,谁输了就踩谁。肖时钦被嘉世用两员大将救世主一般地换进来,承担的舆论压力本来就大,再说电子竞技,实力说话,比赛输了那就是技不如人,喷子们闻风而动倾巢而出,肖时钦微博下的最新评论几乎已经不能看了,孙翔拿着手机化身圣斗士,手指翻飞恨不能分出十个分身把喷子们都怼回娘胎里。

 

 

可惜他战斗力不够,即使被叶修嘲讽了那么多次也没学到叶修的哪怕半点嘴炮技能,哪里怼得过电竞圈里的职业喷子,没吃晚饭的他攥着手机已经快被气饱了。肖时钦察觉到身边的“茶壶”又开始扑哧扑哧有爆炸的趋势,只当他是比赛输了不甘心,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最后还是伸出手轻轻揽了揽孙翔的肩膀,说道:“今晚是我的战术输给叶修前辈了,但以后,我们会更强。”

 

 

孙翔猝不及防被肖时钦塞了一颗说不上多甜的糖,扭头看着昏暗灯光下肖时钦模糊的脸颊,脑子里又循环播放起网上的那些谩骂诋毁,那瞬间他恨不能站起来对着全世界宣布他的小事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孙翔的眼眶突然红了,他狼狈地扭过头,心里一时间又酸又甜。

 

 

肖时钦:“你怎么了?”

 

 

孙翔擦了擦眼睛:“没事。”然后继续拿出手机跟人家对喷。

 

 

……孙翔这个人,意志是真的坚定。

 

 

回到基地,孙翔把寝室门一关,打开电脑充分发挥手速优势,誓要把喷子们怼回老家。但是如肖时钦这样技术过硬、长得不错、性格还好的明星选手怎么可能缺真爱死忠,嘉世战队回个基地的时间足够他们反应过来自己的本命被人给骂了,粉丝群里稍一传播,战斗粉女友粉纷纷上线,肖时钦微博底下眨眼间出现了无数类似于“肖时钦的小娇妻”、“保护我方肖时钦”、“肖队是我的”、“肖时钦和xx的结婚证”的ID,这些粉丝的战斗力和孙翔那可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了,人家摆事实讲道理、条理清晰逻辑严密、说话还彬彬有礼,我国外交部一手“我草您妈”的本领运用得炉火纯青,怼得喷子消停不少,按说骂肖时钦的喷子们消停了,孙翔也该消气,然而并没有,他盯着那些真爱粉的ID,活活把自己气成了一只气球。

 

 

小事情是我的!!他愤怒地想。

 

 

跟小事情去游乐园的是我!小事情吃饭的时候只帮我挑菜!给小事情喂零食的是我!下雨跟他共撑一把伞的人是我!

 

 

无论何时跟他站在一起的人只能是我!!

 

 

死鱼一样趴在电脑面前的孙翔猛地直起了身子,被自己几近暴虐的占有欲吓了一跳。

 

 

他第一次对肖时钦留下印象是在嘉世为肖时钦准备的接风宴上,两个彼此不熟的正副队坐在一起,肖时钦发现他爱吃西湖醋鱼,就时不时把那道菜转到他面前停留一下,孙翔哼哧哼哧吃到结束才发现肖时钦这沉默不语的贴心,肖时钦顺手的照顾没有巴结他的意思,孙翔也没那么多心机觉得肖时钦想巴结他,他只是觉得这个新的副队挺好的。后来接近一年的朝夕相处,肖时钦处处包容孙翔,拿一颗纤尘不染的真心对待他,孙翔越来越爱往肖时钦身上黏,也越来越信任他,直至今日,他想独占这个人。

 

 

乍见之欢,久处不厌。

 

 

原来我是喜欢他。孙翔醍醐灌顶。

 

 

然后他被敲门声吓得差点又从椅子上蹦起来,门外是肖时钦,他怕孙翔气得不吃饭于是给人点了一份外卖送过来。

 

 

屋里的孙翔躲在门后,紧张出一脑门的汗,他知道来人是肖时钦,这时候除了他没人敢来捋他的老虎胡子,然而孙翔才摸清自己天长日久对肖时钦生出的暧昧情愫,下一秒就要见暗恋对象本人,这让他情何以堪,人还没见着,已经从脸到耳朵红了一片。

 

 

“孙翔,你在吗?”门外的肖时钦又敲了敲门,孙翔很怕肖时钦以为他不在而打道回府,一着急也顾不上他那颗乒乒乓乓的少男心,连忙打开了门。

 

 

门刚开肖时钦就见一个眼睛红脸红甚至耳朵都红的队长站在门里面,他以为孙翔是输了比赛偷偷哭了,心疼得把自己手里的环保袋都差点抠出洞来。

 

 

二人相对无言,肖时钦举了举自己手里的袋子,生硬道:“没吃晚饭吧?点了你爱吃的。”

 

 

孙翔伸出手接过肖时钦手里的袋子,两只手无意地一碰,孙翔的心狠狠跳了几下,肖时钦跟着孙翔进房间,想开导开导他,孙翔一见自己的电脑还亮着停留在微博界面,做贼心虚,两大步跨过去按了显示器的开关,用力过猛,可怜的显示器前后摆了摆。

 

 

肖时钦:“……”他其实看到了微博的界面,只是没看清上面的具体内容,不过拿脚趾头也想得到微博上肯定到处都是嘉世的负面新闻,孙翔看了那些言论保不齐要当真。

 

 

他斟酌片刻,试着开口:“网上那些评论,你千万别当真,他们站着说话不腰疼,今天大家都尽力了……”肖时钦话音陡然一顿,舌尖有些苦涩,大家都尽力了,却还是换回失败的结局,下一步或许就是各奔东西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45)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