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羡澄】空港(下)(完)

电脑GG了连不上手机热点,没法放链接了,前文请各位老爷戳主页~

正文↓

隔了漫长岁月的再次见面与魏无羡预想的有些不同,江澄一个回笼觉睡了将近四个小时,魏无羡却几乎一晚没睡,在门外等得十分不耐烦,又不敢敲门搅江澄的清梦,靠意志撑着站了几分钟就撑不住了,干脆席地坐于江澄寝室门外,然后顺理成章地,靠着门睡着了。

偶有上楼的队员都得了自家副队长的叮嘱没敢吵醒他,也幸好云梦俱乐部够壕,否则没暖气的寒冬走廊能把魏无羡冻成个傻子。

江澄再次睁开眼睛时已近饭点,前一天是比赛日,他没有吃晚饭,回到基地不愿面对自己的队友,干脆回寝室当了名副其实的缩头乌龟,每日夜宵也没能参与,此时饿得两眼昏花,不想起床也得起了。

却没想到一拉开门就被魏无羡的脑袋迎面砸了小腿骨,江澄一点残留的睡意被砸到了九霄云外,更别提小腿骨上传来的尖锐疼痛让江澄几乎要飞起一脚将此人踢到天边。

魏无羡睡得并不沉,这一砸足以把他砸醒,甫一睁眼就对上江澄满含怒气的眼眸,他心里先是一惊,“完了完了,才见面就惹晚吟生气了”。然后他后知后觉到自个正靠着江澄的小腿,不由得又生出一点几近下流的得意,“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等这些念头转得差不多了,他的后脑勺终于传来了痛感,江澄这些年消瘦不少,小腿骨硬得硌人,两块坚硬的骨头撞在一起,谁都没讨到好处,惊惧和窃喜退去,魏无羡心里唯余心疼,“他这几年,过得有多辛苦啊”。

他脑子当机般不动也不说话,只一双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江澄,活生生将后者盯出满身鸡皮疙瘩。

江澄咬牙:“你要靠到什么时候?”

魏无羡听了话,才像活过来一样,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来,与江澄面对面站着,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彼此的眼睛,依稀还是当年亲密无间的样子。

一个在门里,一个在门外。

魏无羡清了清嗓子,“晚……江……江澄……”

江澄低着头,“让开。”

魏无羡悄悄红了眼睛,默不作声地往旁边挪了一步,江澄擦着他的肩膀走出门,魏无羡转身跟上他,江澄猛地停住脚步,几乎有些暴躁地发问:“你要干嘛?!”

“这么多年没见了,请我吃顿饭都不行吗?”魏无羡强行憋出一个笑脸。

江澄禁不住冷笑,“你以为我们这算是久别重逢吗?”

“……”

江澄又说:“我以为你没脸回来,有脸回来也没脸见我。”

多年不见,江澄这张嘴还是一样不饶人,魏无羡被他怼得说不出话,怔怔站在原地看着江澄迈开步子。

副队长估摸着江澄该醒了,怕两人见面打起来,刚好训练也结束了,就上楼想看看情况,没成想在楼梯间遇见了满脸寒霜的江澄。

“江队……”副队长尴尬地停步。

江澄见到他,缓了缓脸色,“你放他进来的?”

副队长更尴尬了,硬着头皮接了这口锅。

“那好,你带他去吃饭吧,让他自己掏钱。”江澄蛮不讲理,丢了个烫手山芋给他。

副队长又硬了硬头皮,接了这个山芋。

魏无羡还站在江澄的寝室门外,他知道自己可恶至极,也明白江澄不愿见他的心情,他们早就不是当年的云梦双杰了。但当初他父母双亡,被仇家逼得在天桥底下和流浪汉同住,食不果腹,衣难蔽体的时候,是江枫眠把他带回了家,后来江家因为他家破人亡,江澄再痛,也没有放弃过他。

江家没了,江澄就是他的故乡,他魂牵梦萦,却再难接近的故乡。

江澄的午饭吃得十分糟心,云梦战队闻名全联盟的食堂饭菜也救不了他,因为魏无羡此刻正坐在他对面,江澄几乎要捏断手里的筷子,自家副队可能是个傻子,请人吃饭有请人吃食堂的吗?

魏无羡扒两口饭就抬头看一眼江澄,他自以为做得不动声色,却不知在江澄眼里他已是恨不得把眼珠子抠出来粘在自己脸上。

云梦战队只要是个人,都是认得当年纵横职业联赛的云梦双杰的,不少人还能认出魏无羡那张脸,此时八卦对象就跟自己坐在一个屋檐底下,他们就是再怕江澄,也憋不住要低声讨论几句。

江澄脸色越来越难看,魏无羡的眼神,队员窃窃的谈论声,都在恍惚间把他拉回了五年前——魏无羡甩手离开,他一个人狼狈地拉扯着魏无羡一手建立的游戏战队,媒体对新科冠军的采访不是“拿到冠军心情如何”而是“江队和云梦前队长魏无羡到底是什么关系”。公众乐意看选手卖腐,却未必真的能包容同性恋,他的微博评论全是“江澄滚出电竞圈”。假惺惺的投资商吃饭的时候摸他大腿,要他陪床,承诺把云梦战队捧上云霄,被他按在酒店的后巷打断了鼻梁,江澄自己长心眼录了音,才免去一场官司,却没人为羞辱他道歉。

形单影只的少年站在风暴的中心,被千万人戳着脊梁,却还固执地完成着不知道是谁的梦想。

江澄筷子一扔站起身,凳子和地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前一秒还在低声谈论八卦的队员们齐齐闭了嘴,江澄低头看一眼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的魏无羡,说:“有话想说?跟我来。”

江澄的寝室。

两台电脑开着,游戏的solo地图,角色正在加载。

是他们曾经最默契的中单和打野。

“很久没见你玩这个英雄了,你还会吗?”江澄讽刺道。

魏无羡甩了甩鼠标,“会啊,我去国外打比赛了,你还关注我啊?”

“……”

角色已经加载完毕,江澄不再说话,加点买装备,操纵自己的英雄出门,solo地图,只能狭路相逢。

魏无羡打游戏的时候本是骚话不断的,在国外参加比赛他就喜欢用中文放嘲讽,参加输赢不重要的表演赛时,他更是一会中文一会英文,能把对面烦死。

然而这场solo他一言不发,打得格外认真,因为他的天赋手速意识在对面那个人面前全都打了折扣,江澄能用技能毫不费力地封住他的走位,也能用走位躲掉他的技能,曾经他们并肩作战之时不用言语的默契能把对面打到绝望,如今他们拔刀相向,所有的默契都成了胜利路上的绊脚石。

最后还是江澄赢了,魏无羡很久不用他曾经最拿手的打野英雄了,游戏版本更迭,这个英雄现在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

江澄知道自己占了便宜,却也理直气壮,又不是他逼着魏无羡选的英雄,他退了游戏,看着电脑桌面上云梦战队的队徽,开口道:“为什么回来?”

“温家完蛋了,我手里有他们在国外涉黑的证据,够他们再喝一壶。”

“挺好。”江澄说,“温家完蛋和我没什么关系,多行不义必自毙而已。”

房间里一时陷入安静之中。

魏无羡的父亲是缉毒警察,在温家当过7年卧底,自己儿子的满月礼没能参加,也没能亲自把儿子送进小学校园,两千多个日夜的步步为营,为他换来的是一份足以击垮整个温家,并且撼动温家背后错综复杂的势力网的证据。

可惜造化弄人,到手的证据阴差阳错间被温家的一个下属看见了,温晁早就怀疑温家有内鬼,却一直没有怀疑到魏无羡的父亲头上,等到真相突然以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浮出水面,温晁拿着那份证据,几乎要笑出声。

警方酝酿许久的抓捕行动以失败告终,温家有恃无恐,露出恐怖的獠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反扑,魏无羡的父亲下落不明,他的母亲一封电邮寄到江枫眠手里,将将满7岁的魏无羡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很快也永远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17年前的武汉火车站,清晨五点钟,魏无羡挂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跟在一个陌生的中年妇女身后混出站,他腹中空空如也,贴身的口袋里藏了几张可怜的钞票,面对人流如织的清早车站,他害怕得四处躲避,就这样与前来找他的江枫眠错过了。

“我……在国外的时候一直在找温家的漏子,本来想着再……”

“行了,魏无羡,别说了。”江澄打断魏无羡的话,俊美的脸上疲惫难掩,“你知道我最恨你的是什么吗?你总爱胡乱逞英雄,你不帮温宁出头的话,会被温家的人认出来吗,父亲给你改名字,帮你隐瞒身份,想让你在江家安安稳稳长大,可你呢,你明知温宁是温家的人还要帮他,还要和他做朋友,你以为你到了武汉,就没有温家的势力了吗?魏无羡,你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魏无羡脸色忽青忽白,最后竟然笑起来,“江澄,你有没有良心?江叔叔他们出事时,打电话给我们报信让我们快跑的人是谁?没有温宁冒死打的电话,我们早就和江家的房子一起烧成灰烬了!温宁的一条命就不是命了吗?!”

江澄将拳头捏得死紧,忍了又忍才没有砸到魏无羡脸上,“魏无羡,你又有没有良心?!把你养大的是谁?被你害得家破人亡的又是谁?你喜欢打游戏,你要建战队,好,建了,我陪你,战队建了,冠军拿了,跑了的又是谁?”

魏无羡被江澄一连串的诘问逼得脸色发白,他嘴唇几番抖动,几乎就要说出来当初针对他们的就是温家,他们拿江澄做要挟,要魏无羡离开江澄,他们终究是忌惮站在一起的云梦双杰。

“魏无羡,你现在回来,以为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江澄其实不是不知道,当初魏无羡为什么要离开他,但魏无羡又何尝知道,当初他的父亲找到的证据,有一部分被提前送出来了,他不敢送到警察局,就将它托付给了江枫眠。江澄18岁以后,江枫眠把那些证据交给他,他把魏无羡当亲儿子看待,不希望他被仇恨蒙蔽了头脑,再者温家根基深厚,不做足准备难以撼动,江枫眠与江澄长谈一夜,嘱咐江澄保管好那些证据,他告诉江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然而江澄最后还是辜负了父亲的期望,江家一夜之间支离破碎,江澄和魏无羡得了温宁的消息才躲过一劫,然而温家如附骨之疽一般,温晁亲自找到江澄,要江澄交出他手里的证据。

“只要你交出那份证据,乖乖待在武汉,我向你保证以后不动你和魏婴。”

江澄交了。

他唾弃自己的懦弱,但更害怕温晁再对魏无羡下手,温家是江澄漫长生命里一个甩不掉的噩梦,魏无羡明明是带来这个噩梦的人,江澄却从未有一次放弃过他。

江澄想,我这样对不起魏叔叔,对不起父亲,对不起母亲,对不起姐姐,甚至对不起他一向看不顺眼的姐夫,还有姐姐腹中未出生的孩子,只是为了保一个魏无羡,还不知道有没有用。

他其实只是害怕魏无羡离开他,在他原本的设想里,全世界都可以背叛他,就是魏无羡不行。

可惜魏无羡不懂,他们接吻的照片在夺冠的第二天被曝光,魏无羡随之接到匿名短信,赤裸裸的威胁意味,云梦双杰只能在温家眼皮子底下存在一个。

魏无羡想都不想就让江澄弃了他,江澄的心被他豁了一个口子,数九寒风徘徊不去。

江家才出事的时候,江澄揪着魏无羡的衣领几乎想将他掐死一般地逼问他为什么,让他还自己的父母,说恨他,可是江澄自己心如明镜,他确实是恨魏无羡,但更多的,是爱他。

“魏无羡,你以为我是自己喜欢玩游戏吗,不,我一点都不喜欢,跟你建战队打游戏,不过是为了那点奖金,和,你的梦想。”

魏无羡脸色苍白,江澄说他们回不到过去了,江澄说他打游戏为的是他的梦想,他恍然大悟,或许当初他不该叫江澄弃了他,他们大可以逃到别的地方去,中国那么大,温家哪有那么长的手,他们若是隐姓埋名,或许还能过上神仙眷侣的日子,他们若是忍辱负重,或许还能亲手把温家送上断头台。他以为从来都是他在拖着江澄往前走,他建战队是为了让江澄开心,可爱玩游戏的从来都是他不是江澄。他在江澄被噩梦惊醒的时候爬上江澄的床吻他的眼睛,给江澄告白,求江澄和他在一起,然而江澄如果不是早就喜欢他,恐怕会打断他的腿。

他才知道,江澄一直以来,有多么包容他,忍让他,爱他,护他,原谅他。

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

——END——

写得贼纠结,也不甚满意,我觉得这对之间原著的梗就已经够虐了,所以就用了原著梗,像是平行时空里的另一对云梦双杰(所以还是GG了)

可能有番外,一两个(?),就甜一甜的那种,他们的感情我觉得很像文里的那种,站在原著角度来说的话,魏无羡比这篇文里还要不在乎江澄的感受,而江澄我觉得他虽然恨魏无羡,但更多的还是希望魏无羡不要离开他吧……他疯狂地想要保住魏无羡,可惜魏无羡不要。

惯例求个评,感谢❤️

评论(10)

热度(33)

  1. 狂歌需纵酒尔常 转载了此文字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