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泰辰】有风自南

电竞同人/XQ、阿泰×AS仙阁、辰鬼/粗糙现打/我为冷CP扛旗,一切冷CP在我面前都是纸老虎/仙阁粉,对辰鬼了解多一点,所以是辰鬼中心👌/时间线第二届冠军杯/交往前提/少量私设,大量脑补

(废话真多)(咳)

正文↓

被淘汰差不多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赛前的踌躇满志不过是一戳就破的假象。

回基地的车上,辰鬼靠着车窗发呆,耳机里周董在唱:

“拼命想挽回的从前,在我脸上依旧清晰可见”。

辰鬼闭了闭眼,人丧的时候真是听什么都像自己,“2016年捧起冠军奖杯的时刻,算是我拼命想挽回的从前了吧”,他有些自嘲地想。

脑子里胡思乱想乱成一锅粥,旁边的无痕拿食指弹了他的脑袋才把人的魂给拉回来,辰鬼扯下一边耳机,“怎么了?”

无痕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你手机没开,泰神打到我这里了。”

辰鬼吐了吐舌头,接过无痕的手机,顺手关了自己的MP3。

开始的几秒没人说话,二人通过电话交换着呼吸声,辰鬼依旧靠在车窗上,城市的灯光在他脸上掠过,无痕扭头看他一眼,光暗流转间,年轻的队长眉间的疲惫似乎少了几分。

“还好吗,爱妃?”最后还是阿泰先开口,熟悉的调侃语气,只有辰鬼能听见藏在里面的,温柔的关心。

他笑了笑,也不管阿泰根本看不见,低声说:“不太好。”

他很少在别人面前说不好,他是第一届kpl的冠军队长,总决赛MVP,是春季赛状态起伏的仙阁的定心丸,是《集结吧王者》里最温柔耐心的大神教练……他有无数张面孔,坚硬的、柔软的,那都是给别人看的辰鬼。

他的软弱和无助,偶尔偶尔的流露,都被电话另一头的人拦在了怀里。

短暂的沉默过后,阿泰开口:“打得确实不好,但不怪你。”

“嗯。”辰鬼禁不住翻了个白眼,轻飘飘的安慰,站着说话不腰疼。

“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的。”阿泰接着道。

……这可真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一记直球,辰鬼一点些微的抱怨烟消云散,他弯了弯眼睛,“你可拉倒吧,泰神不是从不夸人吗?不对,夸过我们痕神呢。”辰鬼瞥一眼旁边的无痕。

无痕黑人问号脸,我这算埋着都中枪?

电话那头的阿泰朗声大笑,“我夸无痕什么?夸他没脖子吗?”

他声音太大,落在跟辰鬼坐得很近的无痕耳朵里,效果基本等同于开了扩音,无痕脸又黑了一层,“你让他等着,大师赛我演到他跪下唱《征服》。”车里的气氛依旧沉闷,只这一小片区域谈得上一点点的轻松,无痕没好意思抢过手机跟阿泰对呛,只咬牙切齿地警告辰鬼,辰鬼看热闹不嫌事大,如实转告阿泰。

“说好的‘泰神强,我投降’呢?你们仙阁的人说话做事有没有一点诚意?!”阿泰继续大叫。

辰鬼心里笑疯了,但还是下意识地捂住听筒,压低声音道:“行了你,快闭嘴吧,无痕要打你了。”

阿泰从善如流地闭了嘴,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辰鬼听起来心情好了许多。

他们都是职业选手,失败的滋味有多苦涩他们都心知肚明,阿泰明白再多的甜言蜜语在失败面前都会变得扁平灰败,牺牲一波痕神逗辰鬼笑笑,远比不痛不痒的安慰有用。

就是可怜了无痕。

(无痕:mmp,我的心儿在哪里?)

挂了电话之后辰鬼情绪平静不少,他把手机还给无痕,也没动自己的手机,反而是拉开了车窗,夏末时节的上海高温威力不减,滚烫的热风扑到辰鬼被空调冻得冰凉的脸颊上,像春风吹开冻土。

往前走吧,总会有希望的。

第二天就是XQ的比赛,辰鬼没去现场,在基地睡得天昏地暗,下午六点半的时候接了阿泰一个电话,半梦半醒间十分敷衍地给人加了加油,阿泰在电话的那头磨他去现场。

辰鬼把空调毯蒙到头上,仿佛这样能隔绝阿泰的贯耳魔音,“你进了八强我再去好不好,我好困……想睡觉……”

阿泰被他朦胧的小奶音和无意识的撒娇撩得抓心挠肝,一个劲地冲着电话喊:“你说的啊!到时候你要是不来我要收♂拾你的!”

“好好好……”辰鬼掀开蒙在头上的毯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拜拜哦,泰神加油!”说完用脸滚了一下屏幕,挂了电话。

“喂!!!”听筒里传来“嘟嘟”的忙音,阿泰把手机塞回口袋里,扭头一脸严肃地看着旁边的knight,“今晚一定要进八强。”

四爷:???这不是废话吗?

最后XQ如愿进了八强,辰鬼连直播都没看,一觉把手机睡到关机,从七月睡进了八月,凌晨起来吃宵夜看回放,无痕从楼梯上下来,看到辰鬼电脑屏幕上XQvsAG超玩会的比赛视频,眼镜片上寒光一闪,决定搞一波事情。

他走过去趴在辰鬼的椅背上,敲了敲后者的耳机,辰鬼扭头用眼神表达疑问,无痕把自己的手机放到他桌上,不怀好意地笑道:“今天这个赛前放狠话我建议你看看。”

“这有什么好看的,尴尬得要死。”他一边嘀咕,一边还是点开了无痕手机里的秒拍,要不说痕神贴心呢,进度条都给他拉好了,辰鬼一点开就听见老帅说:“不好吧,嘲讽。”

接着阿泰就出现在镜头里,上来就勾肩搭背拉小手,最后俩人非但没有互相嘲讽,甚至约好一起去旅游?

辰鬼:“……”他静了两秒,然后把手机还给无痕,淡然道:“充电器借我一下,我的不知道又被小羽弄到哪里去了。”

无痕弯下腰凑近了看他表情,“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辰鬼斜他一眼,“说什么?你等着我跟个小女生似的吃醋?”

无痕哈哈一笑,心虚道:“那哪能呢,我只是觉得这狠话放得挺有意思。”说着找了自己的充电器给辰鬼,然后麻溜溜了。

这人不高兴都写在脸上了,还嘴硬呢。

辰鬼把自己的手机充上电,看着已经往后播放了不少的比赛视频,也没心情去拖进度条了,干脆暂停打开手机,“有人排位吗?!”他仰头喊了一声。

零零星星几个人回他“不排”,手机已经开机,通知栏里跳出好几个未接电话,还有几条未读短信,全部来自阿泰。

“我进八强了😏,说好来看比赛啊!”

“这么重要的时刻你居然关机?!”

“还没睡醒吗,醒了记得回我电话。”

“你可真是睡神啊,手机都能睡没电,不过没事,我喜欢。”

“他们去吃小龙虾了,我不想去,打得挺累的。”

“记得回我电话,等你啊。”

辰鬼看到最后,心有一点点软,但还是赌气,“回你大爷个小龙虾的,旅游去吧你”,然后上了游戏,准备单排一波,到王者峡谷大杀四方。

可惜事与愿违,三战全负,其中两局连战绩都是负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是辰鬼心态再好,也难免有点想炸了。

此时手机叮铃哐啷地响起来,来电显示“AT”,辰鬼点了接听。

“喂?”那边阿泰没意识到自己被无痕给卖了,声音还是很欢快,“醒啦?吃东西没?看了比赛视频没,我是不是特帅?”

辰鬼听见他声音,心里莫名其妙的气莫名其妙地消了一半,压了压上扬的嘴角,他答:“你打完比赛不睡觉?不是累吗?”

阿泰立马委屈了,“你看见短信了?为什么不回我电话?我这不是等着你电话吗?”

辰鬼挑眉,“我以为你收拾行李要去旅游呢。”

阿泰这时脑子转得格外快,“你不是没看直播吗?是不是无痕,是不是无痕!嗨呀这个猪队友!”

辰鬼靠在椅背上,无声地笑。

电话那边阿泰骂了无痕两句,又道:“我俩那是开玩笑呢,我最想跟谁去旅游你不知道吗?”

“嗯?”辰鬼笑,“我还真不知道。”

阿泰那边隐约传来点鼠标的声音,“我跟你讲,微博底下那些乱说的你别信啊,我们两队那是没放过狠话,不然……”

“不然?”

阿泰突然低低笑了一声,辰鬼旁边小羽正在和神男抢一块烤茄子,雨雨在一边起哄叫好,基地的房顶都快给这几个人吵翻了。偏偏那声低笑落在辰鬼耳朵里格外清晰,像璀璨流星划过夜幕,划起了火,明亮了无垠的黑暗,落在遥远的山岗,落地“呯”地一声,砸得人心口发疼。辰鬼突然想挂电话,他直觉阿泰要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来。

阿泰说:“不然,我就跟你说,咱别打游戏了,去结婚吧。”

-END-

后记:两周以后,无痕上了教练灵车深夜五排,撞车阿泰,被人亲切问候“痕神”之后给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了一顿。

痕神边满地图乱窜躲着对面五个人的围殴,边想这恋爱中的男人果然不是一般记仇。

对面的卧底宋人头凑过来看一眼无痕的手机,大叫道:“无痕在我们红buff草丛呢!!快来快来!就他一个!”

无痕:“……”

心累,上什么灵车,睡觉不好吗?

(有时间就写个XQ淘汰之后的)

(看过留评啊小天使们,有评论才有动力QAQ)

评论(32)

热度(130)

  1. 無悼一人庸尔常 转载了此文字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