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泰辰】北国之春

时间线冠军杯/《有风自南》姊妹篇/交往前提/少量私设,大量脑补/别认真/勿圈真人/朋友们,写前篇的时候这还是个冷cp,写到后篇这cp突然成了gaypl圈热门,大概这就是多年媳妇熬成婆吧(不你快闭嘴)

唯一没有改变的大概就是我的废话还是那么多:)

正文↓

其实不太算得上爆冷,RNG.M是真的很强,全方位的、没有短板的强,真正有过交锋以后才能更深切地感受到,假以时日,他们一定是十分可怕的对手。

阿泰摘下耳机的时候心态居然还挺稳,两次止步八强,两次被4:2,是他们自己队伍的问题。

现场的粉丝固执地举着XQ的应援灯牌,却没有了为他们尖叫呐喊的立场,跟RNG.M握手时年轻的小将轻声说着“多谢指教”,谦逊得让人没脾气。

他第一个回到XQ的休息室,辰鬼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猛地站起身,桌子上的手机还放着比赛直播,跟现场传来的模糊声音重叠在一起——不太应景的BGM。

辰鬼把直播给关了,阿泰走进来,看到他披着自己的外套,捏了捏他的脸,“冷吗?”

“空调开得有点大。”辰鬼顿了顿,又说:“遥控器找不到了。”

阿泰的血管中因为比赛沸腾起来的血液还没安静下来,他抬手将掌心贴在辰鬼又凉又软的侧脸上,如倦鸟归巢,像落叶归根,沮丧的心情明朗了几分。

辰鬼难得地乖乖由着阿泰,他不太会安慰人,面前的人也并不需要安慰,辰鬼侧过脸,无意识地蹭了蹭阿泰的手心,不管用何种方式,只要能让他眉间的阴霾少一分,就是好的。

“我们先走吧。”阿泰回了神,拉了拉辰鬼的胳膊把后者拉到自己身边,顺势握住了他的手。

此时XQ的其他队员才回到休息室,七杀一只脚迈进了门槛,另一只在门外尴尬地犹豫着。

辰鬼本能地挣了挣胳膊,反被阿泰攥得更紧,阿泰朝门口看了一眼,七杀莫名地后背一凉,七杀泪流满面:队长啊,我一点都不想碍着你谈恋爱!

他缩回了自己迈出去的那只脚,后面的knight推了他一下,“干嘛傻站着,进去啊。”话音落下的同时四爷已经十分灵活地挤开七杀窜进了休息室,没有一点点缓冲地看到了里面手牵手似乎是准备离开的两个人。

四爷:“……”辰鬼还披着阿泰的外套?这波恩爱秀得我都快瞎了。

阿泰牵着辰鬼往门口走去,冲四爷挤了挤眼睛,“不跟你们一起回去了啊。”

四爷无奈,输了比赛又被秀了一脸,人生真是落落落落。

辰鬼朝XQ的队员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跟他们小声说再见,被他们任性的队长拖着往外走。

沐浴在XQ队员欣慰又庆幸的目光里,辰鬼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被仙阁的猫挠坏了才会答应阿泰来现场看比赛。

体育馆有个平常鲜有人走的后门,阿泰牵着辰鬼的手大摇大摆地从后门出去,没有见到蹲守的粉丝,甚至没有路灯,冷清的月光铺在狭窄的巷子里,墙头的野猫感受到生人的气息,“喵”地一声跑远了。

辰鬼捏了捏阿泰的手,“8月19号我们也去成都啊,也打总决赛呢。”

这话无论是用作安慰还是转移话题都显得不太高明,娱乐比赛的冠军跟他们真正追求的冠军比起来简直毫无吸引力,甚至如果不是知道辰鬼接了那个节目,阿泰根本都不愿意参加。

但阿泰还是笑了,颊边的酒窝里盛了夏夜的月光,夜色撩人,“这就很有道理,粉丝们期待已久的相爱相杀,到时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呸。”辰鬼脑袋一扬,“你不要被我打哭才好。”

“是吗。”阿泰松了辰鬼的手,胳膊一伸,将人整个揽到了怀里,顺势粘到他身上,在他耳边吹气:“不如鬼哥让着点小弟我?”

泰神一套动作如连招一般行云流水,辰鬼脑子没反应过来,耳朵先红了一片,在模糊的月光底下像一块温暖的玉,“全……咳,全能王还要我让着吗?”

阿泰把脑袋埋在辰鬼肩上,一句话在嗓子里滚了两道,辰鬼听清了,他说“我是真的想拿冠军啊”。

牛头不对马嘴的,辰鬼心道,冠军?谁不想要呢?他抬起一只手搂住阿泰的腰,另一只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带着洗发水香味的头发,说:“加油,会拿到的。”

阿泰哼唧:“真敷衍。”

辰鬼扭头亲了亲他的发顶,“你是无所不能的泰神啊。”说完把他的胳膊从自己身上扒下来,撕了这块狗皮膏药,拍了拍手往前走,“走啦,打车去,不然回不去了~”

无所不能的泰神站在原地,严肃地思考左老师这波是直球回礼还是商业互吹。

还是回礼比较美滋滋一点。

更美滋滋的事情还在后头。

阿泰觉得自己的眼睛在美人面前成了叛徒。

他第一万次在心里对自己说别看了,然而眼珠子还是好好地黏在对面那人身上——辰鬼背对着他在整理衣服,低着头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脖颈,在化妆室明亮的灯光底下微微泛着光。肩膀不宽,后背的肩胛骨因为他的姿势如稚鸟翅根一般凸了出来,腰也窄,被修身西服裹出来的曲线和臀部结合在一起撩人得紧。那两条腿就更不用说,运动裤都遮不住它们的长和直。

还白,阿泰心想,手感也不错。

夏末秋初,天干物燥,再想要起火了。阿泰又用眼睛将辰鬼从上到下刮了一遍,觉得自己尽心尽力把一盘散沙的吴昕队带到总决赛真是值大发了。

辰鬼其实没穿过几次西装,此时久违地穿上这束手束脚的玩意,他别扭得都快变形了。

然而在阿泰眼中却不是这样,他看到的是辰鬼终于整理好衣服转过身,笑弯了的眼睛里落了头顶的灯光,亮得像晴朗夜空里最耀眼的星星,他几乎是有些害羞地问道:“是不是很奇怪啊。”

泰神内心咆哮:“好看死了啊!!!”[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jpg]

化妆间人多,但并没有人注意他们,阿泰忍不住凑到辰鬼旁边,附在他耳边道:“一点都不奇怪,反而像是要跟我去结婚。”阿泰忍了又忍,没忍住,伸出手勾了勾辰鬼的小指。

辰鬼往旁边撤了一大步,笑骂:“我可去你的吧。”继而小声,“谁要跟你结婚,自恋!”

阿泰又凑上来,“你们官博和kpl官博都发了照片,你自己去看评论,大家都希望我俩去结婚。”

辰鬼嘴上说不看,身体却很诚实,趁阿泰被造型师叫过去微调发型的时候摸出了手机。

粉丝的力量真是十分强大,官博们前脚发了照片,粉丝们后脚就把俩人p到了一起,且毫无违和感,“p得我都要信了”,辰鬼心里吐槽,手上一动,把图给存了。

试过衣服、敲定了出镜造型之后两人终于得到了一晚上的自由时光。

厦门歌神揽着自个圆妃的肩膀唱《成都》,电竞死歌名不虚传,唱《成都》都能给他唱出“山路十八弯”的调调来,首当其冲的圆妃不堪其苦。

夜市到了,辰鬼克制地提醒道:“到地儿了,别熄灭了。”

阿泰唱得投入,没听清,“你说什么?”

辰鬼面无表情,难听得我嘴都瓢了,“到地儿了,吃东西去,别唱了。”

“你是不是嫌我唱得难听?”

“没有没有!!”辰鬼紧走两步,躲开阿泰的魔爪。

阿泰扑上来搂住他的腰,辰鬼被火烫了一样推开他,“你干嘛,大庭广众的……”

气氛突然就变了,阿泰盯着辰鬼,两条剑眉拧在一起,眼神有点受伤,却又底气不足地凶着对方。

辰鬼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放柔声音道:“这么多人,你收敛一点,万一被粉丝看到……”

阿泰嘴都快撅到天上去,辰鬼不得已只能蹭过去悄悄拉了拉他的衣摆,咬牙切齿道:“唱歌给你听。”

“拉倒吧你,不情不愿的。”泰神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是乐开了花,独唱哎,为我一个人,敢问谁还有这样的待遇。

说是唱歌,其实辰鬼连歌词都记不清,东拉西扯想起哪句唱哪句,有的地方甚至被他哼哼唧唧凑活过去。

但是,左先生不是电竞死歌,他唱歌甚至自带深情buff,仿佛这世上没有人再比他情深意长,灯火阑珊的夜里,往来人影、迟夏微风、岁月坎坷温柔都被他嚼碎在口舌间——

只剩下钢琴陪我弹了一天
睡着的大提琴
安静的旧旧的
我想你已表现得非常明白
我懂我也知道
你没有舍不得
希望他是真的比我还要爱你
我才会逼自己离开
我没有这种天分
包容你也接受他
你已经远远离开
我也会慢慢走开
我会学着放弃你
是因为我太爱你

是他在直播间、全民K歌甚至一起出去唱歌时经常唱的《安静》。

阿泰听得心都要碎掉,几乎有些不管不顾地一把抓住辰鬼的手,歌声戛然而止,辰鬼的手被捏得生疼。

“别唱了。”阿泰用力得指节都有些发白,“什么破歌,什么放弃什么离开,哪有什么别人。”

“喂喂喂,不准说我偶像啊,我就会唱这个嘛。”辰鬼的笑容隐在模糊的街灯里,“唱个歌而已,这么认真干嘛?”

“就认真!”泰神开始不讲道理,他把辰鬼往怀里一扯,用他们彼此都熟悉的姿势搂住他的肩膀,“你必须一辈子都陪着我,听见了吗?”

辰鬼一扭身子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拔腿就跑:“言情剧看多了吧你!”

“被我追到你就死定了!!”

END

这是早就开始写的,写了很久,因为我,拖延症:)

没有想到这两天发生这么多事,作为一个仙阁粉是真的心累,同时也很心疼选手们。

泰神说他会回来,我信。

相信他们是枕戈待旦的少年将军,于千军万马的战场,不胜不还。

后面应该还有一篇,一个系列的,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写出来,要写也是秋季赛开始之后了。

留……留个评吗朋友们)

评论(22)

热度(95)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