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肖翔】万人非你(07~09)完结

 @又中二了…… 非常抱歉……拖延症患者双膝下跪


07

孙翔坐在街边的长椅上,连帽卫衣的帽子罩在头顶,可乐罐子上的水滴顺着他修长的手指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怎么了,吃饭吃到一半就自己跑了?”肖时钦坐到他旁边,用自己手里的可乐碰了碰孙翔手里的可乐罐。

 

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水珠争相恐后地滴到脚下的土地里,孙翔偏了偏头,却并未看肖时钦,“你要回雷霆?”

 

“嗯。”肖时钦晃着自己的可乐罐子,感受着碳酸气体在薄薄的金属壁垒里横冲直撞,“刚刚就说了呀。”

 

“为什么?”

 

“因为雷霆需要我啊。”

 

“你回雷霆也拿不到冠军的。”孙翔脱口而出,说完才觉得这话有些伤人,他咬住下嘴唇,把手里的可乐罐捏得变了形。

 

肖时钦觉得好笑,摇了摇头,“知道说了会让人伤心还说啊?”他没给孙翔道歉的机会,接着道:“不过你说得也对,雷霆要拿到冠军太难了。”

 

“那你还回去。”孙翔赌气道。

 

肖时钦笑道:“因为我喜欢雷霆啊,而且,也很感谢他们,既然都是追求冠军,为什么不跟自己喜欢的队伍一起呢?”

 

孙翔的心呯呯嘭嘭地跳了起来,“那如果……嘉世没被淘汰,你会走吗,如果不会走的话,你是因为嘉世更有可能拿到冠军还是因为喜欢……嘉世而留下?”

 

肖时钦还在笑,“你这个时候,思路还挺清晰的啊。”

 

“……你夸我呢还是骂我呢?”孙翔鼓着腮帮子。

 

“算是夸你吧,不过我出来是要叫你回去吃饭的,就算这是在嘉世的最后一顿散伙饭,你也不能这么不给老板面子吧,吃到一半摔筷子走了算怎么回事。”肖时钦站起来,拉了拉孙翔的胳膊,“以后去了轮回,可不能这么任性了。”

 

孙翔抬头看他,肖时钦站在喧闹的街头,身后有穿梭如织的汽车,眼前是落花流水的光阴,而坐在凳子上的人可能只是他漫长人生中的一个过客,就像他生硬地岔开话题不想回答自己,就像他不曾主动对孙翔提起自己的归属,若不是饭桌上陶轩无意的一提,孙翔甚至还在做着轮回把肖时钦也签了的美梦。

 

肖时钦也低头看着孙翔,年轻又好看的一张脸,眼睛里落了街灯璀璨的光,他好像从来都是这样的眼神,执着热血又纯粹,他认真看着你的时候,让人想把心都挖出来捧到他眼前。

 

他该有无限美好的前程,光芒万丈的人生,他天生就是盖世英雄。

 

“走吧。”肖时钦扯了扯孙翔的手臂。

 

孙翔挣开肖时钦的手站起身,像一棵固执的树,外壳坚硬,张牙舞爪,“我自己会走。”

 

肖时钦无奈地笑了笑,迈开步子跟上孙翔。

 

“我要走了哦,真的不送送我吗?”肖时钦敲着孙翔紧闭的房门,“不是吧,这么不够意思?”

 

孙翔翻了个身,把头蒙在被子里,在床单上擦了擦眼睛,小声道:“谁要送你,快走吧。”

 

肖时钦靠在门上,叹了一口气,敲了半天没动静,看来孙翔是真的不想理他,“那我走了啊。”肖时钦最后曲起指节敲了敲他的门,“你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啊。”

 

行李箱轮子和地板摩擦的声音渐行渐远,直至听不见,孙翔在床上趴了一会,然后爬起来打开了电脑,好几家电竞媒体都在直播肖时钦这次无亚于回归的转会。

 

直播守了两个多小时,肖时钦上飞机之前孙翔在兵荒马乱的镜头里找自己熟悉的身影,肖时钦在飞机上时电竞之家的记者采访了雷霆的队员,他们坐在基地的大厅里,高调地拉着“欢迎回家”的横幅,基地的大门外围满了翘首以盼的粉丝,孙翔看了一会就心烦意乱地切了网页,他不是他的副队了,他的队员们满脸骄傲地一口一个“队长”,从来没有介意过他的“背叛”。只有他自己被人丢在原地,被梦想和天赋推着往前走,没有人会让他休息一下了,他会有一群新的队友,一起为了冠军拼搏,他们有无限大的可能捧起冠军奖杯。

 

剧本很好,可孙翔不开心。

 

算算时间肖时钦应该已经抵达武汉,孙翔重新打开了直播,武汉有雷霆俱乐部的安保力量,场面比在杭州稳定许多。

 

肖时钦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然能在下车时看到雷霆的粉丝和队友拉着“欢迎回家”的横幅等着他。

 

镜头里的肖时钦红了眼眶,现场的记者声情并茂地夸赞着雷霆的粉丝和队友情,所有的谣言和诋毁都在这一幕面前不攻自破,孙翔趴在电脑面前,仰头看着肖时钦,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羡慕,肖时钦是那个在电竞圈给他全部温暖的人,可这个人现在不要他了。

 

08

 

肖时钦安排好一切才给孙翔打电话,孙翔等手机的光芒快要熄灭了才按下接听。

 

“喂?还在生气啊?”

 

孙翔“哼”了一声,没说话。

 

肖时钦很有耐心,“轮回怎么样?枪王今天跟你说了几句话呀?”

 

“噗——没说几句,就说了俩字,‘欢迎’。”孙翔顿了顿,“江波涛跟你一样话唠。”

 

“原来我在你心里是个话唠,那黄少天是什么段位的?”

 

孙翔撇了撇嘴,“没有人跟你一样,没有人可以跟你比。”

 

肖时钦握紧了手机,“那是因为,你们还没有相处磨合,等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他们都是很好的人,跟你在嘉世的时候是一样的,而轮回整个团队比嘉世要好太多。”

 

孙翔垂下眼睫,左手把自己睡衣上的线头扯出一大圈,他在心里嫌弃自己,试探这么多,小事情喜欢你吗?他把你往外推,说你会遇到更好的人,真是没意思。

 

“可能吧。”孙翔说,“我睡了,晚安。”

 

电话“啪”地被挂断了,肖时钦的“晚安”还没有说出口,他把手机扔到床尾,对自己说孙翔不过是小孩子心性,谁对他好他就喜欢谁,时间自会消磨他的喜欢。

 

又到了夏休期,又到了荣耀网游被各大职业选手搅得腥风血雨的时候,雷霆俱乐部连假都没有放,就算是去网游里疯,去抢boss你也给我在基地抢,抢完了若是肖时钦心情好还要来一波训练。

 

轮回却是早早地就放了假,队员们回家的回家,旅游的旅游,孙翔不想回家也不想旅游,他其实知道雷霆没有放假,戴妍琦连肖时钦一天推几次眼镜这种事情都要发微博,孙翔的小号把她设置了特别关心,简直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掌握着肖时钦的动态。

 

他把戴妍琦那条抱怨雷霆不放假的微博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配图是一张偷拍的肖时钦侧影,他抱着手臂站在方学才的身后,专注地看着后者的电脑屏幕,背景是雷霆训练室的窗户,更远的地方是烧红了半边天的晚霞,肖时钦穿着白色的衬衫站在红色背景里,温暖又清冷,又远又近。

 

孙翔翻了翻评论,给几条类似“请小戴保持这样的更博速度和配图”的评论点了赞,然后又保存了图片,再设置成手机桌面。

 

接着他退出微博,买了一张回家的机票,天知道他是多想死皮赖脸跑到武汉去黏着肖时钦,可惜他没有什么立场这样做。

 

肖时钦清点了雷霆白天在网游里的收获,跟公会会长核对了一遍,又整理了上周队员训练的数据,分析比对之后在文档的最后写了自己的总结和建议,又发了一份给方学才交换意见,做完这些已近凌晨,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睛明穴,手机安静地躺在桌上,半个月了,他在心里背得滚瓜烂熟的那个号码自他们分开之后就再也没有主动打过来,手边的咖啡已经完全冷了,他端起来喝了一口,苦得要死。

 

不由自主地想到过去的深夜里有人递到他嘴边的pocky、饼干、薯片和可乐。

 

由奢入俭难啊,肖队长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同时打了个喷嚏——他在想我吗?

 

孙翔确实无时无刻不在想肖时钦,但肖时钦打喷嚏这个锅不该他背,因为肖队长会打喷嚏完全是因为他感冒了。

 

戴妍琦看到肖时钦戴着口罩进训练室的第一时间就掏出手机拍了照片,于是孙翔知道了肖时钦感冒的事情。晚上戴妍琦又发了一条秒拍,视频里的肖时钦鼻头通红,眼尾也染着可怜的红色,他握着鼠标指挥着雷霆的公会精英们站位,说话瓮声瓮气的,说两句还要握住麦克风克制地咳嗽,他并未发现戴妍琦在拍他,从头至尾都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

 

戴妍琦的微博底下有粉丝问肖时钦去医院了没,戴妍琦回:队长说不严重不肯去医院。#无奈

 

第二天戴妍琦又发一条微博:完犊子,队长好像发烧了,有人能把他扛去医院吗?#微笑

 

09 完结篇

 

当天下午,戴妍琦在雷霆俱乐部的大门口看见了孙翔,她指着后者,半天没说出话来。

 

孙翔低头看她,“小事情在吗?”

 

戴妍琦用半分钟反应了一下“小事情”是谁,继而愣愣道:“在啊……”

 

“他还是没去医院?”

 

戴妍琦听到这一问立马竖起眉毛,“不病死不罢休,谁劝都没用。”

 

“傻子。”孙翔小声道,然后他抬了抬下巴,示意戴妍琦,“能不能让你们门卫大爷放我进去?”

 

戴妍琦叉腰,“你什么态度啊?”

 

孙翔:“谢谢你。”

 

“……”戴妍琦跟大爷打了个招呼,孙翔拔腿就往院子里走,戴妍琦叫住他,“喂,四楼左转第三间。”

 

孙翔回头,“谢谢。”

 

戴妍琦站在原地,摩擦着裤兜里的手机,敏锐的第六感告诉她这波不能发微博。

 

她挑了挑眉毛,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肖时钦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以为自己发烧烧出幻觉了,直到面前的人抬手将掌心覆在他的额头上,孙翔拧起眉毛,“你是傻的吗?生病怎么不去医院?”

 

肖时钦还没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结巴道:“我……吃了药,烧已……已经退了。”

 

孙翔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有些尴尬,“哦……哦……你也太随便了吧。”随即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立马不尴尬了,还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说出的话有些邀功的意味在里面,“我给我妈说了,让她给你煲了鸡汤,装得很严实,托运也没洒出来,热热就能喝。”说着他将自己的双肩包挪到身前,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被一层又一层的保鲜袋环保袋裹得严严实实的保温盒,递到肖时钦面前,“可能有点冷了,热热再喝。”

 

肖时钦更呆滞了,他说什么?

 

孙翔挑了挑眉,“不让我进去?”

 

肖时钦终于回神,心情复杂地让孙翔进了自己的寝室,他自己有电磁炉也有锅,信誓旦旦说给他热汤的孙翔在厨房里跟奇奇怪怪的厨具大眼瞪小眼半晌,终于认输,探出脑袋道:“小事情,这玩意怎么开?”

 

肖时钦:“……”

 

孙翔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看病号自己架锅热汤,极度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不会做饭,所以只能麻烦我妈了……不过我妈做饭一级好吃,真的!她说这个汤热了就能喝,别再熬了,她已经熬透了。”

 

肖时钦看锅里的汤开始沸腾,关了火,拿了两个碗盛了两碗汤,递给孙翔一碗。

 

孙翔咽了咽口水,“这是给你的,我不喝,嗯……我不喜欢喝汤。”

 

肖时钦笑着问他:“真的吗?”

 

孙翔诚恳道:“真的!”

 

“好吧。”肖时钦耸了耸肩,端了自己的碗进了房间,坐在茶几旁边,“那我就不客气了哦,替我谢谢阿姨。”

 

孙翔坐到他对面,“不客气,快尝尝好喝不。”

 

肖时钦埋头喝汤,第一口就被惊艳到,鸡肉显然被精心剔了油,充分照顾了感冒患者的味觉,跟枸杞和木耳熬在一起,味道相辅相成,鲜得人舌头都要掉下来,他伸出左手比了个大拇指,“好喝极了。”

 

孙翔盯着他低头时露出的发旋,满足得不行。

 

是真的好喝,肖时钦眨了眨被热气熏得又酸又涨的眼睛,为了不让自己的父母担心,他没敢回家也没敢告诉他们自己生病了,本以为这次感冒又要像以前一样独自在寝室里熬到痊愈。

 

却没想到,有个傻子,用大大的背包仔细地背了满满一盒鲜美的鸡汤,坐飞机穿过城市的隔墙,珍而重之地捧到他面前。

 

肖时钦在薄薄的雾气里抬起头,问孙翔:“你大清早让自己妈妈熬鸡汤,还坐飞机送过来,没被你老妈打?”

 

孙翔盯着他,眼睛亮晶晶的,他挑起一边嘴角,那个笑容像是做什么恶作剧得逞了一样,“我跟她说,我喜欢的人生病了,我想给他送鸡汤,我妈还催着我订机票呢。”

 

“啪嗒”,肖时钦的勺子掉到了碗里,没喝完的鸡汤溅了他一手。

 

孙翔挑衅地看着他。

 

肖时钦深吸一口气,“孙翔。”

 

“嗯?”

 

这表情还真是欠揍,肖时钦心想,随后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盯了孙翔一会,在后者被他看得心虚想要挪开目光的时候,他伸手揪住了孙翔的衣领。

 

孙翔:“?”

 

肖时钦;“明天你要是感冒了,我这有药,管够。”

 

孙翔:“?!”

 

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带着鸡汤的鲜香气,和孙翔肖想了许久的那个人的气息。

 

孙翔猛地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要怎么吐出来。

 

肖时钦紧紧地锁住他的目光,笑着咬了咬他的下唇,说:“怎么,接吻的时候不会换气吗?”

 

孙翔心想,要死了,倒抽一口凉气的动作还没做出来,就被肖时钦按住了后脑勺,“来,我教你。”

 

 

一年以后,他们因为一封邀请函相聚在北京国家体育局。

 

肖时钦笑着接住不管不顾往他怀里扑的孙翔,在围观群众的一片嘘声中,附在他耳边道:“这一次,我要跟我喜欢的人一起去争夺冠军了。”

 

孙翔扭头在他侧脸吧唧了一大口,黄少天大叫:“老叶!!快把他俩的房卡给他们让他们滚蛋!!!”

 

END

 

 终于完结啦,有时间精修……有时间的话……番外应该是没有的……

 @又中二了…… 拖得太久,感谢小天使的包容体谅

 

 


评论(9)

热度(43)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