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万人非你——写给尔常大佬的长评

我一个爆哭!!!不是!是又哭又笑!!维桑太太她真的有这————————么好!!我真的,笔力有限写不出太多东西,写一个不能在一起的结局,其实第一个扎心的人是我,至于为什么这么写,其实我心里想的东西,表达出来的不足十一,然而!!!维桑太太把它们全都说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无语伦次,我旋转上天,我爱您!!!

另梓维桑:

第一篇长评给尔常太太。后面夹杂私货,忍不住动手写了个……很迷,ooc见谅。 @尔常


《西出阳关无故人》先是群里尔常截图给我们看的。看完之后我说尔常你好刀啊,他特别无辜特别无辜的说,没……吧……


让人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打他一顿。【我就是说说QAQ】


尔常产出真的非常少。但是他是我第一个关注的泰辰圈太太,也是我第一个想鼓起勇气勾搭,然后放弃了的太太。最先吸引我的是尔常起的文名,每次都让人眼前一亮,然后就是他的人设,要知道泰辰是个蒸煮发糖非常少的rps,每次我都觉得我是在披着泰辰皮写原耽,ooc到不能直视。


但是尔常笔下的泰辰,让我看到了另一种他们的可能。


比如说他们不需要心照不宣的各自暗恋,回避所有对准他们的镜头,他们可以在队友秀恩爱掉段位的视线下坦然牵手,毫不掩饰对彼此的关心。阿泰真的会撩啊,他会说要和辰鬼结婚,会要和他过一辈子,歌里怎么唱,“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只要辰鬼的一个眼神,阿泰就能立马跪下掏出戒指,不能出国,就自己画个结婚证,也要能和辰鬼在一起。


但是辰鬼没有,他向世俗低头了,向不可预知的未来低头了。他说我妈妈就是像小女孩那样,想吃什么东西,就会带着我去吃。看完这个中秋广告我几度想删掉之前的知乎体。原来是这样啊,不管阿泰有多大的勇气和决心,哪怕他能把月亮摘下来送给辰鬼,他们也不会在一起的。现实平行世界HE的前提,是接受同性恋。所以辰鬼选择了北上的火车,一路况且况且的,离开阿泰在的季节。


阿泰说,“他给我唱安静,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以后再也不听周杰伦的歌了……他想过安稳日子,那就过呗,反正出了这个圈子,没人知道我存在过。”辰鬼说,“他或许喜欢我,但我不敢和他赌一辈子。”所以就有了那首《安静》,哇什么玩意啊,我都要打人了好吗,怎么就希望他真的比我还要爱你了,我才会逼自己离开。


心如明镜者辰鬼,也不知道先离开的那个人错一辈子。


站一对西皮,总会有偏向的。尔常偏点辰鬼,所以阿泰上窜下跳追辰鬼,言听计从小狼狗,一颗真心两只手,圈着辰鬼抱着走。相比较来讲辰鬼就克制的很,偶尔吃个醋都小心翼翼的,怕踏破了流于表面的风平浪静,他是个绝对自制自傲的人,试探的点到为止,宁可自己深夜里怀疑思索,也不愿意找阿泰问个明白。所以我要悄咪咪的问一句,尔常大佬,你……咳。所以追辰鬼这样的人很难,追到了如何相处更难,因为他真的好难温暖,温度高了不行,低了不行,最后他还会跑掉,带着一颗受伤的心。


阿泰呢,是我一直都很偏着他。我偏着阿泰的方式就是让他上蹿下跳追辰鬼,言听计从小狼狗,一颗真心两只手,圈着辰鬼……被扑倒。阿泰的性格在我看来比辰鬼难捉摸,但是更有意思。我写东西都不遗余力的虐他,让他扑街,让他求而不得,让他被吐槽胖,让他开直播对着十几万人哭他的爱情……但是我始终坚信,他经历这些东西之后,永远都会再跳起来,大喊一句我他妈的!然后牛逼哄哄的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他可以选择继续,也可以选择放弃。因为对泰辰两人来说,没有非此不可。同样的,以后人生路上还会遇到千千万万个人,但是每一个,都不是他们青春里爱过的那个人了。


看完尔常的这篇,我想到了我的一直想写但是一直写不出来的《少年时代》或者《gasoline》或者《五次阿泰说喜欢辰鬼,一次他没有》,我在这三个题目中摇摆不定,开头过渡写了一万遍没有结果。今天我打算不写了。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对于泰辰来说也不是平行世界里的完整人生。所以我把它续到这篇长评里,送给尔常。


年三十机票打折,阿泰犹豫了很久,还是选择了高铁。老帅冷嘲热讽一阵后下了最后通牒,说不坐飞机来不去接。


“他当时就是坐高铁回去的啊,反正我被你们说的那么苦情,索性琼瑶到底。”这条消息发过去后老帅彻底哑了火,隔了半个钟头发了很长的一条,列了东北最近的天气,让阿泰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什么衣服厚带什么,不然没地方买。


于是阿泰就乐滋滋的发了条朋友圈,冬季到东北看雪,打雪仗一定把老帅头打爆。往下翻几条就是辰鬼发的双喜临门,很少见的,配了结婚证的照片。


得知阿泰要来东北,老帅确定了一万遍才相信这人真的不是来抢婚的,“从小没见过雪,我来这看看不行吗?”合情合理到无法反驳,如果不是看到辰鬼的朋友圈,老帅一定信了他的邪,大年三十跑到异乡看雪。


打顺风车去酒店的路上,虽说司机借着年节的借口多要了平时一倍的钱,但是给阿泰介绍了不少当地的情况,并且表示如果不着急走的话,可以玩到正月十五,本地的冰灯可是一绝。他想到辰鬼的结婚日期,又算了算自己的假,对司机摆摆手,调整了座椅的角度,仰着不说话了。


三十晚上老帅是没办法陪他在宾馆过的,两个人碰面坐了一会后老帅就走了,临行前意味深长的拍了一下阿泰的肩膀,顺走了桌上的一瓶格瓦斯。从宾馆干坐着也是无聊,他换上可以自己站着不倒的厚棉裤,包的严严实实的下楼。出门就看到雪往下落,刚下没多久,盐粒子似的铺了满地,挂着红灯笼的路灯亮着昏黄的光,马路上基本上见不到车,偶尔走过一两人步履匆匆,一会儿见不到人影。他原地蹦跳了几下,随便挑个方向往前走。辰鬼从这里长大的事实让阿泰感到一种旖旎的心情慢慢发酵,连吹在脸上如刀割般的寒风都亲切起来。


隔离带蒙着塑料广告,林心如美丽动人的微笑着,有几张眼睛被人扣下去了,空洞的风就漏了进来,看上去有点可怜。阿泰伸出指头挨个戳剩下那些完好无损的,直到被人喊住。


“你这人咋这么没有素质啊。”拉着板车的中年妇女停住了,她板车上插了很多晶亮的冰糖葫芦,随着她的动作瑟瑟作响。阿泰被人撞破干坏事也有点不好意思,只得转移话题的问糖葫芦怎么卖。


“你要哪个?这大过节的也做不了什么生意,给你便宜点。”然后阿泰就举着一米多高的糖葫芦兴致冲冲往宾馆走,宾馆楼下还有一家超市开着,他进去买了两盒泡面还有几根红肠。


那一串冻得太硬,好不容易咬开一个,里面果肉软的淌出水来,除了看个新鲜也没法往嘴里送。阿泰兴奋了一会就放弃继续死磕的念头,拍完照片给辰鬼发了过去,然后用开水泡面。
没想着辰鬼的消息回的很快,估计闲得无聊在等吃团圆饭,“这啥啊?手链吗?”


“没见识了吧,你们东北的冰糖葫芦啊!猜多少钱?”


“……50?”阿泰一口格瓦斯差点喷出来,放下饮料瓶子开始打字,“你们就这么不把钱当钱的吗,这一串才10块,哎呦你这本地人当的,还是过来找我,让哥哥疼疼你吧。”


“这么便宜?这能吃吗老铁,你不怕吃完拉肚子啊。”


“不告诉你,除非请我参加你婚礼。”


“……你来东北了?”这演的。阿泰撇撇嘴,都懒得拆穿,“是啊,来找老帅的,知道你要结婚,打算蹭顿饭。”他不等辰鬼回,继续打字,“给不给这个面子?我肯定控制住老帅不让他吃穷你们。”


辰鬼回了串哈哈哈,然后发了个酒店地址,就没再说话。


年初一那天,天气又干又冷,阿泰蹲在酒店门口等老帅,一边等一边咬着一根红肠,他身边还有整整一袋子,打算买了送给老帅家人的。来往的行人对他报以奇怪的目光,并且扯紧了自己的孩子,和阿泰保持安全距离。


对这些细枝末节的事阿泰浑不在意,他正认真琢磨着怎么再给辰鬼发微信,然后合理避开交两份份子钱的事情。老帅站到他面前时神色有点复杂,伸手把人拽起来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至于吗?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阿泰下意识说了句新年好,他在外面吹风吹的有点久,笑起来有点僵硬,“没啊,我觉得自己特有面子,流浪歌手的潇洒你不懂。”


“您可算了吧,我就看出你流浪的落魄了,还有电竞死歌的帽子什么时候摘掉的我怎么不知道。”


他们就一路走一路互相埋汰着,后来一人一团雪的互相砸,最后两个人打着滑在路边摔成一团。


“我今天特别开心,真的。特别,特别的开心。”从辰鬼举办婚礼的酒店出来,阿泰显然有点站不稳,被老帅扶着走路还歪歪斜斜,“我终于把憋了四年的话说出来了,太痛快了,哎你怎么不恭喜我,还是不是兄弟?”老帅差点被他推的撞在垃圾桶上,心里默念了三遍不要和醉鬼计较后继续扶着阿泰往宾馆走。“我现在,要大声的再说一遍,你,你给我听好了。”老帅暗道不好,抬手捂已经晚了,阿泰那边气沉丹田的喊了出来,“我阿泰,这辈子最讨厌的人,他妈的就是辰鬼。”喊完还振臂晃了晃,拔腿一路滑着冰往前跑。


我操。老帅心里暗骂了一句,这个人抽起疯来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等到好不容易赶上的时候,阿泰已经习惯性蹲在了路灯底下,手套都摘了,横捧着手机念念有词。


老帅凑过去看,手机发出下载成功的提示。


王者荣耀的界面已经变得陌生了,阿泰登录了一个陌生的账号,铺天盖地活动还有召回点到手都没有知觉。


“之前,我们有个小号。成都搞得。当时,赛季中期了吧……我们比着看谁先单排上王者。谁赢了可以向对方提一个要求。”阿泰自顾自的说,天空又开始飘雪。


“后来发现好难啊,我们就能双排就双排,亲密值刷的挺高的。”他吸了一下鼻子,“但是17年的秋季赛,你也知道的。结束之后他退役了,我本来想去送,但是没去。”他努力的把声音提上去,显出清亮的满不在乎,“之后我就没有再玩这个号,两年了,当时打到钻一,现在八成是个倔强青铜。”


他去点右上方的邮件图标,快速领取到底。“我一直记得,还差五个金币互送,就可以凑够情侣亲密值。”他蹲的有点不稳,老帅从他身后撑了一把,不至于倒下去,“是他不喜欢我吧,一直把我当兄弟,甚至兄弟都不算,我死缠着他,来参加他婚礼,又当那么多人的面不给他台阶下,可是我要是不这样做,凭那些交情,他怎么记得我啊。”他说的越来越委屈,还是不肯停下来,“东北真美,我想他从这长大,喝这里的水,吃这里的米,虽然这里天寒地冻的,可我还是挺喜欢的。”他又重复了一遍可我还是挺喜欢的,就没了声响,游戏界面中间跳出了提示,“是否要设置和瘦子不瘦的亲密关系。”


邮件拖到最低端,那个赠送金币的消息静静提示着阿泰到底发生了什么。


比如说为什么辰鬼在退役两年后才结婚,为什么会少有的发朋友圈,为什么会允许阿泰来参加自己的婚礼。


再比如说阿泰口口声声的讨厌和念念不忘,还有那个他以为不会回应但是很早就回应了的,五个金币。


雪还在下。


【关于亲密值的界面,是我瞎掰的,因为我已经忘记了当时和我哥怎么设置的……。不过刷火焰山很赚亲密值的,送金币也是。】
【还有那个很长的冰糖葫芦和对话,年三十去哈尔滨瞎晃荡,我自己亲历过,不过还好没有错过不该错过的人哈哈哈哈虽然还是分手了。】


最后,现实向的泰辰应该不会再写了,感觉该说的话,和对泰辰的感情都在这个不是长评的长评里说完了。


等再写的话应该就是一些AU,希望小哥哥们好。


为什么我食言而肥的跑了回来,意外啊!都是尔常的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64)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