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泰辰】西出阳关无故人

南北两篇文的后续(01《有风自南》  02《北国之春》),写到这里这个系列就算完啦~

所有的故事走向都是在码《有风自南》的时候就大致想好的。



正文↓



辰鬼退役的那个赛季,仙阁终于拿到了他们的第二个冠军。

 

第一次捧起冠军奖杯时站在他身边的人只剩下无痕一个,无痕在台上,他在台下。

 

BO7打满,队员轮换、阵容变化、“战术大师”的战术体系换了一套又一套,精彩刺激得像一场场全力以赴的表演赛,把所有的目光和心跳都牢牢抓在手里。

 

比赛过程中镜头偶尔会扫到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的辰鬼,明明还年轻,却已经走到自己职业生涯暮年的队长会挥挥手中的应援灯牌,文字的流光印在他脸上,盛满笑意的眼底有几分难为人知的不甘心。

 

阿泰坐在观众席的VIP座,是主办方特地为愿意到现场看总决赛的职业选手安排的,场馆的大屏幕正对着他,导播镜头一切,屏幕上出现他爱人的脸。

 

那张脸苍白、憔悴、挂着粉底都遮不住的黑眼圈、还有熟悉的,被粉丝吐槽过无数次的干裂嘴唇。

 

镜头突然又是一切,无痕的满血花木兰下路一挑三打出一个残血两个半血后倒下,对面立马回撤,正面撞上在野区埋伏的仙阁两人,两个人满血满技能对三个状态并不好的对手,瞬间打出一波一换三,仙阁迎来大节奏,拿龙推塔反野,经济差越拉越大。

 

阿泰盯着3:3的大比分,默默攥了攥拳头,轻声说:“要赢啊。”

 

仙阁点破水晶的那一刻辰鬼“哗”地站了起来,他人站了起来,脑子却还是懵的,坐在他旁边的刻画蹦起来把手中的灯牌一扔就狠狠地撞到他怀里,“队长!!!我们赢了!!!”

 

话音才落年轻的男孩子已经哽咽出声,体育馆里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一阵高过一阵,辰鬼抬手拍了拍刻画的后背。

 

他第二次,陪着仙阁这支队伍拿到了冠军。

 

第一次他站在灯光璀璨刺眼的高台上,他们赢下了比赛,台下却只有稀稀落落的掌声,甚至有人不等他们捧起奖杯就起身离开。

 

他骄傲又硬气地想,不服又怎样,我们是冠军。

 

第二次他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总决赛的战场,状态飘忽的他不能为之拔剑了,他的队友们赢下了这场比赛,塞满了人的体育馆里放眼望去全是“王者归来”的灯牌,粉丝们喊破喉咙让“仙阁”两个字冲出了场馆的围墙。

 

他有些疲惫,却也很欣慰,我们做到了,我们是冠军。

 

赛后采访没有他的事,冠军专访不能少了他,他却想任性这一次。

 

他把手中印着“奇迹之队,王者之师”的灯牌交给刻画,说:“我先溜了,拜拜。”

 

刻画伸手只摸到他一片衣角,没来得及挽留。

 

阿泰收到辰鬼的微信:走了,后门等你。

 

他才走出体育馆,就被盛夏的风携着湿热暑气糊了一脸,在场馆里被空调吹得冰凉的手臂几乎是瞬间解冻。

 

辰鬼趴在围栏上,目光漫无目的地落在围栏外的下水道井盖上,被人突然从背后拦腰环住时,这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队长也足够冷静,他直起腰往后一倒,放心地窝在来人的怀里。

 

“鬼哥,你轻了好多。”阿泰保持着环抱他的姿态,把人稳稳地接在臂弯间。

 

辰鬼闭着眼睛,“是吧,工作强度都能赶上耕牛了,能不轻吗?”

 

阿泰侧头亲亲他的脸颊,“不过脸还是一样的圆,还是我的圆妃。”

 

“可拉几把倒吧。”辰鬼笑,“我都累出瓜子脸了好吗,圆妃个屁。”

 

那晚阿泰提出的所有庆祝活动都被辰鬼一一驳回,他的手机片刻不停地震动,遭受着无痕、神男、雨雨、江南、刻画等人的连番轰炸,他烦了就把手机往阿泰手里一塞,自顾自往前走。

 

倒霉蛋雨雨撞到了枪口上,阿泰才“喂”了一声他就想挂电话,然而还是得硬着头皮问一句泰神看见我家队长没。

 

阿泰笑得春风化雨,“辰鬼跟我在一起呢,别担心啊,明早肯定给你们完好无损地送回去。”

 

雨雨不知想到了什么,一张脸连带着耳朵都红了,支支吾吾应了声就忙不迭挂了电话。

 

阿泰紧走两步追上辰鬼,把手机塞进他裤兜,顺势握住他的手,“你们队雨雨这么害羞?打比赛挺凶的啊。”

 

辰鬼由他握着,想到雨雨,笑了笑,“他就是个窝里横,小羽和寒夜给惯的。”

 

说到这里,他声音突然一顿,沉默了两秒才接着说:“宋涛也太不够意思了,总决赛都不来看,他结婚看我不闹死他。”

 

阿泰紧了紧他的手,“算我一个?”

 

那天他们走了很长的路,说了很多毫无营养的话,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提以后。

 

辰鬼早就想离开,这一次无论是仙阁俱乐部还是阿泰,都不再有理由把他按在上海。

 

阿泰还没有拿到冠军,他的操作还跟从前一样犀利,意识比之前更加优秀,他没有理由离开上海。

 

走到走不动的时候,大佬泰神打车带仙阁队长去了最近的一家五星酒店,两个人蒙着口罩高调地要了一间大床房。

 

一辆手推车

 

脑子重新清醒过来时已近第二天中午,阿泰醒得比辰鬼早,叫了客房服务,各式各样的招牌菜挤挤挨挨地摆了一桌子,辰鬼本来装睡不想起,后来实在是受不了食物的诱惑,边揉腰边把自己从凌乱的被子里拔出来,被守株待兔的阿泰接了个满怀。

 

辰鬼把脑袋搁在阿泰肩膀上,一眼就看到房间里摆满了碗碟的桌子,“你……你点这么多吃的干嘛?”

 

阿泰轻轻捏捏他的腰,“奖励你,顺便让你赶紧把身材吃回来。”

 

辰鬼翻了个白眼,“养猪呢你?”

 

阿泰笑,“养你啊。”

 

辰鬼推开他下了床,跻着拖鞋去卫生间洗漱,不大不小的声音飘进阿泰耳朵里,“不要你养,我自己能养活自己。”

 

阿泰站在床边没接话,片刻后辰鬼从卫生间里出来,扯了扯他的胳膊,“来吃饭,吃完我回仙阁。”

 

“回仙阁干嘛?”阿泰冷不丁地问。

 

辰鬼坐到桌子旁边,拿起一个碗盛了汤放到阿泰面前,再给自己也盛了一碗,“回仙阁……办退役手续啊,然后回家。”

 

他最后四个字轻飘飘地从嘴里吐出来,再沉甸甸地砸到阿泰耳朵里,阿泰动作顿了顿,接着若无其事地给他夹了一块排骨,“多吃点,一会我送你回去。”

 

天气还没完全放晴,阳光锲而不舍地从堆积的乌云中挤出来,落在他们脚边的地板上,房间里空调温度很低,把太阳的温度也一并吸了去。

 

所以说老天爷是真的不太有眼色,他们温存缠绵时,外头电闪雷鸣风大雨急,他们狠心分手时,头顶万里无云,他们的一丝细微表情都被对方看在眼里,无所遁形。

 

分手是辰鬼提的,俩人坐在仙阁基地的小区长椅上,一人拎了一瓶冰啤酒,下午的太阳把啤酒瓶烤出一层又一层的水珠,举起瓶子喝酒时,那水珠就顺着锁骨滚进衣服里,在前胸留下清晰的触感。

 

“一定要分手吗?”阿泰说。

 

辰鬼笑嘻嘻的,“哇,不是吧老铁,你真爱我爱得死去活来,离不开我?”

 

阿泰盯着他的脸,心说别装了,笑得比哭还难看,我爱不爱你你心里没B数吗?可惜这两句话他哪句都没说出口,他捡了句废话丢出来:“回去之后要做什么?”

 

“买房买车、看书学习、找工作、结婚、生孩子。”

 

阿泰冷笑,“挺好。”说完他站起来,把啤酒瓶往旁边的垃圾箱里一塞,“行呗,分手吧,以后结婚,别请我。”

 

辰鬼没说话,也没动,他坐在大太阳底下被晒得脑子发昏,阿泰走了很久,他才想起来以前这人老喜欢跟他说结婚,抱着他的手臂说、蹭着他的颈窝说、在电话里说、在床上说、甚至在众目睽睽里偷情般地对他耳语,明明是不可能的事情,被他信誓旦旦地说出来,催眠得辰鬼都快要相信。

 

却没想到他最后一次对他说出这俩字,是让他以后结婚别请他。

 

也是,辰鬼自嘲地笑了笑,交际花泰神的圈子里本来也不缺他这个人,一次分手能让他牵挂多久?

 

他从来都觉得自己只是个亡命赌徒,他跟阿泰在街灯的阴影里接吻,在城市巨兽的酣眠中做ai,都只是于浮光掠影的岁月里偷欢,他挥霍着口袋里最后的钞票,用饥寒换取短暂的欢愉,现在钞票用完了,就算是做梦一场,也该醒了。

 

阿泰回到XQ基地时,一双眼睛还是红的,整个人像鬼魅一样飘进房间,玛雅跟在他后面,想上前说话又不敢,被闻讯赶来的knight在后脑勺拍了拍,“训练去。”

 

玛雅:“队长?”

 

“死不了,你别管。”knight语气冷硬,玛雅不敢再说话,乖乖训练去了。

 

房门被来人劈手关上,砸出一声巨响,尸体一样躺在床上的阿泰眨了眨眼,没说话。

 

“天塌了还是怎么着,你这半死不活地回来也不去训练,给谁看?”

 

“我分手了还不能丧两天?”

 

knight坐到阿泰床边,扭头看他,“你难不成还想跟他过一辈子?”

 

阿泰抬起一条手臂挡住眼睛,“想啊,特别想,可惜他不想。”


“你看吧,他不喜欢我在公共场合跟他做出亲密的举动,连微博都不准我跟他互动,我以前特不要脸,追他的时候不要脸,追到手了也不要脸,天天在他耳边念叨结婚结婚,人给我回应了吗,人说拉几把倒,哈哈……”

 

“唱歌,你知道他给我唱歌唱什么吗,唱《安静》,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让他唱,想让他一辈子陪着我,人撒腿就跑……”

 

“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周杰伦的歌,他想过安稳日子,那就过呗,反正出了这个圈子,没人知道有我这么一人存在过,你说我怎么这么傻逼,我就该大庭广众强吻他,他想跑?跑个球。”

 

阿泰仔细回忆了以前自己跟辰鬼说过的话,给这场单方面的倒苦水作了总结:“我可真他妈是个立flag的好手。”

 

knight沉默半晌,不知该拿什么话来安慰这位插旗高手,他犹豫了一下,抬手摸了摸阿泰的脑袋,“丧也差不多一点,他都两冠了,你还在四强挣扎呢。”

 

阿泰翻了个身,“你快出去吧,别在这扎心了。”

 

仙阁的办事效率高得不像话,总决赛之后的第四天,辰鬼的退役手续已经全部办完,他最后跟自己的队友坐在一起吃了一顿火锅。

 

总决赛之后的第六天清晨,仙阁曾经的队长拖着一个行李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在出租车上时他接到了无痕的电话,劈头就是cnm,“你他妈踩着风火轮还是怎么着?不是说好大家一起送你走?”

 

“算了吧,到时候都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丢人啊?”

 

无痕鼻头一酸,强忍了泪意说道:“几个年纪小的已经哭了,江南边哭边骂你呢。”

 

“那你可别哭啊,我走了,你要带着他们走下去。”

 

辰鬼的声音很轻,伴着清早零星车辆的鸣笛声落到无痕耳朵里,无痕终究是没忍住眼泪。

 

“哭啦?”辰鬼调侃他。

 

“放屁!快滚吧你。一路顺风。”

 

“好。”

 

这就算告别了。

 

辰鬼从车窗里看着街边飞速后退的街景,跟这座城市也作了最后的道别。


他觉得自己的人生走到这一步,也不算太亏,当过AS仙阁的盖世英雄,也做过挚爱之人的怂蛋孬种。到最后他离开,行李箱里只装着那些见证过他辉煌的证书,moba游戏的盛世很快就要过去了,他搭上末班车,风光一回,运气不赖。

 

至于kpl交际花阿泰赐给他的一场静默又盛大的欢喜,所有的细节都已经被他妥帖珍藏,他小心翼翼地经营过这段感情,却终究还是怕了泰神今天抱这个,明天撩那个。

 

他或许喜欢我,但我不敢跟他赌一辈子。辰鬼以为自己心如明镜。

 

END


文中仙阁的第二个冠军,是我作为仙阁队粉的一点……私心,我承认他们这赛季打得糟糕透顶,但如果有人因为这个在评论嘲讽仙阁或者嘲讽我,那我就骂你:)


下面是废话


其实在这个故事里他们两个人都只是看到了浮于表面的对方,互相觉得对方没使上全力跟自己谈恋爱(什么破比喻),所以互相试探、互相保留、互相让步、互相“成全”,emmmm,这就……不会有别的更好的结局了吧。前面两篇里所有的甜其实都是flag……

笔力有限,瞎几把写,大家随便看看。



 
标签: 泰辰 kpl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3)
热度(105)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