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贵妃cp】不知归期的故人

emmmmm……悍匪×辰鬼

左右无差,是昨天泰神的解说逼我爬墙:)

借用维桑一句话“电子竞技没有女朋友” :)



正文↓



“你要上天 再见#再见#再见#”悍匪在评论框里打完这四个字,再配上“手黄再”的表情,点了“发送”,然后他把手机一扔,转头扑到了旁边的床上。

正趴在床上鼓捣微博的辰鬼被突然空降的大活人砸出一声惨叫,“王庆幸!!你要上天吗!”

悍匪“噗嗤”一声笑出来,“左斌,我觉得我们特别有默契。”

辰鬼翻个白眼,曲起手肘顶了顶压在自己身上的人,“起开,重死了。”后三个字被他咬得格外重。

悍匪不为所动,用下巴抵着自家队长的肩膀,“还在生气啊?我不是故意的嘛……再说你房里也真有体重秤啊,虽然是房东留下的,但它确实在你房里,对吧?”

“可拉几把倒吧你,你怎么不说在你房里。”辰鬼不想再理他,拿起手机继续看微博,悍匪从他身后探出头来看了一眼,是仙阁的超话。

悍匪伸出一只手划着辰鬼的手机屏幕,两个人沉默地一起喝粉丝的鸡汤。

“上赛季我降级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待遇。”悍匪突然开口说道,“夏天,上海特别热,我们打完保级赛,最后一局的时候,眼花、手抖、心态爆炸,但还是,特别想赢。输了之后,俱乐部把我们放置处理,没人等我们回来,我们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来仙阁之前,想过会降级吗?”

“想过我就不来了。”

但是悍匪不后悔。


他们失去保级资格的那天,阿泰在台上紧紧地拥抱了辰鬼,他附在辰鬼耳边说了一句话,不是粉丝脑补的加油或者别的什么,他说“鬼哥,你穿得好少,不冷吗?”

辰鬼笑了笑,没回答他,只轻轻说一句“加油”,被台下观众的尖叫声轻易淹没。

然后他们放开了彼此,阿泰扭头目送辰鬼离开,在镜头没有拍到的时候,他狠狠地眨了眨眼睛。

辰鬼其实是冷的,他感冒了,更加经不住冻,离了体育馆,11月的夜风刮在身上冷得人直起鸡皮疙瘩,他把脖子往衣领里缩了缩,跟在雨雨和神男的后面往停车场走,前面的两个人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雨雨的大嗓门压得很低,神男结结巴巴地往外挤字,破碎的句子落在飘荡的风里,雨雨这一年长高不少,听神男说完话,抬手揉了揉后者的脑袋。

无痕低着头跟在队伍的末尾,辰鬼回头看他一眼,最后也没有选择等他同行,他最害怕无痕这样——明明已经站在联盟的顶端,却还是每每力不从心,总是埋头自责。

因为他和他一样,甚至比他惨一点,他站在联盟顶端,是一年前的事。

地下停车场入口处夜风来回呜咽,他忍不住再次裹了裹单薄的队服外套,下一秒他冰凉的右手被人抓住,塞到了温暖的口袋里。

是悍匪,黯淡的灯光底下他冲自己的队长挑了挑眉,“知道冷了吧,早让你多穿衣服了。”他的声音脆脆的,有烟嗓独特的磁性,说话带一点南方口音,无论是聆听还是讲述,他总是最认真的那个。

辰鬼放心地和他十指相扣,“冷一点打比赛清醒。”

吃完饭回到俱乐部已近凌晨,队伍气氛沉重得令人窒息,他们还是把两只手插在口袋里一起走,悍匪捏捏辰鬼的手指,“想抽根烟,队长赏脸陪陪我?”

“陪男朋友抽烟有什么不能赏脸的。”

两个人站在小区的绿化树底下,悍匪吞云吐雾,辰鬼跳脚搓手,“抽完没啊,冷死了!!”

悍匪把没抽完的一小截烟屁股按进旁边的垃圾桶里,伸手把辰鬼拉到自己旁边,“东北老铁这么不抗冻啊?”

“你们南方的冬天……”辰鬼话没说完。

他面前这个喜欢穿黑色大衣,站立时总是把背挺得笔直,低头微笑时上挑的眼尾带着无疆春色的男人,在上海11月的寒风里,解开自己的大衣扣子,把他揽进了怀里。

“暖和了吗?”

“一点点吧。”

悍匪把手臂再收紧了一点。

辰鬼抬起头,他们的新教练喜欢听《夜空中最亮的星》,训练的间隙他总是放这首歌,然后告诉他们“咱们还有希望”,然而此刻上海的夜空没有星星,他们基地的灯光从落地窗里洒出来,铺在他们的脚边,不像希望的颜色。

“悍匪啊,来仙阁,又要经历一次降级,你后悔吗?”

悍匪又紧了紧手臂,男人刚抽完一支烟,周身的夜风被染上烟草味道,在辰鬼鼻腔心间逡巡一圈,跟那句“来仙阁遇到你,就不后悔”一起,牢牢地烙在他的心头。


“就是觉得自己挺倒霉的。”悍匪边说话边甩了拖鞋往辰鬼被子里钻。

“喂!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啊,哇!你手怎么这么冷!”

八爪鱼悍匪用四肢死死地圈住自己的队长,“因为天气冷啊,这基地又没暖气没空调的,两个人一起睡觉又暖和又安全,岂不是美滋滋?”

辰鬼还在挣扎,“暖和我可以理解,安全是什么鬼,没见神男床都塌了吗?!”

“没事,我没有小年轻那么能折腾。”悍匪笑眯眯地看着辰鬼,后者脸上悄悄浮上一片红色。

“那你就老实睡觉啊。”

“当然老实睡觉了,这天都亮了好吗?困死我了……”

无痕这时候来敲门,“北辰,阿姨问你们要不要吃东西,她好准备早点。”

悍匪已经闭上了眼睛,没了那双顾盼生辉的漂亮眼眸抢戏,他那对青黑的黑眼圈变得格外扎眼。

辰鬼冲门外喊,“不吃了!睡觉!!一会吃午饭也别来叫我。”

无痕耸耸肩膀,“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啊~”

“一会起床我弄死他。”辰鬼咬牙。

悍匪微微睁开眼,“我觉得痕神说得没毛病。”

“回你自己床上睡去!!”

天色微明,一点点的光通过没拉严实的窗帘钻到房间里,放下了压力的归人选择性耳聋,很快就要陷入沉睡。

“哎。”辰鬼戳了戳悍匪的腰,“你说觉得自己挺倒霉是什么意思?”

“转个会,没拿到冠军也就算了,还把自己后半生都搭进去了,不够倒霉吗?”他就快要睡着,声音里沾了浓浓的睡意。

辰鬼撇撇嘴,“陪你再拿一个就是,看把你给委屈的。”

“那后半生呢?也陪我吗?”

“得看你表现。”

悍匪勾起嘴角,“就当你答应了。”


他们没吃成午饭,辰鬼睡得心满意足,日落西山时爬起来进厨房刨吃的,被餐桌上空空的小龙虾盒子气成了皮球,“有没有良心啊你们!!!背着我吃小龙虾!!”

炒菜阿姨被他吓得手一抖,一片青菜“哧溜”滑到了锅外面。

路过的雨雨火上浇油,“无痕和小羽说了不用给你留的~”

辰鬼把牙磨得咯吱响,掏出手机准备自己点份大的,一个人吃!

手机电量见底,通知栏里全是微博的消息提示,一个“特别关心”夹在中间尤其显眼。

辰鬼点开,是悍匪评论的“你要上天 再见#再见#再见#”,辰鬼想起他扑到自己身上时说的那句“我觉得我们特别有默契”,在心里“嘁”了一声,然后把外卖的订单数量加了一份。



END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87)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