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泰辰】不为谁而养的猫

恭喜仙阁,这群崽子啊,真的总在绝境爆发,如果能早一点点就好了啊~


现代架空/大学生泰x猫咪寄养店主辰 


正文↓


chapter 1

 

阿泰把快要燃尽的香烟按进烟灰缸里,端起只剩一点余温的咖啡灌了一口,被苦得皱了皱眉。


寒冬腊月的,寝室断电,空调形同虚设,电脑也只剩百分之30的电,他却还坐在桌前手脚冰凉地写代码——为了给他的猫儿子赚寄养费。


真是够操蛋的。他扣了扣自己的空格键,盯着因为没有电源支撑而一点点暗下去的电脑屏幕,眼神放空,深冬寒气从瓷砖地板里钻出来,他的兔头棉拖此时卵用没有,阴寒的冷气一路攀爬,从脚踝爬到膝盖,再一直侵到心里。


以前的夜晚是没有这么冷的,阿泰想,因为他的便宜儿子,尽管平时他们的相处模式更像仇人,那猫还爱挠他咬他,下手下口都没轻没重,但看他数九寒天还要半死不活地戳在电脑面前干活赚钱,这小没心肝总能挨挨蹭蹭地、不情不愿地、悄没声息地,趴到他的大棉拖上,小家伙像个火炉子,趴一会整个身子都能给它暖起来。


居然有点想它?阿泰苦笑,不忆甜思苦就算了,这一回味从前的日子,就越品越觉得眼下自己搁这坐着快被冷死了。他原本不爱亲近那只猫,甚至如果不是受不住良心的谴责他根本不乐意养着它,更别说放假回家之前花一大笔钱把它送出去寄养,导致他现在不得不接更多的单子给它赚寄养费。


他掏出手机翻了翻自己的相册,没有几张猫咪的照片,最近的一张是给它洗澡的时候拍的,他的室友knight、随风和学弟玛雅三个人把它按在盆里,小家伙被洗澡水淋得焉头巴脑,看眼神是挺生气的,可惜落汤猫一只实在无甚威慑力。


阿泰摸了摸自己冰凉的手机屏幕,仿佛猫咪身上的水汽穿过屏幕染上了他的指尖,有点想念突然变成了十分想念。他登上QQ,给寄养人弹了个视频通话,等待接听的提示亮起,他瞥了一眼通知栏上的时间,凌晨2点26分——卧槽!挂断已经来不及,对面接了。


辰鬼接起视频通话的时候只依稀看得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在黑漆漆的背景里,看轮廓隐约是个人——他差点把手机扔了。

 

差点是因为对面的人开口说话了:“对不起对不起鬼哥,这么晚了,你还没休息啊?”

 

辰鬼松了一口气,不是午夜凶铃就好,同时忍不住冲自己的客户翻了个白眼,“日常修仙,不是我说,您要弹视频之前能先开个灯吗,我这要被你吓死了谁照顾你主子?”

 

阿泰嘟囔道:“不是我的主子……”

 

辰鬼没听清,问道:“什么?”对面的人似乎是低着头,没打算回话,辰鬼也不是真的在乎他到底说了什么,摆了摆手,“你大半夜弹视频是想看山竹吧?它估计睡觉呢,你等等啊,我这就出去。”

 

阿泰抬起了头,看向屏幕,辰鬼掀了被子跳下床,一手拿着手机弯腰找鞋,无意间摄像头正对着他有些大的睡衣领口,阿泰这边大半个屏幕顿时被他白得反光的脖颈和形状美好的锁骨占了个满满当当。

 

“……”他默念两句非礼勿视,逼着自己移开了目光。

 

那边辰鬼已经打开了卧室门,他跻拉着拖鞋在地上摩擦出细小的沙沙声,“山竹~”他一边唤着猫咪的名字,一边打开客厅的灯。

 

摄像头被切到后置,阿泰那只平常对他爱答不理的猫听见辰鬼的呼唤居然主动从猫窝里爬了出来,辰鬼伸手进猫笼,它踱步过来,温柔地蹭了蹭他的手。

 

温暖又美好的一幕,视频另一端的阿泰从始至终都像一个无礼的介入者,他的手指移到挂断的红色按钮上,鬼使神差地,就要按下去——

 

摄像头突然被切回了前置,辰鬼一张满面笑意的脸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屏幕里,阿泰手一抖,差点摔了手机。对面的辰鬼吓了一大跳,连声问他怎么了。

 

他干咳一声,听见自己的心脏在寂静的夜里发出“砰砰砰”的跳动声,“没什么……它,看起来挺好的……”

 

“那当然啦,”辰鬼点了点小家伙的脑袋,让它回去睡觉,又对阿泰说:“你放心吧,我照顾宠物很有经验的……”

 

阿泰轻轻“嗯”一声,“那就麻烦你了。”

 

chapter 2

 

辰鬼听到QQ的视频电话铃声时正在制作他的独家“黑暗料理”——炒泡面,油刚刚热起来,他把泡得半熟的面倒进去,面里的水遇到热油发出“刺溜”一声。

 

他接起电话:“喂——我这忙着呢!”

 

饥肠辘辘的阿泰十分会抓重点,他听到了什么东西下锅的声音,如惊雷落地炸醒春虫,“鬼哥,你在做饭吗?”

 

辰鬼挥舞着锅铲把火腿肠和面搅在一起,“是啊。”

 

“做的什么?给我看看呗。”

 

辰鬼犹豫了一秒,才把镜头转过去。

 

“……”阿泰:“突然不饿了。”

 

面和配菜终于被“和谐又美好“”地融为了一体,辰鬼这才抽出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噫……你这是在火车上?”

 

“对呀。”阿泰往后一倒,摇摇晃晃的火车车厢里,他头顶不知何时翘起的一撮呆毛也在左摇右摆,辰鬼没忍住笑了出来,阿泰满脸的莫名,“笑什么呢?”

 

辰鬼坏心眼地并不想提醒他,生硬地把话题转开,“你这是回家?吃饭没?”

 

后半句话把阿泰捅了个对穿,他难得地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你还问,还做饭!还给我看!你有没有人性!”火车上的工作人员推着餐车路过,他压低了声音:“火车上的饭好难吃!”

 

“你看了不还说‘突然不饿了’吗。”辰鬼拿筷子挑起一根面条放进嘴里,接着一本正经道:“其实味道真的挺好的。”

 

其实不用辰鬼这一番引诱阿泰的口水就已经快掉下来了,厨房的小窗外是深沉的夜色,窗内温暖的灯光底下,辰鬼围着滑稽的维尼熊围裙,用并不熟练的手法挥舞锅铲,锅里升腾的热气把他的脸颊微微熏红,半吊子厨师眉眼一弯,燃起了千家灯火。

 

先不说那碗炒面味道究竟如何,至少吃到肚子里一定会让人觉得窝心。

 

辰鬼被阿泰可怜兮兮的表情弄得怪不忍心,不由得哄他,“不然你先买个饭垫垫?难吃也忍一忍嘛。”

 

阿泰突然扬眉吐气,“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有20分钟就到家啦!下火车吃大餐去!”

 

我呸。辰鬼坚强微笑,心里有一万句mmp。

 

“鬼哥,鬼哥,我错了,你给我看看山竹嘛!鬼哥鬼哥!!我回家得躲着我妈给你打电话了,我妈要知道我养了只猫会打死我的!鬼哥鬼哥!”

 

辰鬼把手机放在餐桌上,摄像头对着白色的天花板,阿泰只听得到他呼哧呼哧吃面的声音,和,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喵喵喵地讨好着辰鬼,辰鬼递给它一片小鱼干,“这是今晚最后一片了哦。”

 

阿泰真切地体会到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抓心挠肝。

 

等辰鬼吃完一碗面,阿泰还在另一边嚎:“鬼哥,你吃完没啊,我这马上到站了!!”

 

辰鬼拿过手机,微笑,“刚刚皮那一下你快乐吗?”

 

阿泰立马违心道:“不快乐。”

 

“呵。”辰鬼冷笑,笑完他打了个响指,“山竹,过来。”

 

于是山竹的阿爸就看见自己那个从来不听话的倒霉儿子从餐桌的另一边屁颠颠地跑了过来,辰鬼伸手揉了揉它的耳朵,猫咪喉咙里溢出细小的呼噜声。

 

阿泰:这究竟是谁的儿子?

 

“咳,鬼哥啊,它没咬过你吗?”

 

“没有啊。”辰鬼修长漂亮的手指在猫咪柔软的绒毛里肆意穿梭,“它很乖啊。”

 

阿泰愣愣地看着在辰鬼手底下甚至翻了个身把脆弱的肚皮暴露在外的猫咪,心情有点复杂,“是真的不适合吧……”

 

辰鬼听见他的嘀咕,抬头问道:“什么不适合?”

 

“我觉得我不太适合养猫。”阿泰一笑,这时候列车上传来即将到站的提醒,阿泰看了一眼山竹,然后对辰鬼说:“我到啦鬼哥,先挂了,到家再找机会联系你。”他冲辰鬼飞了个wink,仿佛他们的例行电话就要由此变成地下党关乎国家存亡的秘密接头。

 

辰鬼无语片刻,“……行吧,拜拜。”

 

挂了电话之后辰鬼趴在桌子上跟同样趴着的猫咪脸对着脸,他揪揪猫咪的胡须,山竹略带不满地“呜”了一声,却并未再对他做出其他侵犯的动作。

 

辰鬼回想起阿泰每次看见山竹的表情——他是真的不太喜欢这只猫吧,每天看他一眼就像完成作业,漫不经心、敷衍了事,甚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抵触情绪。

 

既然不喜欢,当初为什么要养呢,辰鬼把山竹抱起来,一只橘猫都能给他养得轻飘飘的,实在是天赋异禀。

 

猫咪被放进了猫笼,辰鬼点了点它湿漉漉的鼻子,“睡觉啦,小可怜,晚安。”

 

火车站的风裹着大海的腥咸味扑面而来,海滨城市的深冬夜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暖和,阿泰把高领毛衣的领子往上拉了拉,皓白的明月在站台上铺了一层清练如水的光。

 

chapter 3

 

除夕,上海终于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天气预报说是中雪,电台里声音甜美的DJ正在提示回家吃团圆饭的市民们开车慢行,注意道路结冰。辰鬼下了出租车后被扑面而来的冷气冻得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南方冬天的物理法术双重攻击真不是一般人熬得住的。

 

“比东北的冬天可要命多了”辰鬼边掏出钥匙开门,边这样想,听见门响的山竹从开着门的猫笼里踱出来,绕着辰鬼的腿一圈一圈地蹭,他用没拎着购物袋的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小黏人鬼,外面冷死啦,就你在家里享受空调。”

 

山竹撵着他“喵喵喵”地叫,辰鬼把刚买的速冻饺子扔进锅里,“现在不许吃东西。”他盖上锅盖,蹲下身把猫咪抱起来颠了颠,“……重了这么多?”

 

山竹的大盘子脸凑过来想蹭他,被他躲开了,辰鬼有点忧愁,不晓得阿泰喜不喜欢胖子啊……

 

阿泰喜不喜欢胖子不得而知,但他很讨厌看春晚是真的,此时距离新的一年还有五分钟,春晚跨年倒计时的前一个小品也已经演到了尾声,他的老妈抱着抱枕在沙发上笑得前仰后合,他配合着干笑两声,内心焦灼地盘算如何溜出去给辰鬼打电话。

 

他的姐姐进了客厅,“阿泰,烟花表演开始了,来天台上一起看啊。”

 

雪中送炭啊姐姐!!阿泰从沙发上弹起来,假惺惺地问:“爸、妈,一起去看吗?”

 

妈妈摆手,“冷死了,你们小年轻去看吧。”

 

天台上只有他一个人,阿泰的姐姐和他正上着高中的表弟缩在房间里打游戏。

 

“姐,你不去看烟花啊?”

 

“你哥在沙发上坐着跟坐了一片仙人掌似的,我只是救他于水深火热中罢了。”

 

表弟露出了然的表情,“他是不是谈恋爱了?之前不也天天躲屋里视频来着?”

 

姐姐撇了撇嘴,“弟大不中留啊……哇!小兔崽子!谁准你抢我蓝了!”

 

距离新的一年还有一分钟,抱着手机窝在床上刷微博刷到昏昏欲睡的辰鬼突然被手机铃声吵醒——阿泰的视频申请,辰鬼抓了抓自己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这个客户,说他不喜欢自己的猫吧,每天一个视频电话看猫倒是雷打不动,过年都不用陪家人的吗?

 

虽然心里这样吐槽,他还是接了电话。

 

绚烂的烟花在漆黑的夜空里绽开,手机上的时间跳到了0点,“鬼哥!新年快乐!”

 

踩点而来的祝福,不早一秒也不晚一分,辰鬼被阿泰的大嗓门和烟花升空绽放的BGM彻底炸醒了,他眨眨眼睛,笑了,“新年快乐,阿泰。”

 

阿泰看起来格外的开心,远处的烟火和手机屏幕的光映着他颊边的深深酒窝,犹如溢出夜光杯的陈年佳酿,“鬼哥,你那边放烟花没?”

 

辰鬼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一眼窗外,以往彻夜不眠的高楼大厦今夜也熄了灯,黑洞洞的巨型建筑沉默在夜色中,有烟花的话,他们的棱角可能会变得温柔一些吧?

 

“这边好像不让放烟花。”辰鬼笑了笑,有些遗憾。

 

“啧,这就很过分。”阿泰没举着手机的那只手蠢蠢欲动,想穿过屏幕去摸摸那个略显低落的大男孩,“那个……我们这里放烟花了,可好看!来我们一起看。”说着他转了个身,调了调摄像头的角度,一瞬间,漫天的烟花都给他当了背景。

 

蓝紫相间的矢车菊、红艳流金的玫瑰花、宛若银色降落伞的蒲公英……还有无数辰鬼叫不出花名的烟花渐次升空,刹那之间旷远寂寥的黑夜被炸得像童话里的水晶球,燃烧过后的烟花带着细长的光尾坠入深沉的夜里,辰鬼以为这就是结束了,却在下一次烟花炸响的声音中睁大了眼睛,“2018”几个大字被摇曳的光束送上天空,轰然爆开,阿泰伸长了手臂,横过手机,他人已经不在摄像头的范围里了,辰鬼只听见他轻声说:“新年快乐。”

 

远处隐约传来人群的欢呼声,几秒之后,璀璨的“2018”冷却在了天空里,又有其他的烟花被送到空中,阿泰重新出现在屏幕里,“这是今年市政府弄的烟花表演,就在中心广场,漂亮吧?”

 

确实美得很震撼,辰鬼由衷地点点头,“那你怎么不去广场看啊?应该更美吧。”

 

“广场上人太多了。”阿泰想,这么美丽又独一无二的新年祝福,他要在一个安静的地方,送给重要的人。

 

入睡之前辰鬼去给山竹添水添粮,这才想起来今天他的客户给他打电话却并未要求看猫。

 

他在千里之外打了一个视频电话,送给他一场盛大的烟火表演。


chapter 4

 

阿泰站在辰鬼的家门外,他已经在这里站了有将近20分钟了。

 

其实来领个猫而已,他大可不必这么纠结,只要敲开门,把寄养合同交给辰鬼表明自己的身份,他就可以把自己那只不听话、爱咬人、随时对他保持警惕、保持距离的猫儿子拎回学校的寝室,继续相看两厌互相折磨。然而……他把寄养合同弄丢了。

 

他回想起签合同的那天辰鬼说的话,“领猫一定要有合同,认纸不认人,没有合同天王老子都领不走。”

 

辰鬼打开家门差点被吓死,他家门外站着一个黑衣黑裤的男人,黑色的帽子罩在他的头上,无论怎么看都不像个善茬,辰鬼劈手就要关门报警——门被抵住了,“鬼哥鬼哥!是我啊!”阿泰把帽子一掀,露出脸来。

 

辰鬼想用手里的垃圾兜头给阿泰来一下,“我跟你有仇啊兄弟!你出现不吓我一下你难受是吧!”

 

十分钟以后,阿泰喝干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水,“鬼哥,合同我是真找不到了,但咱们这两个多月以来每天视频不是假的吧。”他把脸凑到辰鬼面前,“是我这个人吧?没错吧?”他又把手机掏出来,给辰鬼看他们的大火花,“这火花,如假包换吧,你也有个一样的对吧?”

 

辰鬼憋着笑,“签合同的时候咱就说了,领猫必须要有合同,我当初是亲手把合同交给山竹的主人,谁知道……”

 

“那行。”阿泰突然打断辰鬼的话,他把杯子放回桌子上,站起身,辰鬼被他这一连串的动作打断了思路,突然忘了该接着说什么,只能抬着头愣愣地看着他。

 

那一瞬间阿泰脑子里闪过很多个辰鬼:在巴掌大的手机屏幕里,他笑着逗自己的猫,脾气不太好的猫咪歪头蹭他的手心,格外温顺;寂静的夜里他红着一双眼睛十指翻飞于键盘之上,阿泰盯着他,他也丝毫不受影响,对着耳机大喊“开龙开龙!ADC往后站一点!”,一局游戏打完他终于能看一眼手机屏幕,发现阿泰认真地盯着自己,他会突然红了脸,顾左右而言他地大叫山竹的名字;新年他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在异乡独自跨年,他不知道阿泰给他打电话根本不是为了看一眼那只被他养胖了不知多少圈,不过在阿泰眼中意外地比以前可爱的猫。

 

他受阿泰所邀跟他游戏solo,阿泰是A大电竞社的社长,游戏solo未尝败绩,他一开始就想压着辰鬼,却在听到他喊“好痛,我错了,我要回家”时忍不住放了点水,没想到自己放了一滴水引来了洪流,辰鬼的后期英雄起来之后阿泰有点压不住了,听到对面的人带点小得意地警告他“我冷却满了,你不要惹我”时,阿泰满脑子想的都是“就是要惹你怎样”,他飞蛾扑火一样跳上去,等发现真的打不过想跑时已经来不及了,他第一次在游戏的solo地图看见“失败”两个字,却输得心甘情愿。

 

从两个月以前其实就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他把前男友捡回来,分手之后却拒绝带走的猫带到辰鬼这里寄养,他不喜欢那只猫,也说不上喜欢前男友。他跟很多男男女女交往过,每一位前任跟他分手时都对他说“你根本就不喜欢我”,knight说他有感情障碍,体会不到别人对他的喜欢,也不知道怎么喜欢别人。

 

阿泰问他:“那我能怎么办?”

 

Knight说:“等哪天你遇到一个想主动追的人大概就好了吧。”

 

阿泰觉得这B说的话毫无帮助,酸得他想把早饭都吐出来倒是真的。

 

直到他在两个月的时间流逝里喜欢上一个鼻梁高挺,有亮晶晶的大眼睛也有漂亮笔直的锁骨的男人,男人有时候不像男人,更像个孩子。

 

他用拙劣的手段追他,每天雷打不动地给他打电话,猫没看几眼,无聊的白烂话倒是说了很多,他每天追着他“鬼哥鬼哥”地叫,A大的“泰神迷妹团”如果看见他们的高冷男神其实还有这样一面大概会觉得很幻灭。

 

阿泰感觉自己的情感障碍好了一半,他久违地知道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也终于明白自己不是不适合谈恋爱,而是一直没有遇到正确的人,但他还不敢确定辰鬼是不是喜欢他。

 

一般到了这种时候,真男人都是会选择搏一搏的。

 

阿泰清了清嗓子,辰鬼被他一脸严肃的表情感染,也变得严肃起来,阿泰说:“既然我带不走它,就让它留在你这里吧?”

 

辰鬼脸色一变,破口大骂:“以前就有人寄养了猫咪不来领它走,你们怎么这么没有责任心……”

 

“不是!”阿泰急忙解释,“我是说让它变成我们两个人的猫!”

 

“?”

 

阿泰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这么紧张,他紧紧地盯着辰鬼,“我的意思是,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还好辰鬼皮肤白,阿泰看见他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一眨眼的功夫,连耳朵都红了。

 

“这个反应,感觉不像不愿意”,阿泰在心里做出了最终的判断。

 

END


给大家拜个早年,啾咪~


(来都来了,不留个评再走吗~)

 
标签: kpl 泰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5)
热度(162)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