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泰辰无差】小半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写长评,很紧张。

耳机里《杀破狼》的广播剧刚好放到顾昀一句“很多东西都会变的,没有人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归宿在什么地方,有的时候,不要想太多”,我终于把这个开了一万遍的头给开出来了(bushi)。

阿泰是完全没有想太多才会问辰鬼一句“你要不要和我谈恋爱?”吧,这不是一句合适的安慰,甚至有点像不太君子的趁虚而入,但在两情相悦的前提下什么趁虚而入都是狗屁,变成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直球,不然某人怎么能笃定自己不会被拒绝呢,人生啊,都是套路。

仙阁预选赛凉了的时候,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归宿在什么地方吧,我以前也用“前路可期”鼓励自己,告诉自己少年们还会接着走下去,然而预选赛过后少年们没有回来,我也就开始怀疑,未来在哪里。是维桑一篇《小半》,泰神一句“从过去到未来,不管你是冠军MVP辰鬼,还是辅助指挥辰鬼,亦或是不再打职业去找别的工作的辰鬼,我都喜欢”又给我信念,让我再次相信“前路可期”。写到这儿又想起《春风未归》里他们的对话:“鬼哥,逆风翻盘是不是很难?”“对你肯定不难。”泰神真的逆风翻盘了,于是我也会期待我的仙阁逆风翻盘。维桑不是仙阁粉,但她笔下的阿泰和辰鬼总是会把我这个仙阁粉的亲妈心戳得稀巴烂。

我不喜欢在自己的文章里提及“信仰”这一类的词,我觉得这样的词太重也太苦,你坚守信仰,就一定要付出代价,而你失去信仰的时候,你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所以我也从来不说仙阁是我的信仰,这两个字在我这里的分量太重太重了,仙阁要是散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因此他们用微信谈及信仰中单,是我眼中这篇文里最大的一把刀,辰鬼以前直播的时候说自己最喜欢玩的位置是中单,他排位也只用中单,然而信仰敌不过对胜利的渴望,或者是队伍的需求,泰神也是一样,两个没能守住自己信仰的人,真的惨兮兮——却没有那么苦,因为他们是两个人啊。

“两个人手一牵,连命运都改变。”就是这种感觉吧。

幸好维桑最后让两位嘉宾牵手成功,不然我可能要拎着刀去找她了。

诚然这人生中有些关你只能一个人过,一个人面对降级、一个人咽下总决赛失利的苦果,感同身受都是假的,刀子不砍在别人身上,哪有人知道到底有多疼。

所以他们不用苍白的语言给对方安慰,一个拥抱就够了,是甜的也是苦的。

在《小半》里,一个直球也就够了,甜得我心里发慌。

有些关我不能和你一起过,但未来的路我可以陪你一起走。

最后还是要表白维桑,她是我在泰辰圈最喜欢的太太了,在泰辰还是个冷到北极圈的CP时我就暗戳戳地期待她更文,我喜欢她每一篇文章里的辰鬼和阿泰,温柔克制、乐观执着,深情如海,眼睛里藏着星星,锋芒尽露的长刀挂在心上。

他们随时都可以牵手,也随时可以踏上旅途。

写得很乱,中心思想是表白,以及催更,维桑你懂我的意思吗?


维桑的苦瓜棚:

离人做的明信片也陆续到货了,今天看到ruka太太的晒图,很开心。

然后就把让我写的那五张明信片的文发出来。

写的很矫情,承蒙不嫌弃。

预选赛尘埃落定,转会期想必是腥风血雨。

愿我爱的少年们都好好的,竞技项目总有相通之处,国胖圈常用的那句话我拿来送给所有在路上挣扎前行的你们:会有前路,未来可期。

以上,圈地自萌,勿扰正主,日常打脸【噫?】






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2017.11.09

水晶被点爆的那一刻阿泰才真的如卸重负。手机在他手里又烫又湿,站起身前手心使劲在裤子上蹭了蹭,才把那一层冷汗抹掉。

“老子离冠军更近了一步,老子要开心。”他在心中默念,然后与队友们一块勉强站好队形,和仙阁挨个握手。

辰鬼离他越来越近,走的摇摇晃晃,如同一个操劳大半辈子的小老头,可是他居然还在笑,没心没肺的冲阿泰点头。

上一次他们在摄像前面靠的这么近是什么时候?或许是辰鬼坐在他旁边伸头看他的手机;或许是那个素质的握手之后;又或许,是万人瞩目的体育场,他们穿着相似的西装,隔着人群遥遥相望的那一眼。

阿泰抬起手直接去拥抱辰鬼,力道之大叫人猝不及防。辰鬼轻飘飘的走路姿势被他带的一个趔趄,重心不由自主的靠在阿泰身上,让这个意料之外的拥抱变得更加真实。

“鬼哥,你……”阿泰刚起话头,他们的拥抱就结束了,辰鬼连个眼风都没再给他。

坐车回基地的时候阿泰掏出手机,点开微信里和辰鬼的对话框,很久也没有打出什么安慰人的话,偏头看到Knight正在和悍匪聊天,密密麻麻黑色的字扎的眼睛发花。

阿泰有点近视。虽然不至于100米外人畜不分,但也养成了看什么东西都习惯眯眼的毛病。后来毛病又进化成为了掩盖眯眼而习惯性挤眉弄眼。

开始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一个队的兄弟和他知根知底,也没人给他点破这种小动作如同面部管理神经抽搐。

直到和辰鬼一块录节目,他懒洋洋靠在人家肩膀上盯人家的手机。本来是岁月静好的慵懒午后,辰鬼也觉得自己身边这个毛茸茸的家伙如同养熟的大型犬类,刚想分出手去拍阿泰的狗头,垂眸观察时机之际,看阿泰的挤眉弄眼看笑场了。

一旁玩手机的小渝:“……辣眼睛。”

阿泰被笑的莫名其妙,直起身子问什么情况。辰鬼费劲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伸手就揉上阿泰的脸,为了不笑喷说话半句半句的往外蹦,“不是你、干嘛要、这么眨眼啊。”他一边团阿泰的脸一边开始学,一边绷不住把嘴咧成朵莲花,“好奇怪啊哈哈哈哈哈哈,这要放在我家里,腿都给打断。”

阿泰带上他外套的帽子,昏黄路灯映照出来的树影隔着玻璃依次散落在厚实的帽檐。布料偶尔轻触肌肤,这叫他感到放松。手机屏幕明灭几次,他终于解锁,再次点开和辰鬼的对话框。

那里已经新蹦出来一条消息。

“老铁,想说什么?”

阿泰想,这才是辰鬼。无论输赢,失意得意,他从不躲避。记仇如阿泰,不可避免的因此想到第一次和仙阁在赛场上见面。

“就是有点想你打中单的时候。”话不能这么说。阿泰发出去立马又撤回,想补上一句不是这个意思,又觉得过于自作多情——辰鬼怎么可能一直盯着他们俩的聊天界面。

事实是,辰鬼确实看到那条消息,并且毫无芥蒂的回了他一句,“是啊,我也挺想泰神打中单的时候。”

这个人在嘲讽我,他他妈的居然还敢嘲讽老子。阿泰被这句话撩的气血上涌,说不清激动还是生气,一把掀掉戴着的帽子,打字的力道硬是把触屏按成键盘效果,“那你来看决赛啊,肯定让你看看老子的信仰中单。”

他不知道手机那头辰鬼在笑。

彼时常规赛还没结束,一切尚未发生的,都早已转折。

2017.12.14

去深圳老帅和XQ一块走的,辰鬼因为联盟安排的事情太多,和XQ的行程错开了。

到深圳机场后两个人在微信上继续起飞前的对话,毫无营养的互怼。辰鬼那边调侃阿泰左拥右抱,皇后和稳妃一定要雨露均沾。阿泰毫不客气的表示,圆妃你这次被朕打入冷宫居然没有丝毫悔过,是不是想降位份。

老帅和四爷看着阿泰对着手机乐的见牙不见眼,互相脑电波交流,“他什么时候傻成这样?”

彩排时才见了一面,辰鬼穿浅紫色西服意外的合身。阿泰在觉得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好看的同时,又想起之前解说时穿的那套紧绷在自己身上的西装来。一时不忿,打开摄像头故意挑了个诡异的角度去拍辰鬼,身形修长的男人被拍成武大郎,阿泰把这张照片发给辰鬼,附言“兄弟,你这个基佬紫穿的是真的丑。”

辰鬼根本没搭理这幼稚的挑衅。

决赛的日子到来很快,体育馆隔音效果不好,他们在后台化妆能听见麦克风嗡嗡发出的声音。阿泰任由化妆师把他头发弄得闪亮亮的,心神早飞到赛场上,一会想银龙杯和戒指,一会想辰鬼怎么还不口误把无痕送逼的名头喊出来。

真上场他什么都没再想,从老帅那里讨教的关于站在总决赛赛场上的注意事项全被抛到九霄云外,他只盯着近在咫尺的银龙杯。

“赢了的话,……”很少用不确定的句式想象输赢,后半句就断了,坐上椅子阿泰才模糊的意识到刚刚辰鬼的影子在他脑海里极快的一闪而过。

并非说辰鬼与梦想有直接的联系。只是那一刻阿泰想到16年秋季赛决赛的赛场,他坐在台下的黑暗里,仙阁举起奖杯的场景是梦幻如流光的金色,他看到满天尘埃,看到辰鬼勾起唇角,欣喜又不知所措的情绪晕染在眼睛里,胜利女神微笑俯身,亲吻在辰鬼眉梢。

六场比赛打完,下场在后台遇见,拥抱被镜头记录下,阿泰不知所措。

发微博他都在想辰鬼说的,“来抱一个,没事打的已经挺好了。”

说辰鬼不善于人情世故,可对阿泰偏把一切表面功夫落到了实处。

这算什么。

发愣的间隙辰鬼的微信到了,“有空出来吃饭不?”

阿泰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又不好不回,半天怼了句,“干嘛,去庆祝无痕的娱乐赛送赢了啊。”

那边不知道抽什么风,竟然拨过视频电话来,仙阁来的齐,挤挤挨挨每个人都只露小半张脸。吵吵闹闹半天,虽然阿泰最终没跟着出去吃饭,但好赖有点食欲,去找自家队员点外卖了。

他没再想辰鬼的言下之意。

2018.01.01

直播的时间段正巧赶上仙阁第一天预选赛。

之前他和辰鬼的联系没断过,默契的避开训练和比赛,絮絮叨叨的聊天记录看下来全是没营养的鸡毛蒜皮。

第一天比赛结束后阿泰就没再看预选赛直播,他有些迷信,带着外婆送的珠串是个例子,赛前不让李九奶XQ也是佐证。

他害怕毒奶仙阁。

微信和辰鬼还在发,只是频率大大降低,赛程紧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辰鬼回复消息的语气愈发清淡生硬,仿佛和什么较上劲。

辰鬼自身的情绪收敛的好,如同一个严丝合缝的铁罐,阿泰拿着撬棍绕着打转无从下手,轻了无关痛痒,重了又怕这个人绷不住垮掉。

6号晚上收到辰鬼的消息,“撑不住了。”

阿泰瞬间慌了神,安慰的话排队拥堵在喉口,一句没打出来。

微博上在说辰鬼哭了,饭拍照片阿泰放大缩小了看,辰鬼的背影很好辨认,有点驼背,低着头和队友站在角落。

“辰鬼。你要不要和我谈恋爱?”

挽留安慰的话千百种,阿泰选择最不婉转的那一句。

没有半点回应。

不知为何定下神来,阿泰又打,“辰鬼,你要不要和我谈恋爱。”

微信聊天界面的左上角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阿泰心跳停了半拍,却只收到辰鬼发来的一串省略号。

没有退路只能往前冲,阿泰这回一字一句小心翼翼,“辰鬼,和我谈恋爱吧。”

那边终于问出口,可见是回过神来了,“为什么?你忘吃药了?”

“没有,”阿泰眼梢眉角都是笑意,笃定辰鬼不会拒绝他,“就是喜欢你,从你拿冠军开始,从你冲着我笑开始,从你说要打断腿开始,从你说我没素质要握手开始,从你把那个拥抱还给我开始,从过去到未来,不管你是冠军MVP辰鬼,还是辅助指挥辰鬼,亦或是不再打职业去找别的工作的辰鬼,我都喜欢。”

微信就是这点好处,他根本不用顾及半分自己的人设,只需要用语言笨拙欣喜的把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留下。

他继续打字,“所以,辰鬼,你要和我谈恋爱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终于等到那句回应,“不分手的那种,可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216)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