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贵妃cp】打包回忆 穿山越岭

悍匪×辰鬼,匪爷是1,交往前提,大量私设
还是那句话,(假装)电子竞技没有女朋友
朋友们,不要转到站外,特指粉丝群贴吧微博等等,特别是粉!丝!群!谢谢各位
你敢转我就敢删文江湖不见:)

正文↓

其实联盟本来是想让他们对唱《情非得已》的。

辰鬼表示这也太gay了吧,不行不行。

节目策划笑嘻嘻的,“有什么不行的啊,人家春晚都有男男对唱《情非得已》,稳得一匹!我们这是紧跟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步伐你懂不?”

我不懂我不懂。策划不怀好意的笑脸仿佛顺着电话线爬到了仙阁基地,“轰”地一声炸在辰鬼眼前,他被炸得灰头土脸头皮发麻,偏偏又想不到任何话语来反驳对方,人都要建设社会主义了,你敢跟他唱反调?

知道辰鬼跟悍匪关系的人联盟里不多也不少,对面那个杀千刀的策划恰好是其中之一,他这是成心来搞他们的。

辰鬼烦得头发都要掉了,电话另一头的人还在嘀嘀咕咕,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辰鬼心想要不然就咬咬牙答应了吧。

这时他握着手机的手被人拍了拍,悍匪站在他的床边,示意他交出手机,辰鬼赶紧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他。

悍匪接过电话先是客套,辰鬼竖着耳朵,终于等到一句“《情非得已》就算了吧”。

策划大约是把同样的说辞给悍匪又来了一遍,悍匪笑着听,也不打断,等对面的人说完了,他才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我和辰鬼情况不一样啊。”

“啊?”

悍匪坐到床上,握着辰鬼的手,眼睛锁住他,对策划说:“《情非得已》怎么唱的来着……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不敢让自己靠得太近?”他清了清嗓子,“我已经爱上他了。我觉得对着他唱这首歌,不妥。”

空气突然安静。

策划心里几百个小人哗啦啦起立鼓掌,牛逼还是您牛逼,在下输了。

辰鬼第一次觉得悍匪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是真的妖孽,十里春林初盛也不过如此了,他猛地别过头,躲开了悍匪的目光。

悍匪无所谓地笑笑,想把握手改成十指相扣,已经羞得可以跟熟大虾媲美的辰鬼悄悄张开手指配合他。

后面悍匪又说了什么辰鬼已经完全听不见了,他满脑子都是那句“我已经爱上他了”。

他把自个唾弃了一万遍,早知道悍匪会撩人,但你怎么每次都被他撩得眼冒金星呢?!出息!

改唱《思念是一种病》也是悍匪建议的,他跟策划商讨的时候特地问了辰鬼的意见,可惜辰鬼脑子还没降温,听觉暂时没有回归,迷迷糊糊地就点了头——他本能地信任悍匪。

事后得知他也说不上后悔,反正他觉得唱《思念是一种病》比《情非得已》好多了,更何况悍匪还答应他挑起rap大梁,避免AS仙阁的队长到时候在台上舌头打结。

排练说起来也有些随意。联盟自然不可能给他们提供排练场地,就在年会上唱首歌也委实不需要专业的录音棚,俩人用全民K歌磕磕巴巴合练了两遍之后,悍匪耳机一甩,掏出手机在离他们最近的KTV订了个小包。

KTV里光线迷离暧昧,悍匪的白衬衫偶尔会被灯光染成其他颜色。更多的时候,他坐在辰鬼对面,低头握着话筒,白色的衬衫在昏暗的小屋子里亮得像一抹无意闯入幽谷的月光,没握话筒的那只手跟着音乐打节拍,衬衫袖口处露出的手腕和修长的手指都性感得一塌糊涂。

辰鬼只顾着盯着悍匪的手看,错过了该自己唱的部分,节拍突然停下,他茫然地眨了眨眼,抬眸发现对面的人正含笑看着自己,悍匪的话筒隔着几厘米的距离挨在唇边,“该你唱了。”低语被音响倍数放大,混着歌曲的BGM钻进辰鬼脑子里,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小样,说的比唱的好听”。

等他再想去跟节奏已经来不及了,字幕飞快地滚动,该悍匪唱了——

“时常感觉你在耳后的呼吸
却未曾感觉你在心口的鼻息
汲汲营营
忘记身边的人需要爱和关心
借口总是拉远了距离
不知不觉无声无息
我们总是在抱怨事与愿违
却不愿意回头看看自己
想想自己
到底做了什么蠢事情”

辰鬼这次终于没有走神,悍匪唱完之后他顺利地接上了后面的部分。

话筒被换到原本打节拍的那只手里,悍匪拎着话筒轻轻摇晃,辰鬼还记不住歌词,正跟着字幕认真唱词。

悍匪盯着他,嘴角轻轻勾起来——回头看看,我没做什么蠢事情,不抱怨事与愿违,也没有错过重要的人,他在我身边。

正式表演不能露脸是联盟早就通知过的,然而他们没想到伪装道具除了假面还有形似拖把头的假发,帮他们固定假发的工作人员笑着说:“两位大帅哥就牺牲一下自己的形象呗,给其他选手留条活路。”

悍匪忧愁地想,不是形象不形象的问题,这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戴上,旁边那傻子不得迎着狂风放飞自我?

他猜对了,辰鬼那句石破惊天的“Come on”喊出来,他差点闪了嗓子,辰鬼却是彻底嗨了,在舞台上蹦来跳去,一边大喊一边挥舞着手臂调动观众的情绪,台下的弟兄们很给面子地鬼哭狼嚎,悍匪无奈一笑,也跟着提高了音量。

他拔高了嗓门念完最后一句“一切都来得及”,辰鬼的歌声适时切进来——

“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

悍匪起身朝舞台后面走,跟辰鬼擦肩。那时他是AS仙阁辰鬼,他是DL火箭悍匪,他扛着卫冕冠军穿山越岭。

“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

他遭遇连败,积分垫底,后起发力,却依然错失保级机会。精神高度集中的比赛里,发烧贴已经没有了存在感,自家基地爆炸的那一瞬间,悍匪意识到自己不过一粒尘埃,在这个飞沙走石的赛场上孤独得可怜。

“时常感觉你在耳后的呼吸。”

后来他是AS仙阁辰鬼,他是AS仙阁悍匪,无数个月朗星稀的深夜,无数个日光清明的午后,他们双排或者打训练赛,辰鬼偶尔会凑过来看他的屏幕,呼吸相闻,亲密无间。

“却未曾感觉你在心口的鼻息。”

同样的剧本悍匪又拿了一次,这一次甚至更惨,他们失去了保级资格,掉入预选赛。尘埃落定的那个夜晚,寒风里他解开自己的风衣扣子,把面前冻得瑟瑟发抖的恋人揽进怀里,他的胸膛贴在他心口,温热熨贴。

歌曲进入尾声,短暂的间奏过去,他开口加入合唱。

“思念是一种病。”

微博上的粉丝说得不错,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以AS仙阁队员的身份站在一起了。已经成熟或还未长大的男人们穿上西装,在岁月的镜头里留下了他们作为一个团队最后的剪影。

他们都像浮萍,风一吹就各自飘散,山长水远,斗转星移,最后都会变成回忆。

表演结束,辰鬼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悍匪在他旁边落座,辰鬼扭头看他,悍匪伸出手,他的队长十分上道地把手放进他掌中。目睹了全过程的堕城啧了两声,觉得还是台上的节目更好看。

悍匪笑笑,把辰鬼的手握紧了些。

春秋泯灭,人踏上一段又一段旅程,能带走的,不就只有回忆吗。

END

惯例求评(❁´◡`❁)*✲゚*

标签: kpl 贵妃cp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3)
热度(122)
  1. LThui尔常 转载了此文字
  2. Willlalalala尔常 转载了此文字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