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岁月不许 凡人追悔 你懂的啊

【泰辰】驰光(01)

尔常今天立flag了吗,立了:)
感谢南辰和002两位大佬缠缠绵绵跳飞机给我这次更新机会:)
现代架空/伪兄弟年下/这次是真滴ooc/各位慎重/部分设定大家看文脑补吧(……?)
情人节二更:)
cp和梗是离人大佬点的,希望她喜欢~ @等不来的离人

正文↓

水往前走,花瓣自动脱落,衣衫上丝线褪色断裂,手背上脉管凸起蜿蜒山岭。无常逐一升起和熄灭,我对你赤子之心永存。*

chapter 0

黑色的轿车轰鸣着冲破雨幕,朝呆站在马路中间的男孩冲过去,车灯照亮男孩的瞳孔,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与此同时——砰——男孩被仰面撞飞出去,他睁着眼睛,看见灰色天空里淅淅沥沥的雨水。

阿泰第无数次从梦中惊醒,一声哭喊在半梦半醒的瞬间被零星的理智压回喉咙里,他急促地喘了几口气,在街灯投射进来的模糊光线里,他看到自己房间的天花板——仿佛正下着雨,雨水淅淅沥沥、绵延不绝。

“哥。”他翻了个身,轻声喊道。

对面床上发出布料摩擦的轻微响声,但没有人回应他。

“哥,哥!”他略微直起身子,声音也大了几个分贝,似乎是不把人吵醒不罢休。

“嗯……?”左斌终于被这不屈不挠的臭小子破坏了和周公的约会,他把蒙在自己脑袋上的被子掀开,也翻了个身,面对阿泰的床,“又做噩梦了?”他还没清醒过来,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本来就软糯的声线里多了几分浑然天成的撒娇感。

阿泰带着一百分的委屈,“嗯……吓醒了……哥,我想和你睡,我害怕……”

左斌叹了口气,挪了挪自个给阿泰腾出位置,“过来吧,下床穿鞋……”

他话还没说完,对面的小孩已经掀了被子几大步跳上了他的床,冰凉的脚丫子只用了一秒就贴上他的小腿,左斌隔着睡裤都被冻得一个激灵,“你这脚怎么这么凉?”

阿泰已经一只手圈着他的腰,一条腿缠着他的腿,把自己窝进了他怀里,闻言他把脑袋往左斌胸前拱了拱,“做噩梦吓的吧。”

左斌听了心疼得要死,抬手揉揉他的头发,把小孩往自己怀里搂了搂,“现在不怕了,快睡吧。”

chapter 1

左夫人打开卧室门,无奈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又双叒叕在一张床上睡成一团,她曲起指节敲了敲门,“起床了,两位少爷,你们怎么又睡一起去啦?”

左斌先醒过来,他条件反射地去拉被子,然后脑子才转过弯想起自己穿了睡衣,他把脸埋进枕头里,“妈,您以后能不能别开门就进来啊,我们都老大不小了……”

左夫人理直气壮,“老大不小不也是我养的,直接进门怎么了?”

左斌无语凝噎。

阿泰终于被吵醒,他睁开眼睛,未语先笑,“哥,早安。”又冲门口的左夫人抛了个飞吻,“早安,妈妈。”

左夫人捂住心口,“看看,这小儿子多乖,再看看你,左斌!快起床了啊!今天阿姨做的都是你们爱吃的菜。”

卧室的门被掩上,阿泰一只胳膊还搭在他哥的腰上,咸鱼般岿然不动,左斌踢踢他的小腿,“起床,别装死。”

“哥……”阿泰把被踢了一脚的腿也搭到左斌身上,委屈道:“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左斌对这个戏精忍无可忍,把阿泰的胳膊腿胡乱一扒拉就从被窝里钻出来,下床的时候想踩这条咸鱼一脚,挣扎片刻又不忍心,只得恶声恶气道:“陈顺吉你越长越回去了是吧。”

阿泰把脸蒙在被窝里闷声笑,没理他。

左斌正刷着牙,悄无声息起了床的阿泰悄无声息地摸到他背后,等左斌在镜子里看到他时,这人已经把下巴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左斌不着痕迹地往旁边让了让,阿泰下巴底下一空,只好抬起头,他哥含了一嘴的牙膏沫子,从镜子里看着他,含糊道:“你没长骨头啊,几岁了还天天黏着我,说出去让人笑话。”

阿泰脸皮厚如城墙,“我粉丝都知道我爱黏着我哥,不丢人。”

“……”

左斌刷完牙,又捧了一捧水洗了洗脸,“您赢了。”言罢他连脸上的水都没擦,挤开阿泰就出了浴室。

阿泰双手撑着洗漱台,盯着镜子里挂了两大个黑眼圈的自己,无声地叹了口气。

吃午饭时阿泰尽量轻描淡写地提起自己要出国打个比赛,左斌神色如常地夹菜喝汤,他们的妈妈不出意外地大呼小叫:“你们不是放假了吗,怎么又要去打比赛啊,你才回来几天呀,这一年都瘦了,还没好好给你补补呢,你又要跑到国外去!”

“就是一个表演赛,为WZRY在海外开服造势的,过年前就能回……”

阿泰话没说完,因为左斌抬头看了一眼他鼓囊囊的腮帮子,没忍住,在饭桌上发出一声十分不雅的“噗”。

“哇!!”阿泰自然知道他在笑什么,瞬间爆炸,用筷子把碗敲得叮当响,“你干嘛啊!!妈!我哥又笑我!”

左夫人憋不住也笑出声,被阿泰又委屈又愤怒的眼神指责之后才勉强收住笑意,强行转移话题,“年前能回来就好,那什么时候走啊,让你哥开车送你。”

“晚上的飞机,领队说了,从基地一起出发去机场。”阿泰撇撇嘴。

“那就让他开车送你去基地。”

母亲大人下了最后通碟,阿泰抬眸看向左斌,左斌点了点头,在碗沿上方露出半张脸,眼睛依旧是弯弯的,像是还没笑完。

阿泰盯着左斌看了两秒,猝然低下头专心扒饭,他怕再多看一会,他又会像从前一样由着自己的性子把战队的事情搅得乱七八糟,最后让他哥来收拾烂摊子。

左斌把车停在TCG俱乐部的大门口,“进去吧,我就送你到这。”

阿泰知道因为自己以前干的烂事,现在俱乐部上下都知道左家是TCG的重要投资方,顺带着左斌这张脸在他们眼中也直接贴上了“金主”二字,左斌虽然“被迫”学习了如何打理左家庞大的家产,但委实讨厌别人的阿谀奉承,遇上都是能躲就躲。

他也就再也没有了那种“被家长亲自送入学校再亲手交给老师”的待遇。

阿泰缩在副驾的座位里,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哥,“再待会嘛……”他掏出手机,“不然咱俩双排几局?全能王保证带你飞!”

“可去你的吧。”左斌揉了揉眉心,又想抬脚踹他了,“快进去,我一会还要去公司。”

阿泰突然解了安全带,凑到左斌面前,后者被他吓了一跳,一个后仰贴在椅背上,“你干嘛?”

阿泰伸出手,按在左斌的太阳穴上,“我给你按按,看你这一脸的肾虚样,放轻松。”

左斌“呸”一声,最后还是屈服在他弟高超的按摩技术之下,没再开口骂他,闭上眼睛任由他的手在自己脑袋上按来按去。

昏昏沉沉快睡过去的时候,他的理智艰难地提醒他一会还有工作——簌然睁眼的瞬间,他看见自己弟弟眼睛里不带掩饰的、露骨的情感。

左斌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睡着了,这个臭小子又会凑上来偷吻他。

狭窄的车厢里空气微滞,阿泰的手还撑在左斌的脑袋旁边,怔愣几秒之后,他很快垂下眼睫,挡住了自己的目光。左斌心里叹一声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面上不动声色地让阿泰下车,说再待自己就要迟到了。

阿泰终于乖乖下了车,到后备箱拿了行李,拖着个大箱子站在驾驶座的窗外,弯下腰,“哥,那我走了。”

“嗯。”左斌习惯性地伸出手替他整了整围巾,在他弟惊喜的目光里,他那只该死的爪子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只好僵硬地转向拍了拍男孩的肩膀,“表演赛也……好好打,保持联系。”

男孩笑出两个深深的酒窝,“遵命!”

TBC

*摘自安妮宝贝《眠空》
还有关于这个TCG俱乐部,大家懂我意思吗●—●
看在我如此勤奋甚至撂下情人节再更这种“豪言壮语”的份上,请各位小天使留个评啥的
(插旗高手心里苦)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111)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