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泰辰】驰光(02)

明天有事情,提前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放不了链接,前文请戳主页
@等不来的离人

正文↓

chapter 2

阿泰拖着行李箱走进俱乐部,同队的knight看见他,马上凑过来,“我看见你哥的车了。”

“嗯。”阿泰心情正好,也不介意他的八卦,拖着箱子在大厅里找了个沙发坐下,等着领队的安排。

knight跟过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你哥什么反应?”

“什么什么反应?”阿泰皱起眉头。

“你没给他告白?你不是说拿了冠军就告白吗?”

这下阿泰的脸彻底垮了,他横了knight一眼,“你什么时候改改这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毛病,我们都能多拿几个冠军。”

“哎呀。”knight眉飞色舞,“没告成啊?”

“做个人不好吗,老四。”阿泰烦躁地把连帽衫的帽子戴上,半晌,他突然低声说了一句:“但他肯定知道了。”

knight被刚喝到嘴里的水呛了个半死。

阿泰任他在旁边咳得惊天动地,自顾自地说:“他那么聪明,或许早就感觉到了,但他就是吊着我,不让我滚,也不回应我。”

“不是。”knight好不容易顺过气来,红着一双眼睛扮演着阿泰专属情感咨询师的角色,“队长同志,你以为你喜欢的是谁啊?他是你哥啊,他要让你滚,你怎么滚?再说,我看他也舍不得。但是回应你吧,就更不可能了,你们是兄弟啊兄弟,就算……不是亲的吧……要真回应你你家不得炸了?”

阿泰低着头玩手指,没说话,knight看了他半天,小心翼翼劝道:“不然试试别人?天涯何处无芳草是吧。”阿泰霍然扭头看他,他被看出一身鸡皮疙瘩,“你别看我啊!我直的啊!”

“我呸,就你这样,白给我都不要!”阿泰的声音突然低下去,“我喜欢他13年,这一辈子,也只喜欢他。”

knight同情地看着他。

在异国他乡度过的第二个夜晚,阿泰勉强倒过时差,然而艰难入睡之后噩梦也如约而至,同样的噩梦无论做多少次带给他的恐惧感都一分不少,他满头冷汗地睁开眼睛。

夜深忽梦少年事。*

寂静的夜里,只有隔壁床上knight没心没肺的呼噜声提醒他自己尚在人间,阿泰突然想起中学时学过的这句诗,他还未满18年的人生旅途在这一瞬间被无限拉长,他像是看到了耄耋之年的自己——做着重复的噩梦,肖想着永远不可能属于自己的人。

他伸手捞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摁亮屏幕看时间,凌晨4点14分,入睡不过半小时。犹豫许久,他还是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屏住呼吸以避免吵醒好梦正酣的室友,摸黑打开了阳台门,24层的高楼上,末冬的森寒夜风将不眠人吹了个透心凉,他把电话拨出去。

“我的小少爷,您大晚上不睡觉啊?折腾啥呢?”没响两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阿泰想念的声音在轻微的电流声里越洋而来。

上海正值中午,又是雪后初霁,就连紧贴耳廓的听筒里都像携着清冽的阳光气息,阿泰背靠栏杆坐在地上,听到那人顺口溜出的称呼,本来想撒谎答“时差没倒过来”,出口却成了一句惶惶的“做噩梦了”。

他默默唾弃自己的恶劣和卑鄙,他总是这样,要把心里所有的脆弱彷徨都剖开了丢在左斌面前,咄咄逼人地问他“你管不管我”。

他不怕左斌担心,也不心疼左斌给他收拾烂摊子,他唯一怕的就是左斌自己往前走,把他丢了。

左斌按下电梯的上行键,看着电子屏上的楼层数一层一层往下跳,他的弟弟在大洋彼端委委屈屈地说自己做了噩梦睡不着,他张着嘴沉默半晌,最后硬着头皮说:“你得自己克服啊,总不能永远靠抱着我来睡好觉吧。”他吸了吸鼻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俏皮可爱,“以后你有了嫂子有了小侄子,还黏着我啊?”

电梯“叮”地一声停在他面前,左斌走进去,电梯门合上的时候,他看见光滑镜面里自己的脸。

去他妈的,俏皮可爱个鬼,这破玩笑开得,把老子的心都扎穿了。

“不是,我是说……也没关系,反正我现在也不想结……”

“你说得对。”阿泰打断了他哥语无伦次的辩解,“挺有道理的,你上次说的那个专治睡觉多梦,安神补脑很有一套的医生,等我回去就安排一下请他给我治治呗。”

去他妈的,看个鬼的医生,我喜欢男人,觊觎自己哥哥也是病吗?

两兄弟再没话说,胡扯两句就挂了电话,情状宛如战场上的逃兵,在飞舞的子弹里撒开蹄子比谁跑得快。阿泰换了个姿势靠着又硬又冷的栏杆,脚下的城市星灯如海,尽数倒映在他的墨色瞳孔里,他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其实病入膏肓。

左斌出了电梯,秘书候在办公室门口递给他一杯咖啡,他摆手拒绝了这杯能让他在下午工作时保持清醒的苦涩饮料,交代道:“明天的行程能推的推了,不能推的延后。”

秘书表情为难,欲言又止,左斌瞥他一眼,“明天是他的生日,所有的事情都给我让道。”

得,早这么说不就完了么,左家二少爷过生日,那确实所有事情都得让道,就算不给让道,鸽了重要客户,给自己弟弟过生日的事情眼前这位Boss也不是没干过。

秘书回忆起左家本可以隐匿江湖闲云野鹤的老先生,因为自己大儿子翘班怒气冲冲赶到公司,差点把集团大楼给拆了的往事,时隔多年,依旧觉得瑟瑟发抖。

左斌进了办公室,用钥匙打开办公桌的柜子,取出一个外貌十分不起眼的纸盒,他将它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仔细地拿出来摆上桌面。

TBC

*《琵琶行》白居易
其实这是个双向暗恋嘿嘿(你干嘛)也不算双向,毕竟某泰那点小心思他哥一清二楚,哎,吊着人家小男孩真的人干事啊左斌(闭嘴)
兄弟文真吉尔难写:)

标签: kpl 泰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100)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