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泰辰】驰光(03)

说更新就更新的好不啦~ @等不来的离人

正文↓

chapter 3

然而阿泰生日前一晚首都突降小雪,把回国转机的TCG一行人全部困在了机场,寿星裹着羽绒服缩在候机厅等待通知,平板放在腿上,比赛录像被暂停在TCG开龙的瞬间,手里举着手机噼里啪啦地打字。

左斌看着聊天框里一串的心态崩了jpg.暗中委屈jpg.突然失去了梦想jpg.心里又气又好笑,他无意识地曲起食指敲着方向盘,眉心皱成了一个难看的疙瘩,原定晚上9点到的飞机不知要延迟到什么时候,而他实在不愿意错过阿泰的成人礼。

另一头沉迷聊天的阿泰不顾平板的死活,它滑着滑着就要滚到地上去,knight拿着两杯可乐过来,踢了踢阿泰的小腿,提醒他平板要掉的话还没出口,可怜的小东西已经屏幕朝下砸在了地上。

“哇!你吓死我了!还把我平板吓掉了!”

knight满脸蒙逼,能不能讲点道理了?他一生气,转手把本来给阿泰带的可乐塞给了坐在旁边的诺诺。

诺诺:“我有……”

“再喝一杯!”knight凶巴巴。

诺诺不说话了,他一左一右正副两位队长周身气压一个赛一个的低,他低着头老实喝饮料。

knight站在原地生了会气,深深地觉得自己无聊得很,恰巧这时候阿泰抬起头,认真问他:“我现在买动车票回去来得及不?”

knight被他噎住,也认真回道:“您脑子没毛病吧?”

阿泰白了他一眼,竟然真的打开手机APP查票,knight抱着手臂:“有票算我输。”

阿泰:“……”

他烦躁地把一溜看下去全是“暂无余票”的手机页面关了,摸出一颗薄荷糖丢进嘴里,动着腮帮子把它咬得咔吧响。

knight牙根一阵酸,他坐到阿泰对面的椅子上,“只是小雪,天气不影响飞行,但是飞机需要除冰,估计很快就好。”

阿泰迅速地抬头看他一眼,“谢谢。”

knight开了一局排位,懒得理他。

等他的膀胱局打完,候机厅的广播终于提示他们可以登机。

飞机窜进夜空的那一刻阿泰突然困了,他绷了一整晚的神经在得知自己能在12点前回到上海时猛地松了下来,他闭上眼睛,沉进了梦里。

左斌把快要燃尽的香烟掐灭,打开车窗散掉呛人的烟味,阿泰已经登机,接到他之后只要不堵车他就能在12点前把阿泰带回家。

他们不约而同地期待着这个成人礼,如憧憬一个天长地久的仪式,错过了,便遗憾终生。

晚上11点5分,TCG一行终于降落在虹桥机场,阿泰在飞机滑行的时候就关了飞行模式,微信的99+消息中,左斌头像右上角带着一个“1”,被阿泰珍而重之地放在置顶。

阿泰点开——行李别拿了,来停车场。

他忍不住憋出一个酒窝,捅了捅knight的手臂,“帮我拿下行李。”

knight不爽,“自己拿。”

“收假请你吃饭。”阿泰顿了顿,意味深长道:“我哥等不及了。”

knight转头看他,“你也就这时候耍耍流氓了,出息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左斌确实等不及了,阿泰第三次出声提醒他,“哥,你慌什么呢,再快超速了啊。”

左斌看一眼仪表盘,才发现自己已经快把车速飙上9 0码了,他哦一声减了速,然而没一会车速又飙了上去。

阿泰不得不再次出声提醒,看着他哥猴急的样子,他拽着安全带靠在车窗上傻笑,这怎么看怎么像久别重逢的小情侣忙着回家滚床单。

左斌一路油门刹车换着踩,不断在超速的边缘试探,终于在11点57分把车停进了自家车库。

他抓住阿泰的手腕把正在伸懒腰的弟弟从副驾驶往外拖,“快上楼,伸什么懒腰。”

阿泰心里比他急多了,面上还要装出一副做作的矜持,“哎呀慌什么。”

左斌闻言把手一放,“生日不过了?礼物不要了?行呗,过时不候啊。”

“我错了我错了。”阿泰连滚带爬从车里钻出来。

没开灯的小别墅沉默在黑夜里,明亮的月光隐约照亮了左斌的表盘,细细的秒针又走过一圈,兄弟二人穿过花木凋零的小院子。

左斌开门,打开灯,表盘上的三根指针重合一秒,又各自分开。

“生日快乐,阿泰。”左斌说话的同时往旁边让了一步,阿泰眨了眨眼睛,他哥向来又大又空,装修风格只有“性冷淡”三个字能形容的客厅里此刻塞满了TCG战队的周边:金白配色为主的气球、抱枕、印着阿泰的卡通形象的横幅、甚至还有“泰神强,我投降”的灯牌。原本放了顶级红酒的酒柜也换了住客,一层一层看下去,遥控车、水枪、动漫手办、拼图……他们褪色掉漆,缺胳膊少腿,是阿泰成长路上不会说话的伙伴。客厅的正中放着一个巨大的双层蛋糕,在明亮的灯光底下漂亮得不像话。

“一点都不惊喜。”阿泰嘴硬,话尾却忍不住哽了一下,他飞快地抬手擦了擦眼睛。

左斌深谙阿泰“口嫌体正直”的傲娇本性,留他在原地慢慢感动,自己进屋洗手点蜡烛,一边点一边说:“你今天回来太晚,就不折腾爸妈了,不过18岁生日肯定是要好好庆祝的,爸爸说了以后给你补过,应该都安排好了,你后面几天的时间……”

絮叨声戛然而止——阿泰从身后搂住左斌的腰,他还在长个儿,比左斌矮了整整一个头,只得委委屈屈地把脸杵在左斌肩胛骨上,说话声也就闷闷的,“挺好了,哥,不用好好庆祝,这样就够了。”

姿势太过暧昧,左斌僵直了身子不敢动弹,直到带着清新果味的烛油滴到他手上,刺痛感让他本能地缩了缩手,凝固的时间终于重新开始流动,阿泰一把抓住他的手,“疼吗?!”

左斌翻个白眼把手抽出来,“我又不是纸做的。”说着他把最后两根蜡烛点好,关了客厅的大灯,“过来许愿吧。”

阿泰乖乖站到蛋糕面前闭上眼,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没有比这更好的时候了,空气香甜安静,偌大的房间原本空空荡荡,此时却被人精心装进了他的过去和未来,他无言深爱数十年的人就在他身边,呼吸声温柔得像深冬子夜的落雪。

他双手合十,许下最虔诚的愿望。

那一口气被他仔细地吐出来,18根蜡烛一一熄灭。

房间里顿时更暗了,“泰神强,我投降”的灯牌还敬业地发着光,阿泰笑了笑,伸手拉住准备去开灯的左斌的胳膊。

左斌借着灯牌发出的光亮看到自己的弟弟越凑越近,阿泰仰起头,微微踮脚,距离过于亲密了,左斌不由自主地往后躲,阿泰的唇若有若无地擦过他的脸颊——

他的弟弟踮起脚给了他一个拥抱,“哥,谢谢你。”

“……”

左斌松了一口气,把脑子里那些模糊零碎的失望清扫干净,抬手揉了揉阿泰的后脑勺,“又粘糊又见外的,自己开灯去,收礼物了。”

TBC

更新打失嗝太太的脸!!!
对不起一章还没把生日过完我也很绝望:)

标签: 泰辰 kpl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95)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