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岁月不许 凡人追悔 你懂的啊

【泰辰】驰光(04)

@等不来的离人

正文↓

客厅的灯被重新打开,阿泰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左斌,后者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跟个小狗似的。”

阿泰颠颠地跟在左斌身后——他像这样跟了左斌13年,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一直做左斌的小狗儿,哪怕做他永远长不大的弟弟。

他分神的时间里左斌已经把给他准备的礼物拿在了手上,包装盒十分精致,阿泰收神观察片刻,猜不出里面放的是什么。

左斌犹犹豫豫地把盒子递给他,神色微赫,“这是……嗯……我自己给你准备的礼物。”

“……?”

阿泰的好奇心被他哥完全勾了起来,从他来到左家的那一年开始,无论是父母还是左斌都没有缺过他的生日礼物,但也没有哪一年,左斌给他礼物时是这个样子,他哥的脸居然有一丝肉眼可见的绯色,再贵的东西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成这个样子吧!阿泰正是火气旺盛的年纪,面对着自己喜欢的人更是控制不住的满脑子黄色废料,不由得越想越歪。

于是看见礼物的第一眼,他没来得及感动。第二眼,他才意识到这个黑乎乎的,有棱有角的球状物似乎是个灯。第三眼,他认出了这个有几分眼熟的东西,伸手拨动灯座下面的开关,暖黄的灯光透过灯罩投射出来,在客厅明亮的灯光底下看不出有什么端倪,但是阿泰知道,黑暗之中,这盏小小的灯能给他一片星空。

星空灯的各个连接部分甚至还能摸到粘连不够完美留下的痕迹,阿泰轻轻抚过那些凹凸不平的地方——果然是左家金贵的大少爷,做个手工都做得这么粗糙。

其实他内心真正想哭又想笑。他被左斌带回家以前,住在城郊一处破旧的福利院,院墙低矮,房间逼仄,爬山虎遮住他斑驳的窗,他躲在阴影里,活在那个生态圈的食物链低端,因为他不会说漂亮话,不会哭也不爱笑,小小年纪长了一身无用的硬骨头,被阿姨长满粗砺老茧的巴掌打歪了头也不会认一个不该他认的错。

幸而少年人总是难知苦处,蚊虫比星星还多的夏天,他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顺着布满铁锈又摇摇欲坠的梯子爬上福利院的天台,清澈的银河铺在僻静郊区的天幕里,虫鸣环绕清风拂面,小阿泰觉得这是他一个人的幸福。

后来他莫名其妙地爬到上海这个更大生态圈的食物链顶端,变成了左家二少爷,还要强行把这种幸福分享给他的哥哥,左斌满脸不耐烦地安排司机带他们到魔都最高的山顶,保姆阿姨尽心尽力地驱虫赶蚊,铺开精致的点心小食。

左斌一直以为阿泰喜欢看星星是因为星星能给他安全感,曾经确实如此,阿泰把自己藏在浩渺的星河底下,就能暂时逃离那些当时他年少不懂的人间苦涩。

直到后来他遇见左斌——

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

阿泰爱上的那朵花住在离他有无数个光年的遥远星球,自那以后他再眺望星空,一颗一颗星星,每一点光亮都是左斌的眼眸,温柔的、愠怒的、含笑的、冰凉的,都是他曾经注视过的。

罅隙灯光染上阿泰的指尖,温暖又窝心,左斌在旁边清了清嗓子,“你基地寝室面积刚好,关了灯之后星星会很明显,我去日本买的正版,拼了好久呢。”说完他下意识地摸了摸黏在自己手指上的强力胶,觉得挺丢人。

阿泰一笑:“你都把你自己送给我了,我当然会好好珍惜。”

左斌猛地一呛,“这都哪跟哪,你这满嘴跑火车的臭毛病还能不能治?”

阿泰正了正脸色,才想说自己没在瞎说,他哥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阿泰差点把一口牙咬碎,谁他妈这么没眼色这时候打电话???

就听见左斌接起电话,“喂,爸爸。”

阿泰:“……”

另一边左斌已经因为强行推了工作被自己老爹劈头盖脸骂了一顿,他目光呆滞地举着手机,左耳进右耳出——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老头骂完了扔给他一句“把电话给阿泰”。

“不是,”左斌急了,“怎么还没骂够啊,骂他干嘛。”

“我说要骂他了吗!”左父被自己大儿子气出一个大白眼。

阿泰确实没被骂,他跟爸爸花式撒娇卖萌听得左斌起了一身子的鸡皮疙瘩,听筒那头隐约传来他们妈妈的笑声,左斌一个头两个大,干脆溜上楼铺床。

床铺到一半,他拎起来还没来得及抖的被子被从天而降的阿泰囫囵砸回床上,左斌脸色一变,“陈……”

阿泰把左斌的手机举到他面前晃了晃,“爸爸说生日晚宴就定在明天,明早司机会来接我们,回家确定下流程什么的,还有……”他换上一副委屈的表情,“干嘛给我铺客房的床,不能一起睡吗。”

左斌把还捏在手里的被角丢到阿泰身上,抽出自己的手机,他垂眸看着阿泰,阿泰悄悄地屏住呼吸,他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左斌那句“你得自己克服啊”其实总在他脑子里循环播放。

他的哥哥为他精心准备一个生日惊喜,庆祝他终于真正长大成人,他却得寸进尺想继续赖在他身边。

沉默久未打破,阿泰一口气憋得太久,他松开紧紧攥着藏在被子底下,早已被汗水浸湿的左手,轻轻叹了一口气。

左斌将自己弟弟每一个小小的动作都看在眼底,他紧张又故作轻松地问自己“不能一起睡吗”——是一贯的撒娇姿态,左斌被他这一招套得死死的,套了十几年。

阿泰撑起一只手臂,“你接着……”

左斌转身朝外走,“那还不赶紧来睡觉,明天起不来我可不等你,你一个人迟到被骂吧。”

“这是最后一次,看在他生日的份上”,左斌提醒自己。

第二天,左家二少爷的生日晚宴果然派头十足,流水席从下午四点摆到凌晨十二点,华东商界政界的熟脸惹得到处都是媒体的闪光灯。

无痕端着一杯红酒,趴在左家精致的雕花栏杆上望着觥筹交错的庭院,拿小臂戳了戳同样趴在他旁边的左斌,努努嘴示意他看下面假笑笑得脸都快僵了的阿泰,“不去救救你宝贝弟弟?”

左斌冷笑,“让他知道继承家业比打职业难多了,自己任性想出去玩就给我玩好。”

“他不打职业也轮不到继承家业吧,跑出去打职业是给你家老爷子喂定心丸呢。”

左斌眼神一暗,“你话一定要说得这么难听吗?左家没有人需要他喂定心丸,没人把他当外人。”

无痕在役时是职业圈出了名的送逼,如今退役了也混不怕死,“但我看他可没把自己当你弟弟。”

左斌开口骂人之前无痕再补一刀,“你这是典型的敢看破不敢在乎*,怂啊,北辰。”

“滚。”左斌微笑。

TBC

*出自《小王子》
*歌词,出自《记昨日书》

晚安。

标签: 泰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72)
  1. 嗷呜嗷呜嗷尔常 转载了此文字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