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王叶】你心里有小秘密03

上次说03能完结的那个人不是我

说要把杰西卡大大的追夫(?)之路搞得坎坷一点的那人也不是我

【要脸】

好吧,一不小心爆字数了

这章就是来洒狗血的(√)确定不会产生不适感再看哦~

杰西卡也来喜欢喜欢我好吗!

下章就让他们在一起!!!!👄不在一起我是狗!

那么,正文来咯

↓↓↓

【爪机放不了链接,前文请自戳头像么么哒!】

你心里有小秘密03

王杰希回了叶修消息,在走回场馆的走廊里脑子一片空白,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了,再看看他和叶修的聊天记录,他才后知后觉自己似乎干了件了不得的事。

他动动手指,把自己的第二次恋爱押给了叶修的冠军奖杯。

王杰希又滑了滑手机屏幕,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不可以,不过,“我也想得冠军啊。”他轻轻说了一句,在喧闹的会场里,除了自己,没人听见。

叶修在冰淇淋店里没有等到王杰希的回信。苏沐橙眼睁睁看着他眼中的神采一点一点暗下去,最后只剩下一片茫然无措的黯淡空白。

叶修叹了一口气,把QQ退出,锁了手机还给苏沐橙,看到苏沐橙担忧的神情,对她笑了笑,“没事。”

只是那个笑容,怎么看怎么勉强。

叶修站起身,“走吧,回去了。”

苏沐橙沉默地跟着他站起身,叶修突然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没关系,我好着呢。”

“嗯。”苏沐橙低着头没看他。

等叶修回到酒店,陈果和唐柔已经摆好审讯架势了,叶修只好把能交待的交待了一下,俩姑娘才乖乖去睡觉了,叶修自己也累得不行,洗了个澡就爬上了床,没有再打开电脑看看QQ,他自觉没有希望,也自问没有那个面对失望的勇气。

第二天,一整晚都没怎么睡好的叶修被陈果的敲门声给吵醒,醒了之后尽管很累却也睡不着了,陈果她们去吃早点后,叶修打开电脑习惯性地登上荣耀和QQ,然后就看到王杰希的头像在右下角不停地闪。

叶修愣了一下,啧,手一快就把QQ给登了,果然是没睡醒,要不要现在退了呢……

叶修承认他在那一瞬间是怂了。

如果王杰希的回答是拒绝,那么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看还是不看呢。

“叶修,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犹豫不决徘徊不前的你。”叶修突然想起苏沐橙对他说过的话。

一下子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就把王杰希的消息给点开了。

——前辈,我考虑过了,可以答应你。

你看我就说果……然?咦咦咦咦咦咦?!

叶修脑内的弹幕才开始刷,就被王杰希的消息给卡死机了。

王杰希他……答应了?

叶修又把王杰希的消息从头到尾读了一遍,确实是……答应了。

叶修瞪了屏幕好一会,然后身上的力气仿佛一下子全被人给卸了一样,他向后靠在椅背上,半晌没有回过神。

最后还是唐柔在荣耀里的消息把他拉回现实里。

然后又是陈果气急败坏地来敲门。

叶修开门一边老实接受来自陈大老板的怒气冲击,一边还能巧舌如簧花言巧语,居然还真说服了陈果不去逛街,叶修松了一口气——再去逛街他估计就挂在S市了好吗!

叶神,你果然是联盟垃圾话的质量担当。

再次坐回电脑面前,叶修点开王杰希的QQ。

——王大眼,你不是在骗我吧?

——我有那么无聊?

叶修笑。

“叶修!你去看电视,电脑给我打荣耀。”冷不防陈果突然冲进叶修的房间,叶修手一抖赶紧把聊天窗口给关了。

最后叶修自然是没能从陈大老板手中把电脑给抢回来。

下QQ之前叶修给王杰希发了一条“那就等着我的冠军戒指吧。”王杰希看了一眼,把手机揣进了兜里。

那天之后叶修就没能再见王杰希,王杰希比赛很忙,叶修要重新组织起一支战队重返联盟也很忙。

更何况嘉世这赛季玩脱了直接出局,这就意味着兴欣将在挑战赛里直面嘉世,兴欣上下所有人的头都大了,叶修也就没那么多时间联系王杰希了。

毕竟第十赛季拿不下冠军的话,再怎么联系王杰希也是扯淡,你说是不是呀叶神?

第八赛季季后赛,微草成功挺进四强,在决赛名额的争夺赛中对阵轮回,实力冠军队和强势崛起的联盟新贵之间的对战还是很有些噱头的,比赛开打之前从大小媒体到贴吧微博到处都是各种预测投票和撕逼。

叶修关了电脑,深知轮回角色技能点秘密的他,可以说已经预见了结局,技能点提升了那么多的轮回要是连微草都拿不下,那叶修还痴汉什么王杰希啊,微草的实力,他不说一清二楚,至少是了解得比较透彻了。

果然,微草在决赛名额争夺中落马。

叶修对这件事没什么太大的感觉,比赛嘛,输输赢赢太正常了,虽然这次输赢之中有他搅和的成分,不过,叶神面不改色,也很正常嘛。【正常在哪啊喂!】

微草被轮回堵在了总决赛的门外,夏休期自然也就比去年来得要早,王杰希没有给队员加留队训练这种负担,他自己也在处理完俱乐部的一些常规工作后收拾行李回了家。

王杰希家就在B市,只不过离微草俱乐部远了点,他一早出门,转了几趟地铁,在午饭时间回到了自己家里。

只不过,打开家门后看见的人让他一时之间有些慌了神。

言蔚宁,他的青梅竹马,兼前女友。

叶修在他的相框里见过的女孩。

此时,那个女孩坐在他家的沙发上,对他浅浅地笑,“你好啊,杰希,好久不见。”

王杰希回过神,也笑了笑,回了她一句好久不见,就进了门,换了鞋,放好东西,洗了手,去厨房跟自己妈妈打招呼。

“妈,我回来了。”

“哎?杰希,回来啦,来来来,正好,把这个果盘端出去,宁宁难得来一次,你好好跟她坐着聊聊啊。等你爸回来了咱就吃饭。”王妈妈把果盘递给王杰希,语气中那赤裸裸的“把握好机会”的意思让王杰希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王杰希不置可否,端了果盘出了厨房。

把果盘放在茶几上,王杰希对言蔚宁说:“别客气。”然后就坐在另一个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的体育频道正好在放荣耀职业比赛总决赛的赛前采访,看着周泽楷和黄少天两个风格迥异的选手偏偏都能把记者弄得哭笑不得无语凝噎,王杰希也觉得好笑,嘴角微微扬着。

“杰希,你这几年,过得好不好?”言蔚宁终于受不了两人之间的沉默,先开了口,一个不怎么高明的开场白。

王杰希把电视机的声音调低了点,看着言蔚宁,坦然地笑,“挺好的。”

“嗯。”

两人之间再次无话。

“杰希,你房间里有电脑吧,可以接我用一下吗?”沉默了一会后,又是言蔚宁开口。

王杰希微微诧异了一下,不过还是说:“可以,跟我来吧。”

带着言蔚宁进了自己的房间,开了电脑,王杰希把椅子让给言蔚宁,“来用吧。”说着就转身要出去。

“杰希,等一下!”言蔚宁看他要走,连忙出声叫住他。

王杰希疑惑地看着她,结果就发现言蔚宁拿出了一张荣耀帐号卡,刷卡登录了游戏,然后抬头看他,笑得纯真烂漫:“可以教教我吗?”

电脑屏幕里的角色是一个女性魔道学者。

王杰希看着那个魔道学者,突然就笑了,“蔚宁,你这是在干嘛?”他轻轻开口,声音里听不出情绪。

“杰希,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言蔚宁也不再扭捏,直直地盯着王杰希就问出了口。

王杰希收了笑容,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她。

“蔚宁,当初是你要分开的。”

王杰希看着言蔚宁,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些事。

他想起小学的时候他每天用自己唯一的一块零花钱给言蔚宁买冰棍,看着小女孩在炎炎夏日冲他笑得满足,觉得无比幸福。

他想起初中的时候成绩不错的他给言蔚宁补课,女孩做出题目了他就鼓励地揉揉她的发顶,她弯起眼睛,笑得好看。

他想起高一的时候他们的第一个拥抱第一个青涩的吻。

他想起高二时他决心退学加入微草训练营,言蔚宁哭着求他不要放弃自己的前途,王杰希手忙脚乱地擦掉她的眼泪,茫然地想她所谓的他的前途是什么样呢。

他想起他们后来一次次的争吵,他一次次地请求原谅,一次次地费尽心思制造一些出其不意的惊喜,企图抹掉言蔚宁眼中日复一日越来越浓重的不耐烦。

他想起自己为了让言蔚宁开心在她生日的时候翘了训练去陪她,事后被林杰一顿臭骂,而言蔚宁接过他精心挑选的礼物只是冷淡地说了一句“谢谢”,她和她的同学在KTV里唱歌,他坐在角落,彻头彻尾的旁观者。

他想起他们最后一次为了他的选择大声争吵,最后她说“王杰希,我累了,我们分手吧”,他在她的宿舍楼下站了一整晚,他都忘了自己有没有掉眼泪。

他想起分手那年的情人节他把她约出来为她放了一场盛大的烟花,却只换来她的一句“我还要准备考级,很忙,先走了,你以后也不要来找我了”,他一个人站在烟火落幕的黑夜之中,漫漫寒夜,他四肢冰凉,心里也是一片荒凉。

他想起自己曾经那么那么喜欢,那么那么珍惜这个女孩子。

“是啊,当初是我要分开的。”言蔚宁转了转椅子,面对着电脑,操纵着她的魔道学者在神之领域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行走,“可是杰希,分开以后,我发现我没办法喜欢上别人,我开始关注荣耀职业联赛的消息,我开始把所有和你有关的采访都收藏起来,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看,我甚至开始玩荣耀,用的是魔道学者。我像一个躲在暗处的偷窥者,偷窥着那个曾经跟我最亲密的人……杰希,对不起,杰希,回到我身边好吗?”

王杰希双手插在口袋里低着头站在言蔚宁身后。

“蔚宁,我已经忘记了喜欢你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了。我曾经很喜欢很喜欢你。”

喜欢到自己一个人偷偷策划了无数种我们可能的将来,却没有想过我们会分开。

喜欢到分手了还对你念念不忘,失去你的伤疤两三年都没有好彻底,看到你还会失神。

可是,也就是这样了。

时间会磨平曾经刻骨的喜欢,却磨不掉魔术师固有的骄傲。

已经变成死灰的木炭,即使是魔术师,也没有能力让它重新燃烧起来。

王杰希抬手想要揉揉言蔚宁的头发,将要碰到她的时候又放下了手,“蔚宁,我们不可能了,你以后会幸福的,只是,不会与我有关了,荣耀你感兴趣就玩玩吧,没兴趣就别玩了,我出去帮帮我妈,你用完电脑之后不用关。”

言蔚宁垂着头,一滴眼泪掉下来,掉在了空格键上,言蔚宁轻轻把它擦掉。

“连机会都不肯给我吗……”已经出了门的王杰希没有听见她的话。

中午吃饭的时候,王妈妈言语之间都在有意无意地撮合着王杰希和言蔚宁,却没想到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魂不守舍,言蔚宁还会扯着笑脸应付两句,王杰希直接风卷残云一般吃完饭就放了碗筷回了房间。

“哎,这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啊!平时也没见他这样啊!”王妈妈脸上挂不住,赶忙往言蔚宁碗里又夹了一筷子菜。

言蔚宁笑笑,“谢谢阿姨,杰希可能是比赛失利了心情不好,阿姨别怪他了。”

“说起他这个比赛我也是一肚子气,当时我不是也不同意他去吗,谁知道这孩子倔起来跟头牛似的……”王妈妈一下子被打开了话匣子,唠唠叨叨就说上了,言蔚宁时不时地“嗯”一声,根本没有听进去多少。

她也曾经仗着王杰希的喜欢想要把他禁锢在世俗的围墙里,后来她才发现这个人骨子里就像外界给他的评价一样,自由不羁天马行空。

她不能围困他,她只能失去他,或者和他一起飞。

而今,她终于知道她早就失去了和他一起飞的机会。

于是她终于失去他了。

在王家吃完午饭,言蔚宁跟王杰希的父母告别,王杰希被自己妈妈撵出来送言蔚宁。

站在王杰希家楼下,言蔚宁犹犹豫豫地开口,“杰希,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王杰希愣了一下,然后主动伸手抱住了言蔚宁,一个很礼貌的拥抱,王杰希很快放开了她。

言蔚宁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她抬手胡乱地抹了两把,然后冲王杰希笑笑:“抱歉,你不用送了,回去吧,我开了车过来的,对了,下赛季加油啊,微草很厉害。”

“嗯,谢谢,路上注意安全。”王杰希也笑了笑,那个笑容很温柔,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

没可能了。

言蔚宁发动汽车,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小的身影,抬手擦了一下眼睛。

TBC
废话都在前面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38)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