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肖翔】学弟太叼怎么办

2015孙翔生贺,一发完结

我绝不会说这是我上着高数课撸出来的

专业作死你值得信赖233333

孙翔大大生日快乐!

大学校园paro

CP肖时钦×孙翔

我认真考虑了,生贺写BE可能真的会被打,所以这是个妥妥的HE

微量喻黄

现码粗糙勿嫌

正文↓↓↓

“同学你好,请问有兴趣了解一下我们的数学建模社吗?”伴着声音,一张社团宣传单被递到了孙翔面前。

孙翔皱了皱眉,扬手空挥了一下,脚步不停,“不好意思没兴趣。”然后擦着跟他说话的学长就快速地走了。

“……???”肖时钦捏着自己没能发出去的宣传单,愣在原地。

“哎哟,”一个人从后面搂着他的肩膀,语气欢快,“肖大社长亲自出来发宣传单居然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这学弟很叼啊。”

肖时钦苦笑了一下,把叶修的胳膊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下去,“前辈就别埋汰我了……不过确实没见过这样直接了当拒绝的……”肖时钦用手里的单子扇了扇风。

“啧,有个性。”叶修随意感慨了一句。

与此同时,已经走远了的孙翔被旁边的杜明撞了一下肩膀,“卧槽孙翔你好叼啊,居然那么直接就拒绝,高冷,真高冷!”

“啊?”孙翔一头雾水,“哪里高冷了?”

“一句干脆的没兴趣还不够高冷啊?”杜明夸张地张大嘴。

“我们不是赶时间去开班会吗?我就是随口一说。”孙翔认真地解释,“哎,对了,刚才那是什么社来着?”

“孙翔你不是吧……”杜明捂脸,“数学建模社啊,敢情你高冷地拒绝了人家还连人家是什么社都没搞清楚?”

“啊啊啊啊???WTF???数学建模??老子开学之前就想进那个社了啊!!不是吧!!”

“哈哈哈哈!!!孙翔你干得漂亮!”杜明一巴掌拍在孙翔肩膀上,表情之喜气,就差在脸上写个大大的“喜闻乐见”了。

孙翔:“……日。”

第二天,孙翔站在数学建模社的报名处,敲了敲桌子,“学长你好,我想报名可以吗?”

本来在低着头写字的男生听见他的话抬起头,“可以……啊……”学长的回答拖了个微妙的尾音,学长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肖时钦眯起眼睛,眼镜片上一道寒光闪过,这丫不是昨天那个中气十足说对数建社不感兴趣的家伙吗,别问肖时钦怎么记得他的,作为一个基佬,他给所有长得帅的小鲜肉都装了追踪雷达。

“学长?”肖时钦记得孙翔,孙翔可不会记得他,孙翔压根就没看清昨天给他发宣传单的人长什么样,今天之所以敢来报名,是因为杜明跟他说了“别怂!听我的,心一横牙一咬就上吧小翔翔,用你的帅气征服他们!别怕!”

然而杜小明的真实内心其实是这样的,“毕竟人家社团发展要社费嘛,送上门的社费,脑子被门夹了才会不要吧。”

孙翔一声学长把肖时钦的思绪给拉了回来,看这小子心不红脸不跳……哎哟,反了,脸不红心不跳一脸正气凛然仿佛昨天叼炸天拒绝老子的那个人不是他的样子,这是把昨天那茬忘了?

肖时钦重新摆出一个温和(腹黑)的笑脸,“抱歉,”然后递给孙翔一张报名表,“请填一下报名表,然后交15元社费,你就是我们的正式会员了。”

孙翔按学长指示的趴在桌子上填报名表,肖时钦转着笔看他在姓名那一栏下面写了“孙翔”,其他的信息也好好填了,入社理由那里却只填了个数字“150”,肖时钦用笔戳了戳那个数字,“什么意思啊。”

“啊,高考数学分数。”孙翔一脸淡定。

有意思。肖时钦挑眉。

一周后的社团见面会,肖时钦跟小鲜肉们卖萌卖色相炒热了气氛之后,微微一笑,给小鲜肉们来了第一个下马威,他在黑板上出了个很复杂的题目,复杂程度在高中以上大学数学专业课以下,没点智商和扎实的基础是不可能做出来的。

果然,大教室里黑压压坐着的学弟学妹们没一个站起来。

“这题确实有点难,给大家一点时间思……”

“学长,我来试试吧。”孙翔走出座位,打断了肖时钦的话。

哟。不错嘛。肖时钦点头。

孙翔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起来,写着写着,下面有人发出了恍然大悟的声音,有人开始埋头在纸上演算,肖时钦满意地摸了摸下巴,这届学弟学妹的质量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啊。

7分钟之后,孙翔丢了粉笔回到座位。

肖时钦检查了一遍他的步骤,然后真真正正地惊讶了,卧槽,这是个天才啊。

“哎哟,不错嘛,这是谁做的啊?”教室后门,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修叼了根烟慢悠悠地踱进教室,走了两步觉得不对,转身出门把烟摁灭了。

肖时钦:“……”

叶修再进门的时候,孙翔已经回到座位上坐着了,叶修走到黑板面前,捡了根粉笔,在孙翔的步骤上写写画画了几笔,删掉了一些多余的步骤,“这样不是简单清晰多了么,刚才那种脱裤子放屁的做法谁教你用在数学里的。”

“前辈,他才高中毕业。”肖时钦提醒。

叶修把粉笔丢回盒子里,“肖社长,天才不该是这种气质。”

“……”

“这题谁做出来的啊,站起来给哥瞅瞅。”叶修没骨头一样靠在讲台上,音量倒是提高了点。

孙翔站了起来,鼓着的腮帮子明显是不爽了。

“哟,还是个小帅哥,好好加油啊,我看你有潜力超越哥。”

孙翔依旧鼓着腮帮子。

最后又是肖时钦出面调和,肖时钦的心很累,妈的,为什么最后又是我来当和事佬,该给这小子下马威的是我吧叶前辈!

于是孙翔到最后都不知道他曾经高冷地拒绝过他们的天才社长肖时钦,因为在他知道之前叶修成功地拉走了他所有的仇恨值,也让他自动把肖时钦归入了“谦和有爱的学长”之列。

不得不给叶修的神助攻点个赞。

到了学期末的时候,正好碰上孙翔的生日,又是周六,社里几个关系好的哥们自然就约了出去吃火锅嗨一发。

期间数建社的副社长喻文州同志和外院的院草黄少天同志全程放闪光弹,寿星孙翔忍无可忍,咬牙切齿地对肖时钦说:“社长我能把这俩狗男男扔出去吗!”

肖时钦似乎是喝高了,抬头糊了一把孙翔的头发,小孩微凉的发丝在他滚烫的手中滑落,让他平白清醒了几分,“乖,别闹,哎哟我去,这里太热了,我出去透透风。”肖时钦说着拉开椅子站了起来,倒也没醉到走不动路,思路清晰步伐稳健地就出了包间的门。

喻文州笑着对孙翔说:“孙翔去看着点时钦吧,他好像喝醉了。”

孙翔拧起眉毛,时钦时钦,叫那么亲密干嘛!哼!

然后他傲娇地拉开椅子出门了。

“啧啧啧,我怎么觉得他像是吃醋了?”黄少天看着孙翔的背影。

“哟,少天难得机灵一回啊。”

“卧槽叶修你好好说话!”

肖时钦趴在包间外面的走廊的栏杆上,冬天的风刮到他脸上,把他的酒给彻底吹醒了。

他撸了一把糊到脸上的头发,面无表情地想武汉的妖风果然给力,靠,好冷啊,孙翔那小子再不出来我就先冷死在这了。

“社长。”然后孙翔的声音就在他背后响了起来。

“咳!”肖时钦被自己给呛了一下,“哎,那个,你怎么出来了。”明知故问。

“呃……”孙翔抓了抓头发,“喻文州说你可能喝醉了,让我出来看看。”

肖时钦笑了起来,“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吧。”

孙翔眼观鼻鼻观心,我不说话。

“啧,”肖时钦拉了拉衣领,“不相信?那我给你唱个歌怎么样?给你证明一下。”

“啊?”这是什么神展开。

肖时钦从脚边拿出了一把吉他。

“卧槽?”怎么看都是有预谋的啊。

“走吧,我们去天台上。”这个台词,有点糟糕啊肖社长。

最后他们还是爬到了顶楼,并且值得庆幸的是天台上的门没有锁。

天台上的风比走廊上要大多了,肖时钦才爬上去就打了个喷嚏。

“社长,你真行啊?”

臭小子,居然敢这么问?肖时钦的小宇宙燃烧了起来。

他坐到天台上放着的塑料椅子上,抱着吉他,刷起琴弦。

“It's been so long I can't remember when 

已经很长时间了 我都已不记清是什么时候了

We didn't care how deep it was 

我们不在乎那有多深

We dived right in 

我们深陷其中

Watching everything around us disappear 

眼睁睁看着我们周围的一切逐渐地消失

Oh I've missed you here 

我在这儿是如此的想你

And it seems the little things get in the way 

似乎都是些小事妨碍了我们

We're so caught up in routine from day to day 

我们每天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

Sometimes it feels like we're not anchored anywhere 

有时候我们似乎没有在任何地方停留过

Oh I've missed you, yeah 

我很想念你

So tell me there's nothing in the world 

所以请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

That could ever come between us

可以介入我们之间

Show me you're not afraid tonight 

今晚就证明给我看你并不害怕

Baby make me believe 

请让我相信

That there's nothing in the world that could ever 

世界上没有什么能

Steal the moment from right here and now 

从我们这偷走我们的此时此刻

Two shadows falling back together now 

现在我们俩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Baby we spent too much time just hiding out 

我们很多时候都在躲避

And there's nowhere that I'd rather be than here 

除了呆在这儿我哪也不想去

Cuz I've missed you, yeah 

因为我很想你。”

《Nothing in the world》,很甜的一首英文歌。

肖时钦的吉他弹得很好,伴奏音色清亮,节奏欢快甜美。肖时钦的声音也很好听,声线温柔隽逸,绝对的声控福利。肖时钦的英文发音也很好听,标准而清晰,连读转音都被他处理得很完美。

如果用来追妹子,那么肖时钦多半已经成功了。

但问题是,孙翔觉得眼下的情况不太对。

他又不是妹子,肖时钦摆出这么一副要告白的架势是干嘛?

要告白?!孙翔的脑子转了过来,然后他的脸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升温,武汉的妖风也没能把他脸上的温度降下去。

“孙翔。”肖时钦唱完之后随手拨了一下琴弦,然后开口叫了孙翔一声,“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吓到你,但是希望你听完,听完之后,慎重考虑,再给我回答好吗?”

肖时钦坐在椅子上,孙翔站在他面前,低着头看他,天台上的光线很暗,他只看得到肖时钦模糊的眉眼和搭在吉他上的白净修长的手指。

“孙翔,”肖时钦把吉他放在椅子上,站起身看着孙翔,“我喜欢你。”

喜欢那个智商极高骄傲自信的你。

喜欢那个认真钻研严谨细致的你。

喜欢那个不会说话容易炸毛的你。

喜欢那个纯粹真诚活得潇洒的你。

喜欢所有的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但是我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

孙翔整个人都僵了,他眼神慌张地到处瞟了瞟,最后落在肖时钦深褐色的吉他上。

他抬起手,把冰凉的手指贴在脸上企图把脸上的热度降下去。

他清了清嗓子,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茫然无措地盯着肖时钦的吉他。

最后他说:“你的论文写完了吗?”

“啊???”尼玛这是什么神转折?!

“你不是说,下个星期要交吗?”孙翔喉咙干涩,勉强问出声。

肖时钦笑,“那个是小事情,不用管。”

“哦……是小事情啊……哎?小事情?哈哈哈哈小事情!”孙翔不知哪根筋搭错,又或者是突然之间福至心灵,指着肖时钦笑了起来,get到外号一枚。

肖时钦额头青筋暴起,他忍无可忍,伸手抓住孙翔的手,“所以你给我的回答是?”

孙翔的眼神又开始到处乱瞟,他想抽出手,却发现肖时钦抓得很紧,“呃……小事情……啊不,社长……那个……我……我……我觉得……我也……喜欢你……”

“嗯?没听清。”肖时钦又靠近了孙翔一点,孙翔往后退了一步,肖时钦再进一步,孙翔满脸通红,又退一步,艹,后背抵到墙上了,肖时钦见好就收,欺身压上。

“我……我也喜欢你!”孙翔双眼一闭,心一横,索性喊了出来。

“噗……”肖时钦用没抓着孙翔的那只手撑着墙壁,牢牢地圈住孙翔,然后捉住了对方的嘴唇。

柔软温暖。

w小剧场w

“小事情啊,来帮我搬一下这个箱子。”叶修。

“卧槽叶修你不要脸啊小事情是你叫的吗!”孙翔。

“小事情啊中午要吃什么?”喻文州。

“卧槽喻文州你别跟着瞎起哄啊!”孙翔。

“小事……”

“小戴啊……”肖时钦笑。

戴妍琦咽了口口水,“社……社长大人。”

然后转身面对孙翔,“社长夫人!”这一声叫得好,铿锵有力中气十足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

学弟太叼怎么办?
好办啊,上了他。

—END—

【对发宣传单的学姐说“不好意思没兴趣”是lo主干过的事(捂脸),被朋友直呼高冷,其实我get不到高冷点😌lo主当时真的是赶时间啊说话不经大脑你相信我啊!!!!】

评论(10)

热度(143)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