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白杨】关于我爱你(删改/完)

竹马设定/年龄bug/略OOC

01

杨聪从三零一的经理那里得知可能要新签一个国外回来的选手的时候,其实他心里是有些打鼓的,因为据他所知国外的荣耀发展与国内有很大的差别,选手的意识打法等等也和国内不尽相同,国外的选手回来能不能融入三零一是个很大的问题。

尽管三零一竞赛成绩不佳,急需新鲜血液救急,也不该如此饥不择食,但所幸三零一虽然不是什么豪门,对战队队长的意见还是十分尊重,经理在签约之前安排了杨聪掂量掂量那个选手的水平。

02

“是个骑士吗……”杨聪一边喝着豆浆,一边翻看那个选手的资料,他凭着本能第一个去看的就是职业,然后才去看姓名。

白庶。

“白庶?!”杨聪被匆忙间咽下喉咙的豆浆呛得一阵乱咳,从英国留学回来,叫白庶这么不多见的名字。应该就是那个白庶吧?眼泪咳出来的瞬间杨聪又一次体会到了“生无可恋”是什么感觉。

“是啊,是叫白庶。”站在杨聪身后的经理被他突然的一阵呛咳给吓到了,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回答,“有什么问题吗杨队?他住的地方离这太远了,早上赶不过来,你下午又没时间,本来我跟他说了另外约个时间,但他说线上切磋也可以,你看行吗?”

“杨队?”

“啊?哦,可以。”

“杨队,他来了。”经理指了指电脑屏幕,然后又看了看杨聪,今天杨聪有点奇怪啊,怎么心不在焉的。

杨聪听到经理的提醒终于把注意力放到了荣耀里。

他在竞技场建了个房间,此时白庶的骑士已经进来了。

“杨队,久仰大名。”白庶发了一句平常而又客套的问候。

“你好。”杨聪回了一句,心里有点犯嘀咕。

“杨队,可以开始了吗?”

“当然。”

先出手的是白庶。因为本就是为了摸摸白庶的实力,所以杨聪一开始手下是留了力的,一招一式之间都带着明显的试探意味,但到后来他发现他低估了白庶,这家伙不仅荣耀技术高超,而且有着非常丰富的比赛经验,意识和技术他一项都不缺,杨聪心里暗道不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之后才险险获胜。

白庶那边角色死亡之后就自动转换到了灵魂视角,漂浮在空中的骑士灵魂看着底下刺客的头顶。电脑屏幕一片灰白,白庶的心里却五味杂陈,杨聪啊杨聪,你就这么让我从少年追到青年,从英国追到中国。

追了你那么多年,那么多路程。

这一次,给我个痛快吧。

“杨聪,好久不见。”角色死了不能说话,但频道还是可以用的,白庶想了想,还是敲上这么一句话。

站在杨聪身后看了两人竞技的全过程,觉得白庶这个人很不错的三零一经理正想再问问杨聪的意见,就被白庶这句话给搞懵了,“杨队,你们认识?”他试探着问出口。

“嗯。”杨聪站起身,靠着训练室的桌子面对着经理,“您刚刚也看到了,他技术意识都不错,我们从小就认识,默契……应该也是够的,我建议签下来。”

“好的。”经理等的就是杨聪这一句肯定,应了一声就忙着准备材料去了。

等杨聪重新坐回电脑前,白庶却已经退出了房间,聊天频道上倒是留了一串数字,看起来是他的电话号码,杨聪拿出手机把号码存好。

然后他拿起之前没来得及仔细看的白庶的资料,透过冰凉的纸页和整齐的汉字窥探白庶没有他参与的那四年人生。

03

他已经不记得他和白庶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了,因为那实在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大概要追溯到他们都还不记事的时候。

杨、白两家大人关系好,住得近,杨聪和白庶就连学走路牵的都是对方的手,跌倒一起、奔跑一起、欢笑一起、哭泣一起、上学一起,甚至一起洗过澡。

在十七岁以前,他们都以为会这样一辈子一起走下去。

在十七岁以前,杨聪以为他和白庶只是好兄弟。

在他们的少年时代,如果说杨聪是飘摇在学海里的孤舟,只能随着海浪时沉时浮地挣扎,那么白庶就是风帆鼓舞的航船,目的鲜明,干劲十足,永远是年级前段的领跑者。

恰巧杨聪高一结束的时候收到了本市三零一战队的橄榄枝,一纸邀请让本就倾心于荣耀的杨聪看到了逃离学海飞向蓝天的可能性,他几乎没怎么纠结,就决定退学加入三零一。而杨聪爸妈则是难得的开明,又或许是不差钱,他想干嘛也就由着他去了。

反而是白庶,在自己爸爸口中得知杨聪退学参加三零一战队后,愣是把3×7算成了24写在了自己的数学试卷上,然后他停下笔,呆呆地盯着下一题那个立体几何图,愤怒的情绪在一片不知所措的茫然之后铺天盖地地涌上来,白庶攥着笔的右手微微发着抖,他站起身,把手里的笔摔到桌子上,拉开房间门,他的妈妈听到他出来的声音在厨房里喊道:“白庶,作业写完了吗?马上吃饭了。”

他爸爸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他气势汹汹地鞋都没换就要出门,连忙站起来喝到:“白庶!你要去哪!”

白庶大力砸上自己家的门,“别管我!”

他冲出自家的别墅,冲到隔壁杨聪家的大门外,把铁门砸得震天响,“杨聪!杨聪!”

杨聪发誓他长这么大从没见过白庶这么生气,他才打开门,就被白庶反手摔到了铁门上,冰冷坚硬的钢铁磕得他后背生疼,“白庶你发什么疯!”

“你发什么疯?!你为什么要去三零一打比赛?!你不高考了吗?!你为什么事先不告诉我?!”白庶横着一条胳膊压着他的肩膀,盯着他恶狠狠地问,眼眶通红。

“噗,就因为这个啊,”杨聪稍微挣了一下,却发现白庶把他压得很紧,于是他干脆放弃了挣扎,“哎,我说,你至于吗,那两天你忙着期末考啊,期末考成绩不是关系到下学期分班吗,我就没告诉你。”

“靠,杨聪……杨聪你这个傻逼……”白庶气息不稳地压在杨聪身上,被愤怒冲昏的的脑子里除了“傻逼”以外再也想不到什么骂人的词,他只能更加用力地压着杨聪,仿佛这样就能宣泄他的愤怒,又或者让杨聪改变他的决定。

树上的夏蝉在盛夏的黄昏不知疲倦地唱着重复的歌谣,余威尚存的夕阳和白庶近在咫尺的灼热呼吸弄得杨聪双颊发烫,他第一次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是不是太近了,于是他慌慌张张地伸出手使劲推开了白庶。

“白庶,你怎么了?”

白庶深呼吸了几下,勉强平静了情绪,“杨聪,我们不是说好要上同一所大学吗?”他嗓子有点哑,说出来的话在周围燥热的空气里听起来轻飘飘的。

杨聪愣了一下,然后说:“白庶,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是我不知天高地厚,不过现在好了,我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上同一个大学这种事我就不想了,你好好加油,人各有志嘛,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不知天高地厚”、“不想了”、“你好好加油”、“人各有志”,杨聪就这么不痛不痒地把这些话吐出来,说者无意,听的人心里一片鲜血淋漓。

白庶攥紧拳头,忍了又忍才没有砸到杨聪脸上,“杨聪,你他妈哪里是学不好!你他妈根本就是不想学!说好了一起,你他妈一个人先溜了算怎么回事?!”

杨聪也被白庶这几句算不得好听的质问激起了脾气,当即吼了回去:“老子他妈就是不想学怎么的!碍着你什么事了!你爱当学霸你去当!想考重点你去考!别他妈管我行吗?!你谁啊你!”

白庶愣愣地看着杨聪,眼眶上的红色还没有完全消散,“杨聪,你太过分了。”他说完这句话,转身大步离开,在进了自己家门后,才抬起手狠狠地擦了一下眼睛。

那是他高中毕业之前对杨聪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一天的争吵成了两个少年之间迈不过去的沟壑。

白庶喜欢杨聪,不是那种朋友之间的喜欢。

在他的同龄人看着日本女优纾解年少的欲望时,他的春梦主角却无一不是杨聪。

他深知这其实是个肮脏的秘密,可是他发现,无论他怎么对自己洗脑,怎么在心里把自己骂成猪狗不如的禽兽,他的春梦里出现的永远还是杨聪赤裸的身体。避无可避的爱恋被白庶压在心里酿成心疾。

但年少的他其实从未想过真正地占有杨聪,他与杨聪定下约定,也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能够每天都见到杨聪的愿望,却没有想到,在他看来重比千金的承诺在杨聪那里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玩笑。

白庶回家之后连晚饭都没有吃,他的爸爸隔着门板扯着嗓子骂他的时候,他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知道杨聪不是笨,只要好好学习成绩肯定可以提高,他甚至已经制定好了能够拉高杨聪成绩的周密的补习计划,虽然不能拉到跟他同样的高度,但是他不在意,他只要杨聪能考上一个过得去的大学,高考的“失误”他会自己制造……

他把所有的一切都计划好了,却没有想到,他的计划里最大的变数居然是杨聪,是那个不知何时开始不想跟他一起走的杨聪……

杨聪坐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收拾行李,一件衣服被他打开又叠好,叠好又打开。

“杨聪,你刚才是不是跟白庶在吵架,你们怎么了?”他妈妈的询问唤回了他的思绪,他有些烦躁地把衣服再叠好。

“没什么,不用担心。”他提高声音朝门外喊。

然后他把剩下的衣服都叠好放进行李箱,拉好拉链,脸朝下扑倒在自己的床上,闭上眼睛,白庶气得通红的脸又出现在他眼前。

他上一次看到白庶这样的表情是什么时候?

啊……大概是初三吧。杨聪被一群小混混拦下要“借钱花”,而那天他刚好没带钱,连午饭都是白庶请的,但小混混找他之前明显做了工作,知道他家境不错,当然不愿意相信他没钱,于是提前结束补课的白庶出了校门看到的就是一群小混混围着那个他最熟悉的身影殴打的情景。

当时的白庶就是一副气到发疯的样子,也不管自己的战斗力比起杨聪也只好了一点点,甩了书包就冲上来不管不顾地挥拳头,最后那伙小混混其实是被他给吓跑的,丫打起架简直不要命。

后来杨聪也骂过白庶傻逼,打个架那么拼命干嘛,白庶一句“还不是因为你”卡在喉咙里没说出来。

在他们并肩长大的时光里,白庶总在尽力张开细瘦的手臂,想把杨聪圈进他单薄的怀抱,却忽略了杨聪是否需要这样的保护。

他一味地想要变得更强大,却不知道在他努力向前奔跑的时候他们已经分道扬镳。

矛盾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堆积的?是他们的成绩单第一次看起来天差地别的时候,还是他第一次以一个保护者的姿态挡在杨聪身前的时候?

第二天,白庶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帘后面目送着杨聪爸爸的车开出庭院,载着那个从小就跟他形影不离的人渐行渐远。

后来的日子他们将近一年没有见面,白庶高三搬到学校去住,杨聪住在三零一的宿舍。白庶摸清楚了杨聪回家的规律,于是刻意岔开时间回家,杨聪察觉到白庶在有意躲着他,却也不肯主动求和,少年心性,即使是对自己最亲密的人,又哪里会愿意随便低头。

04

高考后的第二天,白庶收拾了行李就坐上了去宁夏的火车,特意卡着时间回家却扑了个空的杨聪一身的火气又被撩了上来。

出成绩的那天白庶回来了,拖着疲惫的身体,头发里还带着西北的黄沙,整个人灰头土脸地扑到电脑面前,看着成绩栏上那个连三本线都没到的分数,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连衣服都没换就到隔壁去敲杨聪家的门。

敲了很久杨聪才开门,没好气地说:“干嘛?”

“你爸妈也不在家吧?”白庶自顾自地说着,推开他就往里面走,“我家冰箱都是空的,请我吃个冰棍呗。”

“喂!”杨聪拽住白庶的胳膊,“你他妈考完试一声不吭就去旅游,现在回来了大摇大摆往我家闯,你以为这是旅馆吗?”

白庶停住脚步,“杨聪,人在做什么重大决定之前都是有点怂的……我听说荒漠里的长烟落日能给人勇气我才去宁夏的。”

“啊?你要做什么决定?”

“杨聪,”白庶转过身面对着杨聪,“我没过三本线。”

杨聪震惊。

“其实,荣耀我也是会玩的,还玩得不错。”

杨聪愣住。

白庶一不做二不休,上前一步就把杨聪拉到了自己怀里,把下巴窝在他肩膀上说:“杨聪,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我不想上大学了,我可以跟你一起去三零一打比赛,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他说话时下巴的动作蹭得杨聪的肩膀若有若无地痒,而他们脚下的地面上暑气蒸腾,更是熏得杨聪头晕眼花。他们都穿着夏装,白庶还带着些微汗意的皮肤与杨聪紧紧相贴,体温相互交换,杨聪怔忪了片刻才意识到白庶刚才说了什么,他惊惶失措之下大力推开了白庶,后者被他推得向后趔趄了一下。

“你……白庶,你说什么?”

“我喜欢……”

“白庶!”杨聪扬声打断了白庶,“我一直当你是兄弟(你却想睡我×)……你,你还是认真学习吧,你来打比赛你爸妈不会同意的,而且你学习那么好……来打比赛可惜了……我……今天的事,我就当没发生,以后我们还是好兄弟……”杨聪语无伦次地说着,眼神到处飘就是不敢落到白庶脸上。

“杨聪,你觉得我很恶心?”白庶苍白着脸勉强扬了扬嘴角。

“不……”杨聪嘴里否认,脚下却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白庶把他的动作看在眼里,苦笑了一下,“杨聪,你能跟一个做着关于你的春梦,自慰的时候叫着你的名字想着你的脸的男人做好兄弟吗?”

“如果那个人是你的话……”

“杨聪,保重。”白庶打断了杨聪没说出口的“就没关系”,转身逃一般地离开了。

杨聪还站在原地,落荒而逃的白庶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傻逼,早知道应该强吻他才对,好歹能把杨聪的初吻搞到手。

原来网上说的“说一句喜欢就能花光我积攒的所有勇气”是真的。

05

杨聪跟白庶已经好几年没有联系了,当年白庶告白告得干脆,没得到想要的答案,远渡重洋去英国留学也走得干脆,就连过年他都没有回来过。

而后来再回想起那个兵荒马乱的夏天,其实杨聪更多的感觉是懵逼。白庶跑得太快,杨聪还没仔细想过他们之间的事情,他就已经逃到了天涯海角。

白庶就像是一阵大风,在青春的尾巴上毫不留情地从杨聪生命里呼啸而过,不仅吹散了他们之间的联系,甚至过去的十几年里他刻在杨聪生命中的那些痕迹都被他连根拔起,吹到了不知名的远空,而他什么都没有给杨聪留下。如果不是这次三零一到国外招兵买马把白庶给请了回来,杨聪几乎要忘记他还有这么一个与他有着十余年交情的发小。

06

杨聪有点紧张,因为很快白庶就要到了。

他知道这么多年没见,白庶一定早就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了。

而且如果经理不在他耳边念叨“你们早就认识这真是太好了blabla……”的话他想他会稍微好一点。

来了,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俱乐部门口,先进入视野的是一双穿着匡威经典款帆布鞋的脚,啧,莫名其妙地就有了一点亲切感。눈_눈

然后白庶从车里钻了出来,穿着打扮休闲随意,看到杨聪和经理,他扬起嘴角冲他们点了点头。

他们迎上去。

白庶先和经理握手,说了些无关痛痒的场面话,礼数周到不卑不亢。

杨聪看着彬彬有礼的白庶恍惚着想他果然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他因为长得好看,有钱又聪明,总是像个小豹子一样,骄傲得全世界都不放在眼里,即使有时候摆出礼貌谦恭的姿态,也有骄傲的光芒从他骨子里透出来,逼得人睁不开眼。

而现在的他,或许是在英国生活的时间太长,一举一动之间都带着浓浓的绅士意味,让人不由自主地就以为他礼貌的疏离是真心的恭敬。

“杨聪,好久不见。”杨聪出神的时候白庶已经跟经理寒暄完了,或许考虑到杨聪是旧友,他没有伸出手,而是直接给了杨聪一个拥抱,一个距离松紧都把控得恰到好处的礼节性的拥抱。

而毫无防备就被拥到白庶怀里的杨聪却像被火烫了一样推开白庶,同时还往后撤了一大步。

这举动一下子就让空气的温度降到了零点。

连站在旁边的三零一经理脸上都是大写的尴尬。

白庶却无所谓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是我太唐突了。”

“抱歉,太久没见有点不习惯。”杨聪几乎跟他同时开口。

“哈哈哈你们果然一起长大,说话都很默契,”三零一经理及时打圆场,“白庶在国外待那么多年确实还是会受到国外礼节的影响啊。”这三零一经理十分机灵,说话间四两拨千斤地就把这页给揭过去了。

白庶看了杨聪一眼,回道:“您说的对。”

然后三人把三零一俱乐部参观了一下,孙明进他们看见白庶这个国外回来,仿佛脸上都写着“高学历”几个大字的新队员还稍显拘谨。

白庶也没颠覆他给他们的第一印象,言谈举止端方有礼,不过分亲昵也不会让人觉得冷淡。

三零一则显示出了对白庶的十足欢迎,晚上由经理带着,全队去饭店为白庶接风洗尘。

吃饱喝足之后回俱乐部的路上,白庶故意走慢掉队,杨聪碍于旧友和队长的双重身份,不得不去和白庶走到一起。

“杨聪,躲着我干嘛?”

“咳,没有啊。”

白庶歪了歪头,“是么,参观俱乐部的时候全程没跟我说话、带我去寝室的事推给高杰、饭桌上不跟我坐一起、出了门走到我旁边还别别扭扭的,你说你没躲着我?”

“……”杨聪无言以对。

“你这几年,在英国还好吗?”片刻的沉默之后,杨聪强行换了话题。

“不好。”

“怎么了?不习惯吗?”

白庶靠近杨聪,一只手虚虚揽上他的腰,压低声音说:“嗯……想你。”

杨聪身子一僵,但是队友们都隔得不算很远,他不敢发出太奇怪的声音,只能抬起一只手抓住杨聪的手腕想把他的手拿开,却反倒被白庶反手握住。

“白庶,别闹。”杨聪声音有点沉,若是三零一的队员听到,那便知道队长这是生气了,一定不敢再造次,可惜白庶不吃杨聪这一套,他曲起手指刮了刮杨聪的掌心。

“杨聪,我是真的想你。”他轻声说。

杨聪怔了怔,然后微微叹了口气,“当年的事情,对不起,是我不够成熟。”

“我听经理说你这几年都没有找女朋友?”白庶无心听杨聪不痛不痒的道歉,直接抛了个问题给他。

“嗯。”

“为什么?”

“工作忙。”杨聪顺口就把搪塞别人的理由给搬了出来。

白庶低声笑起来,“杨聪,你别拿你糊弄别人的理由来打发我,我还不知道你吗?你要是真想谈,天大的事也拦不住你,做了几年队长你是沉稳不少,可要说连本性都改变了,蒙鬼吧你。”

“杨聪,你是心里住着什么人吧?”白庶附到杨聪耳边说,他说话间的热气喷进杨聪耳朵里,杨聪抖了个激灵往旁边撤了一大步,却发现他的手还被白庶拉着,路灯从他们身后打过来,他们的影子落在地上,交叠在一起的双手看起来亲密无间,白庶盯着那个影子看了几秒,在杨聪再次挣扎之前放开了他的手。

“杨聪,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面对自己的内心呢?”

白庶撂下这句话,把手插进衣服口袋里,往前迈了几大步甩开了杨聪。

杨聪一个人站在原地,雪后的寒气从四面八方围过来,他拢了拢衣服,往手心里吹了一口热气。他想这么多年来他究竟有多少次像今天这样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白庶越走越远呢。

“白庶……”一阵大风在这时刮起来,街边光秃秃的树枝相互拍打,发出的声音掩盖了他剩下的话语。

07

白庶的首次出战于三零一而言那是“不负众望”,而他带给其他战队和荣耀粉丝的感受那就只能是“出乎意料”了。

他在场上给予己方队友,特别是使用“一击必杀”的杨聪的完美掩护和他个人风格突出的作战方式给所有看过他第一场比赛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人们不得不重视起这个三零一的外援。

白庶盘腿坐在寝室的床上,膝盖上放着一台笔电,他姿态漫不经心地刷着微博,#荣耀职业联赛#的话题下面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他的讨论。

电竞时代的官博发了这样的一条微博——三零一新选手白庶在这一赛季的后半段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一个惊喜,国内被玩得风格各异的职业“骑士”在他的意识和打法之中被找到了最原始的精神——正直、勇敢、忠诚、坚定而顽强。骑士精神的光芒闪耀让我们看到了荣耀这个游戏在不同文化背景之下的不同玩法,我们期待白庶接下来的表现。

微博还附了一段短视频,是三零一对战虚空的团队赛剪辑,剪了白庶赛场上的精彩表现。

那条微博才发出来就被荣耀粉丝疯转,三零一的粉丝更是毫不矜持,评论里要给白庶生猴子的迷妹都能捞起一大把。

白庶滑着鼠标看评论,嘴角轻轻勾着,然后他挑了几条截了个屏,转手就发到了杨聪扣扣上。

“继续加油。”杨聪回。

“加油撩妹?”

“……”
“加油比赛😊”

白庶“啪”地合上电脑,出了门去敲杨聪的寝室门,杨聪听见敲门声打开门,看到白庶站在门口,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一步。

白庶长腿一迈跨进他寝室,“杨聪,我会吃人吗?”

杨聪有点尴尬,似乎他们重逢之后,他面对着白庶的时候不是在尴尬就是在逃避。

杨聪关上门走进房间,“你……有事吗?”

白庶转身,咧开一个称得上阳光帅气的笑,“刚才你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我突然想看看你微笑的样子,于是就过来了,给我笑一个呗队长。”

“……”杨聪说:“白庶,你几岁了?”

白庶干脆扑上来,“笑一个嘛杨聪,我需要一点动力啦!”

杨聪一个没注意被白庶扑到了床上,惊惶之下出口的声音都大了好几个分贝,“白庶!下去!哎哟你压到我的腿了!”

白庶不为所动,反而伸手去挠杨聪的痒,杨聪经不住痒,又掀不开力气比他大的白庶,没几秒钟就边笑边连连求饶。

门外恰巧经过杨聪寝室的高杰听着里面自家队长断断续续的笑声和高高低低的喘息,还有白庶意味不明的几句“这样是不是舒服多了”、“哎哎哎别乱动”、“你不听话会受伤的”之类的话,整张脸上的表情只剩下了=口=。

门里白庶见杨聪笑得快要换不过气了,终于停下了动作,两手撑在杨聪耳边,俯下身对他说:“杨聪,我回来了,你要多像这样笑笑。”

08

第二天杨聪进了训练室发现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些说不出的微妙,特别是高杰,杨聪虽然读不懂他眼里的“队长我把你当做偶像崇拜那么久你居然不争气被人给压在身下了但是没关系如果你们是真爱我还是会祝福你们的队长你一定要幸福啊QAQ”这样的信息,但还是觉得高杰看他的眼神尤其地奇怪,正好这时白庶双手插兜走进了训练室,杨聪清楚地看到高杰虎躯一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回了目光。

杨聪回头狐疑地看了白庶一眼,后者回了他一个疑惑的眼神,杨聪觉得大概自己想太多,于是笑了笑,指了指白庶的电脑示意他开始训练,白庶也回他一个微笑,然后坐到了自己电脑面前。

我靠!闪光弹放得老子耳朵都被闪瞎了!高杰内心竖了个中指,然后朝坐在自己右边的孙明进挑衅地挑了挑眉毛,没骗你们吧!看看人家这恩爱秀的,简直没眼看!

孙明进一脸世界观被刷新的表情,转头看了坐在他右边的李奕辉一眼,李奕辉又把眼神传递给下一个人,转眼之间三零一的训练室里除了杨聪和白庶,其他人之间都弥漫着一种心照不宣的微妙氛围。

杨聪一个不小心,风景杀掉下了山崖。

“今天怎么觉得训练室气氛不太对呢”,他有些疑惑地想。

09

三零一队员对白庶和杨聪关系的误会在某天中午,白庶递给杨聪一个方方正正的盒状物体后升到了终极版。

“啊啊啊啊啊我靠!辉辉!举举!进进!你们看看我啊!”高杰手舞足蹈地跑进李亦辉的寝室,没刹住车掀翻了三人的牌桌,钱文举手中的一把牌也不幸飞了出去,纷纷扬扬洒了满地。

“哈哈哈这局不算!”钱文举一拍大腿跳起来,手握烂牌的地主神采飞扬翻身把歌唱。

李亦辉冷漠脸,“我的王炸还没出。”然后他抬手摘下落到自己头上的一张牌,翻过来一看,方块3……

孙明进抓住了高杰话中重点×,问:“高杰你没吃药吗你刚才叫我们什么?”

高杰捂住心口,“你们不懂!我刚刚!看到!白庶塞给队长一盒!避孕套!”

钱文举目瞪口呆,“队长收了吗?”

李亦辉目瞪口呆,“你没看错?”

孙明进目瞪口呆,“什么牌子的?”

高杰:“……”孙明进你不能再好了。

而现场的真实情况其实是这样的,上午的训练结束后,杨聪走出训练室,却被白庶叫住,对方递给他一盒东西,然后说:“放松放松吧。”

杨聪刚结束训练,眼前还有电脑界面的残影,晃眼一看,在心里大叫卧槽,白庶这丫不要脸的程度已经这么深了吗!居然送他避孕套?!还放松放松,怎么放松!才想义正言辞拒绝,就看见高杰从楼梯口上来,杨聪担心引起误会,只好先压下心里的羞愤,一把把盒子拽过来塞到了裤兜里,他以为高杰没有看见,但现实有时候就是这么血淋淋——高杰看见了——一盒避孕套——没看清是啥牌子。

回到李亦辉寝室。

“所以队长和白庶这是到哪一步了?”钱文举问。

“不知道。”高杰回,“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帮帮他们!”

“这不太好吧……”李亦辉迟疑着说。

然后被孙明进拍了脑袋,“哪里不好了,身高不是距离!性别不是问题!况且他们还是竹马关系!我看白庶和队长真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早搓和早好!”

李亦辉点评:“语文学得不错。”

当天晚上,和白庶一间寝室的钱文举带着满满的负罪感和莫名的快感()剪断了他们房间的空调线。其实在做这件事之前他是拒绝的,但是被高杰几句“白庶避孕套都送了你还忍心让他们分居?为什么是你?因为你和白庶一间寝室啊哈哈哈!”给驳回了,他抱着最后挣扎一下的心思问了一句“那我晚上睡哪?”

高杰一脸正义凛然,“我收留你!”

钱文举身子一晃,我说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床换成双人的!你不是早就对我有意思吧!

高杰一眼看穿钱文举的心思,冷漠道:“如果你有大胸细腰翘臀长腿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你。”

钱文举:“……操。”

于是当晚准备入睡的杨聪听见敲门声打开门看见的就是白庶带着一脸掩都掩不住的窃喜和他自己的枕头怵在他寝室门口。

杨聪警惕地说:“干嘛?”

白庶沉痛地说:“我和钱文举寝室的空调坏了,钱文举去和高杰睡了,队长你能收留一下我吗?”但是鉴于他内心的兴奋都快溢出来了,所以他那个沉痛的表情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杨聪看着白庶脸上扭曲的表情和仿佛实体化了在他背后摇来摆去的大尾巴,觉得有点头疼,但还是不忍心拒绝,“那进来吧。”

一夜无话。(做人不能太污,所以此处无肉😌)

第二天杨聪发现三零一众人看他的眼光又变得高深莫测而又意味深长,钱文举甚至蹭过来问了他一句“队长你腰疼吗?”

杨聪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腰疼?”

钱文举:“……”白庶你行不行啊!

最后解开真相的还是高杰,当天中午他被杨聪留下来说几个训练中的问题,去食堂去得晚了,整个食堂里只有杨聪、白庶和他。跟杨聪白庶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高杰全程低头猛扒饭,在他扒完自己的饭准备功成身退把空间留给杨白二人时,杨聪叫住了他,递给他一个东西,高杰瞪大双眼,指着杨聪手中的盒子,手指微颤。

杨聪看他反应,问道:“怎么了?”

“啊……没什么没什么……”高杰连忙摇头,“队长我先走了。”然后他飘走了,飘回李亦辉的寝室,对盼望他归来的战友们说了一句话——

“白庶给队长的是一盒炫迈……”

“根本停不下来!”钱文举嘴快接了一句。

“……妈的智障。”孙明进捂脸。

10

其实杨聪和白庶的关系完全没有进行到三零一队员们YY的那一步,相处了几个月,杨聪对白庶的态度也只是自然了很多。

尽管白庶从英国回来后就像换了个人一样,每天都像个大号牛皮糖一样缠着他,卖萌撒娇求抱抱无所不用其极。

杨聪面对这样的白庶觉得很心累,那个媒体面前沉稳大方又礼貌的白庶怎么到他面前就成这样了?!那些喊着白庶“苏破天际”、想给白庶生猴子的女粉丝你们真的不近视吗!

她们真的不近视,因为白庶只在你面前像个牛皮糖啊杨聪大大┑( ̄Д  ̄)┍

11

第十赛季的三零一,因为白庶的强势加盟,在赛季下半段奋起直追,最后以常规赛第七的成绩成功获得季后赛席位。

三零一的队长杨聪比谁都清楚,白庶的到来对这支他拉扯数年的战队究竟有着怎样的意义。他想起他前一天在记者会上说过的“这是一支全新的三零一战队”,再看看离他只有几厘米的白庶的脸——白庶寝室的空调又坏了,这次是真坏了,钱文举满脸“遭报应”的表情心不甘情不愿地爬上了高杰的床(),白庶爬上杨聪的床的时候想的却是空调最好晚点修好……

啧啧。

此时杨聪看着白庶沐浴在夏日晨光中的脸,脑子里突然像放电影一般闪过很多画面:白庶穿着洁白的校服站在主席台上领奖,满脸的骄傲自信。

他们一起到哈尔滨过年时,睡到半夜被冻醒的白庶跳下床钻到杨聪被窝里,杨聪伸腿想把他踹出去,白庶就在被子里扭来扭去撒娇,珊瑚绒的睡衣和毛毯摩擦,静电四起,白庶一见,反而蹭得更欢脱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杨聪现在回忆,记得最清楚的反而是白庶“杨聪你快看!像不像烟花!”的叫嚷和窗外在彩灯照耀下静默温柔的冰雕。

还有就是当初白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本正经地说自己是因为恰逢三零一到国外联赛发掘人才才回的国,但是他看着杨聪的眼神明明白白写着“我回国是为了你”。

“谢谢你。”杨聪看着他的脸轻声说。

“不客气。”白庶立马回道,杨聪一惊,却见他已经睁开了眼,像是心有灵犀,又像是早有预谋,他黝黑的眼眸里笑意满满。

白庶摸索着握住杨聪的手,又重复了一遍:“不客气,以身相许就好。”说完用另一只手撑起上半身,居高临下看着杨聪,开口把他还没出口的话堵了回去,“杨聪,我说真的。”

杨聪撇开脸,“咳!”

白庶倒回床上,说:“杨聪,你还记得你初中的时候为了追坐你后面那女孩学的英文歌吗?”

“啊?”

“If I walk would you run

如果我走向你 你会跑来吗

If I stop would you come

如果我停下脚步 你会走近我吗

If I say you're the one

如果我说你是我的另一半

Would you believe me

你又会相信吗

If I ask you to stay

如果我请你留下

Would you show me the way

你会为我指路吗

Tell me what to say

该说什么话

So you don't leave me

才能把你留下?

The world is catching up to you

世界在追赶你

While your running away

在你努力狂奔

To chase your dream

去追逐梦想的时候

It's time for us to make a move

行动的时刻到了

Cause we are asking one another to change

因为我们要求彼此改变

And maybe I'm not ready

也许我还没准备好

But I'll try for your love

但我会为了你的爱而努力

I can hide up above

我可以隐藏自我

I will try for your love

为了你的爱而努力

We've been hiding enough

我们已经躲藏了太久。”

白庶直接开口唱起了歌,杨聪只觉得自己被他抓着的手像是握了个刚出锅的煎饼,白庶唱歌时紧紧黏在他脸上的目光更是烫得他满面通红,白庶唱完之后他想也不想就说了一句:“放什么洋腔,我一句都听不懂。”

“你一定知道的,”白庶说,“我还记得你当年为了学会这首告白神曲废了多少心思。”

“……”

“好吧,就算你真的不记得了,那我来告诉你,杨聪,我会为了你的爱而努力。”白庶看着杨聪的眼睛很认真地说。

几秒钟之后,杨聪捂住脸,“妈的,真是栽你手里了。”

白庶朝杨聪扑过去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果然不愧是告白神曲哈哈哈,虽然当年杨聪被拒绝了哈哈哈!

END

评论(4)

热度(97)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