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肖翔】岂曰无衣(完)

这是……一篇旧文

可能……有人看过

我就是……删删改改来混个更

(打我可以,别打脸)

正文↓↓↓

在肖时钦第一次与孙翔在嘉世合作之前,他对这个人就已经很了解了——呃,单纯指战术方面,之所以说是战术方面,是因为在跟孙翔真正接触之后,他才发现了这个私下跟他接触不多的新一代荣耀大神性格里自傲、狂妄、单纯、好斗的一方面,嘛,说这么多,其实有一个词就已经可以完全地概括这个人了——幼稚。

像个孩子。这是肖时钦之前不知道的。

说实话,其实肖时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能习惯孙翔的这种脾性,因为肖时钦来自一支没有他就连季后赛都闯不进去的中游队伍,他曾经的队员身上,没有一个有孙翔这样的狂傲。

所以在最初的那些日子里孙翔与肖时钦虽然是嘉世的正副队,抬头不见低头见,却并没有太多战术规划以外的交集,肖时钦不知道怎么去跟孙翔这样性格的人深交,而孙翔那是压根就没想过要跟肖时钦套近乎或者处得多么好,因为他就没加过交际方面的技能点。

他们真正开始亲近是在孙翔给肖时钦取了“小事情”的外号并且肆无忌惮地开始天天叫之后。

“小事情小事情——”肖时钦无奈地纵容着孙翔这么叫他,偶尔跟孙翔开开玩笑,训练室里也会多了一些笑声。

肖时钦不得不承认,在嘉世,他确实体会到一些在雷霆不会有的感觉,嘉世是个强队,至少在他们败给叶修以前,没有人会不这样认为,而孙翔是一代大神,这个就更不会有人不认可了,所以即使嘉世人心不齐,但肖时钦还是能在这个队伍里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强,他不再是雷霆那个什么都要操心的队长,而嘉世的人对待他也没有雷霆队员那样自知自己在阻碍着他前进的类似愧疚的情绪。那时候他觉得他在嘉世的时间还很长,他可以改变这支队伍。

所以他在嘉世的那一年,其实可以说得上是快乐的——当然,离开嘉世后他才知道当年他之所以觉得快乐是因为那里有孙翔,而不是因为那里是嘉世。

“小事情,你在干嘛?”肖时钦正在看挑战赛中无极战队和兴欣战队的视频,冷不丁孙翔凑到他身后问了一句,肖时钦被吓了一跳,愣了几秒才回答孙翔:“看无极和兴欣的战斗视频。”

“这有什么好看的?”孙翔晃了晃脑袋。

“我们以前对叶秋的散人几乎没有了解,现在他出场了自然要多研究一下。”肖时钦简单地给孙翔解释了一下,不过他知道孙翔对这种战术方面的东西是没什么兴趣的,他在战斗中喜欢的是靠自己的实力去实打实地压制别人。

果然,孙翔听了他的话根本没再追问什么,只是兴趣缺缺地拖了一个凳子坐在他旁边,“那我也看看吧。”

肖时钦笑了笑,“不想看不用勉强。”

“反正我也没事……就陪陪你呗……”孙翔边把脑袋往肖时钦的显示器前面凑,边有些含糊地说。

肖时钦心里一暖,当天的训练已经结束,训练室里已经没有人了,却没想到孙翔还会进来陪他,他也就不再纠结,把自己的凳子往旁边挪了一点,给孙翔腾了个位。然而如果当时肖时钦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他一定会果断地把孙翔撵出去,唔,前提是他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咳,孙队,训练室里不准吃东西。”肖时钦发现孙翔那家伙在“嘎嘣嘎嘣”地嚼着什么东西,出于习惯就顺口提醒了一句。

“只是一颗糖啦,小事情不要那么严肃嘛,来给你一颗。”孙翔对他的提醒并不反感,反而从兜里拿出一颗阿尔卑斯,剥了糖纸就往肖时钦嘴边递,猜到开头没猜到结局的肖时钦还来不及伸手接,孙翔就直接把糖塞到他嘴里了,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唇上一划即过,肖时钦本能地往后缩了一下。

孙翔却没发现肖时钦的尴尬,又往前凑了凑,眼睛亮晶晶的,一脸邀功地看着他,“怎么样,好吃吧?”

“嗯……”肖时钦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就赶紧把注意力转移到对战视频上了。

肖时钦把那段视频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在word文档里敲了不少字之后,才有些疲惫地伸了个懒腰,然后伸手去抓鼠标准备关电脑,却在移动鼠标的时候碰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孙翔的脑袋。

这家伙,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肖时钦之前专注于视频,根本没发现他什么时候趴到了桌子上。

肖时钦关了电脑,才去推孙翔,“孙队,孙队,别在这睡了,回宿舍吧。”

回答他的,是孙翔细小欢快的呼噜声。

“靠……”肖时钦小声抱怨了一下,继续推孙翔,“孙队……快起来……”

一分钟后……

“孙队,嘉世着火了,快起来救火……孙翔!!”

呼噜声依旧欢快。

肖时钦无奈。

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真是为难宅男啊……”他嘀咕了一句,然后弯腰去扯孙翔,试图把人扛到自己肩上,他跟孙翔体型差不多,孙翔甚至还要比他高几厘米,真要把人背回去就是想想都觉得够呛。

肖时钦背着孙翔走在灯光昏暗的走廊上,耳旁不时拂过孙翔的呼吸,痒痒的,肖时钦呼吸却有点粗重——累的。

等到上楼梯的时候,大概是有点颠,孙翔又开始不安分,一颗脑袋在肖时钦脖颈里蹭来蹭去,肖时钦欲哭无泪,“孙队……你醒了吗?醒了就下来……哎哟小祖宗啊……”

嗯……还是欢快的呼噜声。

等终于把这祖宗背到他的房间门口,肖时钦已经累得像狗了,让孙翔靠门站着,再用自己的肩膀抵着他的脑袋防止他滑到地上,肖时钦伸手到孙翔的兜里找钥匙,找了半天……无果。

肖时钦不放弃地又找了一遍……

然后他开始怀疑孙翔是故意的吧!他是故意的吧!早发现自己没带钥匙!所以故意在他旁边睡着骗取他的同情心然后骗床睡吧!是这样吧!是的吧!

孙翔我真是看错你了……

就把这家伙放在这吧……有一瞬间,肖时钦如此暗戳戳地想着,但是……他终究不是这种不厚道的人,特别面前这个人还是他的队友,于是他认命地转身再把孙翔给背起来,进了隔壁他的宿舍。

把孙翔放在自己的床上,脱下鞋,塞到被子里,肖时钦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去洗漱,又抱了一条被子躺在了孙翔旁边。

关了灯之后,肖时钦发现他睡不着——因为旁边躺着的家伙,肖时钦之前不知道,孙翔睡觉居然可以这么……活泼……

啪——一条胳膊横到了肖时钦脸上。

……肖时钦好脾气地把孙翔的胳膊拿下来。

哗——一条被子铺头盖脸地甩到了肖时钦脸上。

……肖时钦继续好脾气地把被子给孙翔盖回去了。

哐当——肖时钦简单粗暴地亲吻了地板。

……好脾气的肖时钦怒了!他怒气冲冲地站起来!怒气冲冲地盯着床上睡得正香的家伙!怒气冲冲地听到睡得迷迷糊糊的孙翔叫了一声“小事情”,然后……怒气冲冲的肖时钦又没脾气了,因为孙翔睡着的样子,如果单看那张脸啊,还是,有点帅萌的,睡觉时摆出这么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你给谁看啊?肖时钦站在床边看了孙翔一会儿,发现自己实在是无法对着一个睡着了的人发火,认命地叹了口气后,他走到桌子边打开了电脑,调出这赛季的一些对战视频,开始研究……

第二天早上,孙翔睁开眼睛之后脑子卡了几秒,因为他觉得他的房间好像不长这样……偏了偏头之后,他看到了床正对面趴在桌上睡觉的肖时钦,战术大师机智地在自己身上盖了一条毯子,并且一晚之后仍旧盖得好好的——这一点,就成功地把孙翔甩了几条街。

孙翔的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然后他终于想起来,自己昨晚好像在训练结束后出去买糖的时候顺便买了一罐啤酒,不对,严格来说是果啤。然后,他坐在俱乐部的院子里把那罐啤酒……好的,果啤,给喝完了。然后,他发现训练室还开着灯。然后,他走了进去,发现了小事情。然后,他去围观了小事情研究无极和兴欣的对战视频。然后,他就不记得了。

唔……大概是在训练室睡着了,那么为什么小事情没有送他回宿舍呢?为什么他会睡在小事情的床上呢?为什么小事情不在床上睡而要趴在桌子上睡呢?孙翔化身好奇宝宝开始严肃地思考这些问题。

没错,他没有意识到一个更严肃的问题,那就是,他在被一罐果啤撂翻之后把他的房间钥匙给丢了,呵呵。

正当孙翔在杀害他的脑细胞的时候,肖时钦也醒了过来,腰酸背痛自不必说,如果没有那条象征着他的机智的毯子的话,那么他大概已经开始打喷嚏了,所以他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点了个赞之后,才直起腰发现了对面床上正满脸严肃地盯着天花板的孙翔。

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肖时钦暗暗腹诽,然后他轻轻咳了一下,“孙队,早上好。”

孙翔回过神,也从床上坐起来,给了肖时钦一个象征着饱满精神的大大的笑脸,“早啊小事情。”

顶着两个黑眼圈的肖时钦被他的笑容给晃了一下,咬牙,睡得挺好啊,精神很足嘛。

“哎,小事情啊,我怎么在你房间里啊?”孙翔抓了抓脑袋,然后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肖时钦:“……”然而在孙翔好奇又热切的目光洗礼下,本来不想理他的肖时钦败了,他把昨晚的事情跟孙翔说了一遍。

然后他就看见孙翔像是被火烫了一样地从床上蹦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完了完了我又把钥匙给丢了!那是最后一把备用钥匙啊!!!”

肖时钦扶额。

他站起来,安慰孙翔,“没事的,孙队,找人换个锁就行了。”

孙翔安静了下来。

到了换锁的时候,肖时钦知道孙翔为什么会突然安静了,那个换锁的大爷换好锁后,边大力地拍着孙翔的肩膀,边对着孙翔感叹:“哎哟喂小伙子诶,你这是换第几把锁了呀,年轻人赚钱不容易!别总把钱花在这种地方!小伙子,你听说过那什么指纹锁吗,去弄一个吧,以后就不怕钥匙丢了!我认识人,给你介绍介绍?”

孙翔被热情洋溢的大爷喷了一脸唾沫星子,一边讪笑一边向站在旁边忍笑忍得很辛苦的肖时钦投去求助的目光,这个热情的大爷,他实在是应付不来。

肖时钦努力把拼命想要往上翘的嘴角压下去,才去拉一直在拍着孙翔的换锁大爷,三言两语搞定了人家,赶紧掏钱把大爷送走了。回来后看到一脸郁结站在原地的孙翔,还是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了。

孙翔更郁闷了。

后来肖时钦搞清楚了其实那天孙翔在进训练室以前就喝了点什么不该喝的东西——虽然正常人喝那玩意儿都不会被撂倒,但是孙翔的酒量显然不在正常人的范围内……咳,扯远了,拉回来,于是肖时钦也懂了为什么那天孙翔会睡得那么沉,根本就是醉了嘛,顺便肖时钦也觉得孙翔选择当职业选手真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可以理直气壮跟酒绝缘嘛。

那件事后孙翔跟肖时钦更加亲密了一点,当然,更多时候是孙翔单方面地围着肖时钦转,因为他觉得肖时钦这人挺仗义的,能交朋友。

其实孙翔的思维真的挺简单的,选择当职业选手,那就努力把技术练好。有了能操纵神级角色,成为豪门战队队长的机会,那就转会。被嘉世众人当作救世主夸上天了,那就骄傲。被韩文清毫不留情地讽刺比不上叶修了,那就苦练龙抬头证明自己。被叶修在网游里打压了,那就奋力去打倒他。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了,那就不断努力绝不放弃。

他傲慢、嚣张、不可一世,因为他从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他嘴笨、唐突、二缺,其实还是因为他太单纯。

肖时钦很清楚这些,所以每次孙翔跟叶修斗嘴,他都有些同情孙翔……

而肖时钦又一次对孙翔改观是在挑战赛的决赛那天。

那一战,无论是嘉世还是兴欣都战得很艰难,赛至尾声,嘉世还站着的只有孙翔的一叶之秋,百分之四十多的血,而兴欣,是叶修的君莫笑和安文逸的牧师小手冰凉。

一对二,对方有治疗。

叶修说,“早告诉过你,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现在,孙翔……你怎么看?”

孙翔说,“是的……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然后他默然退出游戏。

回到选手席,面对陶轩近乎失态的责问,孙翔平静地对陶轩说“赢不了的”,平静地对陶轩说“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平静到连站在他身后的肖时钦都觉得意外。

事后肖时钦再看他离开比赛后的那段录像,看到以一敌二的局面,而兴欣还带着一个牧师的时候,肖时钦就清楚,赢不了了……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孙翔竟然没有拼尽那百分之四十的血,而是认同了那个他从来就渴望打倒的人,主动退出了比赛。

震惊过后,肖时钦看着频道上孙翔打出的那句“是的……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微微扬起了嘴角,孙翔,他成长了。

就在那一刻,肖时钦开始笃定,无论孙翔的未来在哪里,他一定可以成长为一个顶尖大神——无论什么方面。

“砰砰砰!”敲门声传来,肖时钦一下子回过神,站起身去开门,孙翔站在门外。

“孙队……”

“别叫孙队了,以后不是了,再这么叫,就见外了。”孙翔打断肖时钦。

肖时钦愣了一下之后微微一笑,“嗯。”

孙翔也没站门口客气,长腿一迈就特别自觉地进了肖时钦的房间,肖时钦注意到他手上还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些零食和啤酒。

“来来来,小事情快坐下坐下,我请你吃东西。”孙翔一进屋就把手里的东西倒在了肖时钦的桌子上,摆出主人的姿态开始招呼肖时钦。

肖时钦看着桌上的啤酒觉得有点头疼,“你……能喝酒?”

孙翔明显被噎了一下,“咳,那什么,能喝多少算多少嘛。”

你那也叫能喝?肖时钦腹诽,不过他知道孙翔心情不怎么好,也就不再阻拦,说不定喝喝酒真就好了呢——特别是孙翔这种性格的人……

肖时钦心里的想法还没转完呢,孙翔已经一头栽在了桌子上,肖时钦目瞪口呆,拿起孙翔手边的啤酒罐掂了掂,也就下去了四分之三左右,真是让人大开眼界的酒量。

肖时钦啧啧感叹着见证了一发世界奇观之后,把孙•世界奇观•翔扶起来,孙翔倒是倒了,但勉强还有一丝神志在,他含糊不清地问出了他憋在心里好几天的问题:“小事情啊,你以后要去哪?”

“……不知道。”肖时钦低声回答。

孙翔抬起头,但是因为肖时钦正搭着他的肩膀试图把他弄到床上,所以孙翔一抬头,嘴唇正好从肖时钦侧脸上擦过去,差一丁点就碰到了嘴角,肖时钦一个激灵,差点把孙翔给扔出去,不过所幸孙翔此刻脑袋异常沉重,才抬起来就又垂了下去,思维也不甚清晰,自然也就没发现有什么异常,肖时钦又深呼吸了一下,才顺利地把孙翔弄到了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双颊发烫的肖时钦正准备去阳台上吹吹风,孙翔就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小事情。”他低低地喊了一声。

“嗯?”肖时钦被他抓着手腕,只好顺势坐回了床上。

“你可不可以跟我一起转会?”孙翔问道。

肖时钦看着他,明明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在想着这个问题,现在回答你,你听得到吗?于是他没有回答。

没想到过了一会,似乎是没等到他的答案,孙翔又问了一句,“可以吗?”

“……”肖时钦几乎要怀疑这家伙根本没醉了。

“可以吗?”孙翔又问一遍。

“可以吗?”

“可以吗?”一遍又一遍。

这是醉了……真醉了……肖时钦捂脸。

“大概很难吧……”肖时钦终于开口回答。

孙翔得到答案也就不再问,却也没有松开抓着肖时钦的手,肖时钦试着挣了挣,越挣孙翔抓得越紧,啊,挣开的几率比较小,个死小孩力气还挺大。

好吧……他干脆躺到了床上。

“孙翔,今晚睡觉老实点啊。”肖时钦躺下之后,自言自语了一句。

他的左手腕被孙翔的右手抓着,所以并不影响小范围内的行动,况且下午七点多,他实在是没睡不着,所以他翻了个身,面对着孙翔的睡颜,就那么大喇喇地盯着他。

肖时钦想起他们在嘉世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候。

孙翔是那种年轻气盛的少年,十九岁的他,身材修长,皮肤白皙,样貌英挺,笑起来很好看,有阳光的味道,其实一看他的样子,就该知道这个人没什么心机,大概还保留着很多孩子心性。

后来的事实证明肖时钦是对的,孙翔这个人,真的是满腔热血,满身活力,有着初生牛犊的通病——横冲直撞、无所畏惧。

明明是让苏沐橙那么讨厌的一个人,可是相处之后,肖时钦发现,孙翔其实不是别人认为的那个样子,他的身上,有很多肖时钦没有的,可以称之为闪光点的东西,让肖时钦觉得心动。

应该离他远一点的……肖时钦很清楚。

不过还好,马上,他们就要分开了。

几天之后,孙翔宣布携一叶之秋转会轮回。针对那一次转会,一个叫茶小夏的撰稿人写了一篇评论,对孙翔加入轮回大为看好,他认为孙翔这样一个在联盟中已经称神的选手在嘉世受到这种挫折对他是种犀利的磨砺,他如果能变得更加成熟,那么对于轮回来说,孙翔的加入绝对是一次毋庸置疑的补强,必然为轮回带来更多的机会。

十分精准的分析。肖时钦看着那篇评论这样想着。

他放下报纸,向后靠在椅背上,他完全赞成茶小夏的观点,不过他比茶小夏更多一点自信,因为他知道,孙翔在挑战赛之后,已经成长了,肖时钦毫不怀疑他可以融入轮回。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肖时钦站起来去开门的时候有点疑惑,嘉世这时候,应该已经没什么人了啊,就连他都已经收好行李准备下午离开了。

打开门却还是孙翔站在门外,这家伙还没走吗?

“孙翔?你还没走?”肖时钦问。

“嗯。”孙翔简单回答了一声,就低着头站在肖时钦面前。

“要不要进来坐坐?”肖时钦不知道孙翔要干嘛,于是客套地问他,事实上一般人都不怎么能猜到他的心思~

“不用了……那个……小事情啊,你想好要去哪了吗?”

“回雷霆吧。”

“……什么?”孙翔终于抬起头,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震惊。

“嗯。”肖时钦没有多作解释。

孙翔却突然伸手抓住他,有些急切地说:“你跟我一起去轮回好吗?”

肖时钦愣了一下,然后理智回答:“轮回不需要我。”是的,轮回不需要他,他手里那么多战队的转会邀请中,没有轮回,战术方面,有江波涛已经够了。选手阵容方面,周泽楷、江波涛、孙翔、吕泊远,四个全明星,足够豪华。轮回没有他的位置。

“那……我需要你呢?”孙翔此刻像个死皮赖脸要糖吃的小孩子,眼睛有点红,却一脸期待地看着肖时钦。

肖时钦呼吸一滞,“孙翔,你什么意思?”

“我喜欢你啊!我想跟你一直在一起!”嗯,二翔关键时候还是很有勇气很直白的。

肖时钦往后退了一步,“别开玩笑了,孙翔。”

二翔用行动证明他也许是在胡闹,但是真的没有在开玩笑,他紧跟着上前一步把肖时钦按在了门上低头就吻了上去,肖时钦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实践已经检验过,孙翔力气还是很大的,在孙翔掌握了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肖时钦自然没有能够推开他,于是肖时钦干脆不挣扎,就那么被孙翔按在门上又啃又咬——小处男二翔自然是没有什么技巧的。

肖时钦没有回应孙翔。

孙翔啃了一会,就气急败坏地直起身,恶狠狠地瞪着肖时钦。

肖时钦躲开他的目光,“孙翔,你自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我不知道!”

肖时钦没有解释。他知道孙翔没有他这么理智,他也知道他担心的那些东西孙翔不在乎,可是,他不能不在乎,他不希望,孙翔以后后悔,他不愿意,孙翔因为一时的冲动背了一辈子的包袱。

况且他也不知道孙翔喜欢的究竟是肖时钦还是“嘉世副队长”肖时钦。

“孙翔,祝你前程似锦。”肖时钦说完这句话,推开孙翔,利索地关上了门。

“我靠!肖时钦你给老子开门,肖时钦你滚出来说清楚!肖!时!钦!”孙翔一拳砸在紧闭的门上,声音大得一条走廊都能听到。

肖时钦没有开门,他靠在门后面,疲惫地叹了一口气。

他清楚自己是喜欢孙翔的。

是因为什么?大概是第一次见到他时他那个帅气的笑脸。大概是那家伙塞到他嘴里的糖的甜香。大概是他睡着时喃喃的一句“小事情”。大概是他在面对叶修和安文逸时出人意料的洒脱退出。大概是他无意中在他脸上擦过的嘴唇。大概是他的一句需要。大概是他不顾一切的一个青涩的吻……

又或许什么都不是,只是因为他是孙翔,就让肖时钦沦陷了。

肖时钦捂住脸,早知道转会嘉世会把自己的心也顺便转没了,那他当初一定会乖乖待在雷霆。

门外已经安静了,不知道孙翔是不是走了。肖时钦在门后站了一会,就回到了桌前,登上QQ,找到雷霆的老板。

“请问我可以回雷霆吗?”

“欢迎回家。”

几天之后,肖时钦重回雷霆的消息传出,圈内一时之间到处都是风言风语,很多言论都充满了恶意。

可是肖时钦回到雷霆那天,雷霆的粉丝却在俱乐部门外打出了“欢迎回家”的标语来欢迎这个离开了一年的大神回归。

肖时钦在看见标语的瞬间掉下眼泪,他哭着走进雷霆俱乐部。

而俱乐部对面的街上,一个戴着棒球帽,架着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的男人,一直在努力盯着他的背影。

“一定要好好待他啊。”孙翔看着雷霆的队徽,轻轻说。

而在肖时钦回归雷霆后,雷霆的队员清晰地感觉到,他们的队长,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他的指挥,他的部署,他的战术,总有一种尽人事以待天命的感觉。现在的他,却有了一股子要逆天而行的劲头。【此处来自原文】

所有发现了肖时钦改变的人都以为是嘉世和那一年的挑战赛改变了肖时钦,但肖时钦却知道,他的这种改变,更多的是受了一个人的影响,对于自己有可能做好的事情,一定要拼命去做,哪怕最终的结果可能并不尽如人意。因为在那个人眼中,从来就没有尽力一说,他从来都是要成为最强者。

在这样的转变之下,第十赛季的雷霆拥有了彪悍得令人咋舌的团队赛战绩,最后更是以常规赛第五的成绩强势挺进季后赛,队长肖时钦更是大方表示“走到这一步了,目标只能有一个,冠军!”这样有野心的话,也是第一次从肖时钦的嘴里说出。

不过很遗憾,强势冲进季后赛的雷霆最终还是没能挺过第一轮,从职业选手到普通玩家都或多或少意识到了这主要还是因为雷霆的个人战力不足,肖时钦自然也是清楚的,但是,这一次,他会和队员们站在一起,共同提高,下赛季,雷霆的目标依旧直指冠军!

而轮回,在孙翔加入之后一整个常规赛都风光无限,即使是魔鬼赛程也没能阻止轮回的攻势,孙翔和周泽楷也顺利获得了第十赛季的最佳组合称号,孙翔在轮回,果然融入得很好。有心人也发现了,孙翔这一赛季沉稳了很多,挑战赛的失利,被他消化之后,成了成长的动力。

——肖时钦无限欣慰。

最终轮回不负众望拿下常规赛冠军进入总决赛,对战黑马兴欣。

总决赛最后一场,孙翔坐在选手席上,而肖时钦和其他一起来看比赛的职业选手坐在了轮回的VIP观众席上,他在台下与其他选手说笑点评,看起来无比正常,这其实都是因为他是心脏【雾】大师,换个别的人来,还不知道能不能像他这样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急得火烧火燎,是的,他很着急,他希望,这一局,轮回可以赢。
带了很大的私心。

他不在乎轮回赢了这一局之后是不是可以建立一个新的王朝。

他只在乎,那个辗转四处,一直在努力拼杀的少年是不是能得到一点他渴望的肯定。

可是擂台赛上,孙翔作为轮回的守关大将,却遭遇了那天比赛状态好得出奇的方锐,最后即使孙翔在一开始消耗了方锐的体力限制住了他的猥琐流,但还是被方锐又猥琐了回来,一叶之秋倒在了擂台赛上。

观战的职业选手都知道孙翔的表现不可谓不好,可惜的就是那天方锐状态奇佳,孙翔这种新生代选手应对猥琐流也确实事件令人头疼的事……这样一来,孙翔的失败也不是不能理解。

肖时钦听着周围的议论,看着孙翔低着头走出比赛席,心疼的感觉一波一波潮水一样涌上来,让他觉得无比难受。

他太清楚了,太清楚孙翔心里的渴望,他渴望打倒叶修,来证明自己。可那一场比赛上,肖时钦明明看到,孙翔已经放下了那些渴望证明自己的念头,一心一意去帮助自己的团队争夺冠军,他做了太大的改变,那么,可不可以让他成功呢?

年轻人摔个几百跤那都是正常的,那是成长路上的必修课,孙翔绝不是输不起的人。

——肖时钦不住地这样告诉自己,来压下心里那些偏激的念头,可是一看到孙翔失落甚至自责的表情,理智就全都不见了,他只知道他心疼,他想要他赢。

团队赛。

肖时钦攥紧了拳头,孙翔,加油啊。

当兴欣只剩下叶修一个人而轮回还剩下周泽楷、江波涛和孙翔时,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轮回要创造一个新的王朝了,然而粉丝们还来不及欢呼或惋惜,职业选手们还来不及开口说些什么,叶修就用六点五秒把所有人心里的念头给粉碎了。

他用三点五秒秒了周泽楷和江波涛。

用三秒秒了孙翔。

肖时钦在一叶之秋倒下的那一瞬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队长?”坐在他旁边的戴妍琦奇怪地叫了他一声。

他猛然回神,然后低头看了戴妍琦一眼,他觉得他该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那么失态,哪怕就是说一句“叶修前辈的厉害真是出人意料”也好,这也是他的真心话。

可是,他开不了口。

因为他满心都是苦涩,他看着轮回的队员出了比赛席,在兴欣的对面列队,不失风度地对兴欣表示祝贺,然后离开,孙翔身影依旧挺拔,可是看了让他莫名心堵。

坐在他身边的职业选手都站起身开始鼓掌,肖时钦也开始鼓掌,他一边衷心地佩服叶修,佩服兴欣这支新队,一边担心孙翔。

水深火热。

孙翔离开赛场之后就向周泽楷申请不参加赛后记者招待会,本来记者招待会少一个人也没什么,周泽楷以为他心里不好受不愿意去面对记者,也就同意了。

孙翔转身就朝另一个通道走去。

VIP观众席的离场通道。

“小事情!”肖时钦跟着来观战的职业选手们一起从专用通道离开,听到那个几乎一年没有听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时,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尼玛这是幻听吧。

然而已经回头的戴妍琦告诉他这并不是幻听:“队长,孙翔好像在叫你诶。”

肖时钦只好回头,就看见孙翔几乎是在用跑的大步朝他走来,他心里油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不知道现在转身就跑还来不来得及。

可惜他还来不及转身就跑孙翔就已经到他面前了,本来他们就隔得不远。

然后孙翔做了一件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事情,他伸手把肖时钦拉到了怀里。

然后说:“小事情,我好想你。”声音不大,不过足够让旁边站着的职业选手们听清了。

王杰希的左眼又大出了新高度。

黄少天张大了嘴,他觉得这时候他应该说点什么,然而他处于极度震惊中的大脑拒绝给他提供任何词语,于是话唠第一次像个傻冒一样张开嘴却没发出声音。

戴妍琦捂住胸口,心里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卧槽卧槽有生之年系列我站肖翔CP果然是对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愣了一秒之后,以前所未有的手速伸手遮住了小卢同志的眼睛。

小卢同志愣了一秒之后,开始大叫:“队长队长你遮我眼睛干嘛?这样我看不到了啊!”

围观众人瞬间回魂。

大家互相打量了一眼之后很有默契地沉默着退了场,转眼之间长长的一条走廊里只剩下肖时钦和孙翔两个人。

然而他们都没有为火速撤离的场上的对手,场下给力的朋友点个赞。

——肖时钦已经傻了。

孙翔?他还知道旁边有人?

“小事情……我想你……”孙翔以为刚才的话肖时钦没听见,又说了一遍。

围观党撤退之后肖时钦明显压力小了很多,于是他终于清晰地听到了孙翔在说什么。

这么缠绵深情的一句话,有些沙哑的声音,有些委屈的语气,喷在脖颈旁边的热热的气息,还有,想念了太久的那个人。

我也想你啊。

肖时钦的理智被那句“我想你”给彻底烧没了——他抬手搂住了孙翔。

孙翔感觉到肖时钦环在他背上的手臂,心里的烟花一朵接着一朵噼里啪啦就炸开了。

然而孙翔还来不及再接再厉说点别的什么,傻了的人就变成了他,因为肖时钦抬起头吻上了他的唇。

——卧槽卧槽卧槽这这这这是什么节奏!小事情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了吗!孙翔在肖时钦的唇吻上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而肖时钦已经烧坏了的脑子,也在碰到孙翔的唇的一瞬间清醒了过来,然后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掉了,“妈的我在干嘛啊!”肖时钦心里咆哮!

然后他立刻推了孙翔一把,两个人拉开了距离,孙翔也从冒着粉红色泡泡的诸如“小事情是不是也喜欢我”、“天啦噜我这是输了比赛赢了人生吗”的脑补中醒了过来。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又迅速移开视线。空气里的尴尬已经不是用“非常”这种程度副词能形容的了。

“咳,”最后还是肖时钦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口,他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也不是扭扭捏捏的小姑娘,他觉得既然他的身体已经背叛了他【雾】,那他还不如就跟孙翔把话说清楚,“孙翔。”

“嗯。”孙翔低低地应了一声,看他的眼神有些委屈。

“靠靠靠不要卖萌啊!”肖时钦在心里大叫,然后正经脸开口:“我是个男人你知道吧?”

“我知道啊。”孙翔一脸迷茫地回答肖时钦,迷茫中还带点“小事情你怎么了为什么问这么蠢的问题”的疑惑。

战术大师表示跟向来喜欢打直球孙翔说话,他还希望人家能听懂他的暗示他真是太天真,于是他干脆挑明:“两个男人在一起会收到多少有色眼光你知道吗?孙翔,你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我不希望,你被这种事情绊住脚。或许你现在对我只是一时冲动,以后你就会明白了,现在这样做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甚至可能,毁了你的前程。我这样说……你听得懂吗?”

孙翔沉思状看着他,片刻之后说:“可是小事情,我们在一起是我们的事情,为什么要去管别人的眼光,还有,我喜欢谁跟谁在一起跟我的前程有什么关系?还有……我对你,不是一时冲动……小事情……我想了你整整一年,刚才比赛输了的时候我在想,如果你在我身边就好了,我就不会那么难过了……”说到这里,孙翔眼巴巴地看着肖时钦,他的眼睛那么干净澄澈,盛了满满的喜欢和珍惜,英挺俊朗的脸庞上写满了认真。

肖时钦脑子一热,差点就心软答应他了,但是最后他忍住了,“孙翔,那你的家庭呢?”

“小事情!”孙翔有些急切地抓住他的手,“我知道……我知道这些都是问题,可我们一起面对不就好了吗?只要我们不放弃,那没什么过不去的。”

孙翔满脸认真地盯着肖时钦。

最终肖时钦轻轻弯起嘴角,果然还是那么热血的无谓的执着的思考问题的方式,孙翔式的勇敢,让人无奈,却又,拒绝不了。

最后肖时钦自然是被孙翔拐回家了,孙翔上海是有房子的,毕竟他接下来的职业生涯很有可能都要在那里度过。

孙翔买的房子不大,不过地段和环境都不错,客厅还是挺整洁的,不过……是那种经常没人在的整洁【摊手】,总之一看就是单身男人的居所。

肖时钦在屋里随便遛了一圈,“啧”了一声,“你在这住了一年怎么房子还是这么空?”

孙翔像只大狗一样摇着尾巴跟在他后面:“嗯……因为……要等你来一起布置我们的家……”

肖时钦没有回头,拐进了厨房,没什么起伏的声音问着孙翔:“谁教你这么说的?”

“杜明……”孙翔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肖时钦身上,于是就这么没有一点点防备地就把他的狗头军师给卖了。【杜明哭晕在厕所,孙翔你可以稍微有出息点吗!】

“呵。”肖时钦轻笑。

孙翔终于惊恐地意识到他刚才说了什么,于是马上开口补救:“不是不是!不是杜明教我说的,是我自己这么想的……小事情你听我说啊,我是真……”

肖时钦转身,抬起一只手捂住孙翔的嘴,“我知道了,乖。”孙翔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肖时钦,心都化成了一滩,谁说喻文州是联盟第一苏的!我家小事情也很苏好吗!看这温柔的眼神!看这扬起完美弧度的嘴角!听这充满磁性的令人沉迷的声音!简直苏破天际!

“饿了吗?”肖时钦继续义无反顾地苏下去,开口就是这么温柔又实在【什么鬼】的一句话。

孙翔一愣,确实,有点饿啊,点头。

“我看看你冰箱里有什么……”肖时钦说着就打开了冰箱。

咦……食材还是很多的,“你会做饭?”

“不怎么会,平时都是吃外卖的。”孙翔又一次展现了他的心直口快。

“那冰箱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菜?”

孙翔正要开口,肖时钦及时补刀:“不准说杜明教你的话。”

孙翔:“……”ORZ

肖时钦看着他吃瘪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轻轻嘀咕了一句:“果然是早有预谋……”然后他把米盛出来,塞到孙翔手里:“淘米会吗?”

“会会会!”孙翔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在肖时钦面前好好表现为自己加分的的机会。

得到孙翔的肯定答案,肖时钦就转身去弄其他的东西了。

后来在做饭的过程中,肖时钦发现孙翔虽然说自己不会做饭,但一看就是练过的,至于练过的原因,随便一猜就可以猜到——自己在他心里,原来有这么重要这么珍贵吗……肖时钦觉得心里有些酸酸的,却又……很幸福。

于是那天的晚饭在十分和美愉快的氛围中结束了,吃饭的过程中孙翔吃两口就抬头看一眼肖时钦,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那个眉眼清俊温和的男人他就真心地觉得自己真是人生赢家w。

肖时钦自然不会感受不到孙翔的目光,但他什么都没说,他觉得够了,那个人能够坐在自己对面,跟自己一起吃很平常的家常菜,把充满爱恋的目光停驻在自己身上,已经足够了,他不想再折磨自己折磨孙翔,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吃完饭后两个人一起去洗碗,呃……洗得面红耳热就对了,孙翔一直在各种挑逗肖时钦,当然,他心里的想法是把肖时钦拆洗入腹的,只是,身高决定攻受这句话在这里明显不适用啊。

为孙翔点根蜡。

完事之后肖时钦很细心地帮孙翔清洗干净,再塞到被子里之后,怀里的人已经累得快睡着了,肖时钦盯着他看了一会,轻轻地在他还带着潮红的脸上烙下一个吻。

“孙翔。”

“嗯?”

“我还欠你一句——我喜欢你。”

孙翔微微张开眼睛,笑了笑,环在肖时钦腰上的手又紧了紧,把头拱进了肖时钦怀里。

——未来的路还很长,一句喜欢,已经足够支撑我走下去。

【正文完】

噫,番外等下午。

评论(6)

热度(82)

  1. 江北-潮生渡我尔常 转载了此文字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