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王喻】青鸟

@朔风客衣 小天使点的文,卡着断电的点发出来

正文↓

喻文州坐在骨科医生的办公室,心里暗暗吐槽这间办公室干净得有些过分——窗户擦得一尘不染,正午的阳光毫不吝啬地照着铮亮的地板,喻文州低头瞄一眼,啧,晃得人眼晕,抬眼的时候又不慎看到挂在衣帽架上的白大褂,一大片白光落到视网膜上——真是快瞎了,他捂住脸转开脑袋,视线落到了颜色暗沉、杀伤力不那么大的桌子上,大办公桌上的电脑、文件、笔筒、水杯都摆得整整齐齐,文件都是按纸张和文件夹大小摆放的,水杯和笔筒的朝向似乎都跟电脑形成了一个微妙的角度……医生都有些点或多或少的洁癖他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这间办公室的医生大概还有些强迫症。

想到一会儿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就要给他看病,不知怎么的,有点方……

于是王杰希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喻文州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朝着门的方向歪头撑下巴盯着张新杰桌子上的笔筒,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

哪来这么足的内心戏,他觉得有点好笑,站在原地轻咳了一声想引起那个正在出神的年轻人的注意。

喻文州听见声音抬头一看,就发现一个大小眼站在办公室门口,那时候他心里的唯一想法是,妈的一个有强迫症的大小眼……造物主简直太残忍,但是怎么这么想笑啊哈哈哈!

王杰希满脸莫测地看着那个又换上了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仿佛一个神经病的青年,由衷地觉得他是不是走错科了。

“咳。”王杰希又咳了一声走进办公室,淡定严肃的气场生生把喻文州的嘲笑扼杀了,各种意义上,“先生您好,您是挂了骨科对吗?”

“啊,对啊。”

“骨科张新杰医生现在有个很紧急的状况需要处理一下,可能会迟到几分钟……”喻文州顿了顿,又想起张新杰电话里的语气,略带无奈地又补了一句,“他说了,不会超过十分钟,大概,八分钟之后他会过来。”

喻文州一脸状况外地盯着王杰希。

“张医生一向守时,这次实在情况紧急,不得不让先生等几分钟了,很抱歉。”

喻文州脸上的奇葩二字一闪而过,没被王杰希看到,王杰希看到的是皮肤偏白身材纤长的青年从椅子上站起来,绽放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对他说“没关系,劳烦您特意跑一趟”,王杰希淡定地点点头转身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这些坐办公室的上班族啊,真是不知道好好爱惜身体,就知道三天两头往骨科跑。

而喻文州想的是原来有强迫症的不是这个医生,不过看今天这样子不知道该同情他还是该同情张医生。

八分钟之后,张新杰回到了他自己的办公室,十分钟之后,喻文州面有菜色地出了他的办公室,抬头看了一眼隔壁科室的牌子,视死如归地走了进去。

“咳,王医生。”这次清嗓子的换成了喻文州,王杰希听见声音抬头一看,就看到刚才那个小伙子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几分钟前还精神奕奕的年轻人这下整个人都恹恹的。

王杰希看他的样子,略带奇怪地问:“怎么了?”

喻文州眼神闪了闪,不情不愿地开口:“张医生说我腰疼是因为肾有点问题……呃……让我到隔壁科室……不就是您这吗?”他说话的声音很小,不过神情还是强作镇定。

“噗——”王杰希将将出口的笑声被他迅速堵了回去,“张医生不是这个意思,他说的隔壁科室是右边的那个,内科。我们这里是男科,虽然肾上的问题有时候的确令很多男性感到困扰,但是……抱歉我们科室解决不了。”他一本正经说着这番话,眼睛却微微眯着,显得大小眼不那么明显,顺便也遮挡了他眼里可能会使对面那个年轻人炸毛的笑意。

喻文州听出了王杰希话语中的调笑意味,但也只是嘴角抽了抽,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冷静,才笑了笑表示抱歉,道了声谢就挺直腰板离开了。

王杰希看他出了门才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人怎么这么好玩啊,一个人的时候会自己做鬼脸跟个孩子似的,可是在外人面前又格外会控制自己情绪,面对眼下这种情况还能笑得如此得体。不过说起来张新杰这是去干嘛了啊,回来之后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平时他哪会犯这种说话模棱两可的错误呢。

其实这个锅张新杰背得很冤枉,他跟喻文州说的时候是说了强调了右边的,可惜喻文州听见自己可能肾不太好的那一瞬间就觉得有些糟心,于是就没太上心听张新杰说话,只听到一个隔壁,出了门一抬头看到“男科”,心情顿时就down到了谷底,哪管有没有误会,黑着一张脸就义一般地就进去了。

哎,不听老人言,后面那句是啥来着?

王杰希工作很忙,遇见喻文州算是他繁忙的工作中一个有趣的小插曲,忙到周末,他已经把周一遇见过喻文州的事给抛在了脑后,萍水相逢,哪可能念念不忘。所以被黄少天拖到gay吧,见到黄少天嚷着要介绍的那个调酒师的时候,王杰希压根没生出什么熟悉的感觉。反而是那个调酒师,还不等黄少天开口就冲王杰希微微一笑说:“王医生,又见面了。”

“咦咦咦你们认识啊?怎么认识的,之前怎么不告诉我?”

“一面之缘而已。”喻文州笑着回答黄少天,又转向王杰希,“王医生怕是已经不记得我了。”这时酒吧的灯光正好转到他们在的角落,把喻文州原本隐在暗处的脸庞照亮,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王杰希想起来了。

王杰希冲喻文州点了点头,带了点笑礼节性的笑意说:“确实有过一面之缘,可惜我还不知道先生贵姓。”

“哎老王你怎么来酒吧都摆着这种一本正经的腔调啊!有没有意思啊!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个叫王杰希,这是喻文州啊,你们两个是我朋友,大家认识一下就都是朋友了,别那么拘谨啊。”

王杰希从善如流,“文州。”

喻文州内心抖了三抖,但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只好微笑改口,“杰希。”

黄少天抖了三抖,敏锐地察觉出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难言的微妙,他自然不知道喻文州在医院跑错科还被王杰希调戏了的事,不过他很有眼色地觉得这种时候自己还是退避比较好,于是就打了个招呼晃进了舞池。

只剩着王杰希和喻文州相对无言。

王杰希对天发誓他只是觉得那个内心戏很足、表情也很丰富的小青年挺有意思,所以才顺口调戏之,只不过他没想到这个世界小成这样,所以此时跟一个没想着见第二次的调戏对象面对面他还是觉得有些尴尬。眼睛转了转,视线恰巧落到了喻文州握着酒杯的右手上,喻文州的手生得很好看,手指骨节分明,白皙修长,左手套了一个银色的尾戒,在酒吧迷离的灯光里微微泛着光,衬得那双手更好看了。

“王医生来酒吧不喝一杯吗?”

王杰希犹豫半秒,“我……不太能喝酒,文州推荐一款度数低的吧。”

喻文州转身到柜台里拿酒,王杰希随意地靠在吧台上,“没想到你是个调酒师。”

喻文州听见他的话,喉咙里滚出一声低笑,“那依王医生所见,我该是干什么工作的呢?”

“唔……”王杰希接过喻文州递给他的一杯冰绿色的酒,轻轻晃了晃杯子,“大概是老师啊、工程师啊之类的。”

喻文州依旧笑着,想起在王杰希之前已经有无数个人说过他看着像个白领,“看来我确实应该考虑一下改行了。”

王杰希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青苹果的酸甜口感和淡淡的酒香让他满意地眯起了眼睛。

“青鸟。”

“嗯?”

“它的名字。”喻文州指了指王杰希手中的酒。

“幸福是无法获得的青鸟。”王杰希说。(出自林语堂《My Country And My People》第二章第一节)

喻文州突然凑近,两人之间一下子变得亲密无间的距离让王杰希本能地往后偏了偏头,喻文州的呼吸打在他的耳边,意味不明的笑音钻进耳朵,“王医生……看着不像林先生笔下老成温厚的人啊。”

王杰希愣住。

喻文州得寸进尺地隔着吧台揽上他的肩膀,“王医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

“酒吧。”

“这个城市里最大最乱的GAY吧。”喻文州眼尾一扫,示意王杰希看与他们隔了几个座位的两个正在拥吻的男人,一个的手已经顺着另一个的衣服钻了进去……一只手却在此时遮住了王杰希的眼睛,喻文州刻意压低的声音又钻进他耳朵里:“看了长针眼的哦……不会吓到王医生吧?”

王杰希眨了眨眼,睫毛轻轻扫过喻文州的手心,他无奈地扬了扬嘴角,好像,被调戏了呢……

喻文州,你还挺记仇啊。

王杰希握着喻文州的手腕把他的手拿下来,看着年轻人近在咫尺的、亮晶晶的眼睛,“先回答你刚才的问题——不会吓到我。另外,文州说得不错,我确实不是林先生笔下那种老成温厚的人,今天其实想来玩玩419,不过我现在改主意了,有点想过日子。最后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医院家属看病有优惠。”

喻文州眨眨眼睛,“最后的秘密是你瞎说的吧?”

王杰希笑,“这么聪明,那,换一个秘密,你这样总是晚上工作导致的肾功能下降我能给你调理。”

“晚上工作导致的?”喻文州意有所指。

王杰希听出来了,“不同原因造成的同一病症是会有不同病征的,这个,我还看得出来。”

喻文州弯起眼睛笑开了,“林先生笔下的老成温厚的人大概不敢玩一见钟情吧。”

王杰希也笑,喻文州的原本冰凉的手腕被他紧紧相贴的手心捂得温暖柔软。

END

就喜欢这种一发完结的啊哈哈哈
医生非我专业,所以百度的基础上免不了掰扯一下,有啥bug小天使们可以提出来

 
标签: 王喻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38)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