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别轩】霜雪千年(1)

 @今安在 小天使点的文,一个rio冷的CP

应该……四五章之内完结吧

正文↓↓↓

刘小别在楼下锁了自行车,几丝冰凉的秋雨斜飞进车棚,他抬头看了一眼灰云层叠的黯淡天空,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一下自己的好运气,估计再过个几分钟大雨就要倾盆而至了。

想到这,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昨天洗的衣服还挂在阳台上,“我靠。”他低低地骂了一声,迈开步子就朝楼上冲,同时也没忘护着手里的外卖袋子。

等他冲到自己家打开门,才发现衣服已经被收进屋子里了,客厅空无一人,他了然地换鞋进了卧室,被子果然是鼓着的,床尾有一角落到了地上,被子里的人只有几缕头发露在外面。

刘小别走过去捞起掉在地上的被子角抖了抖丢回床上,拍了拍被子最鼓的地方,“起来吃午饭。”

被子下的人扭了扭,伸了伸手脚,然后才探出脑袋,半睁着眼睛,一看就是没睡醒的样子,刘小别却不吃他这套,在他乱蓬蓬的脑袋上揉了一把,“装什么逼,你丫早醒了吧。”然后大手一挥把被子整个掀开,郑轩白生生的腿和还亮着屏幕的肾六一起暴露在了空气中,开心消消乐还停留在“再试一次”的界面上。

“咳……”床上的人在刘小别X光一样的眼神中翻了个身,然后又翻了回来,刘小别抱着手臂站在床边不为所动,两人对峙了一会儿,郑轩败下阵来,慢吞吞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刘小别受不了他的磨蹭劲,揪着他的睡衣下摆扯了他一下,“快点,不然饭要冷了。”

郑轩顺势攀着刘小别的手臂挂到了他身上,“别哥买了什么饭啊?”

“你特么是树袋熊啊!”刘小别把郑轩从自己身上扒下去,“咖喱鸡排盖饭,麻溜去吃!”

他本能地用比平时大了好几分的声音来掩饰自己在郑轩靠过来那一瞬间的心跳加速。

看到了刘小别一瞬间就红了脸的郑轩在弯腰找拖鞋的时候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

郑轩和刘小别是纯洁的室友关系——至少目前是这样——即使他们已经在一张床上睡了近半年。

他们认识的契机是一张合租广告——粘在一根已经被各式各样的小广告糊得花花绿绿的电线杆上——是刘小别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粘上去的。

当时已经穷困得打了无数份工就差卖身的刘小别贴出那份广告后两个多月才接到第一个电话,对方的声音很小,有气无力的,刘小别只勉强判断出电话那头的人大概年纪不大,好像是姓郑……挂了电话的时候他有点忧虑地想这哥们不会是个绝症患者吧,要真是这样那就有点麻烦了,却在低头的时候看到了茶几上剩下的半个馒头,拿起来啃了一口,好吧,我自己也没好到哪去。

直到刘小别看到郑轩才意识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他的新室友穿着一身的名牌,脚上还踩着阿迪2016限量NMD R1,我靠,刘小别暗戳戳地在心里吐了个槽,这死土豪真的是要跟我合租?

他不说话,门外只背了一个书包的男生也就不说话,耷拉着眼皮安静地……盯着他。

“呃……那个,你是郑……同学?”刘小别发现自己死活没办法对着这个长了一张清秀的娃娃脸的大男生喊“先生”,于是脱口而出的称谓就变成了这个蠢破天际的“同学”,妈的……刘小别在心里狠狠甩了自己两巴掌,怎么能这么蠢呢!

意外的是他的新室友没有因这个称谓产生任何的不适,他面不改色地纠正道:“叫我郑轩就好了,我都毕业两年了。”然后他慢悠悠地晃进了屋子。

刘小别:“……”这个新室友,画风蛮清奇的。

 郑轩进屋之后穿过客厅直奔卧室,在转身都格外困难的房间里转了一圈,抬手在放了两个枕头两床被子的双人床上比划了一下,刘小别就在这时候跟着他进了房间,他有点尴尬地问:“怎么样,能接受吗?不行的话你也可以自己买一张床放在客厅。”

“挺好的挺好的,我不介意一起睡。”郑轩眉开眼笑,一直环绕在他周身的懒洋洋的气场也因为这个笑容而淡了几分。

“那就好。”

刘小别的合租广告贴出去近两个月无人问津,当然不是因为地段不好、价格太贵之类的原因,而是因为他“奇葩”的合租要求——整间公寓除了客厅和厕所,以及和阳台合为一体的厨房,只有一间卧室,唯一的一张床是一米八的大双人床,所以刘小别要求新室友要么与他共睡一床,要么自己再买一张小床放在客厅。

这简直就是公开耍流氓。

没被人举报已经是万幸。

而遇到愿意跟他合租的郑轩,刘小别觉得这大概花光了他一生的运气。

新室友没有工作,是个目前不愁吃喝的离家出走的富二代,懒癌晚期,不吵不闹好养活,一天最多只吃两顿饭,在刘小别被自己的作业虐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他一个同专业的毕业狗还能发挥余热为他想想点子,大多数时候都有如神来之笔,让念着全国一流大学的刘小别也刮目相看。当然也不是懒到无可救药,刘小别偶尔被作业论文科研项目搞得鸡飞狗跳的时候他也会洗洗衣服、浇浇花、在支付宝上缴个水电费、打电话订订外卖。

总之同居,不,合租生活还是比较完美。

只是有时候刘小别也会觉得生活中似乎还少了点什么。

就比如此时此刻,他看着郑轩嘴角的一粒米饭,竟然生出了一种伸手给他擦掉的冲动,刘小别按住自己的左手,工科狗难得灵敏的第六感告诉他这只手只要伸出去就会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郑轩对刘小别内心的挣扎毫不知情,还在慢悠悠地划着饭,眼皮一如既往地耷拉着,又长又密的睫毛没有小说里写的那种像小扇子一样的美感,他很久才眨一下眼睛,使得睫毛落在郑轩白皙脸上的阴影更像一只懒懒蠕动着的毛毛虫,刘小别被自己的脑补激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他从郑轩对面的椅子上站起身,“你吃完自己收拾啊,我还要去打工,晚饭等我给你带回来。”

“哦……”郑轩从饭碗里抬起头,一双又大又水灵的眼睛盯着刘小别,“你自己注意安全啊,外面在下大雨,不要骑自行车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啊!”刘小别抓了抓头发,内心不肯承认自己在刚刚被郑轩戳爆了萌点。

TBC

小天使点的梗我也是记得的,只不过暂时还看不出来(ni

题目……我实在是想不粗来……

安利一下仙儿唱的《霜雪千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6)
热度(54)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