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别轩】霜雪千年(2)

开头惯例 @今安在 

正文↓↓↓

刘小别出门时顺手拎了门口的垃圾,转身关门的时候还能在逼仄的小屋子里看见郑轩低着头心无旁骛的扒饭,他突然有一种“啊这样就是过日子了吧”的感觉,于是中二病犯了的刘小别同学带着一个满足得很二逼的笑容下了楼,把在楼道里跟他狭路相逢擦肩而过的大妈吓出一身冷汗。

顶着瓢泼大雨赶公交换地铁到了他打工的餐厅,刘小别一双鞋并着半截裤腿已经湿得不成样子,滴滴答答把餐厅的地板弄湿了一大片,餐厅老板面色不虞地盯着他,他笑着道了个歉,拿了拖把正要拖地,拖把被另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截了过去,刘小别抬头一看,是跟他同级同系不同专业的妹子柳非,女孩拿着拖把,眼神示意一下他的裤腿和鞋,“快去处理一下吧,不然你不是白拖?”

刘小别一笑,“谢啦,回学校请你吃饭。”

“滚!”柳非笑骂,“谁要你请我吃食堂。”

在餐厅里忙到下午五点半,刘小别准时交班走人,临出门了被柳非大呼小叫地叫住。

“怎么了?报恩等周一啊。”他双手插兜开玩笑。

柳非把自己的挎包甩到肩上,“跟你说正事,老丁那个课题怎么传到你这没声了?你今儿再不给我后天回学校我只能提头去见老丁了。”

刘小别仿佛被一道雷当头劈中,愣愣地看了看柳非的脸色,没敢开口说话。

“你丫不会是做完了忘了给我吧?”

柳非说的那个项目是他们系主任老丁弄的,在系里几个不同专业的拔尖学生手里传一遍,最后一站是柳非,倒数第二站是刘小别,刘小别平时忙着打工上学,偶尔还要操心一下家里的大型树懒郑轩同志,虽然周四就写完了自己的部分,但是忘了拿给柳非。柳非跟他熟,也知道他忙,等他到周六下午了才问他,刘小别被这么一问,心虚又愧疚,赶紧赔笑脸,“我错了我错了,真给忘了。”也知道这姑娘今晚估计得通宵了,又忙着补救,“要帮手吗?小弟随时待命。”

柳非明显不觉意外,只是叹了口气,“不用了,看你每天忙得跟国家主席似的,还帮忙呢。把东西给我就行。”

刘小别知道这姑娘心好又仗义,也就不多废话,“你今晚回学校吗?纸质的材料我待会给你送过去,电子的我回去就马上传给你。”

“那么麻烦干嘛,我跟你回去拿吧。”

“不顺路啊大姐。”

“少废话,走。”

刘小别拿她没办法,又感激又窝心地跟上去。

回程还是一路风雨,柳非早上就在餐厅上班,自然没带伞,刘小别一路上尽把伞往她那边偏,柳非拨了几次无果,也就由着他去了。

到了刘小别住的小区,柳非跟着他上楼,旧式楼房的楼梯修得又窄又高,楼梯里的灯还不到开的时候,大雨天光线又昏暗,柳非爬得磕磕绊绊提心吊胆,刘小别也跟着心惊胆颤,最后终于忍不了一把抓住她的手让她跟着自己,他的手撑着伞在风里吹了一路,冷得像一块冰,柳非抖了抖,本能地想抽手,被刘小别紧紧握住,“你今儿要是从这摔下去那我就成千古罪人了。”

爬到七楼,柳非一口气吊在脖子里,还心有余悸,两人气儿还没喘匀,面前的门突然就开了,听见脚步声难得殷勤来开门的郑轩带着一脸“饿了求投喂的表情”站在门内,下一秒他脸色剧变,目光死死地黏在了门外两人紧紧牵着的手上。

刘小别心里漫过一阵更大的莫名其妙的心虚,差一点点就甩了柳非的手,所幸他理智尚存,没让姑娘难堪,最后只是轻轻放开了她的手,故作轻松地对郑轩说:“哟,你小子今天这么殷勤来开门啊。”

郑轩怔了怔,然后笑了,露出一口白牙,打量了柳非两眼,“真是压力山大……”他心里想着,然后冲柳非伸出手,“你好,我叫郑轩,是刘小别的室友。”

柳非握了握他的手,“你好,我叫柳非,小别的同学,跟他上来拿个东西。”

郑轩懒洋洋地点点头把姑娘让进屋,“随便坐。”

从始至终没看过刘小别一眼。

刘小别略觉尴尬,但更多的是满心的忐忑,进屋给柳非拿了东西,姑娘执意不肯多坐一会,说要回学校赶工,喝了两口水之后就走了,刘小别把她送到楼下,把伞给她,叮嘱了几句。回到房间,郑轩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沙发上,刘小别进了门坐在沙发另一边,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你衣服湿了,不换吗?”

“啊?!”刘小别被郑轩突然响起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脑子停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哦,我去换换。”

进了卧室,才发现郑轩又忘了关窗子,还好夏天时两人因此吃尽苦头,早把床搬离了窗户,此时刘小别放在防盗窗窗台上的几盆多肉因雨水的冲刷正在微暗的天色里泛着光,他脱下自己湿淋淋的衣裤,换上干净的衣服,换好后也没急着出去,他呆呆地坐在床上,想起刚刚郑轩看见他和柳非牵着的手时微妙的眼神和自己莫名其妙的心虚,再看看床上并排放着的两个枕头,刹那间醍醐灌顶——笔直了二十几年的自己大概是在这半年里的某个时候悄无声息地弯了。

可是,郑轩有什么好的呢?

他那么懒那么……

“刘小别!出来吃饭!”郑轩的喊声吓了刘小别一大跳,也打断了他的思路。

哟,你看,郑轩还会做饭呢。

WTF?!郑轩会做饭?!

刘小别站在厨房门口,桌子上的食物看起来并不像黑暗料理,甚至卖相不错,但是刘小别的三观已经被“郑轩这样的懒癌晚期都能做饭”这种认知给击碎了,他直立如松,表情呆滞,心情复杂。

郑轩放下最后一道紫菜鸡蛋汤,发现刘小别还站在厨房门口满脸梦游般的表情,禁不住笑了起来,“怎么的,还要爸爸喂你吗?”

“你才是儿子!”刘小别脑子卡了嘴还活着,张嘴就反驳。

“过来吃饭吧你丫!亏我还等着你给我带饭回来。”郑轩翻了个白眼,拉开椅子自顾自坐下。

刘小别这才如梦初醒,想起自己早上出门前承诺郑轩带早饭,结果被自己给忘了,“对不起,我忘了。”他诚心诚意道了个歉,也拉开椅子坐下。

“我懂的,”郑轩笑了笑,“男生撩起妹都是这样。”

“不是!”刘小别突然很大声地反驳郑轩。

郑轩抬起头,一双清亮的眼睛锁在刘小别脸上,“不是……什么?”

“不是……”刘小别跟着重复了一遍,然后突然语塞。

窗外的风一瞬间大了起来,混合着雨水狠狠地拍着玻璃窗,窗户上水迹蜿蜒,窗户内两个朝夕相处、本该亲密无间的人隔着一张餐桌遥遥相望。

想要望进对方心底,你说,不是什么?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43)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