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别轩】霜雪千年(3)

 @今安在 

刘小别被郑轩盯得一阵发毛,快说点什么啊!他在心里大叫,刘小别你什么时候这么怂了!

“算了。”在他酝酿好语言之前,郑轩移开了视线。

刘小别看郑轩低下头吃饭,心里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他张了张嘴,最后也低下头扒饭。

郑轩用冰箱里前一天剩下的半锅饭和仅剩的几个鸡蛋、两个番茄、一包紫菜,炒了个番茄鸡蛋炒饭,煮了一个汤,简单到不能更简单的一顿饭。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做饭。”沉默着吃到一半,刘小别实在受不了餐桌上死一般的寂静,主动开口没话找话。

“唔……”郑轩咽下自己嘴里的番茄,“我父母在我初二的时候死了,那一年我家里上上下下远远近近乱成一锅粥,每个沾亲带故的亲戚都要来我爸妈的公司分一杯羹,哎,我不想跟他们抢……所以根本没人管我,只有舅舅每个月给我一笔钱,外卖吃久了真是压力山大啊,我就自己买点菜随便搞搞,估计是这方面还有点天赋吧,居然没把自己给搞死。”

刘小别已经后悔自己闲着没事找话说了。

“你别一脸如丧考批好吗?”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郑轩对自己那对忙得满世界飞的父母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小时候的骑大马上。所以此时提起,他并没有什么难过的心情。

再说他的舅舅对他不错,他们叔侄一个满心抱负生怕被人抢了事业,一个毫无斗志唯恐接玉印挑大梁,正是瞌睡遇到枕头,一拍即合,所以舅舅成功接过郑轩父母的公司之后,郑轩就在舅舅这个无限额银行的庇护之下当起了小少爷,说实话郑轩觉得这样也不错。

反正他没什么抱负,又自小除了心眼什么都不缺,很少对什么事情执着,为什么事情努力。

我这是感同身受,刘小别心里这样想,但是他没说出口,一个人惨已经够糟心了,他不想把自己的经历也说出来,最后变成两个都很惨的人抱头痛哭上演什么同病相怜的戏码。

“抱歉。”但他还是真心实意地道了个歉。

郑轩挥了挥筷子,“有诚意的话,待会你洗碗吧。”

“喂!”刘小别拍了拍桌子,“哪次在家里吃饭不是我洗碗!以前连饭都是我做的!郑轩你最好自觉一点!以后就你做饭吧!”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郑轩端起碗喝汤。

“郑轩你要脸!”刘小别拿筷子把碗沿敲得叮当响。

“脸是什么能吃吗能当被子盖吗?”

……

餐桌上的气氛终于不再沉闷,似乎是回到了从前。

回到了他们都没有察觉到自己或对方的隐晦心意之时。

晚上郑轩在洗澡,刘小别坐在床上抱着笔记本心不在焉地刷网页。

听着卫生间里的水声他只觉得心烦意乱,跳起来抱了自己的枕头被子打算去睡沙发,走了两步又把东西丢回了床上,且不说那个沙发根本不能睡人,他突然要去睡沙发待会郑轩问起要怎么说,总不能告诉他我发现自己看上你了,跟你在一张床上就想睡你吧。

妈的,刘小别呈大字躺在床上,脸上一阵热。

他默念几遍“南无阿弥佗佛”,想多了想多了。

小处男刘小别同志正在床上胡思乱想念着经,突然头顶光线一暗,郑轩不怀好意的笑脸出现在他正上方,“你想什么呢?”

“咳!”刘小别被他吓一跳,“艹!你想吓死我啊!”

“刘小别。”郑轩压低了身子离刘小别又近了一点,“我问你个问题。”

他们实在是离得太近了,郑轩说话时,薄荷牙膏的清凉气息和他热乎乎的呼吸几乎是同时扑到刘小别脸上,恍惚间给人一种冰火两重天的错觉,刘小别愣了好几秒才手忙脚乱地推他,“靠,问问题你靠这么近干嘛。”

郑轩纹丝不动,甚至还往下压了压,“刘小别,你是不是喜欢我?”

刘小别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他们身上同样的沐浴露味道像是突然浓烈了几百倍,舒肤佳纯白清香的那款沐浴露的香味熏得他晕头转向,他看着郑轩近在咫尺的眼睛,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又莫名地异常清醒,他清楚地听到自己说,“是啊,我喜欢你,你怎么知道的。”

郑轩似乎没料到他那么坦率,也愣了愣,然后他愉快地笑起来,弯弯的眉眼逆着光,好看得一塌糊涂。

完了,刘小别想,入戏太快,已经开始走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套路了。

没想到郑轩入戏比他还快,抬起一只手摸了摸他的眼角,“你心里有什么话,都写在眼睛里了,想假装看不懂都难。”然后就头一低就啃上了他的唇,摩擦了两下就伸出了舌头。

“唔……”刘小别没想到节奏这么快,才张嘴要说话,郑轩的舌头就钻进了他口中。

一个深吻结束,小处男刘小别已经满脸通红不会喘气了。

郑轩趴到他身上抱住他,“哎呀,累死我了。”

刘小别:“……”

“别哥。”

“嗯?”

“咱们打个商量?”

“你说。”

“那个……你在上面行吗?”郑轩在他脖颈间蹭了蹭,“在上面实在是很累啊。”

刘小别:“……”

“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啊。”郑轩踢了鞋子爬上床,睡到床的另一边,“来吧。”

“来什么啊?”刘小别已经风中凌乱了。

“刚才不是说好了吗?你不会要反悔吧?”

刘小别终于跟上了郑轩的脑回路,他有些哭笑不得,爬过去捏住郑轩的手腕,居高临下看着他,“郑轩我告诉你,在遇到你之前,老子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

“遇到我之后你弯成了一盘蚊香。”

“……”

“靠!别打岔!”刘小别的狠话被打断,只好重新调整了一下表情,等他重新摆出恶狠狠的表情时,他突然发现这表情已经不适合接下来要说的话了。

但是来不及了,于是郑轩就看见刘小别摆着一个恶狠狠的表情说:“所以,怎么做这个事情,我得下去学习一下。”

郑轩愣了两秒,“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刘小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太可爱哈哈哈哈哈哈了!!”郑轩翻了个身使劲捶着床,“哈哈哈哈救命!”

懒癌晚期能笑成这样也是难为你了。刘小别面无表情,怎么办,有点想打架。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47)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