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别轩】霜雪千年(4)

补一个艾特 @今安在 

正文↓↓↓

由于刘小别临时掉链子,那天晚上本该在告白之后趁热打铁做的事儿变成了两个血气方刚的小年轻各自盖着一张被子躺在床上,纯聊天(……

“那你舅舅对你挺好的啊,你干嘛还要离家出走?你不是骗我的吧?”

郑轩甚至觉得自己能在黑暗中看见刘小别此刻的表情——皱着眉头,黑亮的眼睛里带着一丝隐隐的不爽,小孩子被大人骗了的那种不爽,但只是一点点,更多的应该是好奇,他总是这样,对什么事情都好奇,做什么事情都想做到最好。不过这些都是他眼睛里的东西,这家伙的脸上除了微皱的眉头一定不会再有其他的表情,郑轩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中二少年的装逼日常啊~

有的人穷尽一生也未必能把别人肚皮里的心思揣摩一二,可郑轩觉得他只用了半年就把自己身侧这个少年看透了,是少年本性通透,又或许是郑轩以前不信的缘分在作怪。

郑轩轻笑,“你真想知道啊?说出来怕吓到你啊。”

“嘁,就你还能吓到我?”

郑轩还在笑,他觉得自己的心情简直太好了,仿佛一生的快乐都在这个晚上用完了,“嗯……因为,我跟家里人出柜了啊,舅舅不能接受……嗯,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靠!你!你居然!”刘小别首先想到的是郑轩这个大尾巴狼居然本来就是弯的,这么说半年前的自己岂不是引狼入室?可是接着他又想到郑轩说的“就这么个意思”是什么意思?

刘小别不解,“你干嘛非得出柜呢?你瞒着他们好好地做你的大少爷不好吗?”

“有些东西,瞒不住一辈子的,而且,我没有父母,他们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他们应该知道。”

刘小别听后沉默了片刻,没再说什么话,他挪了挪自己,靠近郑轩,连着被子把他抱进怀里,“睡觉吧,晚安。”

郑轩的身子僵了僵,然后他轻声说道:“嗯,晚安。”

他终于在这个雨夜把自己掩藏了十几年的心事剥开了给别人看。他自小没什么朋友,也没心没肺惯了,遇到什么难过的事情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扛,总有一种即使天塌了,睡上一觉地球还是一样转的错觉。他不知道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是什么感觉,舅舅给过他最大的关注就是在他出柜之后朝他怒吼“你这样对得起你的父母吗?!你给我滚!想好之前别回来!”然后他就真的滚了,遇到了一个让他不想再回去的人。

郑轩才知道原来被人心疼是这样的感觉,被拥抱,被亲吻,被轻声安慰,有温柔的晚安,有轻轻的呼吸划过自己的头发。

感觉还不赖。他闭上眼睛,一夜好梦。

第二天,刘小别的闹钟在六点十五准时响起,他出手迅速稳准狠——按掉了闹钟,郑轩没有被吵醒,刘小别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下了床,在出门的前一秒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郑轩,犹豫了片刻,又折回去在他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脸上露出了迷之痴汉的微笑——哎哟卧槽,刘小别捂住脸,好羞耻,他站起身逃出房间,“砰”地一声砸上了门。

门内的郑轩在睡梦中听到一声巨响,吓得虎躯一震。

几分钟后,刘小别“砰”地一声砸上了大门,差一点点就能重新进入梦乡的郑轩拉开蒙在自己脑袋上的被子,“刘小别我操你大爷!!”然而刘小别已经几大步蹦到了六楼……

正式确定关系之后他们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跟对方绑在了一起,刘小别一下课就往家里面跑。

吃饭的时候也很少买外卖了,他们开始挤在小小的厨房里,一起研究各种各样的菜,郑轩是广东人,做出的菜居然意外地合刘小别这个北京人的胃口。

“其实我祖籍是广东的,”刘小别吹了吹勺子里的汤送到郑轩嘴边,“只不过后来家里出了事才搬到了北京。”

郑轩就着刘小别的手尝了尝勺子里的汤,“再放点盐……你祖籍居然是广东,这么说我们还挺有缘?”

“嗯……”刘小别加了点盐到汤里,“有缘千里来相会?”

“……”总觉得绕了一大个圈?

有时候他们窝在一起看电视,调到电影频道,一整天就这样一部一部电影看下来,有的电影太无聊,看着看着郑轩就窝进刘小别怀里睡着了,刘小别伸长胳膊捞过遥控器把电视机调成静音,低头看着郑轩安静的睡颜,电视屏幕上光影斑驳,窗外夕阳西沉,他感觉自己抱着整个世界。

有空的话刘小别还喜欢玩一款叫荣耀的网游,他天生手速很快,技术意识也都不错,在游戏里有不少粉丝,每天都有很多妹子追着他要拜师,只不过他从来没有答应过。郑轩看他玩,自己手痒,也去买了一张账号卡,从那之后刘小别的迷妹们就发现剑客飞刀剑旁边跟了一个叫枪淋弹雨的弹药专家,妹子们咬牙切齿,这位迷弟,你是怎么泡上高冷的飞刀剑大神的?

对此,郑轩表示,不是迷弟是家属啦~

再后来,迷妹们又发现下午六七点的时候他们两人都没有再上线过,那是因为郑轩又迷上了一项新的饭后运动——散步,刘小别一开始是拒绝的,“我还年轻!!我拒绝这种老年人的生活方式!!”刘小别扒着门框垂死挣扎。

“你这就不对了,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你知道吗?再说了,老年人的生活方式怎么了,就算广场舞也是一种很有益的运动你懂么?”郑轩站在门外把刘小别的手指一根一根掰起来,态度坚决,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刘小别泪流满面,郑轩你还记得你的人设是个懒癌晚期吗?

最后刘小别还是败在了郑轩手下,两人下了楼在小区门口遇见拿着大红扇子的大妈,郑轩眉飞色舞地跟人家打招呼,“大妈跳舞去啊?哦,我们去散步~”

刘小别跟在他身后,笑得万分勉强。

他们散步的路线是郑轩定的,小区后面有条河,河岸边种了一溜红枫,初秋时节枫叶正红,六七点的光景,河边人还不少,他们逆着人流往河流的上游走,撒欢的金毛、遛鸟的大爷、相互追逐的小孩子、捡拾树叶的少女都被他们一一甩在身后,他们一直走到夜幕降临,河边行人寥寥,郑轩摸索着握住刘小别的手,“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刘小别,我们都要长命百岁,要一辈子在一起。”

刘小别反握住他的手,“以后我们每天都来散步吧。”

有时候他们也会去电影院看电影,两个人都不在乎旁人的眼光,脸不红心不跳地买情侣座;有时候郑轩还会跟着刘小别去蹭课,被不知情的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还能侃侃而谈,刘小别笑着看他,眼神骄傲又温柔;偶尔他们也会有一个人生病,厨房里就会终日弥漫着药香,这次郑轩去给刘小别顶班做兼职,下一次刘小别帮郑轩洗袜子。

那段日子里他们快活得几乎要飞起来,时光流逝得飞快,而他们相信着天长地久,在自己的爱情里吟诗起舞。

没有看到命运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TBC

下章终于可以写到小天使点的梗了233333

手机发文,艾特明天补,虫明天捉,晚安。😘

评论(12)

热度(40)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