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别轩】霜雪千年(5)

私设轩哥比别哥大三岁,今天一推算才发现原来我无意中把时间线卡得如此精妙完美(脸呢)

惯例艾特 @今安在 拖了这么久我真是个罪人

正文↓↓↓

这本来该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新年。

刘小别早早地买好了年货、郑轩学会了包饺子、他们一起打扫装饰了那个小小的家,狭窄的小屋子温暖又可爱,像一个美丽的童话。冬天的北京风雪肆虐,又是几十年难见的极端天气,可是刘小别觉得他的心已经很久没像这个冬天这样平静又安宁了。

刘小别笃定自己是足够幸运,才能在失去过一次幸福之后再次抓住它,抓住郑轩。

那本该是一个平常的下午。

刘小别结束了最后一天的兼职,拿到了旧年的最后一份工资,他欢天喜地地回到家,想着待会要带郑轩出去好好搓一顿。

回家的时候郑轩裹着被子靠在床头用电脑看视频,没有听到他开门的声音,刘小别轻轻走到恋人旁边,突然伸出手把他抱了个满怀,郑轩看得专注,被吓了一大跳,转头看到是刘小别,才松了口气抚了抚胸口,“臭小子,吓死我了。”

刘小别探头看他的屏幕,开玩笑说:“看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呢?这样都能被吓到。”

屏幕上是一部纪录片,记录粤闽地区那些从清朝末年开始发家,到现在依旧驰骋商界的大家族,刘小别看了两眼就皱起了眉头,“你看这个干嘛?”

“来来来,”郑轩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刘小别怀里,把电脑屏幕转到一个方便刘小别看的角度,“暂时还不敢把你带回家见家长,先给你在这看看我舅舅。”

刘小别圈着郑轩的手臂一瞬间就僵硬了,“你说什么?”

郑轩却还没发现他的异常,“这是我舅舅啊,怎么了,吓到你了吗?”

刘小别愣愣地看着电脑屏幕,里面的男人坐在宽大明亮的办公室里对着镜头侃侃而谈,脸上是自信而骄傲的笑容,郑轩戴着耳机,刘小别只能看底下的字幕,“郑氏在这一百多年的飘摇风雨中能够走下来,离不开我们每一个继承人的努力,尽管郑氏是家族企业,但是它有足够的实力去……”刘小别移开了视线,他想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可是这间屋子的氧气却仿佛在那一瞬间被抽空了,他一口气上不来,眼前发黑。

郑轩终于发现了刘小别的不对劲,他扯下耳机,“你怎么了,哪不舒服吗?”

刘小别放开郑轩,后退了一步,躲开郑轩的目光。

“到底怎么了?”刘小别的反常吓到了郑轩,他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郑轩。”刘小别发现他要下床,又往后退了一步。

郑轩察觉到了,揪着被子不敢再有动作,“刘小别,你有什么好好说成吗?你这是干嘛?”

“郑轩,你知道粤东刘家吗?”刘小别终于转头看他,但他目光空洞,眉眼间全是疲惫和心痛。

郑轩被他的目光和表情刺得一阵心惊,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一下,“我……”

“你知道的吧……”刘小别笑了笑,笑得郑轩头皮发麻,他马上想开口打断刘小别,刘小别却没给他这样的机会,“粤东刘家,清末时期几乎跟粤南郑家同时崛起的两大商业家族,初期两家相安无事,后来为了争夺资源,两家开始相互使绊子,最后刘家当家雇人暗杀了郑家当家,郑家以牙还牙,两家由此结仇,此后一直明里暗里相互较劲,不择手段……”

“别说了!”郑轩突然高声打断刘小别,他双手揪着被子,用力到指节泛青,脸上血色全无,本来就很大的眼睛因为害怕而瞪得更大,那表情有点吓人。

刘小别闭了嘴。不用他说,后面的事情二人也心知肚明——郑刘两家博弈了一百多年,互不相让,直到十年以前,郑家在刘小别父母乘坐的车上做了手脚,刘小别的父母连全尸都没能留下,而刘家到刘小别父母那一代是单传,他们死后刘家的企业无人接班,刘氏几乎在旦夕之间就垮了,什么都没有给刘小别留下——不,留下了一个“忠心”的部下,他在那一年年末用同样的手段弄死了郑轩的父母,也把自己弄进了大牢。可笑的是郑家那一代枝繁叶茂,郑轩父母死后各种兄弟姐妹争权夺利,终究是没让郑氏垮了,反而到了郑轩舅舅手里之后还越做越大……

“郑轩……我跟你不一样,你从小爹不疼娘不爱,可我呢,我是被他们捧在手心里成长的,郑轩,他们死的那一年我才十一岁……”刘小别猛地停住话语,安静了几秒,他抬起一只手捂住脸,“郑轩,这个世界真他妈小。”

这个世界真他妈小,我爱上了世仇家的儿子。

“然后呢?”

刘小别听到郑轩的声音,抬头看他,后者用不带一点温度的目光盯着他,他第一次知道原来郑轩还会有这样的表情,他甚至在心里想,啊这样才是郑家的孩子应该有的模样。

“然后?”刘小别冷笑,“郑轩,你走吧。”他低下头,两滴眼泪突然毫无预兆地从他眼睛里掉了出来,他抬手胡乱擦了一下。

“我不走,刘小别你自己都说了,我从小爹不疼娘不爱的,长大后遇到个这么疼我的男朋友我怎么能说走就走对吧?”郑轩故作镇定负隅顽抗,只有他自己知道手中的被子几乎都要被他攥得能挤出汗水来。

“就当是老子眼瞎疼错人了吧。”

郑轩还想说什么,刘小别又开口了:“郑轩,算我求你,你走吧。”他又抬手抹了一把脸,然后看向郑轩,一双眼睛里爬满了鲜红的血丝,郑轩突然就心疼了。

“刘小别,大冬天的,你要我去哪里?”郑轩银行卡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从他离家出走之后,他的舅舅就再也没给他卡里打过钱,不然他也不至于来找刘小别合租。

刘小别自然也是知道的,他挪开自己的视线,不再看郑轩,“去哪里都好,随便你,郑轩,别逼我。”

长久的寂静之后,“……好,我不逼你。”郑轩掀开被子,下床穿鞋换衣服。

刘小别把自己死死钉在原地。

几分钟之后,郑轩拉开门。

他站在门外回过头,“刘小别。”他叫了一声,刘小别“砰”地砸上了卧室门。

“再见。”

郑轩坐在他们的“家”门外,北京的冬天可真冷,硬硬的地板像万古的寒冰,他撑着地板换了个坐姿,刘小别昨晚在床上可真温柔,他想,坐在这么硬的地上,屁股也只是有一点点疼。

隔了两道门的刘小别站在他们的大床旁边,那床被子上一定还留着郑轩的体温吧,那我今晚睡哪里呢?

我把郑轩赶走了,用眼神、用刺得人遍体鳞伤的恶毒语言、用我自己威胁他,把他赶走了。刘小别蹲下身抱住自己的头。

妈的,真是操蛋。

他们之间甚至连欺骗都不曾有过,就决裂到再也难回从前,只在那一瞬间,命运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生生撕扯开了他们已经结痂的伤口,刘小别父母的脸庞一直在他眼前晃啊晃,他无法原谅。

原来他抓住的不是幸福,而是一根埋了百年的刺,他抓住它,把它从地下拉出来,把自己扎得鲜血淋漓。

郑轩又想起了从前伶仃孤单的自己,方才刘小别通红的眼睛在他眼前晃啊晃,他醍醐灌顶,觉悟到老天爷大概是要把郑家欠下的血债都在他身上讨回来,活该,一辈子没人爱。

TBC

可能还有个一两章完结?老是爆字数我已经……(冷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24)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