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别轩】霜雪千年(6)

 @今安在 


楼梯间的阴风细致绵密地从郑轩的裤管袖口衣领钻到他的衣服里,他用了全部的力气把自己一再蜷紧,再这样下去你会冷死在这里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

郑轩掏出手机,支付宝里的余额已经不够他订一张从北京到广州的机票,点开“火车票”,却发现年关已近,一票难求,只能订到大年初二的,他没有犹豫,订了一张硬座。

订票成功的短信发到手机时他已经切出了订票界面,转而盯着自己支付宝里的余额,他想自己有生以来真是第一次混得这么窘迫,手里的钱只有三位数,4开头。

天寒地冻的日子里,他身上的衣服昂贵却单薄,除了好看,无他卵用,刘小别赶他赶得紧,他连行李都没有收拾。

手里的手机倒是真值钱,可是他太珍惜里面的照片,那是刘小别笑着的、蹙眉的、做饭的、写作业的、在柔软的枕头里睡得毫无防备的、亲吻过后性感又色气的千千万万种样子,郑轩能带着迷之微笑翻一下午,照片上的人生来眉清目秀,清冷又温柔。

郑轩攥着自己轻薄冰凉的手机,像抓着最后一丝飘忽游离的勇气。

他依旧盯着支付宝的余额,其实他没有告诉刘小别,在冬天到来以前,他就已经决定好了,等春节过完他就会出去找工作。他也曾经认真地规划过自己和刘小别的未来,然而遗憾的是,此刻他坐在黑暗阴冷的楼梯间,春节过后他会回到广州,归期未定,而刘小别因他深受打击,未知愈时。

关于未来,怎么看,都难以看到希望。

郑轩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膝盖处发出“咔哒”一声脆响,他记得中学的生物老师说过人的骨头在冬天的时候总是很脆弱,这也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老人熬不过寒冬,郑轩那时候觉得这个老师客观得有些冷血,现在听着自己的骨头在寂寂寒夜里发出的响声,他有种自己熬不过这个寒冬的错觉。

但也只是错觉。

他站在原地跺了跺脚,往自己手心里哈了口气,借着楼梯间将将亮起的灯光,扶着扶手往楼下走——至少要先找个旅馆睡一晚,冻死在刘小别家门口的话,那家伙更是要恨死我吧。

幸好还是找到一家连身份证都可以不用的小旅馆,老板一听他要住三天,以为他是没抢到回家车票的大学生,看过来的眼神里都满是同情,最后还给他打了个折,三天只收了300,郑轩在心里苦笑,即使只收300,他也很难把这几天熬过去。

“那个……押金,您能不能不收或者少收点?我一定住满三天,也不是什么危险分子……”

那老板把房间钥匙塞到他手里,“我这也不是什么正规的店,看你一个小伙子也不容易,住三天得初二才回家吧,没事没事,押金不收你的了,就是这住店的人有点杂,我们也管不着,你自个儿小心点儿。”

郑轩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一叠声地说着谢谢,老板不甚在意地挥挥手,说外面冷,赶他回房间。

郑轩背着自己轻飘飘的书包穿过亮着昏黄灯光的走廊,不知道哪间屋子没关门,男男女女大声的调笑响得一整个走廊都听得见。走廊尽头有一对情侣在拥吻,两个爆炸头一个比一个大,郑轩的房间就在他们旁边,他硬着头皮走过去,被那男的抬起头狠狠瞪了一眼,“快滚,看什么看!”郑轩在心里说我才不想看呢,手下麻溜开了房门。

终于进了房间,不算给力的暖气让他感觉一下子从地狱到了天堂,他放下书包,拿出之前在便利店买的泡面,用房间里的电水壶烧了热水。

白色的热气缭绕上升,锅里的面条早已煮成一团一团的面糊,煮面的水争先恐后地往外冒,煮面的人还毫无知觉,呆呆地盯着窗外。直到电磁炉察觉到危险发出刺耳的尖叫——刘小别被吓了一大跳的同时终于回过神,他手忙脚乱关了电磁炉,拿筷子挑起面条看了看,没了胃口,把筷子丢回锅里,继续盯着窗外发呆,不知道郑轩在哪里、有没有找到能睡的地方、他卡里还有多少钱……想着就站起来想出门找人,都走到门口了才发现不对,郑轩,是被我赶走的啊……

他一只手还按在门把手上,抬起另一只手按住自己的心口,到头来,还是心疼,可是心疼又如何呢?

除夕夜里北京又下了一场大雪,落雪无声,只有悄然降低的温度提醒着未眠人冬雪再临,郑轩把身上的棉被又裹紧了些,翻来覆去折腾到快天亮才睡着。

做了纷乱喧嚣的梦,高高低低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声音交杂在一起,都在叫“阿轩”,刘小别的声音夹杂在其中一闪而过,却还是被他捕捉到了。刘小别其实很少叫他阿轩,屈指可数的几次都是在床上,郑轩难得主动,他就难得叫他一次阿轩,郑轩坐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刘小别灼热的呼吸就喷在他颈边,一声声叫他“阿轩”,听起来煽情又深情,简直比chunyao还要催qing。

“刘小别……别哥……”郑轩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在半梦半醒之间把头埋在枕头里放任自己一遍又一遍叫刘小别的名字。

“别哥!新年快乐!”刘小别把嘴里的漱口水吐出来,有点后悔点开了袁柏清的语音,还有点心疼自己的手机扬声器。接了两捧水随便洗了个脸,刘小别直起身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扯起一边嘴角笑了笑,有点难看,然后他说,“新年快乐,刘小别。”

新年到了,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他轻快地转了个身,进厨房给自己做早饭,顺便回应从凌晨积攒下来的各种祝福消息,各种QQ微信红包也掂量着发了几个。

而郑轩的手机安静了一整夜,短信箱里除了刘小别以前的消息只有一条刚刚进来的——回来就好,几点的飞机,我派人去接你。来自他的舅舅。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

如果舅舅知道我想回去干嘛,大概希望我这辈子都不要再进郑家门了吧。

做决定其实并不困难。

记得大学时住他对门寝室的于锋——一个长了工科狗的脸却主修文学辅修哲学整天满嘴跑火车的汉子有云,人生真的太他妈太长了,长也就算了,还没有剧本,上一秒你或许意气风发,可谁能保证下一秒你不会跌落深渊,想要什么一定别等,等着等着就错过了。只要自己喜欢,拿什么去换都是值得的。

他摆龙门阵的时候郑轩在一旁没说话,心想这丫毕业了一定是个祸害,可是此刻火车轰鸣着南下,窗外的树木枝桠嶙峋,冬景寂寥,郑轩在心里回味江湖骗子的话,感觉到勇气一点点溢满胸腔。


    TBC


我没有黑锋哥

文中的拼音我相信你们看得懂,因为这个放外链的话那真的太江湖骗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9)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