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周黄】好雨知时节(完)

2016天天生贺,祝天天生日快乐🎂

高中校园paro /生贺不能BE(严肃脸/有私设


正文↓


“下雨了下雨了!下节体育课又泡汤了!数学老师说下节课归他了!”

 
“卧槽!没天理啊!为什么要下雨呢,就不能对即将高考的高三狗友好一点吗?!”黄少天愤怒地踩着椅子,把手里的数学课本拍得啪啪响。

 
地理课代表喻文州笑眯眯地从书堆里抬起头,对黄少天的问题给出了科学解释,“少天,下雨是因为空气的对流运动强烈。”

 
历史课代表肖时钦听见喻文州的话,决定补一刀,“这其实也是天人感应啊。”


“下雨是自然界的客观规律作用的结果。”

 
黄少天看了一眼一本正经的政治课代表王杰希,心说你一个课间拿着《周易》给同学们有偿算卦的神棍还真信马克思那一套啊?


就在这时他感觉自己的校服下摆被人给扯了一下,顺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看过去,自己的后桌——语文课代表周泽楷正在认真地看着他,黄少天顺势俯下身,意欲调戏一下这个平时话不多,长得倒是顶好看的后桌,“怎么着?你又有什么高见?”

 
周泽楷有些腼腆地笑了笑,眼睛还是很认真地盯着黄少天,黄少天就看见他薄薄的两片嘴唇轻轻开合,嘈杂的教室里他的声音将将够黄少天听见:“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他们的座位靠窗,周泽楷念完了诗,春风很给面子地从窗户的缝隙中钻了进来,冰凉的春雨落了几丝在黄少天的脸上,他抹了一把脸,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烫。周泽楷已经低下头继续写作业了,似乎被反调戏了的黄少天莫名地有些心虚,悄悄地转过身子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周泽楷这个人真奇怪,他想,“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都能给他念得跟情诗似的,还好不是给那些钦慕他的小姑娘听了去。


 

 

 
篮球场永远都是少年们安放无处挥霍的青春活力的地方,黄少天对这个地方就更是钟情,放学后连饭也不吃,就直奔篮球场,晚自习之前能多打一场是一场。

 
高一的卢瀚文看见黄少天敞开的校服里明黄色的篮球衣,远远地就开始喊:“黄少!黄少!这儿!!!”

 
黄少天一阵风似的冲过来,伸手跟卢瀚文击了个掌。

 
“黄少,今天喻队来不来?”卢瀚文把篮球抛给黄少天,往他身后搜索着喻文州的身影。喻文州高二时是校篮球队的队长,和副队长黄少天一防一攻,配合得炉火纯青,吊打了市里所有的高中篮球队。卢瀚文仰慕他们才进了篮球队,可惜他进的时候两人已经退了,黄少天还时常在篮球场上晃荡,喻文州却是再也没在课余时间在篮球场出现过。

 
“不来不来,文州忙着学习呢。”黄少天拍着篮球,迈开步子跑向篮筐,在三分线处熟练起跳,出手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球进!

 
他吹了个口哨,一甩头发回头看卢瀚文,侧脸被雨后的夕阳镀上了一层暖融融的金红色,“帅不帅!”

 
卢瀚文很给面子地开始鼓掌,同时也有点忧郁,日常想被喻队和黄少联手虐一虐(1/1)……


 

 

 

周泽楷平时是不喜欢往篮球场跑的,但今天他被自己的Boss塞了一个不得不完成的任务——把驰骋在篮球场上的黄少天抓回去背《逍遥游》。

 
这真是一个很要命的任务,因为周泽楷只要一跟黄少天说话就会脸红,并且对视的时间越长脸越红,周泽楷一直都很小心地保护着这个有点少女的小秘密,以至于黄少天跟别人提起他时,第一条评价不是帅,而是“哎,话真的太少了,连我这种话唠跟他说的话加起来也不超过十句”。


周泽楷知道黄少天这样评价他之后觉得很委屈,明明他跟喻文州肖时钦江波涛甚至是语文老师说过的话都比十句多多了,跟话唠说的话反而更少这明显不是他一个人的锅,黄少天真傻。

 

扯远了,说回周泽楷的任务,就算再艰巨也还是要完成的,不是因为语文老师威胁他“你不去我就让你明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你的作文”,而是因为老师说了“《逍遥游》是今年高考默写的重点篇目”,而高考的时候,即使只是两分,也是很重要的。

 
所以周泽楷现在正端着一盒饭站在篮球场的看台上,他已经看见了黄少天,穿着一件很衬他的明黄色篮球服,夕阳里的剪影很青春很活力,好单纯不做作,晃得周泽楷眼睛疼,他投进篮筐里的篮球一下一下更像是砸在周泽楷心上,呯!呯!呯!

 
篮球真是个充满魅力的运动,周泽楷由衷地感叹。

 
感叹完了,周泽楷抱着怀里的饭盒走下看台,黄少天逆着光,只见一个看不清脸的大长腿朝自己走来,还抱着一个什么东西,黄少天的第一反应是王杰希,他把自己手里的球往周泽楷抛去,叫道:“老王!不看你的《周易》了?正好,来来来切磋一下!”转头又对卢瀚文说:“小卢我跟你讲,这个叫王杰希,当年也是传奇人物啊,走位飘忽神乎其技,拿着篮球晃人如入无人之境啊,可惜人家醉心八卦学,我和文州绑都没能把人给绑进篮球队,哎,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着了马克思的道儿,居然整成了政治课代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好笑不好笑! 来我给你模仿一下他运球时候的样子啊。”说着就弯下腰摆出了运球的动作,身子配合着两条腿灵活腾挪,球鞋在地板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还真有那么点意思,下一个转身时却撞到了人,卢瀚文机灵,立马叫道:“王学长好!”

 
周泽楷一只手拿着饭盒,一只手拿着刚才黄少天丢给他的篮球,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黄少天一看自己撞到了谁,也是一脸震惊,那感觉大概比见到了喻文州还要惊悚一点。

 
周泽楷把球扔在黄少天脚边,声音冷硬地说:“回去,背《逍遥游》。”

 
黄少天心里道一声糟糕,抓了抓头发,还是决定先承认错误,“不好意思啊,撞到你了,还有刚才没看清脸,我以为是王杰希来着,来,小卢,我刚刚看错了,这位是周泽楷,不是王杰希。”

 
卢瀚文从善如流地改口,“周学长好!”

 
周泽楷点了点头,脸色还是不太好,不知道是气黄少天把他认成了别人还是气黄少天说到他的时候只有一句“这位是周泽楷”。

 
然后场面就陷入了迷之尴尬之中,卢瀚文看看黄少天又看看周泽楷,问道:“黄少,还打不打了?”

 
黄少天看了看手表,还有十七分钟上晚自习,“打啊,怎么不打。”又对周泽楷说:“不好意思啊,你先回去成不?我晚自习的时候一定背。”

 
周泽楷捏住他的手腕,阻止他捡球,少年的手腕细细的,没有多少肉,脉搏因为运动的原因跳得很快,一下一下冲击着周泽楷的手心,少年的皮肤温热,周泽楷的语气冰冷:“不行,现在背。”

 
气氛更尴尬了,黄少天的脸色也有点冷,但他脾气好,不至于这样就发作,他把手腕从周泽楷手里抽出来,才想说点什么,突然有一滴水落在了他脸上,然后是第二滴、第三滴……

“黄少,下雨了。”卢瀚文捡起地上的篮球,提醒黄少天。

 
“那就不打了。”黄少天看了一眼周泽楷。

 
周泽楷的脸红红的,黄少天觉得应该是被太阳给晒的,周泽楷说:“好雨知时节。”

 
“噗——”黄少天没忍住,他拍了一下周泽楷的肩膀,“职业病啊你?”


他们在颇有眼色的春雨里并肩往教室走,周泽楷好好地护着手里的饭盒。


到了教室,周泽楷把饭盒递给黄少天,“给你的。” 


“啊?不用了,我回寝室泡泡面就好了,我存粮还很多呢。” 


周泽楷把饭盒放在黄少天的桌子上,“泡面不好。”

 
香味从饭盒里飘出来,啊……好饿,黄少天妥协了,“好吧好吧,谢谢你啦。”他大喇喇地坐到椅子上,打开饭盒,“哟,还有鸡腿呢!”

 
周泽楷看着他喜滋滋的样子,心情阴转晴,站在黄少天的座位旁边,盯着他桌上的铅笔盒开始背书,“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黄少天塞了满嘴的饭,抬头用眼神表达疑惑。

 
“你听着,有印象。”周泽楷瞥了一下他黑亮的眼睛,有点害羞。

 
“哦……”黄少天在周泽楷的人造BGM里继续低下头扒饭,听着《逍遥游》吃饭真是人干事,不过周泽楷声音挺好听的,好吧,那就忍忍吧。

 
不知怎么的,黄少天又觉得脸有点烫。


 

 

 
“鹏之徙于南冥也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水击三千里。”

 
“哦……好了好了,我觉得我记得了,先背一下试试吧。”

 
周泽楷从数学作业里抬起头,有些怀疑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冲周泽楷眨眼睛,“先背一二段。”

 
周泽楷愣了愣之后,无奈地摇头笑了。

 
两段课文最终还是被黄少天挤牙膏似的磕磕巴巴背了出来,周泽楷听着黄少天背书,觉得胃疼。背完之后黄少天却闪着大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周泽楷联想到捡回了主人扔的东西之后摇着尾巴的小狗,没忍心把那句“还不够好”说出口。

 
反而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摇着尾巴的小狗一瞬间炸了毛,“周泽楷你有话好好说啊,摸人头干嘛!”脆生生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格外响亮。

 
教室里愈发安静了,几秒之后,叶修意味深长地“哟”了一声。

 
黄少天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周泽楷觉得自己的手烫得快要烧起来,脸大概也好不到哪去。

 
鼓起勇气看了黄少天一眼,才发现对方的脸跟自己一样红,周泽楷抠了抠自己语文课本翘起的边角,“明天还要背。”

 
黄少天的表情很像是要反驳,只不过他现在臊得慌,慌不择路,就胡乱点了个头。

 
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的黄少天把头埋进试卷堆里,大意了。

 

下晚自习还被周泽楷留下温习了一二段,黄少天记性不太好,只一个晚自习的时间,就把才记了个大概的课文给忘了,周泽楷恨铁不成钢,黄少天欲哭无泪。


 

 

 

等黄少天终于逃脱周泽楷的魔爪回到寝室,距离熄灯只有五分钟,才迈进寝室,就闻见一股混合着老坛酸菜、鲜虾鱼板、红烧牛肉三种口味的泡面味,黄少天奇道:“你们今天开泡面party吗?”

 
三个端着不同颜色的泡面盒子的室友同时抬起头看他。

 
肖时钦说:“不是你请的吗?”

 
王杰希说:“给你留了一盒。”

 
喻文州说:“少天要喝汤吗?”

 
黄少天花了一分钟的时间来消化“不是你请的吗”这句话,最后悲痛欲绝地大吼:“不是我请的啊!!!老子的存粮啊!!!哪个孙子干的!!!”

 
喻文州端着盒子喝汤,百忙之中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黄少天,微信聊天界面,对象是江波涛,时间是晚自习。

 
江波涛:喻队,知道黄少的泡面藏哪吗?

喻文州:知道,怎么了?

江波涛:周泽楷说黄少今晚能背《逍遥游》一二段了,为表庆祝,请大家吃泡面。

喻文州:好啊好啊,到时候我给你啊。

江波涛:谢谢了。

喻文州:小case。 


黄少天咬着牙,“队长,请问你是怎么说服自己相信‘周泽楷说黄少今晚能背《逍遥游》一二段了,为表庆祝,请大家吃泡面’这句话的?”

 
喻文州笑得人畜无害温文尔雅,“一个免费吃泡面的借口,就不要太在意逻辑啦。”


黄少天很想爆炸,他手里还攥着喻文州的手机,手机的主人感到一丝危机,肖时钦及时开口甩锅,“这话可是周泽楷说的,我们只是不明真相的吃面群众。”

 
一句话成功转移了仇恨,黄少天把喻文州的手机塞给他就准备到隔壁寝室找周泽楷算账,才迈出腿,熄灯号响了起来,他们寝室在一楼,正对值班室,黄少天一只脚还在门里,宿管老师的手电筒已经把他全身上下照了个遍,“干什么呢这位同学,快回去睡觉。”

 
黄少天缩回了已经迈出去的腿,一屋子的泡面味闻得他一肚子的火,周泽楷,你给我等着。

 
第二天到了教室却没看见周泽楷,黄少天抱着手臂坐在座位上,靠着周泽楷的桌子,把桌子晃得叮咣响,这家伙平时不是来挺早的嘛,今天莫不是做了亏心事,不敢来了?

 
不是不敢来,只是比平时迟点,距离早自习还有十分钟的时候,周泽楷进来了,白色的球鞋上沾着泥土,校服的下摆裂了个不小的口子,头发有点乱,沾着露水,乍一看有些狼狈。他手里拎着一个漂亮的袋子,在黄少天开口骂他之前把手里的袋子放在了黄少天桌子上,“对不起,赔你的。”

 
黄少天一愣,忘了自己想骂周泽楷什么,反倒是手不太听话,打开了桌上的袋子,里面是一盒马卡龙,黄少天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跟别人随口提过的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坐在他后面的周泽楷听了去。

 
“你……”他指了指周泽楷的球鞋,“今早翻墙出去买的?”

 
“嗯。”周泽楷抓抓头发,眼睛小心地瞥着他,“不生气?”

 
黄少天说:“虽然我是很喜欢马卡龙,但是你先斩后奏请了我的泡面的行为还是很恶劣,再说我没了泡面以后晚饭吃什么?你要是对我有意见你就直说啊,断人生路这事做得也忒不厚道了吧,我跟你有仇?咱们好歹也坐了两年前后桌……”

 
周泽楷不得已打断黄少天:“背书,别打球。”

 
黄少天更气了,没了泡面,还不让打球,还要背书???人生已经彻底灰暗了,生无可恋。

 
周泽楷看他气鼓鼓的样子,又想伸手摸摸他柔软的头发,还好忍住了,“以后你打球,我帮你带饭。”

 
“真的啊?”

 
周泽楷点点头,“背完《逍遥游》。”

 
“好好好,成交!”

 
周泽楷眼睛亮亮的,“不生气?”

 
“不生不生,谢谢你的马卡龙,来我分你一个。”

 

 


 

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候,黄少天不在下午放学后赶着去操场打篮球了,《逍遥游》也终于被他背得滚瓜烂熟。教室里的硝烟味越来越浓,周泽楷脸上的黑眼圈都越来越重了。

 
黄少天背得了《逍遥游》之后成了班里跟周泽楷关系最好的人,他知道了周泽楷喜欢打台球,并且打得不错。喜欢射击,业余爱好,却几乎百发百中。不擅长跟别人交流,但不是话废。喜欢甜食、不太能吃辣……

 
跟黄少天说话的时候,会脸红。

 
不喜欢女孩子,喜欢黄少天。这是在高考之后知道的,收到周泽楷表白的黄少天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还是黄昏的时候,周泽楷把拎着行李的黄少天堵在寝室里,夕阳的光从他们身后的防盗窗铁条里挤进来,很像他们开始熟悉起来的那个下午,黄少天逆着光,看不清周泽楷的脸。

 
只听见男孩子说“我喜欢你”的声音又轻,又坚定,像他给自己背《逍遥游》时候的声音,很好听。

 
黄少天觉得他不是很需要问自己的心是怎么想的,在听见周泽楷的表白时,他几乎是立刻就有了答案,他抬起头看着周泽楷模糊的脸,特矫情地说:“如果能考到同一个城市,就在一起吧。”

 
“好!”周泽楷的声音里藏不住的雀跃。

 
报志愿之前,黄少天把自己的预定志愿发了一份给周泽楷,从985到三本,全是同一座城市的大学。那是黄少天很喜欢的一座城市,沿海、小吃众多、方言软糯、雨季很长。

 
周泽楷看了之后回他一个“嗯”。

 
黄少天问:“喜欢这座城市吗?”

 
周泽楷说:“喜欢。”你在哪里,我就喜欢哪里。他在心里补充。


 

 

 

八月十号的时候,他们同时收到了通知书,黄少天的是一所普通一本,周泽楷的是一所985,两所学校就挨在一起。

 
周泽楷主动给黄少天打了电话,开口第一句说的是“生日快乐”,然后才告诉黄少天自己收到了通知书。

 
黄少天在电话那头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巧啊我也收到了。”

 
他们早已知道了录取结果,只不过同时收到录取通知书还是能算一个惊喜。

 
周泽楷提醒黄少天,“不能反悔。”

 
黄少天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回道:“我是那种人吗!”顿了顿,他又说了特矫情但也特真心的一句话:“这是我这十几年来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周泽楷听得耳畔一热,几乎立刻就想把黄少天揉进自己怀里。


 

 

 

他想起三年前,高中开学第一天,迟到的他从学校的围墙上翻进去,才跳下墙头就被一个人劈头盖脸按进怀里,他刚想挣扎,少年在他头顶压低了声音说:“别动别动!那边有个老师,你一动就被看到了,你不知道,在一中不管是迟到在门卫室被记名字还是翻墙头被老师抓住都是很要命的事情,等那个老师走了我们再悄悄溜出去……”周泽楷被他按在胸口,少年T恤衫上的洗衣粉味道混着青草的清香钻进他鼻子里,胸腔里咚咚的心跳声和他压着嗓子的唠叨钻进周泽楷的耳朵里,周泽楷心想你再说下去恐怕老师就要听见了,没想到刚腹诽完,就感觉按在自己背上的力道一松,絮絮叨叨的少年放开了他,“老师走了,谢天谢地没发现我们,哎不好意思啊哥们,刚才情况紧急,哎哟把你发型都弄乱了,来我给你理理。”说着就毫不客气地拿手扒拉起他的额发,周泽楷口罩上面的一双眼睛盯着面前的少年,记住了他的模样。

 
后来他知道那个少年叫黄少天,高一的时候在他隔壁班。

 
分班的时候他打听到黄少天选了文科,自己也义无反顾地填上了文,在家里烧了好几天的香,开学的时候发现自己跟黄少天分到了一个班,简直高兴得做梦都要笑出声。

 
少年像个小太阳,朋友多到遍布校园,他跟他坐了两年前后桌,都没能跟他熟悉起来,心里藏着秘密,说话就容易脸红,他觉得丢脸极了,所以很少跟少年说话。

 
后来教黄少天背《逍遥游》,他就藏了告白的心思,他发现这个少年通透又干净,只要一个很小的契机,他就能迅速地跟别人打成一片,感谢语文老师的神助攻。

 
自作主张把少年的泡面给瓜分了其实他也觉得很不好,但是他更想要一个送少年礼物的借口,黄少天果然很好哄,很可爱。

 
被告白的时候更可爱,像个煮熟的虾子,红色从脖子根蔓延到耳朵尖。

 
黄少天后来问过周泽楷,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周泽楷觉得黄少天大概早就忘了高中刚开学时候的事情了,要他费口舌把往事跟黄少天回忆一遍更是为难他,他亲了亲黄少天的嘴角,说:“很久以前。”

 
黄少天更好奇了,又问:“什么时候啊?为什么喜欢我啊?”

 
周泽楷觉得这个问题更难回答了,黄少天则开始大开脑洞,“难道我们是失散多年的……”周泽楷觉得这个发展趋势有点诡异,连忙凑过去把人的嘴给堵住了。

 
“唔……”黄少天还没说出口的“竹马”被碾碎在了唇舌之间。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7)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