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叶喻】情不知所起(完)

娱乐圈paro/短/完

正文↓

叶修是在自己的第一部电视剧里学会抽烟的。

 

他大四那年,自己跑去试镜,在一部制作精良、播出后口碑也不错的战争片里得了个路人男N号的角儿。镜头不多、台词不多,几乎是可有可无的,最鲜明的特点就是烟瘾大,出现的时候无一不是在抽烟。

 

喻文州对他接那个角色意见很大,他缩在学校寝室狭窄的卫生间里,一边流眼泪一边咳嗽一边把烟往嘴里塞,喻文州就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他,眼神晦暗不明,他咳够了就抬头看喻文州,缭绕青烟里的眉眼轻佻得过分,“你跟这站着我找不到感觉啊宝贝儿。”

 

喻文州盯着他沉默很久,递给他一张纸巾,然后转身离开。

 

叶修当然学会了抽烟,不是那种浅尝辄止在口中过一遍的吸法,而是真正把呛人的烟雾吸到肺里,再一点一点吐出来。点烟夹烟的动作更是娴熟得仿佛一个多年的老烟鬼。

 

后来电视剧播出,他们就一起窝在沙发上看,叶修在戏里吞云吐雾、嬉笑谄媚,把一个挣扎在战乱中的地痞混混演得活灵活现,在喻文州这样的有心人看来,这个男N号无论是长相还是演技,竟然一点都不比剧中的一堆小鲜肉老戏骨逊色。

 

他往叶修嘴里塞一块西瓜,笑着说:“我几乎已经可以看见你大红大紫的将来了。”目光一转又看见茶几上的烟盒——抽烟这个东西,学会容易,要断可就难了,他又说:“还有以后要少抽烟……不对,拍戏之外不许抽烟。”

 

那时叶修还没有烟瘾,对喻文州更是喜欢到几近言听计从,当即就毫不犹豫地把大半盒烟扔进了垃圾桶。

 

喻文州“噫”了一声,“败家,还有大半盒呢。”

 

叶修:“……”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叶修不仅没能把烟给戒了,还养成了不小的烟瘾。

 

飞机才蹿上云霄,叶修的烟瘾就犯了,他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手指探进墨镜底下,揉着睛明穴。

 

“叶老师,这还有两个多小时呢,您忍忍。”旁边的助理递给他一盒薄荷糖,压低了声音顺毛。

 

他伸手接过那盒糖,低声说了句谢谢。

 

却拿在手里没打开,小小的盒子在指间转来转去,他长了一双特别好看的手,十指修长匀称,骨节分明,指甲圆润而有光泽,青色的血管在白皙的皮肤底下若隐若现,漂亮却半点不娘气。他曾经演过一部电竞题材的电影,男一号,有很多镜头都交给了他的手,在键盘和光影中肆意翻飞的那双手为他圈了一大波粉。

 

助理见他兴趣缺缺,又建议道:“叶老师,不然您先睡会吧,颁奖典礼就在晚上,待会没有多少时间休息。”

 

“好,到地方了叫我。”

 

“哎,知道了。”助理招来空姐要了毯子。

 

睡得也并不好,飞机遇到气流颠簸了好几次,恍然间也不知道自己做梦了没有,空姐温柔的提醒像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遥远缥缈,与己无关。

 

飞机停在机场的时候,叶修不仅没有恢复精神,反而因为质量不高的浅眠更加萎靡。

 

助理忙着去拿行李,叶修头昏脑涨,直接抬腿往外走,想先出去吸口烟,助理一个转身发现人不见了,吓得冷汗都要掉下来,连忙打电话,叶修手机却没开。

 

叶修此刻正站在机场外面一个人少的角落,指尖夹着一支燃烧着的烟,没吸几口,前面开来一辆保姆车停在他面前,车窗玻璃摇下来,出现一张熟悉的脸,叶修那一瞬间几乎想揉揉眼睛以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车里的人比他淡定多了,冲他礼貌一笑,“叶神,好久不见。”

 

叶修掐灭了自己手里的烟,已经调整好了情绪,也笑了笑,“好久不见。”又示意了一下自己面前的保姆车,“喻总怎么在这?”

 

“恰巧和少天小卢同时到,来蹭个车。”喻文州笑眯眯的,拉开门下了车,没话找话地说:“叶神来参加今晚的颁奖典礼?”

 

“嗯。”叶修漫不经心地回道,手里夹着烟很想再吸一口,可惜尽管知道眼前这个人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他还是不想在他面前吸烟,甚至期望自己手中的烟从来没出现过。

 

“文州!文州你果然在这,小卢你看我没说错吧!回去记得把钱转我支付宝上啊!早跟你说了不要跟我对着干,你看,又输了吧!”一个远在通道另一头的声音穿越了距离飘进两人的耳朵,也打断了喻文州本要出口的话,很快,声音的主人就挟着风窜到了他们旁边。

 

喻文州张了张口,最后说:“少天,我说过多少次,不准跟小卢打赌。”

 

“哎呀。”黄少天勾着喻文州的脖子,一路跑过来的气儿还没喘匀,“怡情嘛,怡情,再说那点赌资还不够这小子吃顿冰淇淋的,”他伸出两个指头,“我们这次只赌了20块钱。”

 

叶修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华语乐坛黄天王你有点出息好吗。”

 

黄少天这才注意到喻文州旁边还站了个带着墨镜的男人,还一出口就开嘲讽,他凑过去仔细一看,“老叶?!”伸手毫不客气地摘了人墨镜,“卧槽真是你?!”

 

叶修打开他的手,“说话注意影响。”

 

这时候卢瀚文和叶修的助理也先后到了,卢瀚文倒是一眼就看见了叶修,他自小就是叶修的迷弟,从叶修初触荧幕到他蝉联三届影帝,此刻看见叶修,激动得直叫叶叶叶,叶了半天都没说出话。

 

黄少天捂住脸,不忍直视。

 

叶修的助理看见喻文州黄少天和卢瀚文也是满脸的意外,这三个人一个是内地知名娱乐公司蓝雨的总裁。一个是华语乐坛天王级人物,今年还在著名导演王杰希的电影里客串了一个角色,意外地表现良好,可圈可点。一个虽然年纪小,却是蓝雨力捧的新人,人气与日俱增,后劲很足。

 

这几个人和叶修站在一起给人的压力还真不是一般大,助理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跟他们一一问了好,又对叶修说:“叶老师,我刚才接到电话,来接咱们的人路上出了点意外,我们得自己去会场了。”

 

叶修还没表态,黄少天先开口了,“正好正好,跟我们一起吧,咱们一路的。”说完还冲叶修挤了挤眼睛。

 

喻文州也笑着说:“是啊,现在这个点不好打车。”

 

卢瀚文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偶像,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眼里几乎要冒出小星星。

 

助理也看着叶修。

 

叶修忍俊不禁,“都看着我干嘛,上车呗,多谢喻总。”

 

喻文州也笑了笑,“不客气。”

 

保姆车够大,坐他们几个人完全没有问题,喻文州没回他原来坐的位置,坐了副驾,叶修和黄少天坐一排,卢瀚文和助理坐了一排。

 

车开出去不远,黄少天拐了叶修一下,冲他晃了晃手机示意他看微信。

 

叶修白他一眼,拿出手机开机。

 

登上微信,黄少天的消息就在第一个。

 

黄少天单刀直入:你和文州怎么回事啊?

叶修不明就里:什么怎么回事?

黄少天:你行了吧,瞒我有意思吗,喻文州什么身份,你看他现在坐的哪?!

 

叶修苦笑,瞒着黄少天确实没意思,他大概是唯一一个知道叶修和喻文州过去的人。

 

从他们相互喜爱到相互折磨到分道扬镳。

 

可是他瞒着黄少天什么了?

 

叶修回:我真不知道,我只是恰巧遇见他。

黄少天发了一个无语的表情:分手了还秀缘分?

叶修:我还喜欢他。

黄少天差点把手机掉到座位底下,喻文州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赶紧赔笑,然后回复叶修:卧槽你吓死我了,把人给追回来啊,现在你们也算各有所成了,曾经最大的问题不是就解决了吗,追回来你们就可以继续秀恩爱了不是?哎不过别在我面前秀啊,我可受够了。

 

叶修看了他的消息,没再回复,锁了手机揣进了兜里,黄少天见他不回复,挤眉弄眼地拿胳膊肘拐他,叶修推开他的胳膊,没理。

 

晚上的电影节将要揭露的是百花奖的奖项,在此之前的三届电影节,百花奖和金鸡奖的影帝都被叶修收入囊中,能有如此成就的演员在中国电影史上屈指可数,更重要的是,他只用了12年就完成了这件事。他的三个影帝,其分量非同一般。

 

今年的百花奖,他又一次被提名最佳男主角,网络上的评论几乎一边倒地认为他将获得自己的第四个影帝。

 

他将创造历史。这是他的粉丝们提起他最为骄傲的一件事。

 

颁奖典礼现场,叶修穿了一套纯白色的手工西装,肩膀处用银线绣了低调的花纹,裁剪得体的西服把他本来就挺拔修长的身材衬得更加出众,淡妆遮住了他脸上的黑眼圈,尽管一再在心里提醒自己打起精神,可是一下午没抽几口烟还是让他有些难以集中精力。

 

直到主持人宣布今年百花奖最佳男主角的获得者,台下掌声雷动,坐在他旁边的楚云秀转过来满面笑容地对他说恭喜,他才恍惚回神。

 

维持着脸上的微笑,叶修看着台下等着他说话的人,里面有他熟悉的脸孔,也有他并不熟悉却可能超越他的稚嫩脸颊,他知道喻文州也在下面坐着,正了正话筒,他说:“谢谢大家,谢谢所有人的支持和肯定。十二年,感谢有你们,感谢我自己。”他沉默了两三秒,不知道自己还想说些什么,就弯下腰,深深地鞠了一躬。

 

喻文州坐在离奖台很远的地方,现场的灯光和记者的闪光灯模糊了叶修的面容,他只听见叶修说“十二年,感谢有你们,感谢我自己”,他心里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

 

像是一条路终于走到了尽头。

 

他看到叶修的短信时已经接近午夜,叶修说: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吗?

 

这座城市,是他们的母校所在地。

 

喻文州打车往RY电影学院赶去,午夜的风很大,车窗大开着,喻文州精心梳过的发型被夜风吹得乱七八糟,脸也被吹得冰凉,可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得飞快,怎么按都按不住。

 

站在RY紧闭的大门外,喻文州喘了口气,掏出手机给叶修打电话,叶修接起来,先灌进喻文州耳朵的是一阵呼啸的风声,叶修带着笑的声音随后传来,“怎么,毕业几年翻墙都不会了?”

 

喻文州开口的时候莫名紧张,连声音都有点抖,“你真是疯了。”

 

叶修呵呵一笑,“我一直这么疯。”

 

喻文州直接挂了电话,把自己昂贵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扔在地上,抓着围墙上的藤蔓翻身上了墙,毕业十多年,身手早已不如当年,不过幸好,RY的围墙并不高。

 

午夜时分,校园已经陷入了沉睡,只有主干道的几盏路灯还亮着,他循着记忆中的路线找到了校园里最高的一栋楼,那是RY的综合楼。喻文州顺着楼梯爬上去,记忆中的钢琴声、不知名的同学背台词的声音、女同学高跟鞋的声音、现代舞老师带节奏的鼓声在寂静的夜晚从他的脑海深处被回忆起来,他放慢了脚步,想起了自己曾经的梦想。

 

爬到顶楼,实实在在地听到了音乐声,叶修背靠着栏杆,看他爬上来,手机里放着黄少天的新歌。

 

他走过去,“你也听少天的歌?”

 

叶修说:“他开口也就唱歌不要命了。”

 

喻文州轻喘着气,“人都没在你还要损他。”

 

叶修转身和喻文州一起趴在栏杆上,“我刚刚去看了,天台的门被锁了。”

 

喻文州挑了挑眉,这栋综合楼的天台,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十五年前,他们大二,一个当时很有名的女歌手来RY挑自己新歌mv的男主角,喻文州报了名,大清早在综合楼的天台上练舞。

 

叶修就在他练得起劲的时候爬了上去,他看见喻文州半长的头发在晨光中飞扬,劲瘦的腰肢随着节奏摆动,脊背上的汗水把白T恤晕湿了一大片,一双笔直的长腿跃起又落下,视觉上充满了美感。

 

叶修摸着下巴看了半晌,最后忍不住出声打扰,“肩膀太僵硬了,哥们没吃早饭吗,动作再有力一点。”

 

喻文州停了下来,回过头略带不满地看着叶修,叶修看见他的脸,眼睛亮了一下,心想这个男生长得真是好看,非常符合他的审美,他有点后悔刚刚说话太直了,连忙补救,“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请你吃早饭吗?”

 

喻文州一愣,随即摇摇头,笑着说:“谢谢,不过我已经吃过早饭了。还有,谢谢你指出我的问题。”说着又去开自己的音响。

 

叶修厚着脸皮凑过去,“你是在练陈果新mv的指定舞吗?”

 

喻文州说:“是啊,你也报了名吗?”

 

叶修说:“不不不,我没报,要不然我看着你练吧,你自己练有时候不好发现问题。”

 

喻文州有些犹豫:“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

 

“不会不会!我就是闲着没事来遛遛,刚好遇见你。”美色当前,叶修说谎说得一点都不脸红。

 

喻文州笑了笑,也没拆穿他,“那就麻烦你了。”

 

黄少天后来知道这件事,看着腻在一起放闪光弹的两人,一针见血地点评,“你们这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喻文州笑着说:“算是吧。”

 

“想什么呢?”叶修的声音把喻文州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嗯?没什么。”喻文州说,“倒是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还是半夜翻墙回来,要是让吴雪峰主任知道了他非得气个半死。”

 

叶修笑出一口大白牙,“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沉默了好一会,他又接着说:“我今天站在台上的时候,觉得……特别想你,然后就很想回这看看,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真的是惊鸿一瞥,惊为天人。”

 

喻文州没说话。

 

叶修自顾自地说下去,“你还记得以前我跟你说过的我的梦想吗?”

 

喻文州轻声说:“你想要拿影帝。”

 

“终极梦想呢?”

 

“到苏黎世买一栋房子,和……自己的爱人住一辈子。”

 

“谢谢你还记得。”叶修松了一口气,“文州,我不想演戏了。”

 

喻文州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叶修在说什么,“你、你不想演戏了?!”

 

叶修转身面对着他,“我想去苏黎世买房子了,你要跟我一起住吗?”

 

这就是在表白了。

 

喻文州看着他,眼圈一瞬间就红了,他看着眼前的叶修,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十二年前。

 

那是他们都迷茫又痛苦的一年,离开了象牙塔,叶修辗转于各种剧组蹭角色,疲惫又憋屈。

 

喻文州连角色都蹭不到,他专业知识过硬,但是镜头感很差,这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是无法掩饰的硬伤,喻文州那段时间几乎是绝望的。

 

叶修跟他一样绝望,他是个完美的演员,甚至大概是RY这么多年最优秀的学生,却一样只能在危机四伏的娱乐圈里挣扎,坚守初心,寸步难行。

 

彼时他们年轻气盛、心怀抱负,他们固执地沉默、激烈地争吵,各自做着自己的灯塔,一意孤行。

 

叶修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喻文州把钢琴敲得惊声尖叫,狭窄的出租屋和生活一样乌烟瘴气。

 

叶修在很久之后才知道,喻文州是顶着多大的压力进了RY追逐自己的演艺梦的。

 

他是带着600多的文化课成绩进的RY。

 

“文州,对不起。”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他已经忘了当初叶修说的那句让他们决裂的话究竟是“你根本不适合演艺圈”还是“你永远都无法成为一个好演员”了。

 

时隔五六年再见叶修,他的心还和许多年前跳得一样快的时候,他就知道,原来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是很喜欢这个人。

 

“我可不能随随便便放下我的蓝雨,你愿意等我几年吗?”

 

叶修看着喻文州的眼睛,觉得里面装进了特卡波的整片星空。

 

 

 

END

 

 
留个评论吧旁友~

评论(13)

热度(95)

  1. 度九九尔常 转载了此文字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