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澄羡】独家记忆 (01)

澄羡CP向/现代AU/绝壁是HE/没有大纲,嗷/更新时间不定,慢就一个字

竹马控的我终于忍不住把罪恶的双手伸向了云梦双杰

正文

早上八点十分,江澄眼见着魏无羡趁教授低头调试多媒体设备一溜烟窜进教室,朝天翻了个白眼,魏无羡迟到多年经验丰富,溜起来那叫一个脚下生风,终究是在老教授抬头之前成功地坐到了江澄身边的座位上,然后从书包里掏出一个三明治和一盒牛奶递给江澄,“你是不是又没吃早饭,不就是起迟了吗,至于这么火急火燎赶来上课吗,迟个到又没什么大不了。”

 

江澄最听不得他这些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天大地大我开心最大的调调,梗着脖子没理他,魏无羡见他不接,直接塞到他手里,“又呕什么气呢?”说着往他身上蹭了蹭,“你特别想要的那个装备我昨晚熬夜打来了,回去给你啊。”

 

江澄终于偏头看了他一眼,魏无羡朝他眨眨眼睛,一双桃花眼里满是笑意,江澄努力压下想要上翘的嘴角,“好好听课,期末再挂科我可救不了你。”

 

魏无羡轻飘飘地回了一句“知道啦”,然后又不老实地往江澄身边凑,带了一百八十个殷勤,“你饿不饿,我给你挡着老师。”

 

这人怎么这么烦,江澄拿笔戳了他的侧腰一下,“你好好听课会死?”

 

魏无羡笑嘻嘻的,终于不再撩他,从书包里翻出课本摊开,然后就趴到桌子上闭上眼睛会周公去了。

 

江澄:“……”

 

艰深的专业课听得江澄一个脑袋两个大,魏无羡一颗心有江澄四个脑袋大,睡得忘我,哈喇子都快流成了世界地图。下课铃响的时候江澄终于想起自己旁边还杵着个大活人,瞥了魏无羡一眼之后被他放荡不羁的睡相惊了一惊,啧啧称奇一番之后江澄半秒都没有多待,麻利地收了自己的书包就晃出了教室。

 

魏无羡脑子里仿佛有个闹钟,下课不超过五分钟,无论他之前睡得有多死,一定会醒过来,所以江澄从来都是懒得叫他的,只不过通常他醒过来的时候江澄已经走出去好远了,魏无羡只得挂着个书包追着他“江澄江澄”地叫,这一度是A大校园里一大奇观,隔三差五就上演一次,大家都见怪不怪了,只不过今天这奇观没能如约出现。

 

原因是江澄才出教学楼就被人给堵住了,一个学生会认识的学妹一夫当关拦截了他。

 

江澄这个人虽然平时老板着一张脸,看着十万个不好亲近,但是架不住人长得也是十万分的好看,臭脸都能被迷妹扭曲成高冷男神范儿,靠刷脸卡在学生会宣传部混了个副部长,平日开会也不说话,单是搁那坐着都能把部门里女同学拉个全勤,私底下喜欢他的自然也是一抓一大把,只不过敢光天化日把人堵着表白的这还真是头一个。

 

魏无羡一跳三台阶地蹦到一楼就看见这么一幕,眼珠子转转就知道了怎么回事,他摸了摸下巴,心想这妹子真是个女中豪杰,难得地没立马凑上去搅了江澄这朵桃花。

 

然而靠在楼梯口看着看着他就觉得不对了,江澄平日里傲得很,一双黑而深邃的眸子配着浓密的睫毛,随意扫人一眼都能给人觉出几分冷意来,可是此刻他跟人说着话,即使魏无羡从侧面看也看得出他眼神居然意外地温和,甚至有几分温柔。

 

他还没这样看过我呢,这我可不能忍,魏无羡心里想着,把书包往肩膀上一甩,调整方向,原地助跑。

 

江澄感觉到身后的风儿有点喧嚣的时候魏无羡已经一个虎扑挂在了他身上,江澄被扑了个猝不及防,往前垮了一大步才堪堪稳住自己,差点就撞到了站在他面前揪衣角的学妹。

 

他眉毛还没来得及横起来,魏无羡就从他肩膀后面探出了头,满面笑容地跟学妹打招呼,“同学好啊,哎哟跟这表白呢,我家江澄可不好追啊。”

 

两个大帅哥站在自己面前加上魏无羡并不客气的话让学妹的脸红得妆都遮不住了,不过心慌意乱之中她还是没听漏了那句“我家江澄”,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由得看向江澄,却见江澄对魏无羡的话没有做出任何评价,只是面色不善地说:“魏婴,滚下来。”

 

魏无羡哪是那种江澄说滚就乖乖滚的人,反而把江澄的脖子搂得更紧了点,江澄没能把这块狗皮膏药撕下来,想起自己面前还有一个娇滴滴的学妹,没好意思发作,只好对学妹说:“谢谢你的心意,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先走了。”

 

学妹呆呆地点点头,江澄学长的耳朵怎么有点红,刚才跟她说话的时候也没有红啊,早听说他跟魏无羡是一起长大的竹马,但是竹马之间都是这么相处的吗,怎么觉得有点奇怪,还有魏无羡似乎对她有敌意,为什么呢?

 

小学妹站在原地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罪魁祸首已经带着又搅黄了江澄一朵桃花的成就感和江澄勾肩搭背地走了。

 

“你刚才干嘛呢?不知道给女孩子留点面子吗?”走出好远江澄才用手肘磕了魏无羡肚子一下,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魏无羡摆出一个见了鬼的表情,“江澄你还晓得什么叫给别人留面子啊?”

 

江澄反唇相讥:“那也比你当面给人家女生难看好。”

 

魏无羡难得地没骂回去,他在心里想因为我看见你对她露出那种表情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害怕,我怕这个做了我不敢的事情的女孩子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了。

 

见他沉默着不说话,江澄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魂丢了?”

 

魏无羡抬头看他一眼,差点脱口而出“被你勾走了”,话到舌尖被他打了个秃噜硬生生咽了回去,换了个明明知道答案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确认一下的问题,“你答应她了吗?”

 

江澄赏他一个看智障的眼神。

 

晚上回到他们租住的公寓,江澄去洗澡,魏无羡打开两台电脑把早晨答应江澄的装备交易给他,弄完后他就瘫在椅子上发呆。

 

发呆已经满足不了他的时候江澄还没有出来,魏无羡就搬了个凳子坐在浴室门口,“江澄、江澄!”

 

“你今天吃错药了?”江澄的声音都仿佛带上了一层水汽。

 

“可能吧。”魏无羡低声说了一句,又提高音量对江澄说:“我们来聊天吧江澄。”

 

“神经病。”江澄并不想理他。

 

魏无羡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江澄,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吗?”

 

江澄没出声,但是脑子已经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了他们的童年时代。

 

他第一次见魏无羡时真是很讨厌他,因为此人居然怕狗怕得要死,江枫眠心疼他小小年纪就失去双亲孤独流浪,逼着江澄送走了自己最喜欢的狗,那段时间他看见魏无羡就觉得牙痒痒。后来知道这家伙有个自己都不待见的小名叫阿婴,江澄仿佛找到了“报仇”的门路,从那以后就揪着魏无羡魏婴魏婴地叫,每每能把人气得七窍生烟,两人最后必定要打一架才能收场。结果报应来得很快,魏无羡也知道了江澄他爹特有复古情怀地给江澄取了个字叫晚吟,就此有了反击的武器,江澄本来是不讨厌这个字的,魏无羡阴阳怪气地叫出来偏偏就能惹得他恼羞成怒,最后还是暴力解决问题。他们一直以来都最稀罕江澄的姐姐江厌离,少时为了“争宠”没少干傻事,江澄把魏无羡的衣服丢到泥里滚一圈跑到江厌离面前告魏无羡出去疯玩,魏无羡把江澄的便当盒藏起来跑到江厌离面前说江澄丢三落四……

 

江澄想着想着觉得有点好笑,时间竟然过得这样快,他们互相嫌弃着嫌弃着就长大了,江澄再也没有养过狗,在外面看见狗会自觉把魏无羡护在身后。魏婴变成了只有他能叫的名字。魏无羡叫他晚吟他也不生气了。他们懂得了不管他们怎么抹黑对方,最后收拾烂摊子的一定是江厌离,所以在江厌离面前不再调皮捣蛋,反而比着送礼物,但是送十次有八次送的是一样的东西,把江厌离搞得哭笑不得。

 

“晚吟,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

 

江澄听见魏无羡一般只在干了什么自己摆不平的操蛋事需要他收场时叫的称呼,先是抖了三抖,听见后半句话,他沉默了很久,最后说:“魏婴你进门的时候被夹了脑子?”

 

魏无羡:“……”他觉得就算他再喜欢里面那个人,这个天也是聊不下去了。

 

他赌气地把小板凳放回了客厅,到厨房拿了一罐啤酒,刚打开江澄就裹着浴袍出来了,心怀鬼胎的魏无羡看见他半裸的胸膛,眼睛并着心再加上脸一同炸了个红花遍地,江澄看了他一眼,说:“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是不是发烧了?”说着就要伸手探他的体温。

 

魏无羡一偏头躲开了,气闷地说了一句,“江澄你这个棒槌。”

 

江澄:喵喵喵???

 

TBC

有评论我才有动力继续啊旁友们~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108)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