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澄羡】岁月诗歌(一发完)

果然我还是捅不下刀子

就是一颗糖,现代AU,中文系教授澄,画家羡,中年大叔(不是)的恋爱,啊三十岁左右嘛,说实话应该有点ooc,谁知道他们长大了会长成什么样(摊手)

正文

“所以金凌到底为什么突然问你这个问题?”

“我怎么知道,那小子好奇吧。”魏无羡趁江澄没注意,飞快地从菜板上捞了一块番茄丢进嘴里。

江澄看见了——他伸出手捏住魏无羡的腮帮子,“你是饿死鬼投胎?”

江澄捏得并不紧,对魏无羡嚼碎番茄来说毫无阻碍,他把番茄咽进肚子里了才说:“这可不怪我,阿姐把金凌那小子丢给我就和金子轩过结婚纪念日去了,十三岁的少年啊,那叫一个能折腾,还活脱脱就是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他做了个夸张的鬼脸,竖起三根手指,“我爱他,只爱到三岁。”

江澄还冷着脸,但眼里已经有了笑意,他放开魏无羡,转身把切好的番茄放到玻璃碗里,“不管你爱金凌爱到几岁,现在请你站起来把那边的青菜洗了。”

“诶?”

“某人自己说的,今天一起做饭一起洗碗。”两个“一起”被江澄咬得特别重。

魏无羡:“……江澄你不心……”

江澄:“呵呵。”

魏无羡:“我知道了,你不心疼。”他摆出一个伤心欲绝的表情拿起了水池里的青菜。

江澄把打好的鸡蛋放到锅里,打开抽油烟机,“你刚刚问的问题……”

“金凌问的。”

“好,金凌问的——”鸡蛋遇到热油立马膨胀起来,江澄拿着锅铲不紧不慢地将其切开,游刃有余的样子配合着他说出的话,让魏无羡有一种他不是站在自家厨房里洗青菜,而是坐在江大教授的课堂上听课的错觉:“唐代的酒肆中确实是有许多胡姬待客,李白的《少年行》中有云‘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岑参的《青门歌送东台张判官》亦云……”江澄说到这里微微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岑参的诗究竟是怎么说的,他脑中装了与文学有关的数不清的知识,一下子竟然忘了词。

魏无羡看着他提着锅铲兀自皱眉思索的样子,有心想调戏他一下,把青菜丢回池子里凑到江澄旁边,“江教授上课的时候也会这样忘词么?那……”

然而这时候江澄已经想起来了,他似乎也忘了自己是在自己厨房而非课堂,挥着锅铲转向魏无羡的方向,“胡姬酒垆日未午……”后半句被猝不及防出现在他肩侧的魏无羡给吓回去了,江澄第一个念头是怕手里的锅铲烫到魏无羡,他猛地朝后退了一步,后腰义无反顾地朝着碗柜的一角撞了上去,魏无羡连忙伸手去捞他,但是晚了,魏无羡眼见着江澄瞬间就疼得有些扭曲的脸,一时间又想打自己又想拆了那个该死的碗柜。

抹药的时候魏无羡小心得几乎让江澄感觉不到他手指的动作,只有云南白药抹上之后的细微凉意蜿蜒游走,使江澄一点不漏地接收到了身后人的愧意,他有心折腾一下魏无羡,却也心疼他沉默的自责,只好反手握了握魏无羡的手,“没事,又不严重。”又不无得意地笑了笑,“以后还等着看我笑话吗?”

魏无羡紧紧攥着他的手,另一只手曲起食指在江澄腰间面积不大却触目惊心的青紫上轻轻刮了刮,闷声说:“哪敢,心疼得我说都不会话了。”

江澄低头笑了笑,“哎,这点小伤,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起开,做饭去。”

“不行!”魏无羡跳起来按住江澄的肩膀,“我一个人去!”

江澄达到目的,心里笑作一团,面上还假装要起身,“说好一起的。”

“放屁的一起!碗我也洗了!谁抢我跟谁急!”

于是大尾巴狼江澄用腰上一个并不严重的小伤换来了懒癌患者魏无羡一顿丰盛的晚饭,附带洗碗服务,伤员窝在沙发里一边享受饭后水果一边看电影,哗哗的水声里隐约还能听见魏无羡在跟金凌打电话,“你舅说了,唐朝酒肆里是有那什么胡姬,不是我说你,你一天能不能别闲着没事老问这些无聊的问题,是不是阿姐给你报的奥数班太简单了你闲的?对了,我上次叫你画的画你画了吗?”

电话另一头的金凌表示自己埋着都中枪,不就是好奇问了一个跟二舅的专业有关的问题么,这是怎么的又踩着大舅的尾巴了?他想起自己小时候不管怎么折腾魏无羡人都是笑眯眯的任蹂躏,但得罪了江澄,魏无羡一准炸毛的往事,不得不承认,软肋无论过多少年都是软肋。 

魏无羡还在叽叽喳喳跟金凌胡扯,夹在耳边的手机突然被人拿走了,江澄站到他旁边,一手拿着他的手机,一手塞了一瓣橘子在他嘴里。

“金凌,是我。”

金凌听到江澄的声音,收起了跟魏无羡说话时的吊儿郎当,乖乖地叫了声“二舅”。

“下次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来问我,问你大舅,到你耳朵里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

金凌有些委屈,“今天不是你没来吗?”

这就是在撒娇了,江澄笑笑解释道:“今天系里开会,下次有时间我和你大舅一起带你出去玩。”

金凌这才罢休,又缠着江澄说这说那扯了一通,才挂了电话。

江澄跟金凌打电话时魏无羡一直拿眼睛瞟他,挂了电话江澄才问:“瞄什么呢你?”

魏无羡笑得没皮没脸,“晚吟你真好看,来给哥哥亲一下。”

江澄顺手把手机塞到魏无羡的口袋里,冷笑一下说:“流氓还没耍够?我腰可还疼呢。”

魏无羡顿时换上一副纠结的表情,江澄好笑地摸摸他的头,“记得把碗里的水擦干。”然后施施然出了厨房。

魏无羡再次恨恨地看了一眼自家的碗柜。

等他收拾好厨房,客厅里的江澄垂着头已经快睡着了,江澄为了看电影时更好的体验关了客厅的灯,此时只有电视屏幕上明明暗暗的光打在他脸上,电影是刚下架不久的武打片,正好可以付费点播,屏幕里红衣少侠刀光剑影快意恩仇,屏幕外的江澄微蹙着眉头,眼睛下面有一圈扎眼的青黑色。

魏无羡知道他最近正为系里的研究生招考忙得焦头烂额,他就是专业能力再出色,毕竟年纪摆在那里,第一次接触这些事情,有无数难搞的地方,熬夜都成了家常便饭。

想着想着先把自己心疼得半死不活,弯下腰去抱江澄,把本来就没睡熟的人给弄醒了,他揉了揉眼睛,“碗洗完了?”

“嗯。”魏无羡维持着半抱着他的姿势,把头埋在他肩膀上回答。

江澄推了推他,“起来,这别扭的,你不累啊?”

“江澄,要不然,你辞职得了。”

“又抽什么风呢。”江澄推他没推动,稍微换了个姿势让魏无羡抱得舒服点。

“你看你,一天天的累成这样,再说,你辞职了我也不是养不起你。”

江澄沉默了片刻才捏着魏无羡的下巴说:“就算要养,也是我养你。”

魏无羡:“……你这找的是什么重点?”

“行了,”江澄抬手搂了搂魏无羡的腰,“我搞得定的,别担心。”

魏无羡抱着他没说话。

“给你个机会献殷勤,我腰好疼,你背我上楼吧。”

魏无羡抬起头,刚好撞进江澄盈满笑意的眸子里,他忍不住低头在江澄唇上狠狠亲了一下,正待更进一步,江澄伸出一根手指阻止了他,“我今晚可是没法满足你,别撩火。”

魏无羡给他气得一哽,“呸”了一声,“江晚吟你不要太过分!”说着转身蹲在江澄面前,“算我便宜你。”

江澄笑吟吟地趴到他背上,不欲与他逞口舌之快。

江澄并不重,从一楼到二楼的卧室也没有几步路,魏无羡依旧走得小心翼翼,一步一步迈得庄重又稳当,江澄也不催他,安静地环着他的脖子,城市的灯光从巨大的落地窗里照进来,被光滑的地板反射到魏无羡的侧脸上,他垂着眼睛,微微上挑的眼尾处染着几乎要化开夜色的温柔。

有人与你牵手走过的岁月,最后都会被谱成诗歌。

——END——

我他妈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微博看到情侣在一起必做的100件事,我挑了几个。

一起做顿饭、吃完饭一起刷碗(舅舅精神上与WiFi同在嗯)、教我一项你的特长(嗯背诗?)、背着我走一段路、白头偕老❤

为后天的专业课考试攒人品(。)

有小天使看的话,惯例求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88)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