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澄羡】独家记忆(03)

祝羡誉太太生日快乐~ @Mr.羡誉 

(在群里立的flag嘿嘿嘿)

比前两次短小了一点,因为这两天在兼职嗷……下次多更点

 
 

正文

 
 

小护士大概还在实习阶段,手法十分生疏,第一针扎进去没找到血管,魏无羡听见“不好意思啊,还得再扎一次”的时候不由自主地缩了缩手,江澄皱着眉头捉住他的手腕,低声说:“别动,忍一忍。”

 

那护士悄悄深吸一口气,再次提针上阵,可惜,第二次还是以失败告终,小护士觊着江澄越来越冷的脸,小心翼翼地建议道:“换一只手吧……”

 

江澄看了看魏无羡已经有些发白的脸色,知道他晕针多严重,光靠脑补都能把自己吓死,又好笑又心疼,可这针不打又不行,只好摸了摸魏无羡的头,学着江厌离安抚他说:“很快就好了,咳,别怕,我在呢……”短短一句话说得别扭无比,当真是没起到什么安抚的作用。

 

魏无羡却显得十分受用,眨眨眼睛勾起嘴角,往江澄身边靠了靠,坐在床上的他几乎一整个人都窝进了江澄怀里,“嗯,这样就更好了。”他说,仿佛没有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江澄却是整个人都僵了,在外人面前手脚都找不到了放的地方,小护士再次深吸一口气准备在魏无羡的另一只手上扎第三针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干巴巴地说了一句:“轻点。”

 

小护士内心被两个人的互动甜得粉红泡泡到处窜,听见江澄的叮嘱,她点点头,故作镇定地对魏无羡说:“放轻松,手握紧,不然找不到血管。”

 

魏无羡轻笑,“刚刚确实挺紧张的,现在放松了,来吧。”

 

第三针终于成功地扎进了血管,小护士松了一口气,迅速地收好东西溜出门和自己的好闺蜜分享八卦去了。

 

江澄也松了一口气,迅速地放开了魏无羡,退出一米远。

 

魏无羡只好自己拉了拉被子,“江澄,我有件事对你说。”

 

他满脸的严肃,江澄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不由得也严肃起来,问:“什么事?”

 

魏无羡勾唇一笑,“对不起,我食言了。”

 

“啊?”

 

“以前我们约定过,有了喜欢的人要第一时间告诉对方,我有喜欢的人了,而且喜欢了很久,一直没告诉你。”

 

江澄愣了愣,沉默了片刻才说:“把人家追到手就原谅你,追不到那就太给咱家丢脸了。”

 

魏无羡笑着说:“不好追呢。”

 

江澄白他一眼,“你平时不是浪得很么?”

 

魏无羡缩进被子里,“江晚吟你真是情商负值,对待自己喜欢的人那能一样吗?”

 

江澄瞪他一眼,不欲与他打嘴炮,“闭嘴睡你的,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说完就离开了病房。

 

疲惫和药效让病人在分秒之间就进入了睡眠,江澄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魏无羡陷在白色的床铺里,一张脸红扑扑的,江澄没忍住伸手戳了一下,还和几十年前一样的手感,他笑了笑,掀开魏无羡的被子,睡得香沉的人在梦中感觉自己握住了一个暖暖的东西。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约摸八九点,魏无羡才睁开眼,就看见了坐在窗边的江澄——塞着一副黑色的耳机,脑袋垂在胸前,额前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眉毛,眼睛下面有一片浅浅的阴影,不知是黑眼圈还是睫毛的影子,膝盖上放着的iPad差一点点就要掉到地上去。清早的阳光从他右后方照进来,把他整个人都拢在了一汪温暖的光晕里,病房的苍白棱角都因为这个人的存在而柔软了几分。

 

魏无羡安静地看着江澄,在被子里动了动僵硬发麻的手指,这才感觉到自己还贴着止血贴的那只手下面有个很暖和的东西,他掀起被子看了一眼,是个矿泉水瓶,装了满满一瓶温热的水。他捏了捏被热水泡软的瓶身,心跳得越来越快,他感觉到自己慎之又慎藏了几年的喜欢在这一刻像是都被瓶子里的水泡开了,一点一点涨起来,撑得他的心又满足又酸涩。

 

——想告诉他,特别特别想告诉他。

 

可惜没等一颗少年心被撩得风浪四起的魏无羡从床上跳起来大声剖白心意,江澄的手机先乒乒乓乓地尖叫了起来,病房里的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江澄膝盖上本来就摇摇欲坠的iPad“啪”地一声砸到了地上,魏无羡做贼心虚,“唰”地闭上了眼睛装睡。

 

电话是江厌离打的,魏无羡只听到江澄压低声音叫了声“阿姐”,后面说了些什么就没听清了,很快江澄就结束了通话,他并不知道魏无羡已经醒了,走到床边摸了摸魏无羡的额头,烧已经退了下去——但是怎么脸还是这么红?

 

魏无羡猛地睁开眼睛,又把江澄吓了一跳,他缩回手,“靠,你早醒了?”

 

魏无羡冲江澄挤挤眼睛,嬉皮笑脸地说:“怎么可能,我是感到了晚吟爱的召唤才醒的。”

 

可惜江澄没有get到魏无羡的“风情万种”和“妖娆多姿”,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快起来洗脸吧您,眼屎都快糊住眼睛了,不晓得你看上了哪家的姑娘,真同情她。”

 

魏无羡:“……少年,话不要说得太满,以后有你哭的。”我看上的,明明就是你呀。

 

江澄没在意他的话,只说:“今天周末,正好回家,阿姐听说你生病给你熬了莲藕排骨汤。”

 

“喔,”魏无羡眼睛一亮,“生病还有这么好的待遇啊?江晚吟你沾光了。”

 

江澄看着还在床上手舞足蹈的魏无羡,觉得自己手又痒了,“你再不滚起来我就自己回去了,我倒要看看某个没驾照没钱的人要怎么回去!”

 

“……”

 

魏无羡终于怂了,乖乖地闭了嘴。

 

等魏无羡成功坐上江澄的车,有恃无恐的人又开始找话说,第一句就不是什么好话,“江澄,待会回去你陪金凌玩游戏啊。”

 

江澄后背一凉,果断拒绝,“不要。”

 

“我是病人。”

 

“你要点脸。”

 

“师姐肯定不会让金凌缠着我的。”

 

“……”

 

魏无羡扳回一城,回到江家之后陪金凌玩森林冰火人的人果然是江澄。

 
4399小游戏玩得江澄一脑门青筋,金凌年纪还小,不懂得配合他,他踩着开关让金凌过了机关之后那小子就只会往前冲,完全不理会自己还被困在门后的舅舅,等到自己再次被门困住,没了舅舅帮忙踩着开关,他的眼泪就开始在眼睛里打转,江澄试图移动他的角色来解救自己时,他在眼里打转的眼泪掉下来了,眼见着就要嚎啕大哭,在这舅甥二人背后啃苹果看热闹的魏无羡终于良心发现,弯下腰塞给金凌一个棒棒糖,及时止住了小祖宗的哭声。

 
 

TBC

 
 

没什么剧情的一章,不过快要告白了

 
 
惯例求评论诶嘿~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75)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