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澄羡】独家记忆(04)(the end)

特别鸣谢提供了告白脑洞的我川 @林川川川川 

别被前面骗了,画风还是那个画风,爸爸永远都是爸爸(不)


正文↓


魏无羡把苹果核丢进垃圾桶,弯着腰趴在椅背上,两只手撑着椅子的扶手,低下头以一个无比别扭的姿势凑到金凌面前,“阿凌知道今天大舅去医院了吗?”

 

金凌眨眨眼,不知道魏无羡要表达什么,但还是很配合地点点头,“知道。”

 

魏无羡笑笑,“那你知道今天你二舅为什么游戏玩得这么菜吗?”

 

金凌对江澄玩得菜深以为然,眯着大眼睛十分不屑地瞥了江澄一眼,才问:“为什么?”

 

江澄靠着椅子冷哼一声,大约已经知道了魏无羡想干嘛,但也不欲与他计较,平时他们两人中都是魏无羡陪金凌玩,今天魏无羡生病,江澄已经被金凌缠得有些不耐烦,只希望魏无羡赶紧使个招把金凌骗走。

 

魏无羡把自己还贴着止血胶带的手伸到金凌面前,“因为我昨晚生病了,二舅照顾我被传染了,我连游戏都不能玩了,他虽然没这么严重,但是这水平你也看到了,哎……你说要是你也被传染怎么办?”魏无羡摊了摊手,“大概也会变得很菜吧。”

 

金凌:“……”他一推键盘跳下江澄的腿,头也不回地往外跑,“等你们好了我们再一起玩吧!”

 

“噗——真好骗。”

 

江澄关掉游戏界面,“被我妈知道了看她怎么说你。”

 

魏无羡依旧趴在椅背上,伸出手覆上江澄握着鼠标的手,低声说:“是啊,恶人总是我来做,一会师娘又要骂我了。”他手心干燥温暖,刚啃完苹果,呼吸间还有苹果的香甜气息,低低的声音顺着耳朵一路钻到江澄心里,江澄心想魏无羡这个撒娇技能真是满分,一面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脊背。

 

“你紧张什么?”魏无羡靠在他耳边笑。

 

“靠,起开。”江澄脸一红,就想把手从魏无羡手掌底下抽出来。

 

魏无羡死死按着他的手,“别急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我做恶人无所谓的啊,师娘要是骂你也是我心疼不是?”

 

江澄的心猛地跳了一下,“魏婴你抽什么风。”

 

“江澄……”魏无羡嗓子突然一紧,按着江澄的手轻微地抖了抖,他不得不清清嗓子,“江澄……今晚……”

 

“阿羡、阿澄你们干嘛呢,来吃饭了。”江厌离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背后响起,一个比一个紧张的俩人同时被吓了一大跳,魏无羡这才发现门没有关,他直起身,揉了揉脸冲江厌离笑笑,“没干嘛,这就来。”

 

江厌离转身走了,江澄“噌”地站起身就往外走,魏无羡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江澄沉声道:“你干什么,放开。”

 

“江澄,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今晚……”

 

江澄皱了皱眉头,“我不想听。”

 

“为什么?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魏无羡……”江澄扶着门,回头看魏无羡,“你不要太过分。”

 

“江澄……”魏无羡还想说什么,江澄已经头也不回地去了餐厅。

 

饭桌上一家人都看出来平时相爱相杀的两兄弟不太对劲,魏无羡从小就学不会“食不言寝不语”,连带着原本有这个好习惯的江澄也开始在饭桌上和魏无羡互怼,但眼下魏无羡竟然从吃饭开始就一语不发,格外地沉默,江澄也黑着一张脸,饭桌上的气压都因此低了几分。

 

好在一顿饭吃得很快,饭后江澄和魏无羡一起洗碗。

 

“江澄,你真的不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你今天吃错药了?画风不对啊。”江澄把洗好的盘子擦干净,努力地忽视二人之间难言的尴尬感。

 

魏无羡拿毛巾擦干净了手上的水,低头沉默了片刻,然后对着江澄笑,“今天晚上能看见金牛座的流星雨,我们去楼顶看吧。”

 

江澄盯着他看了几秒,他内心本能地想要拒绝魏无羡,却在说出口的时候变成了“好啊”。

 

于是江家一家人都看见饭桌上还谁也不理谁,跟小时候吵架冷战一毛一样的两个人洗了个碗就握手言和,勾肩搭背地爬上楼顶看流星雨了,魏无羡还特地锁了门。


很迷。

 

江厌离笑着说:“阿澄这个脾气也就阿羡能忍他了。”

 

虞紫鸢绷着脸说:“阿羡也好不到哪去,吊儿郎当的,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语气里却没有几分责备的意思。

 

江厌离在心里偷笑,养出魏无羡这洪湖水浪打浪的性格,江家人谁甩得开这锅?

 

深秋的晚上天气很好,江家别墅又在郊区,低垂天幕里的星星几乎触手可及,夜风卷过脚下的树梢,潮水一般温柔缱倦,魏无羡默默地深呼吸好几次,才把自己的心跳压回了正常的频率,他回头想跟江澄说话时被劈头盖脸地砸了一个东西在脸上,“你不得了了,生着病还赶着上来吹风。”魏无羡接住一看,是一条薄毯,江澄的脸隐在半明半暗的灯光里,魏无羡看不见他凉薄又精致的脸上的表情,却能感受到毯子上细微却挥之不去的温暖。

 

魏无羡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心想这真是很要命,江澄这个人撩人撩得不动声色甚至不自知,他的温柔一分不少地藏在他冷硬的面孔之下,如果对象不是魏无羡,几乎不会发现他那些沉默的、含蓄得过分的关心。又偏偏魏无羡最受不了这种轻轻软软猫咪爪子一样难以捉摸的温情,时常被江澄撩得心潮迭起,也难为他一个非常不正人君子的流氓能忍了十几年。

 

假如江澄没有长了一张好看得过分招摇的脸,可能不会有自己以外的那么多毫无关联的人喜欢他吧,假如没有那个大胆地拦住江澄表白的姑娘,魏无羡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把有些话说出口。

 

他想起他藏在自己日记本里的江澄的照片,还是青葱少年的模样,看着镜头的时候微微拧着眉毛,脸上的一点点冷意被正午的阳光中和得刚刚好,将熟未熟的倔强,看上去可口得要命。当年的魏无羡中二还没毕业,他在照片后面抄了一段话,“他是我的北,我的南,我的东和西;我的工作日和我礼拜天的休息;是我的午,我的夜,我的谈话,我的歌唱;我一定要爱到永远”。

 

他把原本的“我还以为能爱到永远”改成“我一定要爱到永远”,嚣张得改变了整个句子的意蕴,那也是他整个少年时期最甜蜜的心事和最笃定的信念。

 

魏无羡想,我才不是虚张声势,爱一辈子就是爱一辈子,只是现在他要把那些埋藏于心的深爱说出来,江澄的身边如果真的站了别人,他可能会疯。

 

他设想过很多种给江澄表白的方式,在他看来,流星雨虽然土了点,但也是最好的助攻,他要把江澄感动得一塌糊涂、语无伦次、投怀送抱。

 

但他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在听到江澄嘲讽他之后说出:“虽然你是个狗比,但是本老子喜欢你。”这种不知道有否古人和后来者,只知道一听就很欠打的告白。

 

魏无羡有些绝望。

 

江澄其实大概猜到魏无羡想对他说什么,再迟钝的人,也不可能察觉不出每天朝夕相处的人的不对劲,更何况他了解魏无羡大概只比了解自己的内裤少一点,他设想过如果魏无羡执意要戳破那层窗户纸,他要怎样拒绝魏无羡,他要果断决绝,或老死不相往来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但他没有想到,魏无羡居然会说出这种让他忘记了套路只想撸起袖子干架的告白。

 

江澄有些懵逼。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流星雨悄无声息地降临了地球,明亮的光束争先恐后地在少年的头顶划过,落到不知名的远方,魏无羡突然笑了。

 

“晚吟,”他靠在栏杆上看着江澄的眼睛说:“我们真的是天生一对。”

 

“放你大爷的屁。”江澄毫不客气地怼回去。

 

魏无羡并不在意,他觉得自己心情好得吹一口气就能起飞,“江澄,要我给你理理今天这场荒诞又绝妙的告白是怎么发生的吗?”

 

江澄抿着唇没说话,他当然知道。

 

他把那条该死的毯子丢给魏无羡,顺口嘲讽了他,魏无羡被他嘲讽十次,十次是要怼回来的,于是出现了那句让他卡bug了的告白,他所有准备好的拒绝,都被那句告白强势反弹。

 

很强,江澄不想说话。 

 

天生一对,呵呵。

 

魏无羡还在洋洋自得,被江澄按着后脑勺亲上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当机了的脑子里只循环着一句话,“原来舌吻和偷偷亲一下的差距这么大啊,我要上天了”。

 

江澄气得要死,恨不能把魏无羡嚼碎吞进肚子里,可是听到他不自觉发出的呻吟时又会放轻动作。

 

在魏无羡霸道地闯进他的生命之前,他规规矩矩地按着江枫眠和虞紫鸢的要求往绅士的方向发展,魏无羡来了之后,他被这个人气得跳脚炸毛,给这个人收拾各种烂摊子,这个人的狂风巨浪总能把他从沙滩上拍到水里,看,连告个白都能告成这样,他还没出手,就已经溃不成军,他对魏无羡,简直毫无招架之力。

 

他有些不甘心地想,我这么忍他,其实也是喜欢他的吧,真是不爽。



END



谢谢所有喜欢这篇文的小天使,比哈特~

 

 惯例求个评论~

 

评论(15)

热度(67)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