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我相信有一曲比风更陌生的歌

【西痕】我会在每个有意义的时辰

祝我亲爱的秃头社生日快乐!! @社情读者 

路西法x无痕

OOC,有点bug


正文↓



路西法说喜欢你,请问你怎么回应?

可我不喜欢他啊,让他别喜欢我啦。

 

 

—————————————————————————————

 

 

 

Hero让一追二,暂时领先,选手中场休息调整,直播画面转到评论席。EDGM基地,猪哼调小了音量拍拍手,“废话就别听了,刚刚那局有些细节给大家分享一下,明天比赛你们要注意。”

 

无痕起身接了杯水,顺手揉了一把窝在旁边椅子里睡觉的棉花糖,教练翻着自己的笔记本,飞速地把上面凌乱的观赛笔记翻译成人话,初晨听着听着打开游戏进了训练营,刷新主宰暴君练惩击——他也不是没有吃过惩击的亏。

 

棉花糖后知后觉地睁开眼喵了几声,训练室里关于上局比赛的讨论声越来越大,无痕捧着杯子缩在空调边上,队友在说两边的中野,他没有太多想法,就安静地听着。

 

耳边很吵,koko和浪浪两个话多且嗓门大的谁也不让谁,教练艰难地在中间插话,空调风声嗡嗡,初晨的游戏BGM也不小,尽管这样,无痕还是捕捉到了几乎被关掉声音的直播里,“其实我讲道理,从我打比赛开始,我最怕和最喜欢的选手都只有一个——无痕。”少年语气里是不加掩饰的崇拜。

 

无痕猝然抬头,看向正在放直播的电脑。

 

“他那么捞你还喜欢他啊?”

 

无痕刚对辰鬼这一句毫不留情的diss翻了个白眼,就听见路西法急切地辩解道:“他有时候很捞,但是有时候特别强,恐怖如斯你知道吗……”

 

小孩一边说一边还要用拳头锤自己的掌心,一下下砸得格外用力,表情坦荡而认真,无痕禁不住露出笑容。

 

路西法还在努力地吹他,他想起不算遥远的曾经,小孩说的他用曹操单杀他关羽,关羽单杀他曹操的时候。

 

 

 

其实是他们开了1v1房间solo,用微信连着麦。

 

彼时他还在仙阁,一年前的春季赛,仙阁成绩并不算差,整个常规赛套路频出,无论输赢都要占一占KPL头条,而他是仙阁游离在外的一把刀,所有的边路都出输出装,悄没声息地就能拿到全场最高经济,每次出手都能在台下掀起欢呼。

 

所以要打赢路西法其实并不难,那时的小孩在他眼中远远不够看,尽管他的杨戬拿到预选赛唯一五杀,尽管他初入联盟就用一手关羽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一度带领队伍冲到积分榜榜首,然而他身上有着太多无痕的影子,无痕看见他会错觉看见了曾经还没被称作“痕神”的自己。

 

春季赛常规赛第一轮,状态不佳、频繁换人的仙阁被这支升班马打了个2:1,第二轮他们状态回暖,打YTG那天辰鬼拉肚子,仙阁全队暴走,第一局就给小孩的队伍打出玲珑塔,最后2:0干脆利落地结束了比赛。

 

一直以为无痕高冷的路西法终于忍不住从KPL大群里加了他的微信,于是有了那场solo。

 

“哇!这是什么伤害!”

 

“曹操韧性这么高的吗!”

 

“为什么我马腿被断了,不讲道理了吧!!”

 

路西法一开始还有些拘谨,只认真操作并不多话,最后活生生被打成了战地记者,甚至BB得无痕头都有些疼。第一局输了小孩自然不服,第二局他要求换英雄,无痕也由着他。

 

“对不起,溜了溜了。”

 

“你怎么比我多那么多钱,万水千山总是情,给波兵线行不行!”

 

“别劈啦!我头晕!”

 

“痕神强,我投降!”

 

这个人皮是真的皮,“投降”二字话音刚落,无痕屏幕上出现“敌方投降认输”,他左右为难,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熊孩子,只得硬邦邦地说:“干嘛投降,还能打的。”

 

路西法等的就是他这句,立马追问道:“怎么打怎么打,痕神教教我嘛。”

 

无痕那边沉默的时间有点长,路西法紧张地攥紧自己的手指,饶是他神经大条,也不由得想自己是不是有点贪得无厌。

 

“你的细节做得不够好。”就听见无痕突兀地开了口,路西法一愣,赶紧“嗯嗯嗯”跟上无痕的思路。

 

痕神在联盟里是出了名的老实,授人以渔时也是真的毫无保留,所以路西法的打法越来越像他。甚至时光飞逝,如今无痕转会EDGM,已经不再像曾经在仙阁一样战边无敌,见谁砍谁时,路西法依旧为关羽买着破军和暗影战斧,横刀立马,只身一人就能直切敌方双C。

 

 

 

直播里九天非要问出点不一样的来,又追着路西法问QG的song,无痕眼见着小孩眼皮子耷拉下去,一副兴味索然的表情,“我想清波线而已,就想收波钱,不让我收就想打我,那我打毛,我把线收完不就好了吗。”

 

无痕心情大好,把杯子放回桌上,心想这也是我教他的呢。

 

koko和浪浪还在争执,无痕嫌他们吵,拿了自己的训练机坐到阿澈旁边,直播间的话题已经转到了别的地方,他分出一点精力留意着路西法又说了什么,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教练的叮嘱上——小孩兴奋地给他发消息说6月9号他还在评论席,无痕自然不想被人打爆让自己的小粉丝看了笑话。

 

他不能永远做他的偶像,但只要他还在仰望,他就要努力散发光芒。

 

 

 

战局焦灼,EDGM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丢掉两局本该十拿九稳的胜利,终于陷入2:3的被动局面,再输一局,就直接淘汰。

 

第六局守家成功的那一瞬间,最大的功臣脸上不见喜色,甚至无痕后来看回放,才知道原来他们队里性格软绵绵,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对外就是棵含羞草的打野小弟弟还会露出那样发狠的表情。

 

其实无痕比初晨也好不到哪去,比分变成3:3之时路西法在评论席长长地舒了口气,屏幕里的无痕依旧坐在椅子上,连嘴角都没提一下。

 

比赛重回BO1模式,BP时EDGM摆出放手一搏的姿态一轮就选典韦。

 

“哇,这局一轮选典韦,根本不给eStarpro禁的机会啊,西法你怎么看。”

 

路西法正紧张着,猝不及防被狂人cue了一下,他开口第一个音就劈了,才想起自己在沙发上坐了整晚连口水都没喝,他声音嘶哑,“那还用说吗,我痕神一把斧头能把对面砍得怀疑人生好吗!”

 

狂人笑得不停,递给他一杯水,让他冷静点。

 

赢得并不容易,但最后一局无痕打得酣畅淋漓,他已经很久没有拿过全场最高经济,做赛场上隐匿无声又嚣张肆意的刺客战士,出手就要收割灵魂,狠狠地拨动胜利的天平。“Victory”几个字母冲出屏幕的瞬间,他抬起头,台下EDGM 的战旗飘扬,粉丝的呐喊穿过隔音良好的耳机模糊飘进他耳朵里,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路西法就坐在不远处的评论席,他终于还是让他看到了,他口中那个恐怖如斯,让他自走上职业选手这条路时就一直惦记的战神无痕。

 

 

 

路西法掏出他所谓的“惊喜”的时候,无痕简直哭笑不得,小孩踌躇半天摸出了个什么?EDGM的周边?应援物?场馆外的角落光线不太好,无痕没看清,但包装上那个EDGM的logo总不会看错。

 

路西法一抖肩膀把掏东西时放下来的双肩包带子甩回原位,将手里的东西往无痕面前一递,这下无痕确定了,确实是EDGM的周边,但他不知道盒子里装的是什么,毕竟他在基地只有吃饭睡觉训练撸猫几件事,撑破天还有一个让他以表情包形式频繁出现在玩加赛事微博底下的瑜伽。

 

无痕伸手接过,“?”

 

路西法低着头看他,“今天开场前去楼上买的,你们战队的粉丝太可怕了,周边是真的难买,幸好我去得早,不过奶茶味道还可以。”

 

“不是,你买我们战队的周边给我干嘛?”

 

小孩炸毛了,“还不是你们那个卖周边的小姐姐说话太好听,说什么拿EDGM的告白巧克力去告白,一告一个准,还……还可以……摸……无痕的腿……”路西法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硬着头皮说完不知是卖周边的小姐姐的瞎忽悠,还是他自己心底不可告人的渴望之后,他眼神飘远片刻,又收回来盯住无痕。

 

无痕:“???”他就是再木讷老实,他祝昊运就是块木头,也听懂路西法在说什么了。

 

一个比辰鬼还高的路西法长手长脚地立在无痕面前,挂着一个双肩包,死死地盯住他,眼神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委屈,无痕被盯得头皮发麻。

 

这一生真是再也没有这样的时刻了,他想。

 

他的职业生涯说不上一帆风顺,尽管他拿过最高的荣誉,捧起过目前只有两支战队捧起过的银龙杯,但其实更多的时间里,他都是在品尝失败的苦果,126天未尝一胜的AS仙阁,降级后在预选赛挣扎却越陷越深的AS仙阁。以百万转会费买下他却在赛季初陷入连败的EDGM,他曾经一度融不进去也逃不出来的EDGM,他辗转其间,有时疲惫得想要放弃。

 

他生活中是个低调且无趣的人,但只要上了赛场,他就是自信从容的万军主将,排位打个野都断大的露娜也不是谁都敢在总决赛决胜局掏出来的。

 

所以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其实很少陷入迷茫或自我怀疑中,而一旦陷进去,他便很难自己走出来。

 

这个世界大而忙碌,无论白天夜晚总有行色匆匆的人赶赴生命中重要或无关紧要的宴席,无痕佛惯了,有苦习惯往肚子里咽。

 

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人停下脚步关心他的冷暖悲欢。

 

微信的聊天记录他从不主动去删,于是就一直在那里。

 

Lucifer:痕神痕神,来排位吗?

Lucifer:哇,心态崩了,为啥大师赛没跟你在一边。

Lucifer:痕神你别听网上喷子瞎说啊。

Lucifer:我觉得你还是边路比较6,打野有点……

Lucifer:你怎么今天没首发?

Lucifer:痕神,初晨他们都挺好相处的,你慢慢融入他们啊。

Lucifer:不是你的错啊,你不要怀疑自己。

Lucifer:痕神你转肉边挺成功的。

 

……

 

小孩不会拐弯抹角那一套,有时候问得着实扎心,但他的鼓励和支持对无痕来说有更重大的意义,他像个离他最近的忠实粉丝,捧着一颗鲜活温暖的真心,用全部的精力关注他的比赛,给他毫无保留的崇拜和信任——相信他无往不利。

 

无痕不善言辞,回他的也是些简单的句子,但是他一直有在用行动告诉路西法,我收到了,我在努力变好,变得越来越好,你也要加油啊。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们的距离已经变得这样近。

 

路西法眼睛渐渐红了,此刻他不是在草丛里转圈圈等机会的关羽,没什么耐心更没什么一击必杀的自信。也不是在队伍频道或者微信连麦里撩夏天、撩拖米、撩这撩那的路西法,对面这人是无痕啊,他想,我从来不敢撩他。

 

无痕沉默了像是有一个世纪。

 

“那啥……我先走了……”路西法吸吸鼻子,“拜拜。”

 

无痕一伸手,扯住他的衣角,“我还没说话呢,你跑什么。”

 

 

凌晨,无痕回基地吃海底捞,正在直播的阿楚收到路西法的消息约他出去吃宵夜。

 

阿楚彼时尚不知路西法真正的目的,乐颠颠地下播就去了。

 

第二天下午,睡眼朦胧的无痕被阿楚揪住衣领,“管管你家小朋友好吗!告白成功找我炫耀什么???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没睡醒的无痕:“???”

 

EDGM众人:“!!!”

 

 

 

EDGM挺进东部赛区决赛之后,无痕的KPL卧谈会也如约而至,本来在漫无目的刷微博看热闹的阿楚突然看到一个提问:路西法说喜欢你,请问你怎么回应?

 

无痕答:可我不喜欢他啊,让他别喜欢我啦。

 

嚯,牛逼,感觉有大热闹可以看,阿楚截图,转手发给路西法。

 

过了几分钟,路西法回了消息,也是个截图——打开的红包,红包名字叫“正确答案”,金额是520元。

 

无痕给路西法发的。

 

“卧槽!”无痕你是不是偷偷补课了???

 

路西法又给阿楚发了一条消息:晚上出来吃宵夜吗?

 

阿楚:不吃!滚!

 

—END—

 

 

真的十分OOC(捂脸)

有……有评论啥的吗……

爱大家。

标签: KPL 西痕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1)
热度(130)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