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我相信有一曲比风更陌生的歌

【肖翔】万人非你(上)

新年点文拖到现在我真的……很抱歉

发出来了会尽快写的QAQ
 @又中二了…… 

———————————————————————————————————————

 

你是我日复一日的梦想。

 

 

 

正文↓

 

 

 

偌大的训练室只有一台电脑屏幕还泛着光,屏幕前的人微躬着脊背,聚精会神地盯着瞬息万变的游戏画面,一双眼睛熬得通红,键盘上的左手上下翻飞,不见丝毫疲态,握着鼠标的右手边丢了七八个咖啡罐。

 

 

肖时钦是敲过门的,只可惜孙大队长沉迷训练两耳不闻窗外事,对他的到来一无所知,直到训练室的灯被来人“啪”地一声全打开——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孙翔本能地闭了闭眼,完美的连招也就此中断。

 

 

他心里猛地憋了一口气,摔了鼠标站起身,将要倾泻而出的怒火撞进自家副队一双温和却带着责备的眸子里,他顿时像只炸着毛时被摸了脑袋的猫,熊熊燃烧的火气悄无声息地偃旗息鼓,默默坐回椅子里,转过身子拿后脑勺对着肖时钦。后者脸上没有半点笑意,缓缓踱到孙翔的桌子旁边,凑近屏幕仔细看了片刻,没有发表评价,只伸出手握住被孙翔手心的汗晕湿了一小片的鼠标,退出训练软件,关掉电脑。

 

 

训练室里一片落针可闻的安静。

 

 

孙翔有些不安地缩了缩肩膀——大半夜还在训练室训练并不符合规定,他是偷偷来的,若不是这点心虚拦着,他绝不会这样安静如鸡地乖乖坐着。

 

 

也许早就跳起来把这房顶给掀了,肖时钦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多亏了这祖宗心里一点残存的心虚,跟他讲道理一定要在他的心虚烟消云散之前——肖时钦深谙这个真理。

 

 

“孙队……”他清清嗓子整理思绪,话音中断了一瞬间,弱队出身的肖副队其实并没有对付天才少年的心得,“这是什么?”眼神乱飘的时候,肖时钦看到孙翔横七竖八堆着的咖啡罐底下压了张宣传纸,色彩搭配一塌糊涂,大约是讲究“撞人眼球”,他病急乱投医地把那张薄薄的彩纸捡起来,看到上面写着“xx游乐园开业大酬宾”的字样。

 

 

孙翔眨了眨眼,满脸莫测,不知道话题怎么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早上去买早餐时随手接的传单。”

 

 

肖时钦的心软了一软,本想搬出来规劝孙翔的长篇大论被他囫囵吞下,再开口就变成了问句:“周末想去游乐园玩吗?”

 

 

椅子上的人更呆滞了,仿佛没有听懂自己的副队刚刚说了什么。

 

 

肖时钦有些好笑地看着孙翔,刹那间甚至想抬手揉揉他乱七八糟支棱着的头发,堪堪压下那点冲动,他解释道:“我们平时的训练已经很紧张了,我知道你……一直很想超越叶前辈……”提到叶修,孙翔眼神闪了闪,一点年少轻狂的戾气从他眼中流出来,肖时钦假装没看见,继续说:“但是不要命的训练是不可能达到这个目的的,你太累了,适当地休息一下吧。”

 

 

孙翔闻言,有些诧异地抬起头,日光灯从肖时钦背后打过来,模糊了他的轮廓,孙翔盯着那一圈毛茸茸的边缘,心里乍然变得又酸又涨。从他成为职业选手开始,旁人对他说的话从来都是“你是天才,你可以的,没问题”,从没有人劝他休息,他于是也坚信只要自己豁出去,就没什么做不到的事。

 

 

年轻的天才没能领悟到,这世界上的事,不是别人一句轻飘飘的肯定再加上自个不要命的努力就能做得十拿九稳的。

 

 

肖时钦盯着孙翔眼里水系图一般肆意蜿蜒的血丝,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往下按了按,“先去休息吧,这周末没什么事,可以去游乐园放松一下。”

 

 

孙翔又眨眨眼,说出的话里无端多了点撒娇的意味,“你陪我好吗?”

 

 

肖时钦:“……”

 

 

他想说我跟你好像不是特别熟,想说嘉世那么多队员你找个别的人不好吗,甚至想说你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去的……几句话在他心里拎了一遍,无论捡出哪句都是把扎人的刀子,最后他一点头,“行吧。”

 

 

“问题队长”欢天喜地地去睡觉了。

 

 

 

“保姆副队”心情忧郁得想掉头发。

 

 

 

周六天气响晴,万里无云,肖时钦心里一点点侥幸在阳光底下无处遁形。

 

 

孙翔戴了个能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靠在肖时钦寝室门口等人,路过的人跟他打招呼,被他高冷地微点下巴应付过去,肖时钦拉开门就被穿得跟个男模似的队长闪了眼睛,他在心里发出一声哀嚎,俩大男人一起去游乐园本来就很诡异了,这脑子里缺根弦的小队长还穿得花枝招展骚气外露,肖时钦气得牙疼,只恨不能穿越到两天前掐死乱出主意还耳根子软的自己。

 

 

即使是大墨镜也遮不住孙翔脸上的兴奋神色,他不想显得很急切,却矜持得不太专业,肖时钦把这毫无心机的傻白甜看得透彻,深吸一口气,拿出在雷霆对付戴妍琦的十万分耐心,笑着对孙翔说:“走吧,游乐园离得不远,咱打个车。”

 

 

孙翔矜持地兴奋着,跟在他身后,出了个馊主意,“反正也不远,坐地铁过去吧?”

 

 

肖时钦一摊手,“你开心就好。”

 

 

于是两位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电竞宅男第一次知道周末的地铁原来是这样挤。

 

 

穿得像个男模的嘉世队长被人潮拍在地铁门上动弹不得,额头贴着透明的玻璃,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很可笑的印子。肖时钦自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站在孙翔的身后,微侧着身子紧紧贴着自家队长——如果不是孙翔把他塞进车厢,他可能一辈子也挤不上周末的地铁。

 

 

H市正值最热时间,再给力的空调也挡不住人多,肖时钦贴着孙翔后背的手臂出了薄薄一层汗,与孙翔后背的汗水混合在一起,将他后背的衣料浸得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开门时地下的热风带着要把人卷出车厢的汹汹气势迎面扑来,肖时钦下意识地伸出一只手环住孙翔的腰。

 

 

孙翔僵直了身子,身后的肖时钦在他耳边说:“小心别被挤下去了。”

 

 

所幸游乐园离俱乐部是真的不远,三站路之后,二人已经站在游乐园门口啃着冰淇淋排起了队。

 

 

孙翔转会嘉世之后在H市电竞圈的名气越来越大,游乐园里又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时不时就有人穿着嘉世的周边t恤与他们擦肩而过。

 

 

厚重的墨镜这下是真的不能摘了,孙翔一手拿着冰淇淋,一手往墨镜底下扇着风,企图在炎热的空气里偷来一点凉爽——无疑是杯水车薪。肖时钦越发觉得夏日周末与长相辨识度过高的孙翔一起来游乐园这个决定真是愚蠢至极。他甚至已经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思索着怎样的借口能让孙翔心甘情愿地跟他一起回俱乐部空调WiFi西瓜,一个抬眼,正见着几个男孩子迎面走来,年轻的脸上涂满夸张的涂鸦,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模样,战术大师眼镜片上寒光一闪,计上心头。

 

 

游乐园门票到手后,肖时钦拉着一脸懵逼的孙翔进了开在游乐园进门处的纹身店。

 

 

“给他画个看不出脸的面部涂鸦。”肖时钦把孙翔往迎过来的店员那边一推,说道。

 

 

“啊?”孙翔还是懵逼的。

 

 

肖时钦抬手勾下孙翔的墨镜,“你这张脸,确实太容易被认出来了,不过要是全程戴着墨镜还怎么玩?”

 

 

孙翔只瞥见一根修长漂亮的手指在他眼前一闪,暗色的世界就恢复了原来的色彩,他脑子终于转过了弯,毫不吝啬地给肖时钦竖了个大拇指,“小事情你真聪明。”

 

 

待孙翔坐上椅子,店员小妹早被这两人gay里gay气的互动闪瞎了眼,她不玩荣耀,自然不知道手下这张俊脸在荣耀圈多值钱,手下动作也没轻没重起来,孙翔皱着眉头感受着在他脸上滑来滑去的画笔,冰凉的颜料缓解了夏日的燥热,他自己神经比电线杆还粗,没感觉人家小姑娘动作有点粗暴,倒是一边百无聊赖玩手机的肖时钦发现了,出声提醒道:“轻一点。”

 

 

小姑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手下动作温柔不少,孙翔这才觉出差别,更加觉得肖时钦真是体贴,美滋滋。

 

 

孙翔挑的图案跟他本人的中二气质相当搭调——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从左边眉骨蜿蜒而下,几乎布满了整张左脸,画画的小姑娘服务态度不好,但专业技术确实过硬,盘亘在孙翔白皙的脸上的黑龙引吭长啸,须发怒张,龙爪微蜷,仿佛下一秒就要挖出敌人的心脏,龙头嚣张地占了他整个腮帮子,绘得栩栩如生。

 

 

肖时钦眯着眼将人打量一番,满意地点点头,孙翔的模样本来就生得好,这条中二龙盘在他脸上,把他被年龄藏住的锋芒都带了出来,少年人高挺笔直的鼻梁、深邃闪亮的眼眸、刀刻的眉峰和唇角组合起来比那黑龙还要冷艳几分,帅得让人腿软。

 

 

大半张脸看不到了,不至于被认出来,奈何竟然能帅成这样,只好让路人多看几眼了。

 

 

二人出了纹身店,果然收到无数注目礼,就连习惯了站在镜头前的孙翔都被看得有几分局促,他微微低头问肖时钦,“他们这么看我,会不会顺便把你认出来?”

 

 

肖时钦笑笑:“我哪有你那么容易引人注目,就算在武汉,我这么出门,也不会轻易被人认出来的。”

 

 

孙翔听了这话,不由得转头认真去看肖时钦,正是太阳威力最大的正午,肖时钦一张脸轮廓分明地撞进孙翔眼里,在男孩子里只能算是清秀的长相因为他躲在眼镜片后的纤长睫毛莫名多了几分欲说还休的艳丽,几厘米的身高优势让孙翔把那两排刷子一样的睫毛看得一清二楚,他脑子一时秀逗,不假思索道:“小事情你也很好看啊!”

 

 

肖时钦脚步顿住,直男脑回路让他难以理解孙翔脱口而出的赞美,只好扭头用十分一言难尽的目光看了自家队长一眼,这人可别是个傻子吧。

 

 

“……”

 

 

“哇!鬼屋!”孙翔一声欢呼响起,打散了空气中大概只有肖时钦感受到的一点尴尬气氛,他拉住肖时钦手腕,“鬼屋!小事情我们去玩那个吧!”他在肖时钦眼前打了个响指,“好刺激啊!我特别害怕的,你怕吗?”

 

 

肖时钦内心冷笑,没看出来你哪里害怕,嘴上回答道:“我不害怕。”

 

 

孙翔略微失望地“啊”了一声,“鬼屋就是要两个都害怕的人一起进去才有意思。”他挑了挑眉,表情生动耀眼。

 

 

肖时钦无奈地笑了笑,“那还要我配合你表演不成?”

 

 

等进了鬼屋,肖时钦笑不出来了。

 

 

这鬼屋名为“鬼校惊魂夜”,是以学校灵异事件为背景建造的,是游乐园的主打项目之一,因此建得也十分走心。

 

 

甫一进校,高大的建筑和树影就把外面的阳光挡了个严严实实,人造的微风贴着人光裸的手臂扫过,无端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影影幢幢的树木背后,仿佛有人在窃窃私语。

 

 

教学楼前面散落着一地课本和学生证,肖时钦无意间低头一看,正对上一张染血的学生证,照片上面色苍白、眼眶里一片漆黑却咧着嘴角笑得诡异的女学生把他三魂七魄吓得齐齐抖了三抖,手臂上的汗毛齐刷刷起立,一声尖叫卡在脖子里,好悬被进门前那句“不害怕”的flag压回去。

 

 

然而他不喊自有别的人喊,紧跟在他身后进来的女孩子不知看见了什么,“嗷”地一嗓子带着哭腔喊得肖时钦后背一凉,他再也顾不上那点该死的面子,反手就抓住了旁边孙翔的胳膊,少年人的手臂带着阴风吹不散的温暖气息,薄薄的一层肌肉最能让人安心,肖时钦吃了颗定心丸,正欲放手,孙翔将他手掌一捉,牢牢握住,凑到他耳边笑道:“小事情,你真的害怕啊?”

 

 

“放屁!”温和老实的肖副队难得骂人了,孙翔吐了吐舌头,不再作妖拿话撩他,只把肖时钦的手紧紧攥在手里,十分多此一举地解释道:“这太暗了,小心走散了。”

 

 

肖时钦生无可恋地跟着自欺欺人:“好……好……”

 

 

孙翔的掌心温暖柔软,在此起彼伏的鬼哭狼嚎里给了肖时钦足够的安全感,鬼屋里灯光昏暗,进来的每一个人都在恐惧中自顾不暇,无人注意到他们交叠的双手。

 

 

“我这还是第一次跟人手牵手跨过这么多肠子眼球和带着血的教科书……真刺激。”孙翔攥着肖时钦的手,靠在他耳边说。

 

 

肖时钦:“……”被孙翔这么一说,他更不愿意低头看路了,一个鬼屋就让他这么被孙翔拖着,伴着尖叫和鬼泣,跌跌撞撞地走完了。

 

 

等走出鬼屋见到阳光,肖时钦一颗悬着的心才放回肚子里,孙翔觊着他的脸色,自觉放开了手,肖时钦清了清嗓子,对孙翔说:“谢谢你啊。”

 

 

孙翔一瞬间又开心了起来,兴致勃勃道:“小事情啊,你雷霆的队员知道你害怕鬼屋吗?”

 

 

实践出真知,肖时钦已经不想装逼了,自动认可了害怕鬼屋这句话,同时在心里吐槽雷霆的队员可没有你这么能折腾,这么一想,他确实没有跟雷霆的队员一起出去玩过,雷霆的队员们都很听话,即使是戴妍琦那个公认的小魔女,也从来不会给他找麻烦,然而彼时的雷霆,是不以冠军为目标,每年的季后赛一轮游队伍,是他一个人,撑起来的雷霆。

 

 

而现在的嘉世,是需要他把天才孙翔和其他所有队员揉在一起,然后冲刺冠军的队伍,嘉世的核心是他和孙翔,即使孙翔不太成熟,有太多大大小小的毛病,但肖时钦依旧有信心和他一起带着嘉世重回联赛,拿下冠军,这是他第一次有这么足的底气冲刺他成为职业选手之后唯一的憧憬。

 

 

“小事情?你怎么了??”肖时钦神游的时间太长,孙翔不得不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拉回他的思绪。

 

 

“嗯?”肖时钦回过神来,对孙翔笑了笑,说:“没什么,以前没跟雷霆的队员出去玩过,大家平时训练都挺辛苦的,队员又大部分是本地人,休息时间就各回各家。”

 

 

“唔。”孙翔点了点头,“我也是,你是第一个愿意陪我出来玩的队友!”他扭头目光灼灼地盯着肖时钦。

 

 

少年有一双小鹿一样干净又闪闪发光的眸子,肝胆侠气和铁剑蓑衣都藏在他眼睛里,比正午的大太阳还要耀眼几分,肖时钦突然又很想抬手揉揉他的头发。

 

 

结果,天道好轮回这句话不是白说的,社会翔哥在过山车面前怂了,剧情跟自家副队一毛一样,上车前孙翔双手插兜,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说着不屑。

 

 

“小事情,这什么破小火车,真的有意思吗?”

 

 

肖时钦简直被这浑身是胆的愣头青给惊呆了,小事情不想说话并带你上了小火车。

 

 

他们坐着第一排的座位,安全带扣下那一瞬,孙翔的心也跟着一紧,他坐得笔直,只拿眼角余光瞥了瞥旁边的肖时钦,人家摘了眼镜,太阳穴上有一道白色的眼镜腿印,纤长的睫毛向下垂着,手肘搭着椅子,看起来是真的放松惬意,小时候过山车坐出阴影的孙翔紧张得想抖腿,又不愿示弱,后背上出了薄薄一层汗。

 

 

广播开始播报安全提示,车轮和轨道的摩擦声传入耳朵,微风拂过面颊,过山车就要启动了,孙翔向后紧紧贴住椅背,视死如归地闭上眼,十几秒后,车厢冲上了顶点,烈风呼啸而过,转瞬之间车头调转急速俯冲,失重感灭顶而来,孙翔的尖叫划破了肖时钦的耳膜。

 

 

肖时钦:“……”


TBC

 


 
标签: 肖翔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52)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