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此生唯一想睡的男人是吴邪
老子喜欢的仙阁天下第一牛逼
爱上一个冷CP,可我的头顶没有青天
站内随便转,转出站请先得到许可

【肖翔】万人非你(01)

新年点文拖到现在我真的……很抱歉

发出来了会尽快写的QAQ
 @又中二了…… 

————————————————————————————

你是我日复一日的梦想。

 

正文↓

 

偌大的训练室只有一台电脑屏幕还泛着光,屏幕前的人微躬着脊背,聚精会神地盯着瞬息万变的游戏画面,一双眼睛熬得通红,键盘上的左手上下翻飞,不见丝毫疲惫,握着鼠标的右手边丢了七八个咖啡罐。


肖时钦是敲过门的,只可惜孙大队长沉迷训练两耳不闻窗外事,对他的到来一无所知,直到训练室的灯被来人“啪”地一声全打开——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孙翔本能地闭了闭眼,完美的连招也就此中断。


他心里猛地憋了一口气,摔了鼠标站起身,将要发泄的怒火撞上了自家副队温和却带着责备的一双眸子,他顿时像只炸着毛时被摸了脑袋的猫,熊熊燃烧的火气悄无声息地偃旗息鼓了,默默坐回椅子里,转过身子拿后脑勺对着肖时钦。后者脸上没有半点笑意,缓缓踱到孙翔的桌子旁边,凑近屏幕看了看,没有发表评价,伸出手握住被孙翔手心的汗晕湿了一小片的鼠标,退出训练软件,关了电脑。


训练室里一片落针可闻的安静。


孙翔有些不安地缩了缩肩膀——大半夜还在训练室训练并不符合规定,他是偷偷来的,若不是这点心虚拦着,他绝不会这样安静如鸡地呆坐着。


也许早就跳起来把这房顶给掀了,肖时钦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多亏了这祖宗心里一点残存的心虚,跟他说话一定要在他的心虚烟消云散之前——肖时钦深谙这个真理。


“孙队……”他咳了咳,话音中断了一瞬间,弱队出身的肖副队其实并没有对付天才少年的心得,“这是什么?”眼神乱飘的时候肖时钦看到孙翔横七竖八堆着的咖啡罐底下压了张宣传纸,色彩搭配堪称一塌糊涂,讲究的估计就是一个“撞人眼球”,他病急乱投医地把那张薄薄的彩纸捡起来,看到上面写着“xx游乐园开业大酬宾”的字样。


孙翔眨了眨眼,满脸的莫测,不知道话题怎么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早上去买早餐时随手接的传单。”


肖时钦的心软了一软,本想搬出来规劝孙翔的长篇大论被他囫囵吞下,再开口就变成了问句:“周末想去游乐园玩吗?”


椅子上的人更呆滞了,仿佛没有听懂自己的副队刚刚说了什么。


肖时钦有些好笑地看着孙翔,那一瞬间甚至想抬手揉揉他乱七八糟支棱着的头发,堪堪压下那点冲动,他解释道:“我们平时的训练已经很紧张了,我知道你……一直很想超越叶前辈……”提到叶修,孙翔眼神闪了闪,一点年少轻狂的戾气从他眼中流出来,肖时钦假装没看见,继续说:“但是不要命的训练是不可能达到这个目的的,你太累了,适当地休息一下吧。”


孙翔抬头看着肖时钦,日光灯从他背后打过来,模糊了他的轮廓,孙翔心里乍然变得又酸又涨,从他成为职业选手开始,旁人对他说的话从来都是“你是天才,你可以的,没问题”,从没有人劝他休息,他于是也坚信只要自己豁出去,就没什么做不到的事。


年轻的天才没能领悟到,这世界上的事,不是别人一句轻飘飘的肯定再加上自个不要命的努力就能做得十拿九稳的。


肖时钦盯着孙翔眼里水系图一般肆意蜿蜒的血丝,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往下按了按,“先去休息吧,这周末没什么事,可以去游乐园放松一下。”


孙翔又眨眨眼,说出的话里无端多了点撒娇的意味,“你陪我好吗?”


肖时钦:“……”


他想说我跟你好像不是特别熟,想说嘉世那么多队员你找个别的人不好吗,甚至想说你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去的……几句话在他心里拎了一遍,无论捡出哪句都是把扎人的刀子,最后他一点头,“行吧。”


“问题队长”欢天喜地地去睡觉了。


“保姆副队”心情忧郁得想掉头发。


周六有个响晴的好天气,肖时钦心里一点点侥幸在阳光底下无处遁形。


孙翔戴了个能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靠在肖时钦寝室门口等人,路过的人跟他打招呼,被他高冷地微点下巴应付了过去,肖时钦拉开门就被穿得跟个男模似的队长闪了眼睛,他在心里发出一声哀嚎,俩大男人一起去游乐园本来就很诡异了,这脑子里缺根弦的小队长还穿得花枝招展骚气外露,肖时钦气得牙疼,只恨不能穿越到两天前掐死乱出主意还耳根子软的自己。


孙翔即使戴了个大墨镜也遮不住脸上的兴奋神色,他不想显得很急切,却矜持得不太专业,肖时钦把这毫无心机的傻白甜看得透彻,深吸一口气,拿出在雷霆对付戴妍琦的十万分耐心,笑着对孙翔说:“走吧,游乐园离得不远,咱打个车。”

 

孙翔矜持地兴奋着,跟在他身后,出了个馊主意,“反正也不远,坐地铁过去吧?”

 

肖时钦一摊手,“你开心就好。”

 

于是俩宅男第一次知道周末的地铁原来是这样挤。

 

穿得像个男模的嘉世队长被挤在地铁门上,额头贴着透明的玻璃,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很可笑的印子。肖时钦自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站在孙翔的身后,微侧着身子紧紧贴着自家队长——如果不是孙翔把他塞进车厢,他可能一辈子也挤不上周末的地铁。

 

H市正是最热的几天,再给力的空调也挡不住人多,肖时钦贴着孙翔后背的手臂甚至能感受到一层薄薄的汗意,开门时地下的热风带着要把人卷出车厢的汹汹气势迎面扑来,肖时钦下意识地伸出手环住孙翔的腰。

 

孙翔僵直了身子,听到身后的肖时钦在他耳边说:“小心别被挤下去了。”

 

TBC

 

 标题是……随便取的……

下次更新应该在周日

 
标签: 肖翔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43)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