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常

我永远喜欢王杰希
RPS请勿转到站外,分享链接也不行,谢谢

【别轩】霜雪千年(7)(完)

终于完结了,撒花,谢谢一路追过来的每一个小天使(比哈特)

 @今安在 

火车抵达广州时正是阴雨天,二十几个小时坐着几乎没动和火车车厢里污浊的空气让郑轩在下火车时感到头重脚轻,腿弯处酸麻胀痛,清早的冷风一吹,简直要令人发起抖来。他淹没在下车的人潮中被动地往外挪,出站口比站内还吵,举着牌子接人的、黑车拉生意的、吆喝着卖早点的,来来往往的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广东话和广东味的普通话混着车鸣声和街边店铺放的粤语歌一起钻到郑轩的耳朵里,他才终于有了回到故乡的实感。

郑轩拉了拉本来就已经拉到顶了的衣领,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然后朝着地铁站走过去,进了站才发现自己对广州的地铁线路一无所知,...

【别轩】霜雪千年(6)

 @今安在 


楼梯间的阴风细致绵密地从郑轩的裤管袖口衣领钻到他的衣服里,他用了全部的力气把自己一再蜷紧,再这样下去你会冷死在这里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

郑轩掏出手机,支付宝里的余额已经不够他订一张从北京到广州的机票,点开“火车票”,却发现年关已近,一票难求,只能订到大年初二的,他没有犹豫,订了一张硬座。

订票成功的短信发到手机时他已经切出了订票界面,转而盯着自己支付宝里的余额,他想自己有生以来真是第一次混得这么窘迫,手里的钱只有三位数,4开头。

天寒地冻的日子里,他身上的衣服昂贵却单薄,除了好看,无他卵用,刘小别赶他赶得紧,他连行李都没有收拾。

手里...

【别轩】霜雪千年(5)

私设轩哥比别哥大三岁,今天一推算才发现原来我无意中把时间线卡得如此精妙完美(脸呢)

惯例艾特 @今安在 拖了这么久我真是个罪人

正文↓↓↓

这本来该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新年。

刘小别早早地买好了年货、郑轩学会了包饺子、他们一起打扫装饰了那个小小的家,狭窄的小屋子温暖又可爱,像一个美丽的童话。冬天的北京风雪肆虐,又是几十年难见的极端天气,可是刘小别觉得他的心已经很久没像这个冬天这样平静又安宁了。

刘小别笃定自己是足够幸运,才能在失去过一次幸福之后再次抓住它,抓住郑轩。

那本该是一个平常的下午。

刘小别结束了最后一天的兼职,拿到了旧年的最后一份工资,他欢天喜地地...

【别轩】霜雪千年(4)

补一个艾特 @今安在 

正文↓↓↓

由于刘小别临时掉链子,那天晚上本该在告白之后趁热打铁做的事儿变成了两个血气方刚的小年轻各自盖着一张被子躺在床上,纯聊天(……

“那你舅舅对你挺好的啊,你干嘛还要离家出走?你不是骗我的吧?”

郑轩甚至觉得自己能在黑暗中看见刘小别此刻的表情——皱着眉头,黑亮的眼睛里带着一丝隐隐的不爽,小孩子被大人骗了的那种不爽,但只是一点点,更多的应该是好奇,他总是这样,对什么事情都好奇,做什么事情都想做到最好。不过这些都是他眼睛里的东西,这家伙的脸上除了微皱的眉头一定不会再有其他的表情,郑轩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中二少年的装逼日常啊~

有的人穷尽一生...

【别轩】霜雪千年(3)

 @今安在 

刘小别被郑轩盯得一阵发毛,快说点什么啊!他在心里大叫,刘小别你什么时候这么怂了!

“算了。”在他酝酿好语言之前,郑轩移开了视线。

刘小别看郑轩低下头吃饭,心里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他张了张嘴,最后也低下头扒饭。

郑轩用冰箱里前一天剩下的半锅饭和仅剩的几个鸡蛋、两个番茄、一包紫菜,炒了个番茄鸡蛋炒饭,煮了一个汤,简单到不能更简单的一顿饭。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做饭。”沉默着吃到一半,刘小别实在受不了餐桌上死一般的寂静,主动开口没话找话。

“唔……”郑轩咽下自己嘴里的番茄,“我父母在我初二的时候死了,那一年我家里上上下下远远近近乱成一锅粥...

【别轩】霜雪千年(2)

开头惯例 @今安在 

正文↓↓↓

刘小别出门时顺手拎了门口的垃圾,转身关门的时候还能在逼仄的小屋子里看见郑轩低着头心无旁骛的扒饭,他突然有一种“啊这样就是过日子了吧”的感觉,于是中二病犯了的刘小别同学带着一个满足得很二逼的笑容下了楼,把在楼道里跟他狭路相逢擦肩而过的大妈吓出一身冷汗。

顶着瓢泼大雨赶公交换地铁到了他打工的餐厅,刘小别一双鞋并着半截裤腿已经湿得不成样子,滴滴答答把餐厅的地板弄湿了一大片,餐厅老板面色不虞地盯着他,他笑着道了个歉,拿了拖把正要拖地,拖把被另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截了过去,刘小别抬头一看,是跟他同级同系不同专业的妹子柳非,女孩拿着拖把,眼神示意一下...

【别轩】霜雪千年(1)

 @今安在 小天使点的文,一个rio冷的CP

应该……四五章之内完结吧

正文↓↓↓

刘小别在楼下锁了自行车,几丝冰凉的秋雨斜飞进车棚,他抬头看了一眼灰云层叠的黯淡天空,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一下自己的好运气,估计再过个几分钟大雨就要倾盆而至了。

想到这,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昨天洗的衣服还挂在阳台上,“我靠。”他低低地骂了一声,迈开步子就朝楼上冲,同时也没忘护着手里的外卖袋子。

等他冲到自己家打开门,才发现衣服已经被收进屋子里了,客厅空无一人,他了然地换鞋进了卧室,被子果然是鼓着的,床尾有一角落到了地上,被子里的人只有几缕头发露在外面。

刘小别走过去捞起掉在地上的被子角抖了...

©尔常 | Powered by LOFTER